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无忧乡

    第二百三十六章 无忧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绫璟道人脸色大变,身躯连连后退,都天魔王和龙麒麟更是被秦牧的气势逼迫得不断向后退去,距离秦牧千百丈之遥,还是站不稳身形。

        而在秦牧脚下,月亮守的面孔被他的双脚踩得彻底沉入月亮船之中。

        他原本还吊着一口气,选择则被踩得彻底与月亮船融合,变成了月亮船的一部分,身死道消。

        旧的月亮守,死了。

        绫璟道人心中震撼,那位老月亮守的死活没有被他放在心上,这人本来就是一个疯子。

        他关注的重点是,秦牧身上血肉生长,竟然突破了死者生界的禁锢!

        进入死者生界,即便是他这样的存在也会只剩下白骨,不剩下半点血肉。

        秦牧与他一起进入死者生界后,也是只剩下骨骼,龙麒麟也是如此,只有都天魔王不是血肉之躯,没有变化。

        而现在的秦牧非但血肉回归,而且形体越来越大,如同一尊活着的天神,神光绕体,气焰无两!

        他现在替代了那个牧月者最后的月亮守,成为新的月亮守。

        他掌控的力量太强,突破了死者生界的限制,让死者生界的规则也无法左右他!

        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绫璟道人曾经多次到过这艘月亮船,将这里的一切都查看过好些遍,这些巨柱他也摸过不知多少次,从未出现像秦牧这样惊人的变化。

        他认为只有那些奇特的牧月者才有这个能力,而且必须是牧月者中比较特殊的体质。

        人体是一个大熔炉,普通的牧月者应该无法容纳月亮船的可怕能量,只有牧月者中的特殊体质,才有可能接受如此庞大的能量。

        牧月者应该已经灭绝,只剩下这艘船上的唯一一个老者,但也陷入了月亮船中,朝夕不保。

        秦牧掌握月亮船,掌握月亮船中的力量,难道说他是牧月者,而且是牧月者中比较特殊的体质?

        然而秦牧却并不是牧月者。

        握住巨柱,对其他人,包括牧月者来说也是异常危险的举动,但是他做起来却非常安全,他的身躯仿佛能够自然而然的承受这股力量,自然而然的便可以顺应这股力量改造肉身和灵魂。

        “好强大的力量!”

        秦牧又惊又喜,他体内的力量达到不可思议的境地,从前他的力量在这股力量面前,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微不足道!

        他仿佛举手可以改天换地,改变天地的规则,掌控天地的规则!

        秦牧周身披着月色的光环,一圈一圈月华仿佛流水从他头顶向下流去,直到他的脚底,然后隐没在月亮船中。

        他的脚面已经开始沉入月亮船中,脚掌与月亮船融为一体。

        这是月亮船的反噬。

        秦牧曾经在太阳船的太阳守身上见到过这种反噬。

        太阳守是牧日者炎晶晶,太阳船的太阳熄灭,炎晶晶掌控太阳船,获得太阳船庞大的力量,也要承受太阳船的反噬,燃烧自己的生命,操纵太阳船越久,死得越快。

        现在,月亮船上空的那轮残月也是熄灭的,没有任何光芒,秦牧掌控月亮船,借来月亮船的力量,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他必须尽快行动,借助月亮船的力量和速度,深入黑暗之中,寻到无忧乡,寻到村长他们,否则越陷越深,想要脱身,代价只怕会大到无法接受的程度!

        “绫璟师兄,多谢一路相助?!?br />
        秦牧居高临下,看向绫璟道人,声音如同雷霆般轰隆隆震动:“而今,我要趁夜去寻找村长他们,就此别过!”

        绫璟道人压下心头的震撼,从月亮船上飞身而起,漂浮在半空。

        这道人而今是骷髅形态,身上的道袍也变得破破烂烂,稽首道:“教主,请!”

        轰隆——

        巨大的月亮船迈开脚步,船体下方是由巍峨的大山形成的三足蟾蜍形态,一步迈开便走出十多里地。

        月亮船几步之间便走出酆都门户,锁链拖着半空中的那一轮黑色残月,向死者生界外走去。

        而在酆都之中,一尊尊强大存在纷纷飞来,只能看到月亮船远去的踪影。

        这些酆都强者遥望,却没有追赶上前,月亮船当年进入酆都,但是酆都阎王却没有接纳月亮船上的月亮守,只让月亮船停留在城外的荒原上。

        而今月亮船离开,酆都阎王显然也不打算搭理。

        一位鸟首人身的怪人振翅飞来,向绫璟道人叫道:“绫璟道人,阎王有请?!?br />
        绫璟道人连忙跟随他进入酆都,走向阎罗殿。

        而在此时,秦牧周身光芒万丈,如同明月所铸的天神,掌控着这艘船走出死者生界,巨大无朋的月亮船跨过雾海,进入黑暗的大墟。

        他感觉到了无边的力量充斥在自己的体内,体内的一个个神藏悉数开启,无论灵胎还是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神桥,都被恐怖的能量填满,而且还有更为庞大的力量从月亮船中涌来。

        月亮船内藏着繁复无比的阵法,在他的手掌接触船上的巨柱时,阵法启动,无边的能量涌入他的体内,同时改造他的肉身,改造他的魂魄,改造他的灵胎,让他的境界直接超越了神桥,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天神的境界。

        很难想象,倘若是完整的月亮船,这股力量会达到何种境地!

