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14章 真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社会人儿来说,啥也没有钱重要。

        吃了这么久的拉面,石振秋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

        因此当李大奎说道,出演一期节目竟然有十万元的收入时,他的思想转变之快,就跟奔跑的羊群迎头撞上了恶狼一样。

        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

        见他终于答应出来做艺人了,李大奎也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从偶像和演员一下子掉到了搞笑艺人,这落差有点大。但就像石振秋所想的那样,什么也没有填饱肚子重要。

        两人连忙出发,找到了房东。

        “大婶儿,实在对不住,因为我们急需用钱,所以这个房子没有办法继续租用下去了。您看,我们的合约能不能就此结束?”

        李大奎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的神色,希望对方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按照签署的协议,要半年之后才能到期。如果一方违约的话,可是要赔钱的。

        可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嘛,为了能够让石振秋的艺人事业顺利开始,李大奎只好放下脸,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俗话说,人在社会,三大惹不起,那就是大婶儿、小孩儿和要饭的。

        很不幸,他们就碰到了不太好说话的大婶儿。

        “我说你这个家伙,协议签署是开玩笑的吗?知不知道就此打住的话,我会损失多少?不租了也行,押金不能还给你们?!?br />
        李大奎为的不就是这个嘛,赶紧陪着笑脸。

        “大婶儿,一看您就是菩萨一样的人,不忍心看着我们这些上京的人吃苦受累。千万请您怜悯一下,我们兄弟两个,真的真的是到了最艰难的时候。如果……如果没有这笔钱的话,恐怕我们真的要完蛋了?!?br />
        大婶儿久历江湖,什么悲欢离合没有见识过,岂是那么容易就通融的?

        “呀,臭小子,我说你们少来。你们完蛋不完蛋,关我什么事?这个国家都没有前途呢,活着也是受罪啊。我也算是发善心了,不管你们要违约金了。收拾收拾你们的东西,赶紧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br />
        “大婶儿,大婶儿,真的,我们真的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您仔细看看,我们不像是骗子啊。只是想要做一番事业,可是首尔这么艰难的地方,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br />
        大婶儿已经不耐烦了,唾沫口水全都出来了。

        “好了,不要在我这里装可怜。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就要报警了?!?br />
        李大奎面庞惨红,默默地忍受着口水的喷溅,却一点都不愿意挪动。

        租房的押金好歹有四十多万呢,要回来的话,才能让石振秋的事业起步啊。否则的话,恐怕搞笑艺人也不能成行了。

        石振秋之前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没有说话。

        眼见着李大奎面对大婶儿的火力节节后退,不见成效,他也是跟着着急上火。

        来之前已经听李大奎说过了,这可是四十万呢。这么大的一笔钱,能做多少事情啊。

        所以无论如何,钱都必须要回来。

        可这个大婶儿心智坚定,嘴皮子也厉害,光做到这种程度,显然是没有办法成功的。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几乎是一瞬间,石振秋就决定了策略。

        唯一能够成功的希望,只有……

        不要脸了。

        说那时,那时快,石振秋一个虎扑,没有给其他人任何的反应机会,直接抱住了大婶儿的粗腿。

        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了眼泪和鼻涕。

        心里默默地给了自己一个赞。

        瞧瞧咱这演技,不比那什么宋康昊差吧?

        不过得意只能在心里,表面上石振秋的德行,就跟死了爹一样,嚎啕不止。

        “大婶儿啊,您不知道啊,我们兄弟两个已经半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饭了。为了坚持能够来到您的面前,我们兄弟两个翻了三个垃圾桶,才找到了一点面包渣。就那么点食物,我大哥都不舍得吃一口,全都让给了我啊。我们兄弟两个从顺天来到了首尔,就是听说了这里遍地黄金,人又多情,只要努力就会梦想成功的啊。就在昨天,家乡传来了消息,大奎哥的爸爸得了肝癌,却没有钱手术,只想着见孩子的最后一面??墒谴罂缛戳丶业某灯倍悸虿黄鸢?,一想到亲人永隔、永不再见,大奎哥足足吐了三碗血啊。大婶儿,您说,我们兄弟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李大奎挨了一万个骷髅,傻傻地看着石振秋,整个人都懵了。

        这弟弟怎么回事,好好的干嘛诅咒我爸爸要死了???

        臭小子,你不认识我爸爸吗?

