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少教主与道子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少教主与道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牧目前的状态看起来的确像是梦游,在睡梦中疾走狂奔,但偏偏还能看到四周的景致,能够躲避障碍。让沈万云纳闷的是,秦牧在奔走的途中,竟还不断施展出拳法腿法,打得虎虎生风!

        他还时不时拿出一口杀猪刀,劈来砍去。

        “秦师弟实力如此之强,却还比其他人用功,连睡梦中也不忘练功。虽然他悟性差了点,但这种勤奋值得我学习!”

        沈万云大受鼓舞,回到住所,勤修苦练。

        不过,秦牧并非完全睡着,他的状态与梦游不同,这是他独到的修炼之法,霸体三丹功在修行上有着异于常人之处,练功时疾走奔行,修炼速度更快,而且他的大脑处在休息之中,施展拳脚招法,都是身体的记忆。

        秦牧这些年在大墟中都是靠这种修炼方法使自己突飞猛进,只是到了延康国,学习延康的风俗,所以才没有继续按照这种方式修炼。

        秦牧奔行了两个时辰,然后醒来,神采奕奕。

        这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笑道:“休息够了吗?”

        秦牧连忙转身,道:“祖师?!?br />
        此时山上没有其他人,即便是那些祭酒、国子监和秘书监也都去休息了,国师讲法,他们也听了两日,不眠不休,需要调整一下。

        少年祖师笑道:“国师讲法,你有何感想?”

        秦牧赞叹道:“国师,天神般的存在,想人不敢想,做人不敢做,的确无双?!?br />
        少年祖师迈步向山下走去,道:“国师所教的剑法,你学得怎样?”

        “不敢说学会,但是有所心得?!?br />
        秦牧道:“我随村长学剑,自以为已经尽得剑法奥妙,没想到还有我不曾学到的地方?!?br />
        少年祖师道:“学无止境这句话是错的,应该是创无止境。只靠学,一辈子都在学,成不了自己的东西,创造才是没有边界的。你现在还小,还需要汲取他人所创的东西,等到你有了一定的积累,便要试着创造。一直学,你始终是学生,但是只要创造一招,你便是宗师?!?br />
        他们走到玉崖前,只见太学院的山门前一老一少两个道人还坐在那里。

        少年祖师似笑非笑道:“我请国师前来,为的就是给你传道讲法,他已经讲法两日,你得到了这么大一笔好处,还不下去?”

        秦牧慨然道:“只要祖师一声令下,弟子敢不从命?”

        少年祖师冷笑一声,飞起一脚将他踢下山崖:“臭小子嘴上说得好听!人家堵住山门这么久也不见你动弹,不给你好处,你能这么爽快?还不去?”

        秦牧落地,揉了揉屁股,向山门外走去。

        此刻,山门前后都没有太学士子,这些士子还在睡觉休息,只剩下门外的两个道人。不远处还有一头守着山门的异兽,长着龙首麒麟身子,被链子拴住,正在假寐。

        林轩道子见到秦牧走来,心头微震,看向丹阳子:“师叔……”

        丹阳子抬起眼皮,看了秦牧一眼,道:“你去吧。国师教导士子,为的就是栽培此人,你不用患得患失?!?br />
        林轩道子称是,站起身向秦牧迎来。两人气机交感,各自停下脚步,躬身施礼。

        秦牧道:“太学士子秦牧,见过林轩道子。我五曜境界?!?br />
        林轩道子肃然道:“道门林轩,见过秦牧士子。我六合境界,自封六合神藏?!?br />
        他将自己六合神藏封印,秦牧道:“道子使用兵器吗?”

        他从背后摘下一根竹杖,又取下一口杀猪刀,再摘下铁锤,然后取下少保剑。林轩道子正要说话,丹阳子突然道:“不用兵刃,只用道法神通和近战功夫?!?br />
        林轩道子不解,将自己的拂尘放下,道:“既然秦兄这么说,我便不用兵器?!?br />
        丹阳子暗自松了口气,目光从少保剑上移开。用兵器的话,吃亏太大,这口剑的形状让他有些心惊肉跳,剑鞘鱼龙为口,有些像是一品大员的佩剑。

        倘若是真的,林轩道子的拂尘一碰就断,那就没必要较量了。

        秦牧露出笑容,眼中突然多出两层眼瞳,神霄天眼青霄天眼悉数开启,他脚下的地面猛然沉降,一块块青石板炸裂,地面上的碎石也被震得悬浮起来。

        “哈!”

        秦牧吐气开声,一拳轰出,那刚刚悬浮起来数以百计的碎裂青石在他这一拳震荡之间又变得细碎,最大的石子也不过仅有豆粒大小,更小的细如芝麻!

        无数碎石跟随着他这一拳一起向林轩道子扑去!

        昂——

        龙吟震荡,他这一拳的拳劲竟然与碎石融合,化作一条沙龙直奔林轩道子而去,宛如一条真实的神龙一般!

