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章 认清现实吧

    第7章 认清现实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语惊醒梦中人。

        李大奎和石振秋实在是太高兴了。

        前前后后忙活了两个多月,总算是搞定了公司,也有了第一个练习生。

        结果就忘了,对练习生最基本的考察。

        艺人这个行当,和普通的工作是不同的。

        不是你有一个证书,有什么学历,就可以放心地给你安排工作的。

        对于一个艺人来讲,最重要的因素,其实是他的天赋。

        不管怎么说,想要成为一个艺人,最起码要能唱能跳吧。即使不能唱能跳,那你也要能演啊。

        如果演技也没有天赋,会不会搞笑???

        连这都不会的话,那还是趁早干别的去吧。

        石振秋或许对这个不懂,但一直作为演艺圈边缘人物的李大奎还是懂的。

        羞赧过后,他赶紧拍拍巴掌。

        “咳咳……嗯,刘寅娜小姐是吧。那这样,你先说一下,你准备做什么样的艺人?!?br />
        看着两个不太靠谱的负责人,刘寅娜感觉自己似乎掉进了狼窝。

        不过她已经24岁了,虽然在社会上正当盛龄,可是在演艺界,尤其是练习生当中,绝对属于前程黯淡的那种。

        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在看到招聘广告之后,就主动登门了。

        万一呢……

        万一这家公司虽然很小,却真的能够运作艺人呢。

        就因为这个,刘寅娜不得不勉强自己,将那若隐若现的怀疑藏起来,努力表现自己。

        “我曾经在很多家公司做过练习生,我想成为一名偶像?!?br />
        听说眼前这位居然有很丰富的练习生经历,李大奎和石振秋全都振奋起来。

        这可是太好了,居然来了一个有基础的。

        他俩这皮包公司,除了两个人之外,一丁点的实力都没有。

        要是来了一片空白的新人,他俩也没有培养的能力啊。

        “那好,你自己选择一首歌曲,表演一下吧。你放心,我们公司一切都是初创。只要发现了你的潜质,一定会拿出全部能量来为你推广的?!?br />
        反正也走到这里了,刘寅娜只好放下担心,重新回到之前无数次的面试时刻。

        “社长nim,前辈,我要表演的是ses的《i‘myourgirl》,这是我最拿手的歌曲?!?br />
        谁管她表演什么歌曲啊,李大奎随意地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刘寅娜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了歌曲,打开播放之后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然后她就神情肃穆,摆好了pose,显然是要进入了状态。

        李大奎和石振秋也打起了精神,被她认真的态度所吸引,准备见证一个了不起的苗子的诞生。

        熟悉而经典的音乐响起,开始的声音居然吓了石振秋一跳。

        因为从音乐里传出来的,居然是男子的声音。

        “哥,这美女很厉害啊,竟然能表演男子的歌曲?!?br />
        李大奎满头黑线,对着无知的弟弟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闭嘴,这是ses的名曲啊。这段叫feat,是神话的eric唱的,歌曲还没有进入正规呢?!?br />
        “f……feat?那是什么意思?”

        原谅吧,你不能指望一个没有上过大学,也对娱乐文化行业不关心的人,懂得什么专业术语。

        想想这个弟弟今后还要跟娱乐圈多多关联呢,什么都不懂也不行。所以李大奎只好一边注意着刘寅娜的表现,一边小声地给石振秋解释起来。

        “feat是featuring简写,指的是后面这个歌手(或者组合)他在这首单曲里面或者这张专辑里面并不是主角,前面那个人才是这首歌的灵魂或者主人。懂了没?”

        “哦,就是帮唱的意思呗?!?br />
        石振秋一副学到了就不亏的德行,摩拳擦掌,好像掌握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李大奎刚想要说他不要一惊一乍的,可是眼睛突然之间就瞪到了极限。

        “呀呀呀,这丫头,她是在跳舞吗?”

        别说他了,石振秋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傻傻地看着眼前舞舞喳喳的美女。

        “算……算是吧?”

        如果拧成了麻花样而解不开的腿也算是跳舞的话,那演艺圈对艺人的天赋要求也太低了。

        最主要的是,明明是一个貌若天仙的大美女,可你跳舞顺拐那是怎么回事?

        没等两人从视觉冲击里走出来呢,更加可怕的听觉冲击突兀而至。

        “为什么……不……能对我说,已经……过去的事……”

        “啊,我的耳朵?。。?!”

