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1章 我重生了?

    第1章 我重生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哈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我重生了,我重生了!从今以后,我将会天下无敌,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

        安静而诡异的病房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霸气四射的年轻男人,咆哮着说出让人惊魂动魄的话。

        其他的病人纷纷捂着胸口,张大了的嘴巴别说吃药了,吃药瓶子也没有问题。

        病人家属情绪激动,浑身颤抖,显然对于这种震古烁今的情况没有准备。

        清秀可人的护士却在奋笔疾书,同时热泪盈眶地看着年轻男人,似乎要将这伟大的一刻记录下来,好在将来的史书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石振秋很确信,自己一定遇到了传说中的重生。

        一个只有旷世奇才,怀揣着冲天之恨的人才可能遇到的机遇。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明明前一刻自己还穿着军装,怎么现在就换成了病服呢?

        时间和空间的突然错乱,唯有重生和穿越才能够证明。

        只是自己的容貌没有改变,那么就不是穿越,而是重生了。

        不过没关系,不管是重生还是穿越,石振秋都知道,自己要发达啦?。。?!

        上天果然是悲悯的,知道自己前二十三年的人生过的无比的凄凉,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绽放光芒。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石振秋就激动的难以平静,只好以最爆炸的咆哮,向这个全新的世界宣告着一个伟人的到来。

        自己有着重生的优势,在回到过去之后,这个天下还有敌手吗?

        总统有什么了不起的?

        三星很霸道吗?

        以后要让现代的会长亲自给老子开车。

        还有那些漂亮无比的女艺人,一定要一天晚上换一个,看那些红灯区的三八还敢不敢朝自己吐口水?

        只要一想到今后美好而梦幻的生活,石振秋立刻就飘飘然了。

        眼瞅着身边的小护士还没有从膜拜的悸动里挣扎出来,他挑了挑眉毛。

        “小妞,算你幸运,见证了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男人是怎么诞生的。既然你有这份际遇,那么说吧,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礼物。随便说,就算你想要青瓦台,我也能送给你?!?br />
        “耶?”

        小护士表情更加丰富了,在本子上写动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不错不错,知道将本伟人的伟大事迹记录下来,避免被胡编乱造的历史给埋没了。

        这样的人才,石振秋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大方一点。

        “咳咳,这样好了,不光是青瓦台,光州也给你了。以后光州就是你的领地,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br />
        温暖的笑容,随和的态度,风度翩翩而大方的许诺,到哪去找这么完美的男人???

        看到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小护士双眼一翻,竟然承受不住这贵重的礼物,愣是噌噌噌地退了好几步,后背靠到了墙上才没有被击垮。

        用周星星的话来说就是,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啦!

        俗话说,伟人的诞生从来都是伴随异象的,石振秋也不例外。

        在他感怀重生、幻想着掌控天下的时候,原本平静的病房里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随后好像有千斤的重力撞到了他的脑袋上。

        “我怎么了?难道重生也需要渡劫吗?没关系,这样的考验是打不到我的。我可是注定了要伟大的男人!”

        在身体倒下去之前,石振秋这样大声地咆哮着,打算用无上的意志来对抗这番劫难。

        可是下一秒……

        “啊……痛痛痛,快放手,耳朵要掉啦!”

        不理会石振秋杀猪一样的惨叫,一个中年女人一边穿着鞋,一边用更加粗秽的话喝骂起来。

        “狗都不理的兔崽子,你耍什么妖风?被砸了脑袋很荣光吗?还嫌不够丢人吗?”

        忍受着满头满面的口水,还有耳朵要断掉的巨痛,石振秋终于认清了现实。

        他的装逼之旅只持续了五分钟,就因为中年女人的出现而被镇压了。

        “还愣着干什么?如果你不想回家的话,就给我滚远点,老娘没有你这个儿子?!?br />
        石振秋立马变成了灰孙子,赶紧从装死的病床上爬起来,着急忙慌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直到这个时候,刚才一直被他的霸气所震慑的小护士才唯唯诺诺地凑上来。

        “那个……客人,您的儿子……或许……或许需要换一家医院?!?br />
        “什……什么意思?”

