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5章 死娘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只来了半天,但石振秋已经搞清楚了住所周围的情况。

        这里是ls区汉江路,出了胡同走一段路,就是汉江。

        这家伙虽然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也知道汉江的名气。

        因为惨淡的现实,石振秋心头烦闷,骑着自行车出了门,一路顺着汉江路前行。

        不大一会儿,他就上了大桥。

        任何一座城市,只要规模大了,就必不可免地带来不好的现象。

        那就是街区狭窄,环境逼仄,让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倍感压抑。

        可是从街区里冲出来,跑到了汉江大桥上,一下子和两边的高楼大厦拉开距离,人的视野和空间就无限地放大了。

        尽管夜幕低垂、暮霭四合,可是嗅着扑面而来的江风,石振秋的心头总算是舒服了不少。

        这里很像他的家乡,站在高高的山岗上,极目远眺,海天一色,再大的烦心事也变成沧海一粟了。

        到底要不要留在首尔,跟着李大奎进行那看起来很不靠谱的事业,石振秋倍感挠头。

        虽然他不懂娱乐圈,也不懂什么明星,但总感觉,李大奎的想法似乎很难实现。

        可是回到家乡呢,那里有什么呢?

        除了熟悉的人之外,就只能每日闲逛,口袋里依旧跑马。

        现实与梦想,让没有很多学问的石振秋也懂得了迷茫的滋味。

        他这么一边胡乱思考着,一边沿着汉江大桥慢慢骑行。

        反正这上面的路很宽阔,也没有什么路口交汇,不虞担心旁边有什么危险,很适合走神。

        然后上帝证明了,在任何地方,走神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正胡思乱想着呢,冷不丁眼前一黑,好像什么东西闪了过来。

        慌乱之间,似乎是个人。

        他虽然骑得不快,但好歹也是自行车啊,撞到人的话肯定会受伤的。

        急切之下,石振秋手上使出了吃奶的劲,好不容易把车头转了一个方向。

        “啊,西八,搞什么?”

        他向左转车头,因为眼疾手快,满可以躲开的。

        孰料那对面而来的人却也向同样的方向转过来,好家伙,迎面而来的两辆自行车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哎哟,走路不长眼睛吗?”

        声音娇脆,应该是个女孩子。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很粗鲁,跟流氓差不多。

        两辆自行车缠绕在一起,还把石振秋的一条腿压在了下面。虽然看不见,但是感觉火辣辣的,似乎是破了皮。

        本来受伤心情就不好了,可肇事者这么一骂,他就更加火上心头了。

        “呀,臭丫头,明明是你走路不看的,还敢嚣张?快点滚起来,压死老子了?!?br />
        他脾气不好,那女孩脾气却更加不好。

        “混蛋,明明是你走路不看的。那么宽的人行道,来回晃什么?”

        石振秋只想看看自己的腿伤的怎么样了,恰好看见女孩的脑袋就拱在眼前,一巴掌就拍在了上面。

        “少说废话,快点起来,等下再收拾你?!?br />
        料不到他竟然“动手打人”,那女孩急了。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对女人动手动脚,你想死吗?”

        一边咆哮着,那女孩竟然攥起了拳头,一下子打在了石振秋肚脐以下的位置。

        好家伙,再往下三寸,要害不保。

        明明豆芽粒一样的小家伙,拳头竟然跟石头一样,打的石振秋直翻白眼。

        他更怒了,一把抓住眼前的头发,跟薅羊毛似的。

        “死娘们,往哪里打呢?打坏了你负责吗?”

        头发被抓,那多疼啊。女孩一边嚎叫着,又是一拳。

        “西八,混蛋家伙,快松手,不然绝对不放过你?!?br />
        寂静而昏暗的汉江大桥上,两人交织缠绕,扭打在了一起,同时嘴里污言秽语不断,全南和全北的方言互飙,谁也不遑多让。

        如果是白日,有人路过,看到此情此景,估计也就拉开了。

        偏偏此时是晚上,大桥上安静的过分。

        结果石振秋跟那野丫头就扭打了半天,竟然不分胜负。

        那小丫头明明娇小的可以,可是力气却不小,几下拳头打在他的身上,竟然疼的要死。

        特别是眼角挨的那一下,他敢保证,绝对青了。

        不过那小丫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头的秀发被他揪成了鸡窝,光滑的脸蛋上也被他挠了一下。

        圆润丰挺的屁股也被他踢了好几脚,两人将将算是打平。

        较量了一阵,两人都没有力气了,才终于分开。

        看着变成布条的衣服,石振秋咬牙切齿。

        “死丫头,看看你干的好事,好好的衣服被你撕坏了。我就这么一件衣服,赔钱?!?br />
        另一边,那小丫头呲着牙,跟凶猛的小狗一样。

        “你个混蛋,把我的鞋子弄到哪里去了?那可是我攒了三个月的零花钱买的,是名牌呢?!?br />
        “哟哟哟,不知道哪个村子里跑出来的精神病,穿着名牌就了不起了?少说废话,明明是你逆行才撞在一起的。不行,我要打电话报警,看警察怎么处理你?!?br />
        这一停手,石振秋总算是冷静下来了。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总算是被他找到了致胜的把柄。

        他是顺着马路上桥的,自然是符合交通法规的??赡歉鲅就啡创佣悦嫫锍倒?,那是明显的逆行。

        这要是闹到警察那里,这死丫头绝对好不了。

        一边叫嚣着,他一边手摸向口袋,准备要报警。

        那小丫头可吓了一跳,终于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逆行的。

        因为她来的方向和石振秋是一样的,就是跑到了大桥上吹吹风,安静地待一会儿。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就准备回去了。

