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五百七十一章 问责

    第五百七十一章 问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嘿!”

        看到天青公子漠然看向上官尘和上官彤等人,一旁的韩文烨,王天明等人顿时都是嘿然低声冷笑道。

        等了大半天,等的就是这一时刻!

        “上官城主,别来无恙!”天青公子看着上官尘和上官彤,眼睛在上官彤身上多停留了一下,然后这才开口,声音之中听不出任何喜怒哀乐道。

        “天青公子!”上官尘脸色亦是很冷漠,而他只是微微的弯了弯腰,然后就同样平淡的回应道。

        “大胆上官尘,见了圣子你为何不出城迎接?为何不去公子旧居拜见?为何现在见了圣子不下跪?”突然,一个水云圣地的白衣女弟子跳了出来,然后她站在天青公子的身后,扬起修长的手指指着上官尘,脸色愤怒,声音尖锐无比的厉声叫道。

        这个白衣女弟子模样长的还算俊俏,而她如果不说话,外人可能还以为她是邻家女孩那种乖巧女孩,但是她这一开口,顿时就让人印象大改。

        这绝对是一个尖锐而刻薄的女人。

        “不错,上官尘,跪下!”这个白衣女弟子一开口,顿时其它的水云圣地普通弟子之中也有人叫了起来。

        “上官尘,你只不过是我们水云圣地的普通弟子,而天青公子则是圣子,普通弟子见了圣子之后须得下跪行礼,难道你忘记了?”

        “你好歹也是咱们水云圣地普通弟子中的前辈,而且还是当年普通弟子中的大弟子,不会连这点礼仪都没有吧?”

        “速速跪下,叩首行礼,否则的话,我等必然禀报圣地诸位长老,然后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让你知道圣地规矩森严!”

        更多的水云圣地普通弟子也是叫了起来,一时之间,群情激昂,场面是嘈杂一片。

        听着这些叫嚷之声,上官尘脸色铁青,口中说不出话来。

        虽然这些水云圣地的普通弟子是在刻意针对自己,刁难自己,但不可否认,他们所说的话,其实也句句在理。

        水云圣地的弟子有外门弟子,普通弟子,精英弟子和圣子四大级别,其中圣子的地位是最高的,剩余的三阶弟子见到圣子之后,必然要半跪行礼,然后以示尊敬。

        但奈何上官尘根本敌视天青公子,一直都视天青公子为仇人,所以这如何让上官尘能跪的下去?

        向自己的仇人下跪行礼?上官尘做不到。

        虽然上官尘一向是一个非常冷静,做事都是以大局为重的人,但是他同样有不冷静,同样有个人情绪压过个人理智的时候,而现在,则就是他个人理智被个人情绪所冲昏头脑的时候。

        妻子孟玉的死,是上官尘心中永远所无法解开的心结。

        然而也就在此时,上官尘身后的上官彤却是突然站了出来。

        “敢问一句各位,天青公子现在可有官职在身?”上官彤看着所有人,沉声说道。

        “没有!”那个白衣女弟子怔了一下,不明白上官彤为何这样说,下意识的说道,然后她说完之后还想说什么,就被上官彤给打断了的话。

        “我父亲是圣地钦定的红岩城城主,有名正言顺的官职加身,而根据圣地的官职规矩,所有离开圣地,前往各地担任各城市内主要官员,负责各个城市具体行政,军事事务,有官职加身的弟子,可不用再对圣地的任何圣子,长老下跪,只需以官场礼仪对待即可!”上官彤的声音不小,她压过了所有人的声音,环视着所有人,缓缓的说道。

        “既然如此,天青公子现在还没有官职加身,而我父亲则由官职加身,那我父亲为何要对天青公子下跪行礼?我父亲又触犯了哪条圣地规矩?”

