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八荒斗神 > 三千三百七十六 真正的巅峰

    三千三百七十六 真正的巅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血灵王心中清楚,天残玉和天残魔诀固然是血灵一族的天敌,但是万年前轩辕绝发现的那个手段,也绝对会让血灵一族麻烦不已。

        那个手段,自然就是灵魂之力了,自发现了这一个细节之后,轩辕绝这才带起了一个灵魂之力成长快速的人类族群,让得丹武大陆三族鼎立。

        世间八大金魂,乃是魂之极致,那可不是人身本体能够修炼到的灵魂之力,那是由天地之间的强大力量,历无数年而成的神物。

        金魂的力量,绝不是一名高级魂医圣的天阶高级灵魂所能比拟的,那其中蕴含的天地能量,就连血灵王都不敢小觑。

        眼看那七大金魂已经在混沌金魂的召唤之下,从四面八方而来,血灵王更觉时间紧迫,所以他对于沈非的追击根本一点都没有放松。

        可是达到丹祖之境的沈非,一身修为出神入化,速度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再加上凤祖之翼的加持,血灵王每一次的攻击,离他始终差着那么一点,根本破坏不了他施展天残吞灵阵。

        转眼之间,八大金魂已经汇聚在了一起,而后沈非手中的印诀又有变动,所有人都是清楚地看到,那原本相连在一起的天残玉整体,竟然在此刻一分为六,再次化为了六大残片。

        当然,这并不是天残玉的自主意识,而是沈非这个主人有意为之,因为施展天残吞灵阵,必须得将其分离。

        由此,所有人都是看到了神奇的一幕,六大天残玉残片在内圈,八大金魂在外圈,两者之间仿佛有着一种神奇的联系,呈相反的方向旋转着,似乎连天地规则,都被这相反方向的旋转给引动了。

        “天残,万魂,吞灵,启!”

        一连七个字从沈非的口中吐出,而当他每吐出一个词的时候,那天残吞灵阵都有一个变化,最终他那个“启”字出口时,内外两大神物形成的圆圈,终于是转到了一个极度玄奇的方位。

        唰!

        天残玉残片形成的内圈之圆上,倏然降下一道径直达到百丈的血红色光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在了血灵王的身上。

        血灵王感应着天空上天残吞灵阵的气息,其脸色终于是大变,他忽然发现,这座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阵,威力似乎有些超乎自己的想像啊。

        到了这一刻,血灵王也知道为什么前代的天残魔诀传承者没有施展过这一门大阵了,那是因为除了沈非之外,其他的天残魔诀传承者,尽都没有炼化过混沌金魂。

        这座所谓的天残吞灵阵,是以天残玉为基础,而八大金魂的力量却是绝佳的辅助,借助这同样对血灵族有伤害的金魂神物,天残吞灵阵终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

        百丈径直的血红色光柱,狠狠地轰在了血灵王的身上,但是这光柱却仿佛是虚幻一般,并不是像普通攻击一样将其轰入地底,而是整个将之笼罩了起来。

        “给我破!”

        被血红色光柱笼罩的血灵王,绝不可能就这样安心束手待毙,听得他一道大喝声出口后,其整个身体化为雾气,开始冲击那血红色光柱。

        但是沈非花费这么大力气才铸成的天残吞灵阵,又岂这么容易就能被破掉的?

        天残玉残片的净化之光,还有八大金魂的天道之力,都对血灵族有极强的克制作用,这血灵王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天残吞灵!”

        似乎是感应到了血红色光柱之中血灵王的挣扎,沈非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而后手中印诀再次变动。

        唰!

        又一道血红色的光柱从天空之上的天残玉内圈之中降临而下,而有了这第二道血红色光柱的加持,刚才血灵王疯狂的挣扎,似乎都变得极为的可笑。

        所有人看着那恐怖之极的血灵王在两重光柱之中挣扎,他们尽皆有着一抹松气的感觉,这个家伙,总算是有人能够收拾了。

        而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都崇拜而敬畏地看向了那个灰衣青年,看着其挺得笔直的身形,他们都是知道,这一次,丹武大陆所有的血肉生灵,都欠了沈非一个救命之情。

        不说这些大陆修炼者们心中复杂的心情,沈非的目光,一直都注视着那光柱之中的血灵王,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放任这家伙逃走。

        曾经无数次的血灵族之难,虽然都有着天残魔诀的传承者拯救大陆,可是每一次都没有能击杀得了血灵王,让得其在万年之后,率领无数的血灵族生物卷土重来,肆虐丹武大陆。

        这一届的天残魔诀传承者是沈非,而他也比前几任的前辈们更为得天独厚,究其原因,只因为他炼化了混沌金魂。

        所以这是沈非的一个机会,只要能将血灵王彻底击杀,那便算是能够永远解除丹武大陆的轮回之苦,或许每万年一次的血灵族之难,就要在今日终结了。

        感受着血红色光柱之中血灵王的气息越来越弱,沈非心中的信心就越来越强,同时他手中印诀变动间,第三道血红色光柱已是从天而降,他是不想给血灵王任何一丝逃生的机会。

        “沈非,你真的以为能杀得了本王吗?”

