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五十九章 三度觉醒

    第五十九章 三度觉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残老村的村口,村长、马爷、聋子、瞎子等人怔怔的看着隔壁村的这场大典,心潮不免有些澎湃,谁又能想到,魔道第一大教的天魔教,声名赫赫的天魔教,竟然在这个穷乡僻壤,迎来了他们未来的教主?一个尚未满十二岁的少教主?

        他们见证了这件事,总觉得像是在看一个传奇的故事,就连明媚的阳光也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司婆婆突然落泪,哽咽道:“他会离开我们的……”

        “这是好事婆婆?!?br />
        药师温和笑道:“幼鸟总有长大的一天,总要飞出去见识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总要去搏击风浪,总要离开家去见证外界的险恶。我们不可能将他留在我们这些老残废身边一辈子?!?br />
        瞎子面色平静,悠然道:“传奇,从他跨出村的第一步开始?!?br />
        哑巴面带笑容,啊啊比划了两下,聋子笑道:“你说得对。牧儿的将来,一定比我们更加丰富多彩?!?br />
        涌江,江岸。

        一艘艘瑰丽奢华的楼船驶来,??吭诮侗?,天魔村的许多村民陆陆续续离开村庄,有的直接蹈空而去,有的则乘着楼船离开,还有的化作了异兽,潜入山林之中,还有的化作火光而去,也有遁水走掉的。

        他们各有独到的本事,秦牧看得眼花缭乱,他虽然在灵胎境界上战胜了他们,但是却没有这些人稀奇古怪的手段。

        “少教主,再见了!”一个女子冲他摆手,然后身体向后倒入江中,变成了一片水花顺流而下。

        秦牧向他们挥手,他不知道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只知道自己就这样成为了他们的少教主,等到自己走出大墟的时候,还会遇到他们吧?

        “我圣教四十年潜入大墟,搜寻教主夫人的下落,而今总算功德圆满。道兄,教主夫人,你们应当知道我圣教四十年不曾走动,不曾有教主镇住场面,没有了主心骨,而今圣教已经岌岌可危?!?br />
        少年祖师也起身告辞,向村长和司婆婆等人道:“眼下选出少教主,不过是暂时稳定人心,但稳不了多久。延康国师对我圣教虎视眈眈,想要将我教降服收为己用,我在世时,还可以拖几年。所以,少教主成年之后,一定要他走出大墟,正式成为圣教教主?!?br />
        村长看了看司婆婆,司婆婆点头,道:“祖师放心,我杀了一个圣教主,必然会再还给你们一个圣教主。他会在成年时前往圣教,主掌大权,如你所愿!”

        少年祖师唤来执法长老,向众人施了一礼,转身向涌向走去,这一老一少布衣草鞋,拄杖踏江,飘然而去。

        瞎子双手拄着竹杖,放声高歌,苍寥的声音在涌江两岸来回回荡。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魔教祖师,你我已老,不知是否还有再见机会,别过了!”

        江心中,少年祖师停下脚步,回过身来,向众人挥手:“诸位,别过了!哈哈!”

        他高声歌道:“八百老翁赋闲愁,此生志满意休休;死后得意凌霄上,云自高飞水自流!”

        瞎子赞道:“不愧是魔教祖师,看淡了生死,觉得自己此生圆满,死后还要在天上笑看人间风云变幻呢!”

        村长悠然道:“这就是大宗师。瞎子,你距离这种心境不远了?!?br />
        “还是骚情?!?br />
        聋子笑道:“瞎子就是瞎拽诗词,狗屁不通,既不应情也不应景。倒是魔教祖师的诗应情应景,也不失豪气?!?br />
        瞎子结结巴巴道:“你不懂诗,只懂苟且!”

        众人哈哈大笑。

        秦牧也面带笑容,看着这些乐观的人,他们虽然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疾,但是心灵却是无比强大和健全。

        “我的亲人们……”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一股澎湃的力量涌出,秦牧心中微动,急忙内视灵胎神藏,不由得微微一怔:“我的灵胎又觉醒了!”

        他的灵胎已经觉醒了三次,第一次是与他意识融合,灵胎觉醒,第二次是打铁铺观火观水,灵胎陷入沉寂,然后二度觉醒。

        而这一次是他历经三百六十房磨砺,灵胎又一次吸收了神藏中的金光,再度沉寂。

        只是这次沉寂的时间比较长,直到现在,这才终于觉醒!

        这次觉醒,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变化?

        “又觉醒了?”

        众人面色古怪,秦牧向他们说了自己灵胎三度觉醒的事情,村长、药师、马爷他们的面色就变得很古怪了。别人的灵胎只需要觉醒一次,为何秦牧的灵胎动不动就玩沉寂玩再度觉醒?

