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四百五十五章 阵师手段

    第四百五十五章 阵师手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轰隆,轰隆,庞大的筠城向前移动,秦牧与禾依依并肩站在城楼上,即便已经见识过这座城市自动行走的奇观,秦牧仍然感觉到不可思议。

        西土的神通虽然已经有上万年的时间没有进步,但这种万物有灵万物有神的理念依旧极为不凡。

        他回头看去,只见城中行人如织,人来人往,不禁啧啧称奇。

        阵师禾依依认输之后,便召来筠城的居民,筠城约有十万人口,此刻都回到城中,大城带着这么多人行走,翻山越岭,这种场面的确匪夷所思,但是偏偏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想要推翻真天宫的玉宫主,并不容易?!?br />
        禾依依道:“除了我们禾家,还需要其他世家的支持。我西土有玉家、熊家这两大世家,实力最强。熊家已经没落,被玉家夺走了真天宫主之位?;褂卸臼︺逵逞┑你寮?,剑师罗尹玉的罗家,方家,柳家,恭家,希家,福家,共有十大世家。除此之外,还有仡轲、卯蚩、喀香卡等世家,实力也是不弱?!弊ⅱ?br />
        秦牧思索道:“熊家为何能继承真天宫主的位子?其他世家是否也有这个资格?”

        “熊家继承真天宫主之位是因为祖辈的传承,第一代真天宫主就是姓熊?!?br />
        禾依依道:“之后历代宫主也往往都是姓熊,虽然偶尔有其他姓氏成为宫主的事情发生,但要不了多长时间,熊家又会回到宫主的位子上。据说……”

        她看了秦牧身边的熊琪儿一眼,道:“据说,熊家祖上有神祇的支持,所以才能一直坐在宫主的位子上。不过,这次不一样,据说那尊神祇对熊家的奶夔不满意,反而与玉家联系上了,因此玉家这才能够如此轻易便将熊家的势力连根拔起?!?br />
        “神祇?难道是我在火焰沙漠中遇到的木雕神像的主人?”

        秦牧颇为不解,道:“既然这尊神祇一直支持熊家,那么又为何会突然转变,支持玉家?”

        “这就不得不提到爸苟了?!弊ⅱ?br />
        禾依依道:“爸苟的来历非同小可,传闻是上界下来的强者,据说就是他让玉家与这尊神祇牵上了线?!?br />
        “爸苟?”

        秦牧眨眨眼睛,爸苟与奶夔一样都是一种敬称,奶夔是公主之母,爸苟则是公主之父。不过据他了解,真天宫的公主是熊琪儿,她的父亲已经战死,那么禾依依所说的爸苟,应该是玉家的真天宫主的丈夫。

        然而,真天宫主不曾生出女儿,应该还当不起爸苟这个称呼。

        “这位爸苟能够与那尊神联系上,地位非同小可?!?br />
        禾依依道:“他极为神秘,传闻来自上界,是上苍来客。他与真天宫主结合,据说真天宫主已经感孕,腹中有了孩子,爸苟对外放出风来,真天宫主肚子里的孩子必然是个女孩,也就是真天宫的公主!”

        生出女儿就可以坐稳真天宫主之位,这种规矩秦牧倒是没有听过,不过西土以女子为尊,风俗的确与延康大为不同。

        而且,只要修炼出神眼,看出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并不麻烦。

        爸苟既然确定真天宫主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孩,那就肯定不会出错,真天宫主一定会生出一位小公主,坐稳这个位子。

        秦牧问道:“这位爸苟姓什么?”

        “姓玉?!?br />
        秦牧怔了怔:“也姓玉?他与玉家有什么关系?”

        禾依依似笑非笑道:“我们也想知道爸苟与玉家有什么关系。西土中有很多传言,有的说爸苟是玉家的老祖宗,还有的说爸苟是上苍玉君之子,玉家是玉君的后代,传言多了,难辨真假?!?br />
        秦牧面色古怪。

        禾依依道:“有人说,是熊惜雨的才学不够,威德不够,所以被玉家夺取了宫主之位,然而在我看来,熊宫主虽然的确是才学威德都不足,但真正左右西土风云的,还是这位爸苟?!?br />
        秦牧点了点头。

        熊琪儿就在他身边,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禾依依没有说错。熊惜雨无论才略还是计谋手段,都不太像是圣地之主应该有的样子。

        她没有经历过多少阴谋诡计,没有经历过多少血腥厮杀争斗,年纪轻轻便登上宫主之位,斗不过玉家和爸苟是理所当然。

        秦牧虽然也是年纪轻轻便登上天魔教这个魔道圣地的教主之位,然而教导秦牧的却是残老村的九老,自幼便被灌输了各种阴谋诡计,阴险狡诈,然而九老还是嫌他太老实。

        所以,秦牧才能坐稳这个教主之位,教中上下对他都是服服帖帖。

        筠城在山野间狂奔,向西方而去,并没有直接前往真天宫。

        他们这次是去禾家的祖地,剑河谷地,那里是禾家的本部所在。

        作为世家,禾家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庞大势力,尽管不如玉家、熊家,但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筠城奔行了半日时间,终于在太阳落山时来到剑河谷地,秦牧远望,只见一条大河笔直如剑,而禾家的城郭部落建在剑柄的位置,两旁山岳呈现出剑形,一座座城郭排列,两旁剑河守护。

        这里的城市多奇诡,筠城来到这里时,秦牧吃惊的看到一座座大山站了起来,让开一条道路,而在水中则有一座座石质长桥从水底浮现出来,却是一尊尊石巨人弓着背让筠城可以踩在上面渡过剑河。

        “太奇妙了,西土世界真是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地方?!鼻啬寥滩蛔【?。

        禾依依目光似秋水剪眸,轻笑道:“秦教主若是喜欢这里的话,便不必回去了,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依依相伴,游山玩水,观看各地雄奇?!?br />
        秦牧欣喜道:“若是依依姐这样的佳人相伴,那么倒是人生一大快事。只是我琐事颇多,解决掉西土的事情之后怕是便要对上苍下手,解决掉上苍这个后患。而且延康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如这样!”