        本来她所在的位置就是大桥中间,如果按照路线回去的话,就需要先下了大桥,走出很远穿过马路才能绕回来。

        可是练习了一天,本来就很累了,小丫头当然是不愿意那么做了。

        反正大桥上也没人,不用担心出什么事故,所以她就打算原路回去。

        可是没想到,平常都好好的,今天竟然碰到了一个“醉鬼”。

        在路上不好好骑车,左摇右晃的,害的她躲了几次都躲不掉,愣是撞在了一起。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是逆行的。真要是叫来了警察,肯定逃不掉处罚。

        可是自己的身份,要是遇到了这样的事,公司哪里会怎么想?

        这么一琢磨,女孩才发现事情对自己不利。

        眼看着石振秋在那里瞎忙活,她也顾不得找自己的鞋子了,猛地站起来,提起自行车坐上去就准备跑路。

        路过石振秋身边时,那只没有了鞋子的小脚丫还踹在了石振秋的脸上。

        “乡下来的野小子,滚回去吧。首尔是你这种人混的地方吗?”

        冷不防脸上被踢了一脚,虽然不重,可是扑面而来的汗臭味还是让石振秋差点吐了。

        知道自己被偷袭了,石振秋顾不得疼痛,就起身准备报仇。

        “混蛋丫头,你给我站住?!?br />
        奈何那小丫头挺机灵,就这么一下,自行车已经变成黑夜里的一个小点了。

        石振秋气歪了嘴巴,拎起自己的车子,就准备追上去,不死不休。

        可是前面的车轮却一下子脱落下来,在他的眼前蹦蹦跳跳,宛如优美的华尔兹。

        “诶西,我真是……”

        明明两人撞在了一起,为什么自己的车子就坏了呢?

        知道没法报仇了,石振秋冲着女孩消失的方向破口大骂。

        “你有什么了不起?明明是全北的野丫头,冒充什么首尔人。你等着,看我混的好好的,绝对不会放过你?!?br />
        骂也骂了,一片狼藉,石振秋还得善后。

        捂着熊猫眼一番拾掇,竟然多了一只鞋。

        看那大小和样式,应该就是刚才那个死丫头掉的。

        想到那死丫头竟然把脚指头塞到了自己的嘴里,石振秋气不打一处来,拿着鞋子奋力一扬。

        就看到很贵的阿迪达斯三叶草变成了真正的草,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仅仅在黑漆漆的汉江上惊起了一点水花,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虽然衣服被抓破了,眼睛也青了,车子还坏了,但是扔了那死丫头一只鞋,总算是让石振秋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好好的散心,到了这个时候也进行不下去了,他只能一边瘸着腿,一边拎着单轮车,往回走去。

        路灯下长长的影子,就好像《釜山行》里的僵尸一样。

        “死丫头,竟然连你也敢欺负我?我是路边的野狗吗?哼,我还不走了。首尔是吧,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给我等着。等我混的好了,找到你,非得皮鞭、蜡烛、振动棒伺候你不可?!?br />
        另一边,小丫头可不知道石振秋的自行车坏了。生怕他追上来,一路跑的飞快。

        幸好公司不是很远,一会儿工夫她就回到了宿舍。

        可是她刚刚跑进去,同宿舍的几个女孩全都冲了上来。

        “哦莫,软软,你这是怎么了?”

        当先一个文静的少女,即使语气惶急,但是依旧丝毫不乱。

        和她相比,后面那个皮肤黑黑、身材却爆表的女孩却语不惊人死不休。

        “软软,难道你是被轮了?几个人?爽不爽?真是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战斗力,能够跑回来呢?!?br />
        “轮你个头?。?!”

        女孩气的脸色变成了火山,一巴掌拍在黑皮肤女孩的屁股上,仍旧难以消气。

        “真是倒霉,碰到了一个醉酒的大叔,不好好骑车,来回晃荡。撞了人不道歉,竟然还骂人?!?br />
        “哦莫哦莫,那你有没有受伤?醉酒的人最麻烦了,根本不讲理的?!绷硪桓黾词共恍?,眼睛也跟月牙似的女孩关心地问道。

        说起这个,小丫头得意地笑了起来。

        “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虽然累了一点,不过那死家伙挨了我好几拳,还吃了我的脚丫子?!?br />
        “脚丫子?”

        三个女孩不知道脑子里出现了什么画面,全都脸色红红地看向下面。

        “啊,软软,你的鞋子呢?”

        不提这个还好,一说起鞋子,小丫头脸色突变。

        “啊啊啊啊,我新买的鞋子啊。那个混蛋……”

        足足骂了一个小时,小丫头的肺活量才宣告到底。

        不过到底是新鞋子比较重要,她眼巴巴地看着朋友们,小心地道:“仁静欧尼,美英、呆子,陪我去找找吧?!?br />
        三个女孩听说有醉酒的大叔,本能地感觉到害怕。

        可是她们都知道,小丫头对这双鞋子很喜欢。再说了,就这么丢了,确实很可惜的。

        黑皮肤的女孩想了想,说道:“这样,我给希澈欧巴打个电话,让他们男生陪着吧。这样碰到了那个醉酒的大叔,我们也不怕了?!?br />
        一通忙活,四个女孩再次离开宿舍,找那再也找不到的鞋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