        被老爷子知道,非得把你家房子掀了。

        还有,我们兄弟虽然没钱,但也没有到翻垃圾桶的程度啊。

        可是看到大婶儿的表情有所松动,李大奎只好忍受着爆击的伤害,赶紧摆出悲伤的表情。

        为了演技过关,趁着大婶儿慌乱的时候,这家伙赶紧拿手指朝着眼睛猛戳了两下。

        吃痛之下,眼睛发出了悲怆的抗议,泪水横流。

        天地变色,风起云卷,完全没有给人反应的机会,这里就成了兄弟俩悲诉的最佳舞台。

        石振秋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大婶儿,我们也知道您的难处,还有一家人需要养活,全靠这点房租维持。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这样的小民需要互相理解才能好好地活着。什么也不说了,都是我们兄弟运气不好,才遭遇了这样的困难。大婶儿,造成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啊??墒俏掖蟾缢惺裁创戆?,却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大婶儿,我知道我们的要求很过分,也让您为难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您能为大哥买一张回家的车票,让他能够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我……我从今以后就给您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恩情了?!?br />
        他哭的是那么的用力,是那么的撕心裂肺,是那么的感天动地,大婶儿厚厚的黑色丝袜都被他的眼泪给湿透了。

        从这俩货一来,大婶儿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本着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的原则,大婶儿早就打定了主意,说什么也不会把押金还给他们的。

        奈何坚定的心意碰上不要脸的了,大婶儿原本的气势在石振秋的表演面前土崩瓦解,手足无措。

        “这……这……这……”

        这成什么了,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抱着老娘的腿,就在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看着,老娘不成逼良为娼的坏人了嘛。

        “哎一古,孩子,好孩子,有话好好说,你先撒手,你先起来?!?br />
        大婶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奈何石振秋跟秤砣一样,死命地抱着,完全没有撒手的意思。

        就在这时,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慢慢地围了上来,还指指点点的。

        大婶儿彻底慌了,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情况啊。

        让两个大男人痛哭流涕,背后又是自己的店铺,这要是传出去,今后可就名声臭了。

        到时候被人戳脊梁骨,还怎么做生意???

        一想到这里,大婶儿心都凉透了。

        赶紧换了面孔,也不在乎那些押金了。

        “哎一古,两个孩子啊,怎么就到了这个份上???快点起来,快点起来,大婶儿是那么缺德的人吗?不管怎么说,人活着才有希望啊。给,这是你们的押金,快点拿着,好好的吃一顿,然后人生重新开始吧?!?br />
        眼看着四十万摆在眼前,李大奎伸手就想要拿过来,石振秋却更快一步。

        他把钱抢到手里,死死地攥着,却又把胳膊往大婶儿身前送。

        “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啊。大婶儿您也不容易,已经帮了我们这么多,再这样我们拿什么来回报???不用把押金还给我们,只要给大哥买一张车票,让他见到伯父最后一眼就行了啊?!?br />
        大婶儿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混蛋小子,众目睽睽之下,你俩就跟瘟神一样。不把钱退给你们,老娘今后在这条街上还怎么做人???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劝呢?好好拿着,今后可不能再这么糊涂了。大婶儿也是外地上京的人,知道你们的辛苦。今后好好努力吧,这么可怜的样儿可怎么行???”

        就在店铺门口,众人围观之下,原本火药味十足的僵持,因为石振秋卓越而不要脸的表演,立马变成了人间温情,惹来了阵阵的叫好声。

        情势如此,大婶儿更加不敢难为他们了。

        “来,乖哈,把钱好好揣好。今后有什么困难,再来找大婶儿,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啊?!?br />
        说到这个份上了,戏也演的差不多了。

        石振秋终于松开了大婶儿的腿,抹了抹眼泪,一把拽住了李大奎。

        “大婶儿,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兄弟无以为报。就在这里,我们兄弟两个,给您行个大礼吧?!?br />
        说着,石振秋屁股撅起,双手恭敬地摆在了头前,结结实实地跪在了大婶儿的面前。

        李大奎敢保证,活了快三十年,今天绝对是他反应最快的一天。

        听到石振秋的话,他一点都没有迟钝,紧跟着也跪了下来。

        两个结结实实的大礼,就跟合同上盖了印了一样,再没有任何的转圜余地。

        大婶儿心都在淌血啊,四十万就这么没了。

        可情势如此,她还不得不绷起笑脸,装作慈眉善目。

        “哎一古,可使不得啊,你们能够好好的生活,我就心满意足了??斓闳グ?,不要有负担了?!?br />
        她真怕再跟这两个孽畜照面,心脏病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