        听到上官彤的话,顿时,那群普通弟子都是齐齐闭口不言,然后脸色难看无比,口中是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

        上官彤说的没错,水云圣地确实是有这么一条规矩,凡是官职加身的弟子,无需对圣地的圣子和长老再下跪行礼,只需用官场礼仪对待即可。

        而水云圣地做出这么一条规矩,也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一是为了自身的统治威严,毕竟外出前往各个城市担任城内要职,官职加身的弟子就是代表着圣地的脸面,若是他们还要对圣地的长老和圣子的到来在大庭广众之下下跪行礼,未免有失自身威严,从而让旁人心中会忍不住轻视水云圣地。

        二则是为了约束圣地的一些性情较为骄横的长老,毕竟圣地的长老权利已经够大了,若是他们还能够压得住各个城市,手中的权利进一步扩张,那圣地迟早要被圣地长老给从内部夺权给四分五裂掉。

        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条规矩。

        而只不过的是,虽然有这么一条规矩,而这条规矩也确实起到了作用,但是它的作用却没有想象中的好,没有想象中的有效,大部分官职加身的水云圣地弟子在见到了圣地长老和圣子之后,仍旧是忙不迭的下跪行礼。

        毕竟,他们终究是水云圣地的弟子,圣地的长老和圣子依然对他们有约束权,你可以按照这条规矩不下跪行礼,对方也因为这条规矩而无法惩戒你,但是难保你的不下跪行礼会不会触怒的对方,而如果触怒到了对方,那对方总归有办法去收拾你。

        所以为了以免给自己找不痛快,同时也为了自己在圣地内的前途着想,大部分官职加身的水云圣地弟子都是根本无视这条规矩,见到圣地的长老和圣子之后就会纷纷下跪行礼,以示尊敬。

        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这条规矩现在已经是很少人提了,若是无人说出,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想起来,就连上官尘自己也忘记了这条规矩。

        所幸的是,上官彤曾经偏爱读书,曾经阅览过水云圣地的很多典籍,其中就包括水云圣地的官职规矩典籍,故此,她才能记得这条规矩,现在说出来,正好是给上官尘解围。

        面对上官彤的质问,无人敢回应,就连天青公子自身也是沉默了下来。

        水云圣地的规矩很奇怪,大多数情况下,恐怕没几个人会把有些规矩当成一回事,但是一旦这些规矩被当众拿出来用的时候,那谁都不敢公然违背,因为圣地的高层为了正圣地威严,正圣地规矩森严,必然会将其当成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去对待。

        眼下,也正是如此!

        虽然明知道这条规矩的约束力非常有限,但却无人敢当面质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此事若是传出去,那么圣地高层将会对公然违反这条规矩的人处以何等刑罚!

        即使是天青公子也不敢!

        所以,今天上官尘不用对天青公子下跪行礼,已经是不用再考虑的事情了。

        而至于以后的事情,上官尘本就和天青公子是仇敌,更别说现在还有韩文烨,王天明等人的挑拨,难道天青公子会因为上官尘向他下跪行礼而就放他一马么?

        根本不会!

        既然如此,那现在已经找到不用下跪行礼的正当理由,何必再说其它?

        一时之间,四周,静寂一片。

        其中有普通弟子似乎挑起了眉毛,张了张口想要反驳什么,但他们也只是张了张口,然后就突然神色一颓,然后终究还是说不出话来。

        良久之后!

        “既然不用下跪行礼,那就免了!”天青公子终于是再次开口,然后淡淡的说道,“不过,上官城主,我倒要向好好的问一件事情!”

        “昨晚,你都干了些什么?是谁?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胆敢残杀城内金鹏商行,临风阵法公会,何家,孙家,青帮等诸方势力的?”

        “你是我们水云圣地钦定的红岩城城主,一举一动皆代表着我们水云圣地的利益和脸面,而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是真的以为自己当上了红岩城的城主以后就成了红岩城的土皇帝?可以对城内的所有人生杀予夺?”

        “你以为,你是谁?”

        “恩?”

        天青公子突然声色俱厉的喝道,身上的那上位者气势是骤然喷发,让四周的空气温度是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之下,另外天青公子身上还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汹涌而出,这股强大的威压就如同是泰山压顶一般向着上官尘当头压了下来,压的上官尘以及他身边周围的上官彤,郑宇,灰袍老者等人是全部神色大变,然后整个人忍不住深深的弯下了腰。

        “咯吱!”,“咯吱!”,“咯吱!”

        上官彤等人为了直起腰身,是拼命的努力和这股强大的威压对抗,全身的骨头因为身体在和这股强大的威压对抗而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噗通!”,“噗通!”,“噗通!”

        一旁的张老等人则因为实力低微,是根本受不了这股巨大的威压,当即整个人就膝盖一软,然后脸色煞白一片的跪了下来,同时膝盖和地面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

        “上官尘,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天青公子冰冷的看着上官尘,一字一顿的用力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