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三界红包群 > 第959章 诡异至极(2)

    第959章 诡异至极(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气息全无,血浆碎肉不断从口中涌出,流淌满地!

        庄毕凡和庄不凡身体僵硬的躺在地上,脸上凝固着无比痛苦的表情,双双断气,死得不能再死!

        “毕凡!不凡!怎么会这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庄老妖婆如遭电击,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死了……都死了……天要亡我庄家……”

        庄碧煌的脸色更是一片惨白,仿佛魂儿都丢了。

        要知道,庄昊,庄毕凡,庄不凡,这是庄家直系传人中,仅有的三个后代。

        他们三个一死,庄家正统的香火,就等于彻底断绝了。

        “怎么回事儿?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这也太诡异了吧?”岳长空的脸色也非常难看。

        “看不出来啊……”

        苏洞若沉沉摇头,叹息道:“老夫行走江湖已有上百年,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死法!”

        “这……这会不会和陈小北有关?”

        徐长卿咽了咽口水,说道:“刚才庄爷说要如何折磨陈小北!庄毕凡说要上了陈小北的女人!庄不凡说要阉了陈小北!刚刚说完,他们三人便都死了!”

        “这……”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这不可能吧……难道陈小北是神仙?还能隔空杀人不成?”岳长空眉心紧皱。

        “可是,他们三人确实是刚刚说完陈小北的坏话,紧接着就死了!如果和陈小北无关,那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苏洞若沉声说道。

        “不可能!陈小北那小畜牲根本就不是陆地仙人!更不可能是法力通玄的真仙!”

        庄碧煌发狂的咆哮起来:“陈小北!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将你的女人全都蹂躏至死!我要将你的家人全部剁碎喂狗!有本事你也杀了我??!来?。。?!”

        看到庄碧煌歇斯底里的咆哮,周围众人皆是一怔。

        “看来是我猜错了……陈小北的确不可能隔空杀人……”徐长卿沉声说道。

        “是??!陈小北只不过区区一介凡夫俗子,若是真能隔空杀人,我们又岂能活到现在?”

        苏洞若点了点头,又劝道:“庄大长老,庄老太君,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

        “老夫节不了这个哀!”

        庄碧煌怒火攻心,双眼都化作血红:“陈小北断我庄家香火,我必定与他不死不休!有本事他就现在弄死我!否则,我将不惜一切代价,让他生不如死!”

        “君陌,你站在庄大长老身后干什么?”这时,岳长空忽然满面疑惑的问道。

        “嗯?”

        庄碧煌眉心微皱,因为太过愤怒,他并没注意到,岳君陌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后半步之内。

        “飒!”

        下一瞬间,任谁都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

        岳君陌袖中,竟然滑出一把锋锐无匹的匕首,直接从庄碧煌的后腰位置捅了进去。

        “敢害老夫!死?。?!”

        庄碧煌就像一头被踩痛尾巴的猛虎!

        随着一声暴怒的咆哮,庄碧煌反手拍出一掌,70000战力全面爆发,土黄色真罡化为战锤,直接砸在岳君陌脑袋上。

        “砰!”

        闷响爆发,岳君陌的脑袋瞬间就像一个熟透的西瓜,被铁锤骤然碾爆!

        血肉横飞,碎骨四溅!

        一掌爆头,便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他!

        “庄碧煌!你敢杀我儿子!噗……”

        看到眼前一幕,岳长空瞬间暴跳起来。

        然而,他的伤势未愈,被怒气冲击,伤口瞬间撕裂,当场又喷出一口血来,力不从心的瘫倒回病榻上。

        “我还想问你呢!这把匕首只要再深入半厘米,就能刺破老夫的气海丹田!老夫不杀岳君陌,难道等死吗?噗……”

        庄碧煌发出暴怒的反问。

        匕首还插在他的后腰,事实上,已经伤及气海丹田!

        他骤然发力,更是扯动气海丹田的伤势,直接就喷出一口老血,无力的跪倒在地。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岳长空的整张脸都纠结起来,双目化作血红,额头青筋爆现。

        任他绞尽脑汁,也无法想通,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去杀自己的大长老?

        不止是岳长空想不通。

        苏洞若和徐长卿也都看傻了眼,呆愣在一旁,嘴巴一开一合,却硬是说不出话来。

        先是庄家三人无端暴毙!

        后是华山少主和大长老自相残杀!

        这短短片刻间,所发生的事情只能用‘诡异’二字来形容。常理已经无法解释!

        “先主,您先将匕首拔下来,切莫伤到气海丹田……”庄老妖婆强忍着悲痛,劝说道。

        “不能拔!”

        庄碧煌沉沉摇头,道:“这匕首已经刺在气海丹田之上,而且周边筋脉众多,贸然拔出,十有八九都会加重伤势!只有请来精通医术的人才能拔出!”

        “精通医术?”

        庄老妖婆神色一愣,道:“巫老!巫老神医怎么还没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现在就打……”

        “不用打了,我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陈小北依旧戴着人皮面具,以巫老的身份,缓步走了进来。

        “巫老神医!”

        庄碧煌大喜,立刻请求道:“您可算是来了!请您快快帮我拔出这匕首,要是伤了气海丹田,我就废了……”

        “放心,我不会让你废的?!?br />
        陈小北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将宝库钥匙,扔给庄老妖婆,吩咐道:“你去宝库,取些疗伤的药物来?!?br />
        “是!我这就去!”庄老妖婆不敢耽搁,接过钥匙,便一路小跑的赶往宝库。

        她前脚一走,陈小北后脚就去到岳君陌的尸体旁边,左手捏动一些晦涩复杂的手决。

        “巫老神医,您在做什么?”

        屋内剩下的四人,全都瞪大了双眼,搞不懂陈小北要对一俱尸体做什么?

        陈小北没说话。

        很快,便有一只黑色的蠕虫,从岳君陌的尸体内钻了出来,爬到陈小北的手上。

        “巫……巫老神医,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我儿的体内?”岳长空目瞪口呆,声音颤抖的问道。

        “这是降头灵蛊!被下了降头的人,会失去意识,按照下蛊之人的心意行动!”

        陈小北一边说,一边摘下人皮面具,淡然道:“而我,就是下蛊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