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章 什么鬼?

    第2章 什么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生最操·蛋的,就是过的郁闷。

        而最操·蛋的,就是有一个冤家一样的妹妹。

        而最最操·蛋的,就是这个妹妹长的丑,脾气还不温柔。

        石元秋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妖孽,从石振秋回来的第一天,兄妹俩的战争就开始了。

        “我警告你,要是敢出去说是我哥哥,你就死定了?!?br />
        石元秋左手筷子,右手勺子,舞舞喳喳的跟刚捞上来的螃蟹一样。

        石振秋嘴里喷着饭粒,态度更加恶劣。

        “行了,你以为我愿意做你哥哥吗?有一个全世界最丑的妹妹,真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他刚刚骂完,旁边就伸过来了筷子,重重地敲在了他的头上。

        “我说你们两个,要是再吵架,就都跟我滚出去。真是的,说你妹妹丑,你就好看吗?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五官还都挂在鼻子上,哎一古?。。?!”

        石振秋不干了。

        “我长成这样还不是阿妈你生的吗?如果你和阿爸有一个好看点的,我都能去做明星了?!?br />
        “切……”

        石元秋好悬被热辣的鱼汤呛到,指着墙上的海报开喷。

        “这无谓的自信是从哪来的???还去做明星?看看看看,东方神起的欧巴们的样子。就你那德行,别说整容了,回炉重造都没有希望啊?!?br />
        石家兄妹要是不吵架,那除非太阳晚上出来。

        “够了,充气轮胎一样的家伙没有资格评论我。我说,我一个男人长的丑点没什么,你这个德行,将来怎么嫁人???干脆去鬼屋吧,还能做镇宅之宝?!?br />
        “咳咳咳……”

        闹腾的饭桌让一直安静的男人出声了,石柱赫,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觉得有必要整理情况。

        “我说,你们是兄妹,不是仇人啊。一定要和睦相处,相亲相爱,家族才能兴旺啊?!?br />
        “和他/她?算了吧?!?br />
        不愧是兄妹,两人的步调完全一致。

        “我说,你们这样怎么可以?让我们石家被整个村子笑话吗?”

        见孩子居然不给面子,石柱赫挺胸抬头,摆出家长的威严,打算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石振秋却连头也没抬,没好气地道:“阿爸,有说我们的时间,下次捞几条大鱼吧。这么小的马口鱼,还没有筷子粗呢?!?br />
        “呃……是吗?”

        石柱赫立马仔细查看起来。

        或许他也觉得鱼小了点,想了想,郑重地道:“那我明天出去远点,给你们捞大鱼上来?!?br />
        朴春花敲着饭碗,呵斥道:“够了,都不赚钱的人,吃什么大鱼?想吃的话,明天你们两个和爸爸上船?!?br />
        “我不去,我还要上学呢?!?br />
        石元秋脸埋在碗里,强调着自己学生的身份。

        “让欧巴去,整天游手好闲的,还长的那么难看,都影响我们顺天的环境了?!?br />
        石振秋脸色铁青,瞪着想要杀掉的妹妹。

        “我说你上什么学???整个学校一百五十名学生,你考了一百四十九。唯一被你超过的那个,还是请病假没来的。趁早别念了,出来找个工作,攒点钱好一个人过下半辈子吧?!?br />
        被揭了伤疤,石元秋大吵大闹起来。

        “阿妈,你看看,我学习不好,都是因为这个家伙。他自己不上大学,还要连累我?!?br />
        石家每天都这样,只要一家人都在,就不会有安静的时候。

        面对着女儿的哭诉,朴春花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如今的她,早已经对生活绝望了。

        就这样了吧,窝在这样的小渔村里,每天推开门能看见的就是湿乎乎的大海,一年也买不了一件衣服。

        丈夫又是个一棍子打不出屁来的,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没出息,还能指望什么呢?

        “诶,振秋,你真的被砸了脑袋?”

        石振秋正蹲在大石头上抽烟,虽然姿势不雅,但烟的味道不错,是刚才一个路过的汽车里扔出来的屁股。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抽烟剩半截就不要了。

        多亏了在军队里每天搬炮弹锻炼出来的坚强体魄,结果让石振秋在一帮子家伙争抢的过程中成功胜出。

        不过看着他抽烟的得瑟样,没有抢到的人不甘心了。于是重提旧事,故意刺激他。

        这是石振秋一辈子的伤疤,每每想起都要唏嘘长叹。

        偏偏望水里这么个破地方小的可怜,谁要是出点啥事,村头的狗都能知道。

        被人提及伤心事,石振秋眼角都立起来了。

        “狗崽子,你再敢说一句,我就把你家狗炖了?!?br />
        “炖了?。。?!”

