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13章 唯一的机会

    第13章 唯一的机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冬天特别冷,风也大,雪也大。

        整天穿梭在街头,仅仅几天的时间,石振秋就好险脱了一层皮。

        晚上回到家里,用热水一洗,就好像伤口抹了盐一样,要死的心都有了。

        艰难的处境,唯一能够果腹的,却还是拉面。

        天天面对这个,再好的肠胃也受不了啊。

        石振秋只吃了两口,尽管很饿,却再也吃不动了。

        “哎一古,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此时的他,不禁有点怀念起在家的日子了。

        虽然整天被老妈骂,虽然整天和妹妹打架,虽然吃不到肉,但好歹海鲜还是无限吃的。

        这么漂亮的首尔,竟然只能吃拉面,真是……

        就在这时,李大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

        刚一走进来,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哥,你也吃点吧。这该死的天气太冷了,一点热量都感觉不到?!?br />
        “吃什么吃???都快要死了?!?br />
        李大奎随手抓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脸上,似乎是觉得室内的灯光他刺眼了。

        “兄弟啊,我们……完蛋了?!?br />
        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出来,幸好石振秋的耳朵不错,很好地听到了。

        “哥,怎么了?我们不是一直在做吗?虽然辛苦了一些,但是你说过的,只要努力就会有希望的啊?!?br />
        这一次是沉默,长久的沉默。

        就在石振秋以为李大奎已经睡着了的时候,阴沉的声音才传出来。

        “没有希望了?!?br />
        石振秋烦躁不已,啪地将筷子扔了出去,大声地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挺大个男人,说清楚啊?!?br />
        又是长久的沉默,看样子李大奎受到的打击真的不小。

        “结束了,《无法阻挡的highkick》的演员征选结束了?!?br />
        石振秋如遭雷击,半晌没有缓过来,眼前一片空白。

        “哎……”

        最后,他的反应只能是这个了。

        痛苦地揪着头发,心酸而无奈的情绪弥漫整个房间。

        他和李大奎很努力了,这一个月来,每天只休息三个小时,就是想着尽快找到合适的练习生,让公司开业。

        可是刘寅娜的离开好像成为了可怕的诅咒,这一个月来,再没有人到他们这里来咨询。

        现在好了,《无法阻挡的highkick》的征选结束了。

        那么也就意味着,短时间内,他们的公司没办法开张了。

        狭小的房间里,两个男人相顾无言,全都失去了力气。

        这一夜格外的漫长,石振秋辗转反侧,醒来睡去无数次,都比不上心头的煎熬。

        如今这种状况,他们的事业还有希望吗?

        难道就此结束了?

        难道真的要回顺天老家,跟着老爸出海打渔为生了?

        这苦闷的人生啊,真是太不顺利了。

        石振秋回想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似乎就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好事,净出妖蛾子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如今打渔了残生啊。

        心有苦闷,这一夜都睡的不是那么的踏实。

        第二天早上,石振秋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李大奎正坐在客厅里沉闷地抽着烟。

        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灰,看样子这位大哥似乎一夜都没有睡了。

        他信步走过去,好不容易在烟灰缸里找到一个剩余比较长的,点着了之后,坐在了李大奎的对面。

        “现在怎么办?还有其他的路子吗?”

        李大奎满眼猩红,胡子拉碴的,脸皮上全是油渍,看来是一夜没睡。

        他缓缓摇头,颓废地自嘲起来。

        “哪里有什么路子?再说了,谁能想到,最把握的地方竟然出现纰漏。放着出道的机会,艺人居然跑路了。真是,说出去脸都丢光了?!?br />
        本来就是烟屁股,石振秋三两口就抽没了。

        “那也不能这么干耗着啊,首尔寸土寸金,每一天都要钱的。要不,我们出去打工吧。我们这么年轻,随便干点什么,总比干呆着强啊?!?br />
        李大奎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对石振秋的意见持否定态度。

        “兄弟,你记住,在首尔这样的地方,靠打工一辈子都不可能出人头地的。即使再艰苦,也要博一下才行。否则的话,我们真的只能一辈子吃拉面了?!?br />
        石振秋郁闷非常。

        “就算是要拼一下,也得知道干什么???就这么坐在这里,有什么用???”

        李大奎小心地看了过来,本能地让石振秋感觉到他别有目的。

        “你想干什么?不要打我的主意。难道是让我去做牛郎?”

        李大奎好悬没有被烟呛死,咳的眼泪都出来了。

        “咳咳咳……狗崽子……咳咳,说什么混蛋话?咳咳,牛郎,就你?看看你那德行,牛屎都不如?!?br />
        既然不是这样的想法,石振秋也无所谓了。

        “那你倒是说说啊,我们干点什么?”

