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3章 心里的声音

    第3章 心里的声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望水里很小。

        小到田里的蛤蟆叫声,石振秋都很熟悉。

        可是刚刚这道冰冷而机械的声音,却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

        这不属于望水里。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那就是家里进贼了。

        石振秋浑身的寒毛竖了起来,轻轻放下电话,顺手抄起旁边的武器——苍蝇拍,亦步亦趋地开始巡视起来。

        望水里作为一个渔村,土地资源自然跟大城市不一样,每家每户都敞开了建造,所以房子很大。

        石振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看过去,甚至房前屋后都没有落下,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奇了怪了,狗崽子藏到哪去了?”

        没有发现贼人的踪影,石振秋郁闷地回到了电话旁。

        他才不信一个小偷会比自己更加熟悉望水里,可是居然能够躲过他的眼睛,那真是了不起。

        电话那头的人还在等着呢,听到电话被拿起,赶紧问道:“小子,发生了什么事?”

        “诶,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是哪来的狗崽子跑到村子里来偷东西,居然没找到?!?br />
        一听说是这个,对面的人也不管了。

        乡下嘛,小偷小摸的很多。有的时候甚至都是些熊孩子,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说,你听到我说的吗?在家里又赚不到钱,就来汉城吧,哥哥带你赚大钱,泡大明星?!?br />
        “大奎哥,虽然几年没见了,你吹牛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乡下人说话就是直,石振秋也不客气,张嘴就教训上了。

        对面的人叫李大奎,也是望水里人。小的时候是一帮子小子的头头,整天带着大家到处瞎混。

        李大奎打架勇敢,为人义气,经常帮大家出头,所以威信很高。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这个家伙喜欢吹牛。明明很普通的事情,经过他的渲染,好像惊天动地一样。

        石振秋跟他那么熟,岂会不了解他。

        可李大奎却急了。

        “呀西,我说你小子,你大奎哥是什么人不不知道吗?我跟你说,我昨天还跟权相宇喝酒呢。权相宇知道吗?有没有吓到?”

        “权相宇?那是谁?”

        对面一片寂静,看样子李大奎很是挫败。

        “诶西,我说你个臭小子,整天都干什么???多关心点新闻行吗?权相宇都不认识?”

        李大奎也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弟弟对娱乐圈没有任何的兴趣。

        别人拿着李英爱的海报打飞机的时候,他却对着班主任流口水。

        这么个家伙,跟他说大明星,简直是对牛弹琴。

        一阵气馁,李大奎也不废话了。

        “好了好了,就说这么多,要不要来汉城,这个星期给我准话?!?br />
        “知道啦,知道啦,让我想想?!?br />
        挂掉电话,石振秋揉着还没有长出来的短发,陷入了沉思。

        去汉城?

        听说汉城很繁华啊,连街上都淌着金子呢。

        可是那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还没有妈妈给做饭,该怎么生活???

        “去!”

        可就在他寻思的时候,刚才那消失无踪的冰冷声音又突然响起。

        “哎哟,我去!谁啊,出来??!”

        石振秋一蹦三尺高,撸胳膊、挽袖子,气势汹汹却又很胆怯地看着周围。

        明明刚才已经查看过了,没有人啊,怎么又出声了?

        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把周围扫了个遍,甚至连头顶都没有放过。

        然并卵,周围依旧空荡荡的,别说人了,连动物都没有。

        难道是……

        蓦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惊悚的寒意突然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鬼?。。。。。?!”

        伴随着一声狼嚎,石振秋夺门而出,一路飞尘冲到了海边。

        这下好了,眼前是明亮如镜的大海,头上是温暖的阳光,四周连棵草都没有,总算是让他安心了。

        石振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着实吓的不轻。

        这么诡异的情况,没办法了,只能用灵异事件来解释了。

        “诶西,明天要请个巫师了。这个家真是的,就两年的时间不在,都闹鬼了??隙ㄊ鞘锬歉鲅就?,把同类给招来了?!?br />
        “我不是鬼,去汉城?。。?!”

