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石像

    第四百一十四章 石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牧惊讶,屠夫也回来了,那么村长他们应该知道星犴来袭遭到重创的事情,星犴的?;獬?,那么为何马爷不留在大雷音寺,反倒跟着村长他们过来了?

        “村长,星犴他……”

        村长摇头道:“星犴的事情是小事,把你叫回来,是有大事。你能联系到天魔祖师吗?”

        秦牧心中微动,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祖师与护法长老一起出门,云游世界,说是死后会让护法长老将他的骨灰带回来。村长,到底是什么事?我与香圣女适才游历时也发现一件怪事,一座大山裂开了,有石像露了出来。莫非是这件事?”

        司芸香连忙点头,道:“那尊石像非??植?,像是从山里长出来的一般,突突的往上窜!”

        “不止一尊石像?!?br />
        马爷给人一种智慧圆润如珠的感觉,道:“世界各地出现的石像,大约有百十尊,各种异宝也有许多。这些东西都是突然出现,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褂惺翊有朊稚降牡氐鬃瓿?,结果撞在须弥山上,没有将须弥山撑开,反倒被镇压了?!?br />
        秦牧面色古怪。

        哑巴面色凝重,两只手十指飞速跳跃,做出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手势。

        “这种石像,是神魔要降临的征兆?!?br />
        聋子看着他的手,道:“其他世界的神魔想要穿过世界壁垒很难,须得先将自己石化为石像,没有力量,才能将石像送到这个世界,他们的元神和法力会留在各自的世界。石像想要恢复成血肉之躯,还需要血祭,将他们的元神从另一个世界召唤过来,石像便会复苏。路上,我们见到的那几件宝物,是天象武器,用来引动大劫,屠杀黎民百姓,用黎民百姓的血肉来祭祀这些石像……别看我,这是哑巴说的?!?br />
        众人纷纷看向哑巴,村长忍不住道:“哑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连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你反倒一清二楚?!?br />
        哑巴咧嘴而笑,比划了一下手势,聋子道:“这厮又装聋作哑,我没看懂?!?br />
        “这件事太过恐怖,以我之见,不要找什么祖师,直接返回大墟!”

        司婆婆道:“延康国冒出这么多石像,石像复活就是神祇,谁能抵挡?马爷,你也不要做你的如来了,如来谁爱做谁做,我也不要这山庄了,咱们立刻回大墟!”

        屠夫摇头道:“婆婆,这样离开不好吧?躲在大墟里,岂不是缩头乌龟?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轰轰烈烈的干一??!”

        司婆婆瞪他一眼,冷笑道:“不离开等死吗?像你一样,被人砍断了腰苟延残喘就好了?”

        屠夫脸色涨红,怒道:“不跟你女流一般见识!”

        村长咳嗽一声,道:“婆婆,人皇要担得起责任……”

        “担得起责任?”

        司婆婆气极而笑:“你担得起责任了吗?自己都不行还把牧儿往火坑力推!有能耐你担起来!现在倒好,被砍得像根棍躲在大墟里天天装死,还舔着脸说担责任!”

        村长气道:“你,你……”

        “你什么你?”

        司婆婆恶狠狠道:“一百多尊石像,又能耐你去将这些石像平了,否则你也给我乖乖的回大墟里装死去!”

        聋子咳嗽一声道:“婆婆,过分了啊……”

        司婆婆喝道:“有你什么事?我一把屎一把尿把牧儿拉扯大,你天天黑着脸打他手心,若不是看在你这个书呆子字写得好,还能教牧儿识字,老娘早就打死你了!”

        聋子勃然大怒,结结巴巴道:“书非打不能读也……你、你歪搅蛮缠!唯小人与女子……”

        司婆婆一张牛皮蒙在他的头上,聋子顿时变成一头公牛哞哞叫唤。

        药师连忙道:“婆婆,我觉得……”

        “滚!”

        司婆婆冷冷道:“回你屋里伺候你那堆女人去!”

        “好嘞?!币┦λ斓挠α艘簧?,转身走开。

        哑巴磕了磕烟袋,比划一下手势道:“啊啊……”

        “闭嘴!你个坏胚,一肚子坏水!”

        哑巴低头,委屈万分,不再说话。瘸子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司婆婆转头看过来,瘸子连打几个冷战,干笑道:“你凶什么凶?大家有事好商量,哈哈,好商量……马爷,马爷,你说句话!马爷的话我服,马爷说回村我就回村,马爷说干我就干!”

        司婆婆瞥了马爷一眼:“你不回大墟,我便去你大雷音寺,看你寺中能剩下几个和尚!”

