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30章 尴尬的前辈

    第30章 尴尬的前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惹火了一个前辈,石振秋和李大奎逃之夭夭,不敢再去那家网吧。

        不过他们没有回家,而是……

        换了一家网吧。

        用李大奎的话来说,石振秋才第一次出演节目,不说要对演艺圈了解吧,起码也要明白《无限挑战》是怎么回事啊。

        所以重新登陆了网络之后,石振秋把《无限挑战》往期的节目找出来,细细地观看起来。

        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但对于工作和生存的事情,其实无比的用心。

        不但注意了他熟悉的刘在石、朴明秀、郑亨敦、卢洪哲等人的表现,里面出现的他不认识的嘉宾,也咨询了李大奎。

        知道他是在用心学习,李大奎打起精神,凡是出现的嘉宾,都给他详细介绍了一遍。

        所幸石振秋比较年轻,着实记住了不少。

        接下来的几天,他和李大奎就是这么度过的。又到了星期四,该去mbc了。

        和上次一样的程序,先是早早起床,去美容院化了妆。

        不过化妆师和上次的冷脸不同,这次有说有笑的。

        “节目我看了,很搞笑。真没有想到,您是第一次做节目?!?br />
        化妆师也是观众,让石振秋上心了不少。

        “十分感谢,真的不错吗?”

        化妆师重重地点了点头。

        “真的不错,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不过……”

        被人夸奖了,石振秋心情都要飘起来了,有问必答?!安还裁??”

        化妆师似乎很不好意思,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问出来。

        “不过,那个200坪的事情,您是演的吗?”

        石振秋满头黑线。

        “咱能不能说点别的?”

        那简直是他的毕生耻辱啊。

        节目播出之后,朴春花主动给他打了电话,上来就是一顿臭骂。

        “混蛋小子,望水里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的小学老师都杀到家里来了,就要在院子里喝农药。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们???”

        看到他这副模样,化妆师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立刻捂着小嘴,叽叽咯咯笑的腰都弯了。

        胸前一片雪白,勒出一道深谷,让石振秋大饱了一番眼福,算是心里平衡了点。

        化好了妆,依旧是去拿衣服。

        不过这一次社长的态度和上一次完全不同了。

        “哎一古,我们的大明星来了。节目我看了,表现的真亮眼呢。凭我的眼光,你一定能走红的?!?br />
        石振秋大为惊奇。

        “您还懂得看相吗?”

        社长唬着脸。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我这里就是做艺人生意的,见识过的艺人不知道多少了。时间久了,什么人能红,什么人没有希望,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你小子性格很好,又敢于表现,不怕丢人。只要其他方面别犯错,红起来是肯定的?!?br />
        石振秋也高兴了。

        “那借您吉言了。既然您这么看好我,价格方面是不是便宜点?”

        社长苦笑地摇摇头。

        “人家讨价还价的事情都是经纪人出面,你这家伙比经纪人还精明?!?br />
        石振秋嘻嘻一笑。

        “没办法啊,人穷嘛,口袋里都能跑马了。暂时还需要您这样的好人多多担待呢。请放心,我们合作的这么愉快,肯定会一直做下去的?!?br />
        这就是给出保证了。

        即使将来真的出名了,成为了大明星,也只从社长这里拿赞助的衣服。

        社长立刻高兴起来。

        这就等于是有了一个长远的生意,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当然是好事了。

        “呵呵,你小子嘴巴真甜呢。那好吧,给你按一万块算可以吗?等你以后赚了钱,我们再恢复市场价。到时候给你打个八折,也不是不可以?!?br />
        听说只要了一万块,石振秋和李大奎大喜过望,连连鞠躬,恨不得把脑袋插到地里去。

        他俩身上虽然有八十万,但还要过一个多月呢,肯定是紧紧巴巴,一点宽裕都没有。

        所幸李大奎的房租是交了一年的,不然的话肯定活不下去。

        拿好了衣服,一路来到汝矣岛,石振秋依旧是最早到的一个。

        没办法,新人嘛,勤快点永远都是好事。

        “奴那,这一期我们录制什么?”

        在现场找到了金泰熙,石振秋关心地问道。

        “嚯,你不错啊,居然还关心录制的内容?!?br />
        面对金泰熙的揶揄,石振秋义正言辞。

        “什么话嘛?我可是节目的成员啊,当然要事先了解每一期的录制内容啊。这样才能拿出最好的状态、最好的准备,录制出最好的节目效果来啊?!?br />
        听到他如此表态,旁边的金泰浩、济英才等人,全都露出了笑脸。

        “呀,他们几个要是都有你这种想法,我们就知足了啊?!?br />
        济英才的话让石振秋格外惊奇。

        “前辈他们不这样吗?”