        李大奎打起精神,撑起身子,凑到石振秋眼前。

        “兄弟,你还记得那次和局长喝酒的时候,局长说的话吗?”

        时间过去蛮久了,石振秋有点模糊。

        “说什么了?”

        李大奎搓着手,整个人都像看到了骨头的狗一样,脸光灿烂。

        “你忘了?那天局长不是对你说,你有成为搞笑艺人的天赋嘛。既然我们找不到艺人了,不如兄弟你来吧?!?br />
        他这么一说,石振秋倒是想起来了,局长确实这么说过。

        可是成为艺人,石振秋本能地感觉到荒唐。

        “什么呀?哥,人家局长只不过是客气话罢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电视台的门朝哪边开我都不清楚,你说能做好搞笑艺人吗?”

        李大奎显然已经魔障了。

        “为什么不能???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做搞笑艺人的???那天你的表现我可是亲眼看过的啊,明明很搞笑的,不比电视上的那些家伙们差啊?!?br />
        石振秋还是很冷静,郁闷地挥着手。

        “不要说了,哥,想点现实的吧。做艺人什么的,真的不适合我啊。你想想,艺人都跟星星一样,是会闪光的啊。像我这么丑的人,怎么可能做艺人呢?”

        “为什么不能???”

        李大奎激动了,手舞足蹈地站起来。

        “你忘了,??『哟蟾缒敲闯蟮娜硕际且杖四匕??!?br />
        提及??『?,石振秋也是感触良深。

        “呀,那位大哥真的是大问题啊??囱用挥醒酃獾娜说酱Χ际前?,演艺圈也就那么回事啊?!?br />
        “就是啊,既然那位大哥都能成为艺人,你有什么不能的???”

        李大奎继续鼓动起来。

        虽然最开始做娱乐公司,是想着推出偶像和演员。

        可现在连吃饭的钱也要没有了,能成为搞笑艺人,固定出演节目,也是不错的啊。

        奈何石振秋很现实,并没有被李大奎鼓动。

        “哥,不要说了,还是想想能实现的吧,我真的不行。人要有自知之明,贪恋超过能力范围之外的东西,是会遭报应的?!?br />
        这话说的可就太重了,让李大奎也没有了劝说的动力。

        他知道,要是再说下去,两人之间的友情会出现问题的。

        “哎,可惜了。如果能固定出演节目的话,每一期有十万的收入呢?!?br />
        他是真的感到惋惜,所以唠叨的话声音大了一点。

        结果,坐在对面的石振秋就听到了。

        穷人家的孩子,眼睛里就不能有一样东西。

        石振秋立马失去了淡定,不可思议地问道:“哥,你刚才说什么?”

        “耶?什么什么?”

        李大奎还没有反应过来。

        石振秋噌地站了起来,急急地道:“就是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br />
        李大奎不知道他发什么疯,着实吓了一跳。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那个,我说,即使作为新人固定节目的话,每一集也有十万的酬劳呢?!?br />
        终于确认了,石振秋也安稳了。

        这家伙拍拍手,一脸的得道飞升。

        “哥,我们走吧,就是这个了?!?br />
        李大奎心里千万头***奔腾而过,对这个弟弟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

        这混蛋小子,就不能提钱。

        一听说有十万的收入,立马失去了立场。

        什么没有经验,什么长得丑,什么不合适,只要有钱,这家伙连脸都不要了。

        不过幸亏结果是好的,这榆木疙瘩脑袋的弟弟,终于答应了出演节目。

        哎一古,明明说好是兄弟两人合伙创业,筹建娱乐公司的。

        结果到了最后,本来帮忙的弟弟却走上了艺人的道路,人世间的荒唐就这么活生生地发生在了眼前。

        不过总算事业开张了,预示着将会有收入了。

        “走吧,我们先去把租的房子退掉,然后给局长准备一份礼物。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是不能失去了礼数不是吗?”

        石振秋哪里听得进去他说的什么啊,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运转。

        “呀,十万啊十万。有了十万块,就可以吃炸酱面了啊。奢侈一下,还能要一个糖醋肉呢。多久没有吃肉了???”

        这弟弟,魔障了啊,看来是真的穷怕了。

        “行了,快点走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等你做了艺人大成功之后,别说十万了,百万都不是不可能啊?!?br />
        “真的?呀,艺人真了不起啊,居然能有百万的收入啊?!?br />
        李大奎摇摇头,这没出息的弟弟啊,十万块就能收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