        尖锐的好像摩擦玻璃的声音在耳边炸响,轰得石振秋七荤八素,抱着脑袋欲仙欲死。

        虽然他没有听说过这首歌,可他敢以不多的人格保证,这歌绝对不是这么唱的。

        最起码,没人唱歌的时候,中间会断气啊。

        李大奎也是快吐了,抢先一步过去,忙不迭地把刘寅娜的手机给关掉了。然后就惊恐地看着不明所以的大美女,脸色青红皂白,眼睛还含着浑浊的泪水。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么漂亮无双的大美女,那些娱乐公司为什么不要,竟然会到他这小庙来。

        幽怨地看着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刘寅娜,李大奎只能这么说了。

        “丫……丫头,虽然很失礼,但我还是想要问一下,你……你有没有因为唱歌跳舞被罚过款?”

        “耶?”

        刘寅娜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算是弄明白了李大奎的意思。

        可她宁愿没有懂得,不然的话就不会如此伤心了。

        两只素白的小手绞在一起,却挡不住珍珠一样的眼泪。

        “社长nim,难道您也……”

        在这个过程中,石振秋总算是从冲击里缓和了过来。

        只是眼角仍旧留着惊恐,但好歹能说话了。

        “这位,你说你要做歌手吗?”

        刘寅娜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反正就是前辈嘛,不敢失礼。

        “内,我有努力做到最好的意志?!?br />
        显然和清弱的外表不同,刘寅娜有着一颗坚强的心脏。

        可这却是让石振秋最怕的。

        “不是,俗话说,即使走在对的路上也需要好的鞋子啊。你的问题是,即使你拼了命的努力,葬礼里上的哀乐都不敢用你啊。死去的人们听了你的歌声,没法上天堂的?!?br />
        他平时虽然不内向,但也不会做出失礼的行为来。

        实在是被刘寅娜的表演吓坏了,也不管女孩子娇嫩的心情,干脆利落地斩断对方不切实际的梦想才行。

        要不然的话,这孩子估计一辈子都完蛋了。

        话说,人家比他还大一岁呢,不过在他看来,就是不懂事的孩子啊。

        果然这毒舌不一般,立马就让刘寅娜失去了生气,呆若木鸡。

        “果真不行吗?”

        李大奎悄悄地踹了石振秋一脚。

        败家孩子,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练习生,公司总算开张了。

        这么实话实说,也不怕让人家心灰意懒,一走了之?

        “那个,刘寅娜小姐,咳咳,虽然可能做偶像练习生不合适,但是你这么漂亮,只要稍微磨练一下演技,会走出花路来的?!?br />
        “可……可我还是想要做偶像?!?br />
        女孩居然很倔强,也是,梦想岂是那么容易更改的?

        而且她为了梦想而努力和挫折了这么久,要是轻易就能够放下的话,也不会到这里来试一试了。

        可是她的坚持却让石振秋很不满。

        “这位,人生虽然需要坚持,但适当地转个弯,或许才能找准方向啊。你真的不适合做偶像??!哪怕唱的不好,跳舞过得去也行啊。你现在这个样子,花瓶也是残次品啊?!?br />
        越说越严重了,刘寅娜的眼泪又冒出来了。

        李大奎眼见事态要严重了,赶紧斩断石振秋的话头。

        “好了好了,刘寅娜小姐,虽然……呃……虽然我们的石经纪人说话不够委婉,但为了你的前途着想,或许演技的路也可以尝试一下啊。这样,我在演艺圈有认识的人,明天我就联系一下,将你推荐到剧组去,你先试试如何?”

        刘寅娜小小地抗辩了一下。

        “虽然说我的歌舞天赋不好,但好歹还练习过??裳菁既创永疵挥猩媪怨?,社长nim的做法不是更加冒失吗?”

        “不是这样的,听我好好说嘛?!?br />
        李大奎心累无比,却还得小心地捧着。

        “我的意思是,既然通过刚才的表演,已经证明了刘寅娜小姐不适合走偶像的道路。那么何不在演技方面尝试一下呢?就试一下,如果试过了之后你依旧不喜欢的话,就去寻找你喜欢的道路吧;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再商量合约,怎么样?”

        他俩这公司还在起步阶段,自然不能按照正规的途径来运作。本钱太小,经不起折腾,必须要抓住成熟的果子才行。

        而这样的做法,自然是对双方都好的办法。

        刘寅娜是一个很聪慧的女孩,思考了一番,此情此景,也只能如此了,尽管心有不甘。

        可是面对两个看起来潜藏着巨大危险信息的男人,刘寅娜决定还是先走为妙。

        “那……那就听社长的吧,如果您安排好了,联系我就可以了?!?br />
        真是的,从来没有学习过演技,怎么可能一跃成为演员呢?

        哼,个子矮矮说话却很气人的家伙,居然说我连哀乐都唱不了。等以后你落在姐姐手里,非得让你变成渣渣。

        一次不愉快的见面,一次不愉快的协商,刘寅娜只带着满心的伤痕离开了。

        偏偏两个无知的家伙还以为网到了大鱼呢,在刘寅娜走了之后,特意加了一包拉面,好好地庆祝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