        中年妇女一时转不过弯儿来。

        小护士小心地看了看撅着屁股装箱子的石振秋,决定还是要旅行白衣天使的职责。

        “您儿子刚才的表现,或许……这里有点问题?!?br />
        小护士在可爱的护士帽旁边比划了一下,只可惜在石振秋的眼中一点都不可爱。

        他喵的,居然说老子是神经病。

        等等……

        那她刚才奋笔疾书……

        石振秋猛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抢过了小护士手中的本子。只是一看之下,他就悲愤地难以自已。

        西八,居然是症状概述。

        一番折腾,石振秋终于告别了福尔马林味道浓重的医院,木头一样地面对着眼前的年高汤。

        不过耳边乌鸦一般的呱噪声却让他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哎一古,真是,退役出来居然能被军营的牌匾砸了。啧啧。阿妈,这样的儿子你还要吗?整个家乡的人都在笑话我们家呢。把这倒霉的家伙赶出去吧,早就受够他了?!?br />
        中年妇女,其实是石振秋的麻麻,一个很典型的韩国农村妇女,也有着一个典型的韩国村妇的名字——朴春花。

        只是长年累月繁重的家务活,却让朴春花没有如同她名字那样的温暖性格。

        “死丫头,你再敢说一句,我就把你吊在船上吹台风?!?br />
        饭桌的另一头,刚才一直喋喋不休的丫头赶紧埋头吃饭,不敢再啰嗦了。

        虽然没有人攻击自己了,但是石振秋的心情却并没有好起来。

        回到家的这段时间,他终于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宁可没有弄明白,因为实在是……

        太丢人了。

        石振秋,从小出身在韩国全罗南道顺天市,是一个快乐自信的渔民家的小伙子。

        因为无忧无虑的平淡生活,所以他从来没有什么对人生的忧患认识,活的非常简单。

        说穿了,就是农村的二流子。

        没心没肺,没有上进心,也不是学习的料子。

        可以上山打鸟,可以下海摸鱼,但是只要一看到字,就头昏眼花,不知今夕是何年。

        因为这样美好而灿烂的少年生活,理所当然地没有考上大学。

        可是家有野小子,做父母的肯定是头疼的。所以为了避免石振秋在家乡流窜闯祸,朴春花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干脆将他扔到军队去了。

        韩国的军队虽然是抽签决定入伍的,但如果有人主动要求服役,国防部还是很开心的。

        送给了石家一本忠良家族的证书之后,石振秋悲催的军队生活就开始了。

        炮兵,他喵的居然不是打炮的士兵,而是搬炮弹的。

        石振秋敢发誓,他在家里都没有帮着爸爸拖过渔网,结果在军队里搬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炮弹。

        平生唯一的一次开炮,还是在2002年刚入伍的时候。

        那时候朝韩发生了延坪海战,他们驻防在延坪岛的炮兵部队奉命对北方还击。

        勇猛无敌的石振秋一马当先,打出了第一炮。

        就因为这个举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在军队是吃够了无数的苦头。

        因为他激动之下,只在炮膛了塞了发射药,忘记放炮弹了。

        大韩民国陆军第一次开火,居然是哑炮,可想而知上司们多么的恼火。

        于是从那以后,石振秋就跟炮弹有了不解之缘,只负责搬运炮弹。

        在军营里的七百多个日夜,石振秋俨然成为了炮弹专家。

        大大小小型号的炮弹,他只要看到就知道重量、类型、种类、射程、作用、杀伤力,就差晚上睡觉抱着炮弹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服役期,军队连一刻都没有挽留他,让他快点滚蛋。

        正好石振秋也感觉到在军队没有前途,很痛快地就离开了。

        即将走出军营的那一刻,这家伙站在“王牌师团”的牌匾下,意气风发地狂叫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终于离开了,老子能重新做人啦!”

        或许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妖孽,军队的先灵也看不下去了。

        也可能是牌匾挂在上面年头太久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掉落下来,正好砸在了这货的脑袋上。

        于是他醒来的时候,就成为了病号。

        这悲催的人生啊,就好像麻麻做的年糕汤。

        “阿妈,既然是年糕汤,年糕呢?”

        “家里有两个游手好闲的,都快揭不开锅了,吃什么年糕?喝点汤吧,明天给老娘找工作去?!?br />
        一家之主朴春花霸气的话,让石振秋默默地拿起筷子……

        “呀,石振秋,你死定了,为什么抢我的五花肉?”

        看着打成一团的儿女,朴春花仰天长叹。

        “哎一古,我这是造了什么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