        与此同时,他脚步鬼魅般移动,速度极快,紧随拳劲之后来到林轩道子身边。

        林轩道子心中一惊,突然眼瞳一个变成白色,一个变成黑色,抬手向前印去,他的手掌如玉,仿佛一面玉印,印如山,印下是古怪的鸟篆虫文印刻,奇特无比,带着古朴古老的气息,迎上真龙。

        翻天??!

        两人劲力爆发,一声沉闷惊人的闷响传来,如同雷声被浓密无比的云层遮掩,传不出去一般。

        山门前的那头龙首麒麟身的异兽听到这闷响,疑惑的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眼。

        秦牧只觉自己的九龙驭风雷仿佛遇到了一堵横在天地间的墙,劲力竟然无法穿透这堵墙,心中一喜:“这位道子的确不凡!比我从前所见的那些太学士子要强横许多!”

        九龙驭风雷虽然外表看似霸道刚猛,但是其实却是一种极为细腻的招式,内藏四十五种龙劲,这种劲力藏在掌心之中,硬接这一掌的话,便会被四十五种龙劲透体而过,对内脏造成无比可怕的破坏。

        林轩道子这一手翻天印,竟然形成铜墙铁壁一般,将他掌心中内藏的四十五种龙劲悉数挡在两人双掌之间,足见厉害!

        而在此时,那无数碎石从林轩道子身旁飞过。

        林轩道子毛骨悚然,他的阴阳道眼看到这些细碎的石子之间,竟然有着道道纤细无比的元气丝所连。

        这些元气丝无比纤细,在他的阴阳道眼的注视下,一根根元气丝实则是一口口旋转的细剑,这些细剑是秦牧的元气所化的剑气,原本藏在石子之中,此刻正在从这些石子中脱离出来。

        “斫轮??!”①

        林轩道子双手十指翻飞,一掌向上一掌向下,只听嗡的一声,他的头顶和脚下出现两个车轮,这车轮是元气所化,有着奇特的构造,似乎是一座阵法,只是上下相反。

        正反阵法刚刚将他罩在其中,他周围那些细碎石子突然化作齑粉,烟尘弥漫,秦牧藏在无数石子之间的剑气顿时合拢,化作一条元气青龙,无数剑气组成了青龙的身体,奋力搅动!

        绕剑式!

        两个旋转方向相反的车轮之间顿时浮现出无数口细剑,形成剑幕,与搅动的青龙碰撞,剑气崩碎,横飞,两个少年不仅是剑招碰撞,同样是法力碰撞。

        倘若太学院的士子在此,一定会无比惊讶,秦牧现在施展的便是延康国师所传的绕剑式,不过秦牧并没有依照延康国师教的那样,将绕剑式化作剑柱,而是让无数缠绕的剑气化作一条青龙!

        林轩道子顿时感觉到压力,秦牧的元气在压制他的元气,他的修为无比浑厚,但是秦牧的修为竟然还在他之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道门的先天太玄功以法力雄浑著称,单纯论同境界的法力,当今世上一切门派的镇教功法,都不如先天太玄功,即便是同样以法力著称的如来大乘经也不成!

        然而现在,他却感觉到秦牧的法力还在他之上!

        林轩道子感觉到他的斫轮印随时可能被破,立刻变招,他手中虽无拂尘,但手掌一张,便有无数尘丝飞出,那是元气丝,但在他的操控下有如一根根元气剑,从轮内斩向轮外,试图将青龙斩断。

        就在他动手的一刹那,轮外的秦牧已经到了跟前,探手抓住无数烟尘齑粉,元气迸发,那些烟尘齑粉在他手中汇聚,形成一口长枪,嗤的一声刺入转动的车轮之中。

        林轩道子另一只手以翻天印抵挡,将这杆大枪挡住,随即嘭嘭嘭的声响不绝于耳,秦牧以手为刀,夜战连城风雨,无数刀砍在车轮上。

        他的斫轮印顿时崩塌,林轩道子心知不妙,下一刻便胸口连中数刀,胸前见血,身形倒飞而去。

        他是借力飞出,依旧从容不迫,一道道尘丝钻入青龙之中,尘丝四下飞出,终于将这条大龙灭掉。

        青龙崩溃,立刻化作数以百计的元气细剑,眨眼间又自聚拢,轰然一声扎入大地之中。

        “糟糕!”

        林轩道子手掌向下按去,随着他掌心一按,但见无数尘丝扎入地底将他身形托起,并不落地。

        他以尘丝为足,在空中奔走如飞,而在他身下,一条青龙从地底钻出,又轰然钻入地下,接着再次钻出,再次扎入地底,而青龙每冲出地面,秦牧的脚恰恰落在龙首之上,向空中的林轩道子飞速追来。

        秦牧屈指连弹,弹指惊雷,雷声轰鸣间却有音律大作,林轩道子脸色大变:“糟了,被他占了先手。唯有动用道门的镇教剑法了!”

        注①:斫轮印取自《庄子天道第十三篇》中的寓言,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是齐桓公与轮扁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