        “无忧乡,村长,我来了!”

        巨大的月亮船在黑暗中行进,浮光掠影,四周的山峦一晃而过,秦牧脖子上那枚玉佩也变得巨大,在夜色中飘荡起来,指向黑暗中的远方。

        突然,这枚玉佩铮的一声从他脖子上脱落,飞向远方。

        秦牧操控月亮船加快速度,跟上那枚在黑暗中飞速穿行的玉佩,船体移动,挤压空间,月亮船四周雷霆交加,不断撕裂黑暗,惊天动地。

        而在月亮船上空,崩坏的月亮不断有巨石砸落下来,在半空中划过,留下一道道火光坠入黑暗中的大墟。

        月亮船走一路,火流星便掉了一路,砸得月亮船四周火烟滚滚,很是扎眼。

        月亮船的甲板上千宫万殿,数不胜数,这是牧月者的生活之地,不过可惜这里经过了一场大战,牧月者已经灭绝,最后一个牧月者是月亮守,也因为秦牧成为新的月亮守而被月亮船吞噬。

        都天魔王和龙麒麟便躲在一座还未倒塌的宫殿中,避开秦牧那惊天动地的天神气势,龙麒麟被晃来晃去,很快便眯着眼睛睡着了,只有都天魔王着实没有任何睡意,从宫殿的窗户向外看去。

        他能看到巍峨的秦牧仿佛一座高山屹立在一根根柱子中央,秦牧的力量实化,那些循环落下的月华光环便是实化的力量,拥有着恐怖的威能。

        “这个世界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低等,这种诸神造物需要极为高深的道法神通,不是普通文明便能制造出来的?!?br />
        都天魔王目光明灭不定,心中着实纠结:“我真的要入侵这样的世界吗?我恐惧的,不是这个世界的文明达到的高度,而是摧毁这个文明的东西啊……”

        大墟的黑暗中不知多少魔怪被这艘巨船惊动,纷纷涌来,这些魔怪体型庞大,但是相比月亮船则小的太多,像是一只只蝼蚁,速度也慢。

        月亮船直接碾压过去,雷霆的轰鸣声中能够听到被踩碎的啪叽声,不知多少黑暗中的神秘生物被踩得肠穿肚烂,变成一滩烂泥。

        还有不知多少魔物扑向月亮船,叽叽咕咕的魔语传来,这些魔物在努力攀登这艘陆地行舟,但随即被月亮船移动时造成的雷霆劈杀,尸体如雨般落下。

        “羌肯纳武(梵语,月亮船)!”

        黑暗中,有恐怖的气息涌动,一个黑影越来越大,羽翼如云,从黑暗中飞来,飞跃月亮船形成的雷层,带着滚滚魔云入侵月亮船。

        魔云中,巨大的魔物从云层中探出头颅,九颗脑袋,口喷魔火向巨柱中央的秦牧攻去。

        熊熊的火焰将黑暗中的天空照亮,那魔云中的巨大魔物身躯在云中翻滚,像是鸟身又像是蛟龙,仿佛是两种生物融合在一起变成的怪物。

        “迦楼罗!”都天魔王吃了一惊。

        秦牧周身月华缭绕,将魔火挡在体外,突然间他眉心生出一枚月牙,那枚月牙在渐渐向满月转变,像是一扇门户被拉开一般。

        很快,他眉心中一轮满月出现,那并非是满月,而是一枚眼睛,散发出月华般光芒。

        嗤——

        雪亮无比的光芒闪过天际,切开黑暗,将满天魔火切开,半空中一只只鸟首跌落下来,不多不少,恰有九颗,鸟首后面则是如同蛟龙一般蠕动脖子,嗤嗤喷着血浆。

        秦牧额头的圆月缓缓闭合,又变成一个月牙,接着月牙也消失不见。

        都天魔王闭上嘴巴,一言不发:“这小子放了我之后,我绝对不会入侵这变态的世界!”

        月亮船继续行走,还是不断有魔物向月亮船涌来,突然黑暗中传来一声嘹亮的吼叫,数之不尽的魔物突然退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秦牧那枚玉佩飞行在这艘船的前方,显得细小无比,如同一粒微尘。

        忽然,玉佩叮咚的一声似乎撞在一个无形的屏障上,被定在看起来空无一物的屏障上。

        那屏障仿佛被立起竖在天地间的湖水,轻轻荡漾开来,波纹以玉佩为原点四下散开,越来越大,而波纹中央,另一个世界缓缓显露出恢弘壮阔的一角。

        无忧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