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八十四章 黑暗中的诡异

    第八十四章 黑暗中的诡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到了城门前,面对无边无际的黑暗,秦牧不禁心中惴惴,谁碰谁死的黑暗就在眼前,如有生命般在轻轻动荡,被龙柱和城中庙宇散发出的光芒抵挡在外。

        现在,他便要踏入这黑暗之中了。

        而他身后,司婆婆、马爷、瘸子等人比他还要紧张。城门咯咯吱吱开启,让他们的心都揪了起来。

        村长体内传来七声震动,仿佛有七座宝库在他体内轰然洞开,让他的气息突然间变得无比狂暴,无比伟岸,无比神圣,飘向黑暗:“牧儿,我们走?!?br />
        秦牧连忙跟上,以九重天神眼向村长看去,不由心神大震,他看到的不是断了手脚的村长,而是一尊伟岸的神!

        此刻的村长在他眼中,就是一尊手足健全的神祇,与他在庙中所见的神祇仿佛,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村长是活着的神祇,而庙中是雕琢出来的神祇!

        “我就知道老头子还是老头子?!?br />
        瞎子拄着竹杖感慨道:“老头子还是要比我们猛一截!”

        哑巴深有同感,连连点头:“啊啊,啊啊??!”

        “哑巴说得对?!?br />
        聋子深以为然:“就是不知道老头子能坚持多久,坚持不住的话,爷儿俩都要嗝屁?!?br />
        司婆婆连啐两口:“呸呸!乌鸦嘴,大吉大利!”

        黑暗之中,秦牧胸口的玉佩亮起,少年小心翼翼的跟着在黑暗中向前飘去的村长,回头看去,黑暗中的镶龙城如百神之城,有巨龙盘绕在城墙上,有巨神屹立在城中,守护着那片土地,让黑暗无法接近。

        “村长?!?br />
        他突然想起一事,连忙道:“我的灵胎又沉寂了?!?br />
        村长身形踉跄,周身燃起的光焰几乎熄灭,连忙稳住心神,道:“牧儿,你没有告诉其他老家伙吧?”

        就在他心神动摇的一刹那,黑暗中传来奇怪的魔音,似乎是黑暗里的魔头在窃窃私语,试图趁着光焰灭掉时冲进来。

        秦牧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摇头道:“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婆婆他们。村长,你不是说霸体三丹功,每次觉醒就是一丹吗?我已经觉醒了三次,三丹觉醒,现在灵胎又沉睡,等到再次觉醒,就是四度觉醒了,是不是我修炼出了问题……”

        村长舒了口气,笑道:“这是好事,霸体三丹功的三,并非是一二三四的三。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霸体三丹功的三就是三生万物的三,觉醒几次都有可能?!?br />
        秦牧恍然大悟,赞道:“村长博学多识?!?br />
        村长额头的冷汗从鬓角滑落,暗赞自己:“我真机灵。这次解释之后,不管牧儿再觉醒几次都可以从容解释了。小家伙好糊弄,就是村里的那几个老家伙难糊弄,好在他们不知道此事……”

        不过,秦牧觉得不会有第五次觉醒了,因为金海中的金光都被灵胎吸收了。

        黑暗厚重,随着他们深入黑暗之中,四周的黑暗越来越浓,这与上次秦牧所见不同,上次他伸出手掌,黑暗竟然渐渐变淡,暗界出现,还有一个女子向他遥遥伸出手掌。

        而现在,黑色却越来越浓烈,除了村长神圣的光焰照耀之地,其他地方都无法看清。

        突然,村长周围的光幕剧烈震荡一下,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撞击在光幕上一般。秦牧急忙看去,不由头皮发麻,他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试图撕开村长周围散发出的光芒!

        咻。

        村长发丝间一道剑光闪过,飞入黑暗中,那个巨大阴影身形扭曲,如同鬼魅般连连闪动,然后渐渐淡去,似乎是退到黑暗之中。

        剑光飞回,村长面色凝重,剑光上轻轻滑落一滴血,挂在剑光的尽头,秦牧抬起手掌,准备接住这滴血,村长连忙摇头,道:“不要碰?!?br />
        叮。

        这滴血落地,竟然发出铁石撞击的声响,紧接着秦牧看到四周的花草树木无不枯萎,枝叶凋零枯蔽!

