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教主的癖好

    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教主的癖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传送神通,其实是一个由术数建立起来的神通,传送的方向不同,地点不同,距离不同,空间不同,便需要计算符文的各种排列顺序与规则。

        每确立一个传送点,都需要大量的运算。

        运算二字,何谓运?

        运便是符文阵法的序列,演变,变化,规律,有了符文阵法序列演变,变化规律,才有了算。而算盘是最为基础的运算,顶珠下珠的移动代表着最为简单的阵法序列。

        将传送神通炼制成宝,便是靠烙印在宝物中的符文变化和阵法变化来推动计算,要比算盘的顶珠下珠运算复杂了万千倍,可以看做是一种大型立体的异构算盘。

        倘若自己要独立施展这门神通,便必须能够做到随时随地的调整算法,从各种紊乱复杂的符文中找寻出传送的奥妙。

        仅凭十册算经,根本推导不出如此复杂的运算公式。

        因此秦牧觉得自己需要更为高明的术数典籍,才有可能彻底学会传送神通。

        “高深的算经,太学院的阵元殿应该有传授,阵元殿传授阵法,必须要用到术数的运算??赡?,道门也有这样的算经,而且更加高明……”

        秦牧突然想起道门道子林轩,林轩道子在施展出一点穿联浩动,两仪内反复阴阳时,运用到了极为复杂的术数运算技巧。

        两仪内反复阴阳,需要用到的术数运算极多,没有强大的运算能力,很难在短短时间内便运算出招式的变化,算到秦牧的弱点的准确位置。

        “没有高深算经,我不可能现在便学会传送神通,我现在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故窍攘兑患椭Π??!?br />
        秦牧定下心来,专心炼宝,无论炼制传送旗还是传送衣,都需要布料,他身边也就只剩下一套锦衣,所以只能从锦衣上下手。

        而用自己的六翅金蚕锦衣炼制传送衣,还需要抽线,从衣裳中抽取几十道金蚕丝,利用金蚕丝在衣裳中编织阵纹,用元气烙印符文。

        他自幼跟随司婆婆学习裁衣,甚至对刺绣也有所涉猎,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你们说,圣教主能够靠自己的力量离开圣临山吗?”

        三大镇教天王还没有离开圣临山,便是免得秦牧被困在此地,三位老者看向浮光殿,陆天王捏着下巴上的一缕山羊胡须,道:“炼制传送之宝,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圣教的传送法门,可以说是最让人头疼的神通了?!?br />
        玉天王点头,深以为然:“传送法门对术数的要求太高,术数不精,难以学会。圣教主年纪还小,应该对术数没有多少造诣?!?br />
        “先让他参悟几日,不知难,不知进。知难而进,才是求道求学之心?!?br />
        师天王最是稳重,道:“圣教主经历的挫折太少,一路顺风顺水便登上了圣教主的位子,不经历磨砺,难以成长。这也是祖师的意思?!?br />
        其他两位镇教天王连连点头,道:“我们要不要人为给他制造点挫折磨砺?”

        “不用。这次他参悟传送之法,便足够让他知道什么叫挫折了。祖师的意思是,等到他无法离开这里,我们再给他一面传送旗?!?br />
        师天王微微一笑,道:“祖师一举一动都大有深意。传送神通是何等难学,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祖师留下他在这里学习传送神通,为的是什么?”

        陆天王与玉天王眼睛一亮,齐齐拍手称妙。

        传送神通虽说就在浮光殿中,并不禁止教中的弟子参阅学习,但是能够学会传送神通的,寥寥无几。别看圣教中每一位堂主手中都有一面传送旗,但这些传送旗并非是那些堂主自己炼制,而是四大镇教天王炼制的灵兵。

        能够学会传送法门,并且炼制成宝的,整个天魔教也没有几人。即便是前代圣女司幼幽,也不曾学会,她在术数上的造诣并不高。

        祖师的心思便是,让秦牧去浮光殿学传送神通,等到秦牧发现传送神通需要极高的术数造诣,只怕便已经过去了十几天。

        然后再过十几天,秦牧发现炼不成这门神通,只能炼传送之宝。再过十几天,秦牧便会发现宝物他也炼不出来。

        这样一来,便可以磨一磨这位年轻的圣教主的顽劣性子,让他知道天高地厚,不会那么为非作歹,不知天高地厚了。

        到那时,秦牧便会静下心来,先领悟天圣教的大一统功法。然后,三位天王以长者的面目出现,给这位年轻的教主一面传送旗,圣教主顺利离开圣临山,皆大欢喜。

        这便是祖师留秦牧在圣临山上参悟传送神通的深意。

        玉天王面色凝重道:“乾天王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是否得到了消息?”

