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七十一章 我去杀个人

    第七十一章 我去杀个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飞月定了定神,又向黑尊者道:“大育天魔经,国师并无兴趣?!?br />
        黑尊者眼帘低垂,嘿嘿笑道:“国师没兴趣,秦将军是否有兴趣?”

        秦飞月心中凛然,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无法打消这位穷凶极恶之徒对自己的戒心。

        秦飞月下首的一位老者白眉轻抬,道:“我老了,没几天活头了,所以很想见识一下传闻中可以成神成魔的大育天魔经?;骨虢讨鞣蛉撕秃谧鹫叱扇?!”

        “好说?!?br />
        教主夫人美眸顾盼,笑道:“还有谁想见识大育天魔经?”

        傅云敌座下的一位黄脸妇人笑道:“若是夫人不介意的话,我也想见一见这成神成魔的魔典?!?br />
        教主夫人看向傅云敌,道:“城主呢?”

        傅云敌哈哈笑道:“夫人不要介意,我并非是对大育天魔经有什么想法,而是想见一见所谓的成神成魔的玄功,相互印证一下而已。我对夫人并无恶意,甚至还有些怜香惜玉。天魔教寻了夫人这么久,穷凶极恶,夫人独木难支,我也想为夫人分忧?!?br />
        秦牧眨眨眼睛,目光从一个个强者身上扫过。镇江楼中,所有人都表示对大育天魔经有兴趣,而正是因为如此,所有人都投鼠忌器,不敢直接对教主夫人下手。

        因为他们就算从教主夫人身上夺走大育天魔经,自己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教主夫人顾盼生姿,突然噗嗤一笑,纤纤玉手摊开,只见一个玉盒出现在她的手中:“这里面就是大育天魔经,外面的符箓是历代魔教主的封印?!?br />
        镇江楼中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凝重,秦牧立刻感觉到一股股强横可怕的气息将自己锁定,灵毓秀也是闷哼一声。这些气息并非是针对他们,而是针对他们身边的这位教主夫人,不过因为两人距离很近,殃及秦牧和灵毓秀这两条池鱼!

        教主夫人不以为意,打开玉盒,盒中似乎有音律传来,接着一根线仿佛灵蛇一般从玉盒中探出头,然后冉冉升起。

        “是真的大育天魔经!”

        黑尊者顿了顿拐杖,断然道:“还请夫人收起来吧!”

        秦牧面色古怪,凑头看向玉盒,内心里说不出的诡异。这玉盒中放着的哪里是大育天魔经,分明就是司婆婆经??孀诺哪歉隼鹤永锏南咄?!

        他记得这个线团,司婆婆将线团放在篮子里,线团是缠在一根玉钗上的,而现在玉钗就在盒子里。他小的时候,司婆婆缝衣服时会把他放在篮子里,有一次秦牧没有忍住,还在篮子里放了一堆的排泄物,把大育天魔经糊得臭气哄哄。

        “她真是司婆婆!”

        少年心中哭笑不得:“我说婆婆为何不呆在客栈里,原来是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出来炫耀寻乐子……”

        教主夫人对黑尊者毫不理睬,只见那根丝线越升越高,突然间丝线膨胀,变得越来越粗,待到水桶粗细时,众人脸色都不禁变了,只见那丝线并非是丝线,而是由无数文字组成的奇妙文章!

        数不清的文字形成了圆,外层的套着里层的,一层又一层,不知有多少层,缩小到极限时便看不出是文字,反而会觉得是一条丝线。

        这便是天魔教的镇教魔典,大育天魔经!

        “东西是真的,诸位可以确信无疑了吧?”

        那无数文字突然缩小,又变成丝线回到玉盒中。

        教主夫人合上玉盒,依旧用历代魔教主的符箓封印好,笑吟吟道:“不过你们想看,也需要想清楚??戳颂炷Ы痰恼蚪棠У浔闶翘炷Ы痰牡腥?,天魔教追杀的便不是我了,而是今天的诸位都要死。你们谁来取走玉盒?”

        众人脸色剧变,心中都有些迟疑,玉盒就在他们面前,但是却无一人敢将其拿走!

