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59章 主持婚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有什么是一顿部队锅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而面对石振秋的哀伤,根本用不到两顿。

        只用了一顿部队锅加两瓶烧酒,他很快就忘记了烦恼。

        “别说,前辈,虽然你嘴巴挺毒的,但是为人很不错啊?!?br />
        石振秋美美地嚼着年糕,也不吝啬于对张东民的夸赞了。

        这家伙长了一张无比苛刻的脸,看起来让人十分难以接近。不过接触的久了就会发现,其实人并不坏。

        事实上张东民是一个很热心的人,凡是在他的网吧里玩的人,都对这个社长评价不错。

        钱不够了下次给,时不时地还免费赠送饮料,也能和顾客一起玩游戏。

        如果不是看过张东民的表演,石振秋有的时候都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艺人?

        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不像艺人呢?

        张东民也喝的可以了,红着脸蛋,笑骂道:“呀,说起嘴巴毒,难道你就差了?能把朴明秀噎的死去活来的人,你是第一个啊?!?br />
        石振秋呵呵一笑,洋洋自得道:“明秀哥只是虚张声势,其实没有多么的厉害。当然了,他是宠爱我们小辈,所以才让我们可以胡闹的。??『哟蟾绮攀俏侍獍??!?br />
        张东民可不认识??『?,有点好奇。

        “怎么会?我看节目的时候,他不是被你们欺负的很惨吗?”

        石振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节目里是这样,可是录制结束后,我们都被他集合过好几次了。每次一来短信,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br />
        听他说了实情,张东民很无良地笑了起来。

        韩国社会就是这样,前后辈的差距悬殊。做后辈的,有的时候被前辈又打又骂,却只能忍受着。

        除非后辈混出头了,成就了不起,前辈们也不得不让一步。

        就比如说后来的rain,作为国际巨星,哪怕很多人都是他的前辈,却也不敢跟他乱来。

        说到底,就是欺软怕硬。

        奈何石振秋现在是小新人一个,肯定是被教训的角色。

        一顿酒喝下来,张东民的德行并不能抚平他心里的悲伤,相反还着实撒了不少的盐。

        等散场之后,石振秋只好带着更大的悲伤,和李大奎走着回家了。

        反正也就是附近,夜晚的微风很舒服,走走路也是一种享受。

        不过这份恬淡在家门口的时候被终止了。

        模糊的灯光下,李大奎一把拉住了石振秋,让他躲在了自己的身后。

        “呀,你看看,那是不是有个人?”

        石振秋揉揉惺忪的醉眼,勉强看出来,前面的台阶上果然坐着一个人。

        隐约有点熟悉,但是却看不真切。

        韩国人喜欢喝酒,每天晚上在大街上都有不少的醉鬼席地而眠,所以两人本不欲多事的。

        可是很不凑巧,那人坐着的位置,恰好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没办法了,他俩只好走过去。

        不过幸好的是,那人并没有睡着,只是坐着而已。

        听到脚步声响起,此人便抬起头来,双方就对上了。

        借着路灯,石振秋两人也认出他来了。

        “哎哟,这不是烷植吗?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

        这人叫崔烷植,倒不是和他们多熟悉,只不过是一个租房的房客而已。

        平时也就点头之交,至于此人是做什么的,就不清楚了。

        不过这大半夜的,崔烷植一个人坐在这里,而且明显脸上还有泪痕,让两人有些意外。

        被人发现了自己的悲伤,崔烷植吓了一跳,赶忙摇头。

        “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点事。对不起,打扰你们了?!?br />
        说着,他就让开了路,打算让石振秋两人过去。

        李大奎也不想多事,正准备带着石振秋过去呢。

        不料石振秋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站在那里不动。

        “烷植啊,你不是首尔人吧?”

        本来没有什么交情的,崔烷植却没有想到,石振秋会关心自己。但还是点点头,老实地道:“我是庆南人?!?br />
        石振秋呵呵一笑,道:“哎哟,怪不得口音听着很亲切呢,原来我们还是邻居啊?!?br />
        庆南和全南挨着,口音差距也不是很大。

        有了话头,石振秋干脆拉着崔烷植坐了下来。

        “干嘛一个人在这里哭???是不是想家了?”

        崔烷植神色更加不好了,黯然地道:“没有,我没有家人的?!?br />
        石振秋惊异不定,暗自看了李大奎一眼,却收到的是对方摇头的示意。

        那意思是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艺人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然指不定有什么麻烦呢。

        奈何石振秋本身就没有多强的艺人意识,来到大城市的时间也不长,骨子里还是乡下人的淳朴和热情。

        “你的家人呢?”