        金泰浩也是挠头不已。

        “那几个家伙,除了刘在石xi之外,剧本连看都不看。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知道剧本就胡来?!?br />
        石振秋挠挠头,忽然发觉自己好傻。

        “原来还可以这样啊?!?br />
        金泰浩吓了一跳,赶忙阻止了他危险的想法。

        “忙内啊,你可不能学习他们恶劣的地方啊。一定要做诚实守信、勤奋好学的艺人啊。学习那些家伙,没有前途的?!?br />
        石振秋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提议道:“既然他们那么差劲,都开除好了。这样我就能站在刘在石前辈身边,镜头肯定很多。哦耶?。?!”

        大家伙全都哄笑起来,周起奔无语地点着他的脑门。

        “呀,果然是无挑人啊。你的想法,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济英才也是一边抹眼泪,一边吐槽道:“刚来别的没学会,无限利己主义真是很容易上手啊?!?br />
        “好了,跟我来,给你讲讲本次录制需要注意的?!?br />
        金泰熙也对他绝望了,拉着他到了一边,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

        听了金泰熙的讲述,石振秋才知道本期变化挺大的。

        “有新人来?”

        “嗯?”

        “是谁???”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保密?!?br />
        没有得到情报,石振秋也不好奇了。

        他本来就不是好奇心很强的人,看样子节目组是准备惊喜的,所以不可能问出什么来。

        “话说奴那,明明才19号,为什么叫做圣诞特辑???”

        金泰熙这个无语。

        “呀,录制是在19号,可播出的日期是24号啊。我们的节目内容,是根据播出日期定的,不是录制日期啊?!?br />
        挨了一顿训,石振秋又长了点知识。

        接下来没事了,他溜回了待机室,先给前辈们准备好了咖啡和零食。

        东西刚刚摆好,门被推开,郑亨敦走了进来。

        “哦,前辈,您来了?”

        上一次他和郑亨敦一起挨了打,所以感觉上亲切一些,于是主动打了招呼。

        郑亨敦却有点迟疑,没想到室内的人是他。

        只是轻微点点头,然后静悄悄地坐到一边去了。

        石振秋把咖啡递过去,依旧笑道:“前辈,这是美式咖啡。上次见您很喜欢喝,所以准备了一下?!?br />
        料不到石振秋如此热情,郑亨敦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咖啡,羞涩地点点头。

        “谢谢?!?br />
        石振秋荒唐不已。

        这什么???

        明明是大前辈,应该有前辈的架势才对啊。

        怎么这个胖子羞涩的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一样啊。

        没办法了,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他也不说话的话,那就太尴尬了。

        石振秋没话找话,拿着本期录制的内容闲聊。

        “前辈,刚才作家说,这一期有新人要加入进来?!?br />
        郑亨敦有点意外。

        “哦,你还关心剧本吗?”

        “这不是应该的吗?”

        “嗯?!?br />
        谁也不知道郑亨敦为什么“嗯”,反正“嗯”完了就又不说话了。

        仿佛有新人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石振秋挠着头,也是没招了。

        这位前辈,怎么能把气氛弄的这么尴尬呢?

        得,等吧。

        等其他人来了,气氛才能好起来啊。

        幸好等待的时间并不久,刘在石走了进来。

        “哦哟,亨敦和忙内来的很早啊?!?br />
        “没什么事,就早点过来了?;共恢勒庖黄诼贾剖裁?,所以比较担心?!?br />
        一边给刘在石递咖啡,石振秋一边说着。

        刘在石却对他勤奋的态度很满意。

        “呀,你不错啊,还能想着这个。他们这些家伙从来都不管的,呀,特别是明秀哥,总是迟到?!?br />
        这种话石振秋怎么接?

        只得道:“或许朴明秀前辈工作很忙吧?!?br />
        刘在石又转头对郑亨敦道:“亨敦啊,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不是你的风格啊?!?br />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郑亨敦已经歪倒在沙发上了,睡眼惺忪。

        “昨天熬夜来着,只睡了一个半小时?!?br />
        “行,那你休息下吧。等会儿录制的时候,不许犯困?!?br />
        郑亨敦赶紧应下。

        “**内,我就只睡一下?!?br />
        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石振秋不由得小心翼翼起来。

        刘在石这位前辈,看起来很和蔼,可是对工作要求很严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