        秦飞月脸色阴晴不定,别人怕天魔教,他不怕,天魔教就算再强也无法与整个延康国作对。只是自己如果取走了玉盒,只怕便会成为众矢之的,能否活着走出城主府都是难说。

        其他人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即便是傅云敌也是踟蹰不下,难以决断。

        教主夫人饶有趣味的将众人的表情收在眼底,很乐意看到这种让不可一世的强者头疼的场面,这是她的一种乐趣。

        楼中一片寂静,就在此时,秦牧伸了个拦腰,站起身来:“吃饱啦!毓秀妹子,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吃一顿好的。城主,在你这里吃一餐,要钱吗?”

        他打破沉默,让楼中的气氛又欢快起来。众人纷纷向他看来,似笑非笑,这个少年很明显是乡下来的小子,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跑到这里混吃混喝,吃饱之后竟然还问傅云敌是否收钱。

        傅云敌咳嗽一声,化解尴尬,道:“来了既是客,既然是我宴请宾客,尽管小哥不在邀请之列,我也不会收你钱的?!?br />
        秦牧露出笑容,很是阳光灿烂,笑道:“城主不收我钱,但我不能不给。我身上钱财不多,一百龙币是否够了?城主稍后,我去杀个人,赢钱之后还你?!?br />
        傅云敌皱眉,秦牧不等他回答,径自走下镇江楼,一步跨到湖中,一步一步向湖中的平台走去,朗声道:“庭岳公子,听闻弃民在此打擂,赢了会有一百龙币,我是个弃民,所以我来试试?!?br />
        他脚步不紧不慢,但却几步之间来到平台上,看向对面的少年。

        平台上,死在傅庭岳手中的那个弃民少年的血迹猩红,正有奴隶将那少年的尸体扔入湖中,然后打水清洗平台。

        湖中还有大鱼,掀起阵阵浪花,抢食那少年的残尸。

        秦牧脚踏实地,看向对面的少年。傅庭岳与他一样的年纪,但眉目之间却多出了凶狠之色,显然是杀人无算。

        这个少年正在打量他,目光露出野兽般的凶意。

        镇江楼中,气氛突然间又安静下来,楼中都是久负盛名的强者,身负大神通,见多识广,却浑然没有料到秦牧竟然要与素有灵胎境第一人傅庭岳交手,来赚这一百龙币,用来偿付傅云敌的饭钱!

        “好大的胆子……”

        百善老人叹道:“胆子这么大的少年,很难活到成年,一般都是在这个年纪就死了?!?br />
        傅云敌微笑道:“大育天魔经尚未定谁来取走,倒遇到这么一出让人意外的事情,不如我们先观看一番,等到这件趣事了断,再做大育天魔经的归属。教主夫人,你以为如何?”

        教主夫人笑吟吟道:“我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意见?”

        灵毓秀暗暗咬牙,想要起身去把秦牧叫回来,秦飞月咳嗽一声,声音带着警告之意,灵毓秀只得坐下。

        湖中平台。

        一个中年男子走来,手捧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钱袋。傅庭岳眉头一挑,道:“袋子里是一百龙币,你赢了我,你拿走。不过三年来少说也有千人前来,都没有拿走这袋龙币?!?br />
        秦牧想了想,问道:“你是镶龙城的武者第一人?”

        傅庭岳傲然一笑,点了点头,道:“公认第一人。镶龙城方圆千余里,所有的武者,我第一!我打死的武者不计其数,是在决斗中活活打死,不是靠我父亲的威名!只要败在我手中,没有能够活下来的!”

        秦牧轻轻点头,道:“你使兵器?”

        傅庭岳背负双手,微笑道:“你可以使兵器。我随意。我想使兵器的时候,随时可以动用?!?br />
        铮,一声清鸣传来,杀猪刀呼啸而起,落入秦牧手中。

        他这一手靠的不是练气成丝,而是交感,元气与刀交感,相互感应,就像是两块磁铁般吸附在一起!

        他的元气运转愈发狂暴,愈发暴躁,斩杀大蛇的那一刀的情形,又在他身上重现!

        他越怒,元气便越发狂暴,交感便越强,刀也越发锋利!

        然而秦牧的表情却无比冷静,冷静的外表,狂暴粗放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