        这一次和之前不同了,石振秋明明确确地听清楚了,声音竟然来自于体内。

        他惊悚地看着自己的肚子,鼻涕和眼泪齐飞。

        “你是谁???为什么跑到我的身体里了?出来啊。我是好人,我没有做过坏事,我明天就把偷班主任的胸罩还回去,不要杀我?!?br />
        “呀西,我不管你是什么鬼,我警告你,我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的。趁着好好说话的时候,赶紧出来?!?br />
        “不出来是吧,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彼底?,石振秋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一拳头敲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唔……”

        麻痹的巨痛从肚子上传来,让他不得不张开嘴,吐出来一口酸水。

        石振秋这才想起来,身体是自己的。打了之后,“鬼”疼不疼不知道,反正他是要死了。

        骂了不管用,打又打不得,石振秋彻底没办法了。整个人都佝偻在沙滩了,吊在嘴边的鼻涕混着沙子。

        “为什么找我???我是冤枉的啊。是不是石元秋害你的???你去找她报仇啊?!?br />
        这家伙一个人在沙滩上嚎丧,好话、坏话、恶毒话、求饶话、谄媚话,能说的话都说了,可那个声音却没有再出来过。

        一直嚎到了太阳落山,海面上吹来了凉风,沙滩上开始阴暗下来的时候,石振秋还是没有找到一点办法。

        他也哭累了,嗓子也哑了,整个人颓废的好像被非洲的野牛群踩过一样。

        “不行,我要离开顺天,这里太恐怖了。对了,大奎哥让我去汉城,跑那么远肯定能躲开这个恶鬼?!?br />
        这家伙胆子小的跟蚂蚁一样,已经被这个诡异的情况吓的草木皆兵了。

        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

        平日里要吃三碗饭的石振秋,此时却连半碗也没有吃掉。

        看着胡吃海喝的家人,这家伙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了。

        “我要去汉城?!?br />
        这样的大事,家人们该说什么呢?

        他们一定会陷入矛盾吧?

        一定是的,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放心呢?

        如是想着,石振秋注意着家人的神色。

        “哎一古,活了二十二年,终于清醒了。明天就走,赚不到一千万,不要回来?!?br />
        朴春花拍下筷子,恶狠狠地吩咐着。

        “啊,可太好了,这下没人抢我的东西了,终于解放啦?。?!”

        石元秋也是高兴的大喊大叫,一点也没有家人分别的痛苦。

        就连石柱赫也不例外,笑呵呵地放下碗。

        “痛快地去吧,顺便考察一下汉城的渔市场,看看我们顺天的海产品有没有销路?!?br />
        石振秋满脸悲愤,看着兴高采烈的一家人,真是……

        “我说,我要出远门了,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你们就不担心吗?”

        “说什么呢?有什么好担心的?就你那狗不理的德行,把你卖了人家还得赔钱呢。能找到一口吃的,给家里换点钱,也没白养你这么多年?!?br />
        朴春花的嗓门更大,直接把他镇压了。

        “汉城可是国家的脸面,你长的那么丑,能允许你进城就是恩赐了。记得不要说是顺天人,给家乡丢脸。嗯,你就说你是北边逃过来的,政府还能安排你生活呢?!?br />
        石元秋更加恶毒,甚至想要断绝家庭关系。

        石振秋算是看出来了,什么感动啊、亲情啊、温暖啊、体贴啊,就不要指望这一家人了。

        “算你们狠,我明天就走。等我变成有钱人,一分钱都不给你这个臭丫头?!?br />
        “得了吧,你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安慰了。没有了你,我的人生才幸福啊?!?br />
        果然,石家的饭桌,从来都是以吵闹进行到最后。

        反正已经这样了,石振秋说要出走,家里没人挽留。而且身体里那诡异的声音也让他怕的不行,想了想,去汉城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最主要的,他是真穷啊。

        身为男子汉,口袋里却没有一分钱,将来可怎么娶老婆?

        和爸爸出海打渔,风餐露宿的,他是不愿意的。

        望水里这种小地方,也没有什么可以赚钱的。

        想来想去,去汉城也算是一个机会吧。

        当天晚上,石振秋打了电话给李大奎,答应了明天去汉城。

        总算找到了帮手,李大奎万分高兴,说好了会去车站接他。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吃完了早饭,石振秋就提着轻飘飘的包袱,准备出门了。

        “喏,就这么点钱了,在外面省着点花。如果没有了,你就要饭吧?!?br />
        临出门前,朴春花把一叠钱塞到了他的手里。

        石振秋数了数,有三十万左右。

        “不是,阿妈,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要你管?好好拿着,赶紧走。路上不要吃贵的东西,别人让你买东西不要买,不要和漂亮的姑娘搭讪,都是奔着你的钱来的?!?br />
        老妈的唠叨实在是威力巨大,石振秋落荒而逃。

        晨起的阳光中,他坐上了班车,眼见着大海渐渐消失在身后。

        还有那站在山脊上,三道模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