        马爷一句话也不说。

        “瞎子,你说句话?!贝宄た聪蛳棺?。

        瞎子道:“牧儿想留下那就留下,牧儿想回大墟,那么我们也回大墟?!?br />
        司婆婆冷冷的看着他,瞎子闭上眼睛,道:“婆婆,你如果想带牧儿走的话,他们都拦不住你,惟独我可以拦下你。我也曾带牧儿走过,我知道他的决心。我们老了,村长如果不补全神桥的话,大概是过不了明年的春节了,何必一定要闹僵?还是听牧儿怎么说?!?br />
        司婆婆心肠又软下来,看向秦牧,柔声道:“牧儿,你现在长大了,村里的坏蛋把你教成这个样子,你不要跟他们学坏了,跟婆婆回去,你喜欢哪个女孩就娶哪个女孩,婆婆等着抱孙子……”

        秦牧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然后低下头。

        司芸香站在他的身边,也有些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道:“不过姑姑的确威风霸气,把这些神一般的存在训斥得服服帖帖,我何时才能有这般的威风……”

        过了片刻,秦牧抬起头,疑惑道:“这些石像与大墟的石像一样,也都是神魔所化,他们突然出现是因为我和毓秀开创了元神引,引起的变故吗?那些石像,是来灭掉延康的吧?那么祸事是我引起的?他们来是杀我的?”

        村长道:“未必是你引起的,更有可能是延丰帝一炮轰杀上苍玉君引起的。算算时间,上苍也应该将延丰帝那一炮上报给他们的主子了。延康国师和延丰帝改革变法,迟早会引来这种事情,只是现在提前了许多年?!?br />
        屠夫道:“这场变故不在你,在变法上。先是延丰帝那一炮引起上苍的主子的注意,然后便是你和秀公主开创元神引,引起了一些大道上的细微变化?!?br />
        “那么这里面还是有我的原因?!?br />
        秦牧思量片刻,向司婆婆道:“婆婆,我不回去了,我在这里有很多朋友,卫墉,沈万云,慕青黛,越青虹,我不想过几年后听到他们的死讯。你们不是说过吗?自己惹出的事,捅出的篓子,自己补回去?!?br />
        司婆婆微微一怔:“屠夫教你讲义气,你就真的讲义气了?讲义气顶什么用?能保命吗?”

        秦牧摇头:“不能。但可以让我安心?!?br />
        司婆婆怔然,叹道:“安心吗?不知道延康国毁灭与战火之中时,你是否还会安心。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罢了,我不勉强你了。你们请祖师回来吧?!?br />
        秦牧眨眨眼睛,好奇道:“为何要请祖师回来?”

        “我们几个老骨头商量了一番,觉得上苍降劫,引动那些破土而出的宝物,让天灾爆发,利用死于天灾之中的人来献祭,让这些石像复活?!?br />
        村长道:“所以,我们几人商议之后,决定去阻截上苍诸神,不让他们得逞?!?br />
        秦牧怔了怔,纳闷道:“既然是神魔肉身所化,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些石像砸碎?”

        “神魔石化之后,无比坚固,很难被打碎?!?br />
        瞎子道:“大墟中,你可曾见过碎掉的石像?”

        秦牧想了想,的确是这样,他在大墟中游历了许多次,很少见到破碎石像,上次在大墟的东海他倒看到许多被断头的龙王石像。

        那次应该是天王庙的天王石像骑着龙麒麟,趁夜赴东海平乱,用青龙偃月刀将龙王石像斩首。

        “可以将石像搬到大墟中去吗?”

        秦牧道:“搬到大墟,把这些石像与大墟的石像放在一起,便无需担心他们复苏闹事了?!?br />
        瘸子笑道:“背着石像就是背着一尊神,谁能背着神行走几万里进入大墟?而且不是一尊两尊,而是上百尊!”

        秦牧皱眉,神像的确重得可怕,以马爷这样的存在,背着石像能够走出两三百丈远近便需要停下来歇息,而马爷还是残老村中以肉身力量见长的人!

        “香圣女,圣教中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祖师或者护法长老的吗?”秦牧侧头问道。

        司芸香连忙道:“我司家有心视镜,两面镜子为一对儿,心中默念对方名字,想着对方的音容相貌,便可以与对方联络,可以看到彼此,听到对方的声音。祖师和护法长老那里都有视镜,方便联系。我这便去通知老太太,让老太太联系祖师!”

        秦牧惊讶道:“圣教还有心视镜这种玩意儿?”

        司芸香白他一眼,道:“你成为圣教主两年了,圣临山你去过几次?圣教司家,圣教玉家、圣教师家,你去拜访过吗?如果不是你这个教主做得还不错,我早就造你的反了!”

        秦牧笑道:“你不会,你没有这个能耐?!?br />
        司芸香抓狂,只得乖乖去联络司家祖奶奶,她很想像司婆婆一样威风,但这小子不上道,根本不给自己威风起来的机会。

        “屠爷爷,天上的日月星辰,星河星斗,都是假的?!?br />
        秦牧来到屠夫身边,询问道:“屠爷爷应该知道许多的隐秘吧?”

        屠夫拔出杀猪刀,两口刀交错磨着刀刃,道:“说起这件事,便不得不提起我所开创的武学横竖茫茫一线天这一招了。当年我为战技流派的大宗师,一心想要开创一种前无古人的绝学来,那时候的我有着狂热的自信,觉得老子天下无敌,天下任何神通我都可以一刀破之。但是,我还没有和天斗过,所以我要将天劈开,跳出天外,与老天斗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