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三界红包群 > 第784章 然并卵(3)

    第784章 然并卵(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归雁庄。

        三天前被太一檀斩碎的门庭,已经日夜赶工重新修葺起来了

        不过,那块前清皇帝御笔亲提的牌匾,却再也无法修复,从门口消失不见。

        “老头!你是什么什么人!前面是私宅,闲人止步!”

        门口两名黑衣保镖,声色俱厉的大喝,将改头换面之后的陈小北拦下来。

        “滚开!”

        陈小北戴着人皮面具,用苍老的声音,极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主子哭着喊着求老子前来,两条看门狗也敢拦我?”

        “你个老不死……”

        两个保镖正要怒骂,却被人从后面一人踹了一脚。

        “月……月金少爷,您踹我们干嘛?”

        两个保镖一头雾水。

        “滚一边去!这位老前辈是我请来的贵客!太奶奶马上要见,你们竟敢阻拦?”

        庄月金脸色一沉,喝斥道。

        “嘶……”

        两个保镖倒吸一口凉气,连忙退到一旁,口中连连致歉:“是属下们有眼无珠,求月金少爷,求老先生原谅……”

        “老前辈快快有请!”

        庄月金换上笑颜,颔首躬身的邀请陈小北入内。

        “哼!”

        陈小北冷哼一声,摆出一副非常强势的姿态,大摇大摆地走进大门。

        “那老头是谁?皇甫木鸣都没他嚣张!”其中一个保镖讪讪问道。

        “天晓得是谁……”另一个保镖面露惊恐道:“反正肯定是咱们得罪不起的牛人!”

        大宅内。

        庄月金一边走,一边问道:“请恕晚辈冒昧,还未请教老前辈贵姓?”

        “叫我‘巫老’就可以了?!背滦”钡档?。

        “污老?”庄月金神色一愣,也不敢多问,连忙道:“晚辈记住了,待会儿方便介绍?!?br />
        去到庄毕凡的别院,所有人都还等在外面。

        看到庄月金带来一个老者,这边的众人立刻躁动起来。

        “是尝师来了吗?快!别挡着!让我看看尝师的庐山真面目!”

        “那位就是尝大师吗?果然是风姿卓绝??!”

        “尝师终年隐于青城山中修行,这似乎是第一次出山,能够见到他真是我们的荣兴??!”

        那群神医全都兴奋起来,仿佛一群小粉丝,看到了心目中的大明星。

        “各位误会了,这位是我请来参加会诊的巫老前辈!人称‘苗疆蛊王’!”

        庄月金向众人解释道。

        “什么?他不是尝师?”

        众人发现认错了人,顿时发出阵阵不屑之声,翻脸如翻书一般,朝陈小北投去一个个轻蔑的白眼。

        “还以为是尝师驾到,害我们白白高兴一场?!?br />
        “什么苗疆蛊王?听都没听说过!他懂医术吗?就想参加会诊?”

        “苗疆乃蛮夷之地,是全国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他就算懂点医术,又能懂多少?”

        在场这些,都是能在全国各省号称‘神医’的人,自然傲气十足,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他们的法眼。

        听着这些言论,庄老妖婆心中一阵失望。

        直接打消了与陈小北寒暄两句的念头,只当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庄月金顿时一脸的尴尬。

        自己一个旁系子孙,好不容易壮着胆子推荐陈小北,却被众人一顿数落。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要多嘴。

        “呵,一群坐井观天的蠢货,什么都不懂,还有脸在这里聒噪?”陈小北不屑的冷哼一声。

        “什么???你敢说我们坐井观天???”

        陈小北的一句话,就像一颗炸弹,瞬间引爆了现场。

        “我们站在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名满华夏的神医?就凭你这区区一介苗疆蛮子,竟然敢口出狂言!”

        “真不知道是谁坐井观天!连我们都不认识,还有脸来会诊?真是贻笑大方!”

        “人心不古啊,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招摇。庄老太君,还是趁早把他轰出去吧!省得坏事!”

        ……

        那群神医都不是省油的灯,立刻强硬的反击陈小北。

        庄老妖婆眉心微皱,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赶走陈小北。

        庄月金愣在一旁,眼泪都下来了,这样的局面,他被夹在中间,无疑是最蛋疼的。

        他一个旁系子孙,平日里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谁知道今天头脑一热,把陈小北给请来了,才一照面就得罪了所有神医。

        万一留下不好的印象,他以后在庄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大家在说什么了?快过来??!尝大师到了!”

        就在这时,两个老者并肩走了进来。

        说话的人,满头银发,身着一套仿古锦缎唐装,雍容而不失沉稳,正是皇甫木鸣!

        在他旁边的人,一身道士打扮,银发高高盘起,一副道骨仙风的架势,但不知为何,却让看到他的人感觉阴森心悸。

        此人正是‘圣手鬼医’,尝书阳!

        “尝大师!皇甫大师!哎呀呀!两位大师终于来了!”

        一瞬之间,庄家众人和那群神医,全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如众星拱月般迎了上去。

        马屁声滔滔不绝,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陈小北和庄月金则被完全晾在了一边。

        “巫老,实在不好意思……要不您先走吧……”庄月金非常无奈。

        “走?”陈小北冷声说道:“要走也不是现在!很快他们就会知道,我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打过他们的脸,我自然会走!”

        庄月金闻言,小心脏瞬间凉了半截!节奏不对??!这是要搞事请??!

        “事不宜迟,现在就进去会诊吧!”

        另一边,尝书阳大手一挥,所有人便马首是瞻的涌入庄毕凡的房间。

        陈小北和庄月金随后跟了进去。

        房间内。

        庄毕凡已经骨瘦如柴,双眼凸出,就像几个月没吃上饱饭的非洲难民似的。

        “尝大师请!”

        所有人退到两旁,恭恭敬敬的请尝书阳过去。

        这家伙倒也真有几分本事,屈指一弹,竟有一条丝线凭空飞出,缠在了庄毕凡的手腕上。

        悬丝诊脉!

        众人见状,无不惊骇,这可是传说中的诊脉术,几乎已经失传。

        “好厉害!”庄月金看得一愣一愣。

        “嗯,是挺厉害的?!背滦”彼柿怂始?,淡漠道:“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br />
        此言一出,一道道冰冷的目光,便如冰锥般,狠狠钉在陈小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