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战法相济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战法相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龙麒麟喝饱了水,看向秦牧:“还有些饿……”

        “我带你去炼药?!?br />
        秦牧带着这头龙麒麟向库府走去,打算先买一些炼制赤火灵丹的药材,而玉龙湖的对面有个道人向这边张望,看着秦牧带着龙麒麟离去的背影,喃喃道:“山门前的那头龙狮子活了?怎么跑到玉龙湖喝水?那个少年是谁?难道不知玉龙湖的水是上贡皇室的吗?罢了,只要没跳入湖中洗澡便好,喝几口水不必理会?!?br />
        秦牧经过皇子苑时,只见许多士子围在那里,传来阵阵喝彩。

        秦牧远远看了一眼,连士子居的士子也跑了过去,还有神通居的神通者也来了不少,将皇子苑门前围得水泄不通。

        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个身影被打得飞上半空,脑袋向下栽在地上,一个声音叫道:“又败了一个!”

        秦牧吓了一跳,被打得脑袋栽入地面的,正是皇子苑的一位世子,世子是王爷的儿子,谁敢下如此狠手?

        “我来领教!”

        人群中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秦牧已经走远,突然又听得一声巨响,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孩儿倒飞而出,咔嚓一声将他前方不远处的含光殿墙壁撞穿,只剩下一双修长的腿露在外面。

        “好像是一位郡主……”

        秦牧回头向那人群看去,心道:“这种招法有些熟悉,是霸山师兄的战法?!?br />
        霸山祭酒开创出战法绝技,将战技流的招式与法术神通结合,威力比单纯的战技或者法术都要厉害。正是这个开创之举,让霸山祭酒跻身教主级的强者志林,当今世上在战法绝技上,无人能够超出他的造诣。

        战法绝技唯一的缺点便是招法没有单纯的战技或者法术灵活多变,这也是霸山祭酒虽然达到教主级强者的高度却没能更进一步的原因所在。

        “难道是毓秀妹子?她怎么与世子郡主打了起来?”

        龙麒麟饿得脚步虚浮,肚皮干瘪,秦牧按捺下去观战的冲动,继续向库府走去,买了药材??飧┦┎母?,这才看到秦牧背后的那只庞然大物,不由看直了眼。

        秦牧带着龙麒麟原路返回,路途中便将药材的药力解析出来,炼成一炉的赤火灵丹。

        龙麒麟连忙吃了,一炉灵丹没有吃饱,又眼巴巴的看着他。秦牧只得再炼一炉,总算将这头庞然大物喂饱。

        龙麒麟精神抖擞,跟在他的身边,赔笑道:“今后但有事情,只管说一声,我很能打的?!?br />
        秦牧摇头,走向皇子苑。狐灵儿冷笑道:“连头牛都不敢打,你还敢说自己能打?”

        龙麒麟顿时萎靡不振。

        皇子苑前还是人山人海,人更多了,只听有士子道:“皇子苑还没有人能击败她吗?自从七公主从外面历练回来,像是换了人一般,本事进步飞速?!?br />
        “将法术和战技结合,再加上皇家的九龙帝王功,七公主基本上可以横扫皇子苑了。不知道她能否去士子居和神通居堵门?”

        “神通居不敢说,但是士子居只怕不成,毕竟士子居里面有那个魔头在?!?br />
        “是。那个魔头有三个月不见他了,多半是死在外面了,也算是为我士子居除掉一大祸害?!?br />
        “那魔头的本事,不见得便能胜过七公主?!?br />
        ……

        “闪开,都闪开!”

        诸多士子只觉后面传来阵阵骚动,回头看去,不由目光呆滞,只见一头半龙半麒麟的庞然大物挪动着身子,将堵住去路的士子挤到一边,有些士子被这头龙麒麟挤了一下便被挤得立不住脚,被震得从人群中飞了出去。

        这头庞然大物挤开众人,一路挤到皇子苑的门前,挤出一条道路,将一众士子看得呆了,不觉心生恐惧。

        即便是皇子苑中的皇族见多识广,但见到这头威风凛凛的龙麒麟也不禁瞠目,挪不开目光。

        龙麒麟晃了晃身子,抖了抖毛发,回头赔笑道:“公子,这些不开眼的已经让出一跳道路了,公子里面请?!?br />
        秦牧迈步走到皇子苑门前,责备道:“太张扬了,太张扬了!以后不许这样!诸位师兄,师姐,得罪了,得罪了?!?br />
        众人面上表情凝固。

        秦牧向皇子苑中看去,只见灵毓秀自封五曜神藏,正与闵月世子交手,闵月世子是霸山祭酒选的另一位士子,两人交锋没几招,闵月世子便抗衡不住灵毓秀那惊人的爆发力,被击飞出去。

        灵毓秀冲开五曜神藏,身前身后,九龙盘绕,当真是英姿飒爽,神采飞扬。

        秦牧暗赞一声,灵毓秀经历了楼兰黄金宫之行,修为实力进步实在飞速,这三个月时间她便对其他士子形成碾压性的优势。

        显然,她在黄金宫堵门之后,又经过了勤修苦练,将九龙帝王功炼得更加精深,补上了自己根基不稳的弱点。

        霸山祭酒因材施教,与太学院的国子监们传授的东西不同,专门针对灵毓秀的弱点来栽培她,终于让她获得巨大的成长。

        不过秦牧看向皇子苑,也被这位公主拆了近半,不知跟谁学的如此暴力。

        “放牛的!”