        “四大灵体,也会三度觉醒吗?”秦牧问道。

        众人对视一眼,各自摇头,然后齐刷刷的看向村长。

        村长不禁头大,心里直犯嘀咕,秦牧觉醒了一次倒也罢了,偏偏觉醒了一次又一次,现在三度觉醒,让他也觉得莫名其妙。

        “是霸体?!?br />
        村长咳嗽一声,将自己也不懂不知道的事情直接推到霸体上,淡淡道:“你们未免太没有见识了。霸体的功法叫什么?霸体三丹功!何谓三丹?第一次觉醒就是第一丹,第二次觉醒就是第二丹,第三次觉醒就是第三丹。现在牧儿三度觉醒,表明他的霸体三丹功小有成就了。牧儿,不许骄傲!”

        秦牧连忙点头道:“我一定不会骄傲?!?br />
        药师似笑非笑道:“倘若牧儿觉醒了第四次呢?会不会是四丹?”

        村长老羞成怒,恨不得扑到他身上,在他两肋上插上两刀。

        不过药师却也没有说错,万一这小子的灵胎,真的四度觉醒呢?

        到时候自己该怎么把这个谎圆过去?

        “咳咳,牧儿,你灵胎三度觉醒,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村长岔开话题,问道。

        秦牧细细体会灵胎,似乎与从前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灵胎神藏中的金光海洋而今变得淡薄了许多。

        现在金海已经很稀薄了,金海中的金光似乎不能自动产生,被灵胎吸收一些便少一些。

        秦牧催动元气,他的灵胎也在调动元气,时而身缠青龙,时而脚踏玄龟身披大蛇,时而背生双翅,他的元气竟然随着他的心意变化,不必再观水观火观龙!

        秦牧告诉众人,村长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变化。

        “这是好事?!?br />
        村长吐出一口浊气,道:“霸体灵胎三度觉醒,各种属性切换如意,战斗时可以从容发挥出各种招式威力,这就是霸体三丹功的妙用?!?br />
        众人纷纷点头,药师正要说话,被村长瞪了一眼,只得将话憋回肚子里,腹诽道:“等到牧儿第四次觉醒,我看你还能怎么圆!”

        “鼻中气出入如烟,身心内明,圆洞世界,遍成虚净,犹如琉璃……”

        翠云谷的瀑布下,一个略带青涩的朗诵声从草庐中传来,透过草庐窗棂看去,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单手握着书卷,在屋子里踱步念书,一只皮毛雪白的狐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那少年正是秦牧,白狐是狐灵儿,翠云谷的大妖。

        没多久,狐灵儿鼻息渐渐变长,两道白气如烟,在小狐狸的鼻翼下出入,一呼一吸,白气一进一出。

        狐灵儿的元气越发醇厚,元气质量达到了极高的境地,鼻息如烟。

        从天魔教来访至今,已经过了两年零八个月,刚刚过罢冬天,万物复苏,眼下还是春寒料峭的季节,涌江河面还未完全化冻,碎冰顺着水流沿江而下。

        江下的河道转弯的地方经常被冰块拥堵,河冰堆积,越来越高,便会形成堰塞,水面也会越积越高,等到冰墙承受不住,便会爆发大洪水,席卷涌江下游,淹死不知多少人和异兽。

        这几日,瞎子司婆婆和瘸子等人都沿江而下,寻找堰塞湖,不在村子里,秦牧便出来寻狐灵儿,为狐灵儿讲解经书。

        两年多时间,他的身材已经追上瞎子,只是比身材魁梧的药师还是低了一头。

        突然,窗外咆哮声传来,震动山林,秦牧合上书卷,放在书架上,而白狐也被咆哮声惊醒,一人一狐出门看去,只见一头长达十多丈的巨兽奔腾而来,直奔草庐而去!

        那巨兽身上长满了骨板,奔腾如雷,头如龙,腿如象,力大无穷,是一头龙象,龙与象所生的异种,但是在这头龙象的背上却坐着一头浑身漆黑的魔猿,粗壮魁梧,手中拎着一杆十二金环禅杖,驾着龙象气势汹汹冲向草庐!

        狐灵儿跳到秦牧身前,张开嘴巴吸气,啜嘴向前吹去。

        呼——

        狂风呼啸,直奔那龙象和魔猿而去,狐灵儿尾巴摇了摇,却见狂风更急,呼啸旋转,变成一股龙卷风,将龙象和背上的魔猿卷起,卷到空中。

        那头魔猿纵身一跃,从龙象背上跃起,双手握住禅杖,禅杖越来越大!

        “隙弃罗——”

        魔猿大吼,从半空中如同一座小山般砸落下来,双手紧握禅杖狠狠插在大地之中,狂暴的气流顿时四面八方喷涌而去,将小狐狸的龙卷风法术破开!

        那头魔猿拔起禅杖,纵跃如飞,抡起禅杖便向狐灵儿砸去,只听当的一声巨响,秦牧抬手,替狐灵儿挡下这一击。

        却在此时,狐灵儿纵身跃开,张口一吐,风如长达丈余的弯刀,六七口弯刀上下翻飞,没有攻向魔猿,反倒向秦牧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