        一听说要炖狗,旁边的家伙们倒是激动了。

        生在小渔村,每天吃的东西都带着海腥味??墒窍胍匀饩吞蚜?,大人们的口袋比眼前的大?;挂撂?。

        一听说要吃自家的狗,那个家伙终于安静了。

        因为他知道,石振秋这混蛋绝对干的出来这种事。作为望水里一霸,这混蛋可是让整个村子的人都头疼。

        为了避免石振秋惦记自己的狗,那人眼珠子转了转,赶紧转移注意力。

        “诶,振秋,唱首歌吧。两年多没有听到你唱歌了,还挺怀念呢?!?br />
        虽然没有钱,虽然长的丑,但是石振秋却有一副好嗓子?;蛐砹衫拇蠛Q闪四腥嗣枪憷男亟?,让他的声音格外嘹亮。

        每次石振秋一唱歌,小伙伴们都集体折服。

        这也是他能够在一群家伙里当头的原因。

        此时听到有人捧臭脚,这家伙美都冒鼻涕泡了。

        也不谦虚,张嘴就来。

        不是谁都能爱

        最起码应该看对眼

        相遇的喜悦离别的痛苦

        都是两人共同制造的

        不是谁都能爱

        不是常说的话吧

        每次见面却感受不到的话

        那非常孤独

        一旦唱歌,石振秋就突变。尤其是这样的名曲,被他演绎的款款深情,让一帮傻小子都陷入了美妙的情绪当中。

        虽然没出息,虽然不帅气,虽然很猥琐,但是对于爱情,谁都会渴望的。

        可这险恶的世间,总有人破坏美丽。

        “呀,石振秋,你电话??斓?,大奎欧巴从汉城打来的?!?br />
        “诶西,臭丫头,这个时候冒出来干什么?”

        好听的歌声被打断了,家伙们不满意了,纷纷斥责着冲过来的石元秋。

        只可惜,以这丫头的泼辣,岂会在乎他们的愤怒。

        “诶哟哟,都是挺大的人了,不好好去赚钱,整天跟混混一样,真是让人倒胃口?!?br />
        骂完了之后,这丫头眼角瞥都不瞥,径自走的远了。

        听说来了电话,还是亲近的大哥,石振秋不敢怠慢。于是一群人做鸟兽散,石振秋也赶紧跑回了家里。

        家里空无一人,门也没关。

        这样的小山村,路不拾遗,彼此相熟,没有锁门的必要。

        石振秋也不意外,直直走过去,抄起了电话。

        “大奎哥?”

        电话那头显然一直在等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有了反应。

        “哎哟,兄弟,哈哈哈哈哈,听说你被牌匾砸了?”

        石振秋满头黑线。

        “哥,虽然我们好几年没见了,确实很想你。但如果你要是还提这件事,你家的老宅估计不保?!?br />
        “诶诶诶,兄弟,兄弟,做哥哥的这不是关心你嘛。难道隔着电话线,你就感觉不到哥哥的真心吗?”

        石振秋一点都不客气。

        “感觉不到?!?br />
        被噎了一下,对面的安静了半晌。

        “兄弟,你不知道啊,在你服役的这两年,做哥哥的是每天都想你啊,想的都睡不着觉?!?br />
        石振秋不为所动,一针见血。

        “是吗?那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也不给点零花钱?!?br />
        “诶,咱们兄弟之间,提钱多见外啊?!?br />
        就知道这家伙和当年一样口花花,不掏实惠的。石振秋早就认清了他的本质,所以懒得废话。

        “哥,找我什么事吗?”

        提起这个,对面终于来劲了。

        “我听说了,你退役回来,就在家里四处闲逛。出来吧,来汉城,哥哥这里要做大事业了,正需要帮手呢?!?br />
        “上京?”

        石振秋没想到是这么回事,有点犹豫。

        虽然整个韩国一半的人口都在首都,但作为奇葩的那一位,石振秋从来也没有去过汉城。

        都说那里繁华的跟天堂一样,让他这个乡下人多少有点胆怵。

        那样的地方,是自己该去的吗?

        这么想着,石振秋觉得还是呆在顺天比较舒服点。

        可是还没等他说出拒绝的话,耳边一个炸裂的声音突然传来。

        “去?!?br />
        “呀西,什么鬼?”

        石振秋吓的手脚一阵哆嗦,连电话都掉了。

        可是他根本顾不得这些,急忙转头看去。

        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唯独敞开的门外,两条咸鱼在随风飘荡。

        刚刚明明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十分的清晰,而且无比的陌生。

        可石家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布置,所以一眼就能看的分明。

        但是在石振秋的面前,就是什么也没有。

        家里进贼了!

        这是石振秋唯一的想法,心里不由得惊恐起来。

        作为望水里一霸,竟然有人敢跑到自己家里来偷东西?

        真是不知死活。

        石振秋决定,要让这个小偷明白,重新做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