        秦牧随着村长向前走去,大约走出百丈,这才离开这滴血的魔性笼罩范围,让他不由骇然。

        “刚才那一头黑暗魔怪的实力极强,比我逊色不了多少?!?br />
        村长面色凝重,看向四周,只见黑暗中隐隐约约有阴影在匍匐,移动,变幻,似乎有不知多少魔怪潜伏在他们周围,道:“那滴血是魔神之血,你若是碰到,聋子在你身上画的神像只怕便要被污染,不能用了。牧儿,你是从上游飘来的,那么我们便沿着涌江向上?!?br />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涌江边,江水滔滔,村长飘在江面上,秦牧也跟着踏江而行。秦牧四下看去,黑暗中的阴影还是在不断移动,而且时不时传来诡异的窃窃私语声,似乎是黑暗中的魔怪在商议吃掉他们的办法,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有村长在身边,他的心安定许多。

        村长道:“咱们去涌江尽头。这一路要奔行五千里,你速度太慢,我带着你?!?br />
        秦牧只觉身体一轻,仿佛鹅毛一般飘起,接着便见村长周身光焰熊熊,神光中他的身姿越发伟岸,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迈开脚步沿着涌江向上游而去!

        秦牧骇然,这种速度简直堪称风驰电掣,恍惚中千山万水一晃而过!

        不过用肉眼看村长,他还是无手无脚,但用九重天神眼去看,村长却手足俱全,灿灿如神,两种不同的形态同时存在。

        那么,村长到底是没有手脚,还是手脚俱全?他有些茫然。

        这一路走来,不知过了多少座山,行了多少里地,涌江的江面渐渐变得狭窄,显然距离大江源头越来越近。

        路上秦牧见到了许多往日里根本无法看到的景象,他看到了沿岸一尊尊顶天立地的巨人屹立,在黑暗中散发出如炬般的神光!

        那是涌江两岸的村庄中的石像,白天看石像,就是普普通通的石像,而到了夜晚,肉眼凡胎只能看到石像发光,但是在神眼看来便如同两个世界!

        除了这些村庄之外,还有涌江两岸的古老的遗迹,那里神光如昼,秦牧甚至还看到有活动的巨人在遗迹中走动!

        “那里有活着的神魔吗?”他心中震撼。

        除了遗迹中活动的巨人,他还遇到了更为诡异的事件,黑暗中,有神话里才存在的巨兽在捕食!

        山峦般大小的神兽与黑暗中的魔怪厮杀,杀得山崩地裂,那些神兽周身遍布神光,在黑暗中如同火炬一般!

        这个夜晚,他看到了完全不同的大墟,神话般的世界,史诗般的世界。

        当年司婆婆从水中捡起秦牧,可以判断出秦牧与水中那女子是从上游飘来,现在他们已经接近涌江源头,倘若寻到源头,还是没有寻到无忧乡的话,那么他们只能回去。

        大墟太大了,危险太多了,他们不可能一夜之间寻遍大墟。

        就在此时,村长突然停步,秦牧也连忙站稳身子,正要说话,突然不由得汗毛倒竖,连忙闭嘴,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

        他们前方,一支庞大的军队在行军,向大墟深处赶去,这支军队的士兵魁梧雄壮,如同一尊尊光芒万丈的神魔,但是脸色铁青,獠牙突出,目光无神,尽管他们的气息无比恐怖,但这些神魔般的存在分明是一具具尸体!

        他们有的缺手,有的断腿,有的脑袋少了一半,有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手中的兵器也多是残缺。

        现在,这支由神魔尸体组成的大军正在山林中赶路,踏江而过,大军之中还有一辆辆古老的青铜战车,战车破破烂烂,悬挂的战旗也是破破烂烂,千疮百孔。

        又有一艘艘青铜战船从远处驶来,这些青铜战船也是无比破烂,船壁上破开一个有一个大洞,船桅也倒塌了不少。

        秦牧不敢喘息,即便是村长此刻也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这一支奇怪的部队行军。

        等到这一支尸军走过涌江,秦牧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村长也吐出一口浊气,目光闪动,道:“咱们跟上去看看?!彼蛋?,身形向那支尸军飘去。

        忽然,前方厮杀声震天,一股股恐怖的波动传来,村长带着秦牧登上一座高峰,两人向前都是吃了一惊。

        只见前方一具具残缺的神魔尸体在大战,与他们对战的竟然也是一具具尸体,各种神魔的兵器迸发出无比浓烈的光芒,照耀着峡谷,将这里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这里是神魔古战??!”

        村长脸色微变,连忙带着秦牧退后,沉声道:“我曾经白天来过一次神魔古战场,危险得很,险些未能活着走出来。这片战场,白天的时候可见不到任何一具神魔尸体,尸体是在黑暗涌来时复活的,然后继续行军,进入战场开战……”

        秦牧怔然,这些神魔死后还要打,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牧儿,小心一些,这里已经深入大墟了,千万不要四处乱走?!贝宄ぶV赝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