        灵毓秀见到秦牧,大眼睛亮了,向皇子苑的皇家子弟挥了挥手,笑道:“今日不打了,改日再论胜负?!彼蛋?,向秦牧走来。

        秦牧赞道:“毓秀妹子,这月余时间不见,你的本事越发厉害了?!?br />
        灵毓秀有些埋怨:“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让我非常担心?!?br />
        她连忙补充道:“霸山老师也很担心你呢!不知道,大祭酒辞官去了,新来的大祭酒不是霸山祭酒,是那个被我和小秦将军从大墟涌江龙宫救出来的那个冰封人?!?br />
        “冰封人?”

        秦牧心中微动,难道是顾离暖?

        灵毓秀见这里依旧人山人海,都在望着他们,她毕竟还是脸皮薄,低声道:“这里人多,咱们去我房里说?!?br />
        秦牧跟上她,秦牧点头,两人向皇子苑里面走去,突然人影闪动,他们身边出现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沉着脸道:“七妹,女孩子的房间岂能随便让男子进入?还是去我房里罢?!?br />
        灵毓秀脸色微红,低声称是。

        灵玉书黑着脸道:“秦士子,请?!?br />
        秦牧纳闷,不知自己哪里得罪过这位皇子,看自己的眼神像是要吃了自己一般。

        他们来到皇子苑灵玉书的住所,只见这里布置得像是一个江南的园林,很是雅致,假山虽无山之高却有流水徜徉,花园虽无林之大却也曲径通幽,比起士子居来要好了不知多少倍。

        这里像是一个小皇宫,还有宫女往来穿梭,殷勤伺候。

        这些宫女也多是神通者,不但长得好看,实力也是很强。

        灵玉书引领着他们来到凉亭下,风景颇佳,地势开阔。有宫女捧着香炉走上前来,放在亭边,插上熏香点燃了,香气袅袅。

        又有琴声从不愿处传来,这琴音缓慢,音律悠长,像是两个老叟在慢悠悠的下棋一般,隔了段时间才弹出一两个音调,让人的心很容易便宁静下来。

        “二皇子真是雅兴不浅?!鼻啬猎尢镜?。

        灵玉书面色稍稍缓和,道:“七妹前往塞外,还要多谢秦博士这些天的照顾,七妹已经将你们在楼兰黄金宫的遭遇说了,知道你多次救护我妹,玉书心中感激不尽?!?br />
        灵毓秀笑道:“放牛的很厉害的,我还以为他死了,害得我还在黄金宫的巫士面前哭了一场?!?br />
        灵玉书眼角抖了抖,哭了一???这件事她可没说过。

        “没事,只是同窗之谊。我这个妹妹以前养的一只猫死了,她也哭了一场?!绷橛袷樾牡?。

        “我们还遇到放牛的两位长辈,那两位长辈夸我懂事,对我很是满意?!绷樨剐阈Φ?。

        灵玉书眼角又抖了抖,已经见长辈了?这件事七妹也没有说过!

        灵毓秀兴奋道:“二哥,霸山祭酒的确厉害,这次带我们出门我的实力大有长进,你也看到了。若是霸山祭酒能够多带我与放牛的出几趟远门,你也打不过我!”

        灵玉书摇头道:“我打听过了,霸山祭酒下次出远门,会带其他几位备选士子?!?br />
        灵毓秀有些失望。

        灵玉书看向秦牧,道:“父皇任命顾离暖为大祭酒,听闻你与顾离暖有恩怨。顾离暖成为大祭酒之后,也曾经向太学院的国子监打听过你?!?br />
        灵毓秀笑道:“我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顾离暖的少保剑被放牛的骗了去,因此有些记恨?!?br />
        灵玉书道:“秦博士最好将少保?;垢死肱?。此人出身魔道,是魔道中的大宗师,向来是小肚鸡肠,父皇任命他为大祭酒我不便说什么,不过他的胸怀比上一任大祭酒差得太远,难保他不会给你小鞋穿。我可以做东,让你与他会一面,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料想他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br />
        秦牧摇头道:“我们大墟的规矩,骗来的东西是不必还的?!?br />
        灵玉书似笑非笑道:“但是这里不是大墟。他是大祭酒,想要拿捏你的话,很容易的?!?br />
        秦牧想了想,道:“我听顾离暖说,他是太子少保,太子少保,应该是太子幼年的老师罢?二皇子,你觉得顾离暖会给你面子?”

        灵玉书心头微震。

        秦牧继续道:“二皇子,倘若他肯化解恩怨,我坏了大墟的规矩将少保?;垢彩俏薹?。不过我觉得,就算我将少保?;垢?,他也不会给你面子,不会化解恩怨。而且,二皇子怎么便不担心他给你穿小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