•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60章 生活的勇气

    第60章 生活的勇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来到首尔的日子,虽然很苦,虽然很累,也遭遇了很多委屈。

        但是要让石振秋来评价的话,其实还是幸福居多的。

        能够成为平素想都不敢想的艺人,这本身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为了这个,老爸、老妈还在家乡摆了酒宴,着实风光了一回呢。

        现在家乡的人对外介绍自己,都会拿他来当作榜样。

        没办法,小小的望水里,几千年里就出了他这么一个名人。

        姑且算是名人吧。

        特别是他和李大奎身无分文的时候,其实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

        房东大婶在他俩没钱交房租也吃不上饭的时候,不但没有催促,还好心地给他们送来了泡菜。

        看到他身无分文,朴明秀等人看似恶劣,实则关心地给了零花钱。

        还有租给他们服装的社长,真的是因为他们讲价厉害才打折的吗?

        如此的种种,石振秋都记在了心里。

        他是喜欢占小便宜,也经常耍诈,但一颗朴素的心,却始终都没有变过。

        既然自己困难的时候别人都帮助了自己,如今当自己能够帮助别人的时候,他也不会吝啬于自私。

        正是认识到了他的这一点,李大奎才发出了那样的感慨。

        他比石振秋混迹于演艺圈的时间更长,虽然都是在最底层,但不管怎么说,见识过很多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很多外界热捧的大明星,私底下污言秽语,生活糜烂,那都是见惯不惯的了。

        相反许多顶级巨星,却总是能够表现出让人钦佩的素质来。

        现在看到石振秋不忘初心,没有纠葛于艺人的身份,很豪爽地免费为别人主持婚礼,还提供了婚纱赞助,李大奎衷心地为弟弟感到高兴。

        一天后,石振秋和李大奎见到了崔烷植和他的女朋友,梁慧珍。

        和崔烷植一样,梁慧珍也不是首尔人,来自于江原道。

        崔烷植是做布料印染工作的,而梁慧珍则是在学习服装设计。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

        性格匹配,又都是异乡的可怜人,于是两个年轻人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梁慧珍母亲患病住院的时候,是她人生当中最灰暗的日子。光是一个住院费,就让她疲惫不堪。

        在那么艰辛的时候,崔烷植也是不离不弃。不但如此,他还加倍的工作,把赚取的薪水全都垫付了医疗费。

        也是在那个时候,梁慧珍终于意识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庆南男人,是一个可以依靠终生的家伙。

        她一直都在等着他的求婚,不需要多么豪华的婚礼。只要他做了,她就会答应。

        可是左等右等,崔烷植却一直没有动静,让梁慧珍充满了担心。

        直到今天,崔烷植兴冲冲地找到了她,然后拉着她来到了一个地方。

        然后她就见到了石振秋和李大奎。

        “他们是……”

        还有半句话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好丑啊?!?br />
        首尔很大,人口很多,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但是能丑的这么有特色的,只有眼前这两位了。

        也就是石振秋不知道她的心里所想,要不然的话一定会坦诚地告诉她。

        她之所以会这么想,那是因为还没有见过朴明秀和??『?。

        和莫名其妙的梁慧珍比起来,崔烷植可就兴奋多了。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无限挑战》节目成员石振秋,这位是他的经纪人李大奎。不过他们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我的邻居?!?br />
        “嗯?”

        梁慧珍显然不看《无限挑战》,所以对这个节目一点都不熟悉。因此想了半天,她才勉强点了点头。

        “啊……这么说,是艺人了?”

        但她还是有点将信将疑,既然是艺人,不是应该很有钱嘛,怎么会跟崔烷植住在邻居呢?

        男友住的地方她也是去过的,破破烂烂的屋塔房,一般都是外地人来打工而住的地方。

        石振秋倒是心态很好。

        “严格来说,是刚刚起步的艺人?!?br />
        这么平易近人的话,让梁慧珍颇有好感,主动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崔烷植的女朋友梁慧珍?!?br />
        和崔烷植年龄相仿,不是很漂亮,穿着的衣服也很简朴。但是神情里没有任何的扭捏,十分的自然,一看就知道不是以貌取人,在乎别人看法的人。

        轻轻握了握,石振秋也郑重地介绍了自己。

        “你好,我是艺人石振秋?!?br />
        接下来,崔烷植把事情当面跟梁慧珍说了起来。

        听说石振秋赞助了婚纱,还免费给做婚礼的主持人,梁慧珍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这……这怎么可以呢?我们什么也没做,太承受您的恩惠了?!?br />
        其实谁都不知道,梁慧珍甚至做好了没有婚纱的准备了。

        毕竟他们的情况摆在那里,即使结婚了,都只能住屋塔房呢。和沉重的生活压力比起来,还怎么奢望婚纱???