        他兴奋道:“咱们在西土玩一段时间,然后你随我去延康,我带你去四处转转,看看延康国的不凡之处。说不定你会喜欢上延康!”

        禾依依露出心动之色,却摇头道:“只怕不成。禾家还需要我,我不能弃他们不顾?!?br />
        筠城进入剑河谷地,停顿下来。

        此刻的剑河谷地各城各镇灯火通明,绚丽非常,将群山与剑河也照亮了。

        “我们去主殿?!?br />
        禾依依脚下一块大石浮空,载着他和熊琪儿向城中的主殿飘去,道:“我禾家的首脑很快便会前来相会,我需要准备一下?!?br />
        没过多久,筠城中便来了许许多多禾家的高层人物,男男女女,只是男子数量较少,以女子居多,纷纷入殿来拜见禾依依。

        禾依依请世家的诸多高层落座,让秦牧相陪,道:“诸君,这位便是中土延康国的圣地,天魔教的秦教主?!?br />
        殿中众人一片哗然,一位老妪颤巍巍的称赞道:“阵师果真不凡,将这魔教主擒下,而今可以向真天宫请赏了!”

        “请赏?”

        禾依依扑哧一笑,摇头道:“真天宫的玉宫主,不过是一个谋权篡位的小贱人,也配拿下秦教主?恕我直言,若非有爸苟支持她,她能坐上这个宫主之位?她的肚子不争气,这些年只能生儿子,连个女儿都生不来,何德何能?”

        殿中众人面面相觑。

        禾依依看向秦牧,秦牧微微一笑,牵着熊琪儿的手,朗声道:“禾家诸位师姐,这位才是真天宫的小公主!”

        禾依依笑道:“真天宫的小公主就在这里,熊宫主也在不远,我禾家若是能辅佐熊宫主,除掉玉家的小贱人,重登宫主之位,岂不是胜过用秦教主请赏百倍?诸君,你们都是族中长老,你们有什么意见?”

        殿中众人一时间沉默下来,禾家的男子不敢说话,倒是女子胆子很大,很快有人抗声道:“阵师三思!阵师,那玉家而今如日中天,我们禾家如何是玉家的对手?更何况,还有爸苟支持她!”

        “说得好?!?br />
        禾依依笑吟吟道:“所以与天魔教联手,有天魔教相助,还怕玉家不成?倘若你们认为还不够,那么再联手沐家,罗家,想来她们也有礼义廉耻之心,不服玉家久矣!”

        又有一位中年妇人霍然起身,气道:“玉家而今掌管真天宫,势力何等之大?阵师你虽为家主,但我看是真真的失心疯了!”

        “阵师三思而行?!?br />
        又有一位老妪起身,拄着拐杖道:“不可将我禾家的身家性命押在赌局上?!?br />
        又有一女子大义凛然道:“我禾家万年基业,不可毁于一旦!阵师倘若一意孤行,那么便将家主之位让出来!”

        “不错,让出家主之位!”

        ……

        禾依依环视一周,和颜悦色,道:“还有哪位长老有意见?放心说,大胆说,这里毕竟是族内之事,你们都是我的姑姑婶婶奶奶祖奶奶,我毕竟是晚辈,都可以商量?!?br />
        又有几位族中长老站起来,严词指责。

        禾依依等了片刻,没有其他人站起来反对,笑道:“看来,诸位姑姑奶奶祖奶奶是忘记,我是怎么成为阵师,成为这个家主的了?!?br />
        站起来的众人脸色大变,正要冲出这座大殿,突然筠城铿锵作响,地底涌出一个个囚笼,将刚才出言反对的人统统擒下,锁在囚笼,囚笼沉入地底。

        禾依依拍了拍手,笑道:“等到我除掉玉家,再放你们出来活动活动。其他长老还有什么意见?”

        殿中众人纷纷起身,躬下身子,异口同声道:“唯阵师马首是瞻!”

        禾依依看向秦牧,笑道:“秦教主见我手段如何?”

        秦牧笑道:“依依姐是个奇女子?!?br />
        禾依依目光流转,有着几分羞涩,低声道:“今晚,我的窗户不关,你若是爬进来,我们可以彻夜畅谈阵法,深入交流一二……”

        ————注①:仡轲、卯蚩、喀香卡都是苗族的姓氏,仡轲的姓氏比较古老,不是宅猪用脸滚键盘打出来的,沐、玉、柳、禾、熊等姓氏也都是苗族中的大姓。

        注②:爸苟。苗族中对公主之父的称谓,奶夔,是对公主之母的称谓,真的不是宅猪懒得起名字用脸滚键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