        崔烷植看起来就是一个内向的人,不太善于言辞。也可能是怕生,所以很少和人说说心里话。

        此时被人关心,不由得心里一暖,低沉地说了自己的事情。

        “高中的时候,家里突然失火了,爸爸和妈妈没能逃出来……”

        竟然是一个孤儿,石振秋心里一酸,不由得伸手揽住了崔烷植的肩膀。

        “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的吗?真是辛苦你了?!?br />
        年纪轻轻没有了父母,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多么不幸的遭遇啊。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崔烷植却露出了微笑。

        “啊尼,本来我也以为我很不幸的。不过在遇到她之后,呵呵……”

        石振秋楞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

        “呀,你小子好厉害啊,居然有女人了?呀,真是,我都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呢?!?br />
        崔烷植似乎很少被人羡慕,脸上多了幸福的红晕。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姑娘而已。你是大明星,将来肯定会有很漂亮的女人的?!?br />
        对于这个,石振秋却看得很开。

        “感情贵于幸福,漂不漂亮又能如何?呀,看你的样子,似乎真的很喜欢她啊?!?br />
        崔烷植缩着头,却说出了活虐单身狗的话。

        “她……她也很喜欢我?!?br />
        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彼此懂得对方的心意,这真是不能更幸福了。

        石振秋也是羡慕坏了。

        “你们真好,虽然生活有很多的不幸,但是能够有爱人的陪伴,就都不是问题啊。不过,你为什么哭???”

        说起这个,崔烷植神色又黯淡了。

        “她和我一样,也是平凡的女孩子。两个月前,她妈妈因为白血病也去世了??墒撬挥斜簧送创虻?,依旧乐观地生活着。就在上个星期,她终于考取了服装设计师资格证。她说,她说想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因为是我给了她坚强活下去的动力。所以,所以我想要向她求婚?!?br />
        真是可怜的两个人啊,在这个艰难的世道上,不得不相互扶持着生活了。

        石振秋也眼眶有点湿润了。

        “那你还犹豫什么?马上去做啊?!?br />
        崔烷植却抬不起头来。

        “可是,可是我没有钱,给不了她像样的婚礼啊。我也希望她能穿着漂亮的婚纱,在朋友们的祝福中做最美丽的新娘??墒?,我很努力的工作了,却没法完成一场婚礼的负担,甚至连……连一个婚礼的主持都请不起?!?br />
        他想要让她幸福,给她最美丽的时刻。

        一个朴素的愿望,对于大多数人都不是问题。

        可是对于两个困难中生存的人来说,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不过石振秋却有不同的看法。

        “呀,你也真是的。她既然了解你的情况,还愿意和你在一起,难道还会在乎那些吗?”

        崔烷植抹掉眼泪。

        “我知道,可是我在乎啊。也许我们的一辈子都会很清贫,但是我只想要给她一瞬间的快乐也好啊?!?br />
        真的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愿望了,让石振秋也是动容不已。

        今天的他喝了点酒,古道热肠的性子又发作了。

        “真的想和她结婚吗?一起生活一辈子吗?”

        崔烷植用力地点着头,神情坚定的和共产主义战士一样。

        石振秋一拍大腿。

        “你这家伙,我就喜欢你这样有情有义的人。虽然我们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决定了,婚纱的费用我帮你出。另外,婚礼我给你主持?!?br />
        崔烷植却吓了一跳。

        “啊,这……这……你是大明星啊,我……我给不起费用的?!?br />
        石振秋自嘲一笑,却也十分的畅快。

        “呀,你见过哪个大明星住屋塔房的吗?放心吧,虽然我的费用是不便宜,但是你的婚礼,我决定了,免费!”

        当石振秋这么说的时候,在场的两个人神色都变了。

        崔烷植感动不已,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生活在身边的大明星竟然如此的善良。

        他明明可以不用管自己的事情的,可是却依然站了出来。

        只要想一想,他和她的婚礼,会有石振秋这样的明星来主持,崔烷植就激动的浑身颤抖。

        李大奎却是有点郁闷,对于石振秋的擅自主张很不满。

        “呀,我说你小子抽什么风?你现在的身价才刚刚起来,怎么能免费给别人主持婚礼呢?”

        回到住所,李大奎不得不说出来了。

        面对着上火的大哥,石振秋却笑了。

        “哥,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困难的日子吗?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被别人帮助的时候吗?有的时候,稍稍帮助一下需要帮助的人,真的很幸福呢?!?br />
        李大奎默然而立,不再争辩了。

        时至今日,他再一次审视了眼前的弟弟,却发出了别样的感慨。

        “呀,你小子,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变成巨星的?!?br />
        石振秋却不说话,只是温暖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