        至于婚礼,梁慧珍的要求真的不高。

        因为她和崔烷植都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即使举行了婚礼,又有多少能够来观礼的人呢?

        但石振秋却很好地劝慰了她。

        “不能这么想啊,你们的婚礼,将会是你们一辈子的纪念啊。当你们老了,孩子都在外面忙碌的时候,看看当年的婚纱照,这一辈子也没有白过,不是吗?”

        崔烷植和梁慧珍相视而笑,显然被石振秋的话说到心窝子里去了。

        果然是朴素的婚礼,两人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

        在李大奎的联络下,联系了一家小酒馆,就算是婚礼的举办地了。

        至于什么t台,演奏乐队,想都不要想,没有那么多钱去请。

        来的客人,也只有崔烷植和梁慧珍的几个同事而已。

        可即使如此,宾客们也没有任何的歧视,相反都真心地为新人祝福。

        他们都了解两人的故事,知道他们的不易。在很多人的眼中,这场平凡的过分的婚礼,其实更加令人羡慕。

        因为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社会,能够找到自己的真爱,不比什么奢华的婚礼更加重要吗?

        这是石振秋第一次做婚礼主持人呢,有点小小的紧张,却也很有神圣的自豪感。

        最起码,做这件事,让他打从心眼里都开心。

        而这,就比什么都强。

        看着眼前局促的新人,石振秋开始把控气氛。

        “下面,有请我们的新人,走到大家的前面来?!?br />
        宾客们纷纷鼓掌,给他们鼓励。

        崔烷植鼓起勇气,牵着梁慧珍的手,一起走到了大家的眼前。

        今天的梁慧珍穿着圣洁的婚纱,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美丽。

        此时心里充盈着幸福,他不由得暗自后怕。

        如果没有听从石振秋的安排,准备这样的一场婚礼,怎么能见到妻子如此美丽的一面呢?

        一俟两人站好了,石振秋开始了主持。

        “二位,如今在你们的眼前,全都是你们最好的朋友。大家都是为了见证你们的幸福而来到了这里。那么,你们有没有对朋友们坦承心扉的义务呢?”

        “有?。。?!”

        这个主持人要搞事啊,不过大家很喜欢,所以响应的声音大的出奇,似乎是千军万马在眼前呢。

        一对新人也是有点慌乱,估计今天不能善了了。

        可是这么幸福的日子,让大家开心一下,也没有什么啊。

        “各位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十分感激大家出席我们的婚礼。我们今后也会努力的生活,打造属于我们的幸福?!?br />
        相比起木讷的崔烷植,梁慧珍倒是落落大方,说话井井有条。

        好,就喜欢这样的人呢。

        石振秋哈哈大笑的同时,立刻开始了提问。

        “二位,你们的初吻是什么时候?”

        上来就是这么惊爆的问题,真的让大家……高兴啊。

        “快说,什么时候有了奸情的?”

        好吧,比起还算是矜持的石振秋,他才发现这些平常人们才是最厉害的。

        崔烷植老实了二十多年,什么时候见识过这么火爆的问题???

        一时之间竟然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就是梁慧珍也羞涩了,抿着嘴,低着头,抓着男人的手更紧了。

        宾客们见此,更加不肯放过了。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大叫起来。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br />
        石振秋也笑嘻嘻地威胁道:“崔烷植xi,如果不想被我们抽脚底板的话,还是从了吧?!?br />
        韩国的婚礼习俗,一般男人都要被抽脚底板,所谓的过堂。

        听说要遭此酷刑,崔烷植立马从了。

        “呃,那个……在马路上?!?br />
        好了,打开突破口了。

        石振秋趁胜追击。

        “谁主动的?”

        又一步深入的问题,大家更开心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婚礼太朴素了,本来该有的环节都无法进行,那么就必须热闹起来。

        搞笑嘛,这可是石振秋在行的。

        一对新人这才发现,原来有艺人来做主持人,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好啊。

        这些刁钻的问题,真是让他们招架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