        师天王和陆天王摇头,师天王道:“乾师兄只怕是已经遭遇不幸了。他最是热心,此次偏偏未到,估计是敌人向他下手,想要探明我教总坛所在,探明教主是谁。以他的性子,是断然不会说的……”

        陆天王心头一跳:“乾师兄的修为那么高……”

        “修为再高,还是有比他高的人?!?br />
        师天王沉声道:“朝廷的一品大员,都是教主级的存在,道门,大雷音寺,也不乏有这样的顶尖高手。其他宗派,世家,也有隐藏的高手,盯上我们天圣教的,很多,都以为我天圣教这四十年没落,谁不想趁着我教虚弱啃一块肉?关键是,敌人是谁?”

        众人沉默下来。

        过了片刻,玉天王道:“这次教主命左右护法使建立第三百六十一堂,学堂,是件大事,这位教主的能力,要比厉教主胜出一筹。这等眼光和魄力,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比活了几百岁的老人还要老道……”

        “多半是祖师指点他?!?br />
        “有可能……咦,圣教主出来了!”

        三位天王遥望浮光殿,只见秦牧走出浮光殿,穿在外面的锦袍敞开,突然这位少年圣教主掀起锦袍往自己身上一掩,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三位天王呆了呆,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不远处的凤临阁塌了半边!

        “不好!”

        三位天王心头一跳,连忙向凤临阁看去,只见倒塌半边的凤临阁破砖碎瓦下,一个少年站起身来,东张西望了一番,觉得没有人看到自己,连忙又抬起衣裳往身上掩了一下,再度消失不见。

        “凤临阁是第六代教主接待凤凰之地,凤凰降临我天圣教圣临山,这是何等的光辉……”

        玉天王小腿肚子打颤,喃喃道:“现在塌了一半,如何向列祖列宗向教中弟子交代?”

        师天王也变了脸色,沉吟道:“凤临阁中只有一篇第六代教主所写的凤栖梧记,只是一篇传记,不是功法。我早将凤栖梧记背得滚瓜烂熟。我们去将凤临阁修缮妥当,再找书堂堂主模仿第六代教主的笔迹,补全凤栖梧记。保管其他人看不出来!”

        “圣教主好像已经炼成了一件传送衣,只是操控起来还有些不太熟练?!?br />
        陆天王吃惊道:“他竟然能炼成传送之宝,这怎么可能?”

        正在此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三位天王连忙循声看去,脸色铁青。

        三王殿的殿顶塌了,他们的少年圣教主还是没能操控好传送衣,将自己传到三王殿上空,没有落在地上,结果把三王殿砸出一个大窟窿。

        三王殿是纪念三位圣教主所建的大殿,这三位圣教主活在同一时代,那时宗派间的争斗还非常惨烈,道门为正道领袖,集结天下正道,攻打天魔教。当时老教主战败,临死前将教门交给了当时四大镇教天王之一的青天王,青天王将大育天魔经传给当时的圣女,而后率众应战,战死在碧波潭。

        圣女继任教主之职,再度出战,杀得道门也坚持不住,不得不退,圣女回到圣临山,传功之后伤势爆发,坐化身故。

        所以后来的圣教主感念三位教主,建立了三王殿纪念。

        刚才秦牧传送失利,撞坏了凤临阁倒还罢了,但是这次砸坏了三王殿,那就有些过分了!

        突然,又是唰的一声,秦牧再次掩衣而去,三位天王都吓了一跳,连忙追赶过去,叫道:“圣教主,小祖宗!不能再拆了!”

        三位天王修为浑厚,而且也修炼了传送之法,师天王的传送之宝是面旗子,旗面铺开一卷,身形消失,陆天王炼制的则是一面镜子,镜面当空一照,连人带镜一起消失。

        玉天王炼制的是一面玉佩,佩戴在腰间,轻轻一拍玉佩,玉佩光芒爆发,将他带走。

        他们三人在传送之法上浸淫了不知多久,虽然无法炼成传送神通,但是操纵传送之宝却要比秦牧这个新手来得方便和灵敏。

        三位天王技巧精深,看出秦牧要传送之地,立刻前往那里截击,不料起步慢了一瞬,扑了个空,一起跌入了观鱼池中。

        池中几条鱼龙凶恶,刚才秦牧跌入观鱼池,这几条鱼龙便馋得张开大口扑来,不料却扑了个空,然后三位天王便传了进来,正好拿来开胃。

        三位天王身形再次消失,让那几条大鱼又咬了个空,钢牙利齿碰撞,火光四溅。

        几只大鱼晃了晃脑袋,悻悻的游走。

        三位天王的身形在半空中出现,伸手向身在半空正在掀起锦衣的秦牧抓去,三只手却紧紧握在一起,秦牧已经在他们之前一步离开,他们抓到的只是残影。

        “祖师临走前吩咐过,这位少教主有着奇特的癖好,喜欢拆东西,若是抓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