        突然之间,气息越来越萎靡的血灵王传出一道暴喝之声,旋即他的身上,似乎是爆发出了一股极其诡异的气息,这些气息完全无视了血红色光柱的阻挡,远远地从这血玉岛海域传了出去。

        呼……呼……

        片刻之后,血玉岛海域狂风大作,无数的血灵族生物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将出来,将整个血玉岛都包围在了其中,让得诸多大陆修炼者脸色大变。

        之前血灵王自恃丹祖之境,大陆修炼者无一是他的敌手,所以他只是孤身前来,却没有想到沈非竟然涅盘重生,而且还生生借助这涅盘达到了和他同样的丹祖之境,这让他很有一种事态脱离掌控的感觉。

        到了这个生死关头,不甘心赴死的血灵王,终于还是要借助那些血灵族生物的力量了,这些血灵族生物进入血玉岛天空之后,根本没有去管那些大陆修炼者,而是疯狂地对着那三道血红色光柱撞击了起来。

        轰!轰!轰!

        积少成多,血灵族生物的实力虽然并没有血灵王那么强悍,但是铺天盖地的血灵族生物撞击光柱,其中还不乏达到高级半祖之境的圣血卫,这种冲击之下,最外围的一层血红色光柱,很快就出现了一抹裂缝。

        “大家一齐出手,阻止这些可恶的家伙!”

        沈家老祖强忍着体内严重的伤势,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沈非的手段功亏一篑,所以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大喝出声之后,便要抢先朝着那边掠出,和血灵族生物大战一场。

        唰!

        唰唰!

        唰唰唰!

        ……

        哪知道就在此时,天空之中的天残吞灵阵外圈,八大金魂之上,却是突兀地降下无数道各不相同的光芒,这些光芒好巧不巧,每一道都落在了一名血灵族生物的身上。

        嘭!嘭!……

        天残吞灵阵此时终于是展现出了他峥嵘的威力,那被轰中的血灵族生物,连一瞬都没有坚持过去,就被直接吞噬成了虚无。

        这才是真正的吞灵奥义,连丹祖强者的血灵王都不能抗衡天残吞灵阵,又岂是这些最高不过高级半祖之境的血灵族生物能承受的?

        虽然说外圈之中由八大金魂喷发而出的攻击,比内圈的天残玉能量要差了不少,但那些血灵族生物的实力也远远比不上血灵王啊,所以这一次,他们真的是自投罗网了。

        刚刚掠出十数丈的沈家老祖,还有那些跟在其身后的大陆强者,看到这一幕,身形尽都戛然而止。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这一刻的动作显得有些可笑,那个耀眼之极的沈家青年,根本就不需要他们的帮助。

        而且仅凭沈非一人之力,就胜过了无数的大陆修炼者,试想这个丹武大陆之上,还有谁能发出一道攻击,就将高经半祖之境的血灵族生物轰成碎沫?

        哪怕是同样身为高级半祖之境的龙皇玄麟也不行,这就是天残魔诀传承者的威力,这就是将天残魔诀修炼至大成境界后的恐怖,如今的沈非,才算是真正站在了大陆的最巅峰,傲视苍穹!

        由于沈非这一手天残吞灵阵的变化,让得血灵王的计划瞬间落空,感应着外间的无数血灵族生物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被轰杀,他心头终于是掠过了一抹惊惶。

        似乎这一次的天残魔诀传承者,和他所遇到的任何一个都不太一样啊,血灵王此刻是无比后悔,他后悔没有在沈非突破到丹祖之前将之击杀,更后悔那一日捏爆沈非的心脏之后,让得风殒将其尸身抢走,最后涅盘重生。

        世间没有后悔药,这一切的一切已成定局,血灵王想着自己即将到来的下场,他心中无疑极不甘心,一抹疯狂的念头在其心中升腾而起,整片血玉岛的天空,似乎都在这一刻充满了血腥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