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五百五十章 各自的抉择

    第五百五十章 各自的抉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夜深!

        红岩城中的望月楼最高处却是灯火通明,金鹏商行的副行长韩文斌和孙家如今呼声最高的家主孙正雄位居主座,下方红岩城宿老陈德光和刘之光,红岩城城卫军参将王归一,何家实权人物何韵,拄着拐杖的青帮长老黄宏,临风阵法公会的三大长老之一百里帆以及红岩城三大统领之首沈狂的心腹副将风夜等九人,一共九方势力代表静坐在此。

        而偌大的大厅之中也只有他们九人,至于服侍的侍女则是全都不见踪影,唯有远处的黑暗之中不断有丝丝的令人心悸寒芒闪烁,显然是有重兵在围守着此地。

        “萧凡!”孙正雄蹙眉,他轻轻的敲了敲椅子把手,然后打破了空气之中的宁静,凝声自语开口说道,“他,当真有这么强?”

        “是!”韩文斌在服用了不少珍贵丹药之后,身体之中那米分碎的骨骼终于开始重新缓缓凝聚,然后不断生长,而今天晚上的这次聚会,他本不该来,但他还是忍着身体的剧烈疼痛来了,此时,他是声音沙哑无比的回应孙正雄说道。

        “阵法!”临风阵法公会的三大长老之一百里帆此时睁开眼睛,其中露出精芒道,“那个萧凡用的是阵法!”

        “那究竟是什么阵法?威力居然如此之强悍,能够让韩副会长等那么多人都无力反抗?”陈德光皱着眉头问道。

        “不知!”百里帆摇头道,“应该是某种很少问世的秘传阵法,因为在现有的阵法体系之中,我从未听说和见过这种阵法!”

        “秘传阵法,那这个萧凡究竟是什么来历?”刘之光声音低沉说道,“据我所知?;崦卮蠓ǖ娜送ǔ?啥际抢蠢患虻?,十个有九个都是出身于一些超级大势力,因为也只有那些超级大势力手中才掌握的有根本很少现世的秘传阵法。而照这样想的话,那这个萧凡。他会不会是来自某个!”

        “我已经托人查了咱们整个天齐郡所有姓萧的家族门阀,和萧凡重名重姓的人共计有八百七十二个,和现在咱们眼前这个萧凡身份可能相符的人只有十六个,而这十六人也已经一一排查过了,没有符合!”孙正雄开口说道,“另外,我还托人去查了附近几个郡所有,虽然查的不深清楚。但是初步的结果也是无一符合!”

        听到孙正雄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再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萧凡,此时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未知的谜团,无法知晓他的身份,他的来历,他的背景,一切关于他的事情都是一个谜,根本解不开。

        “有没有可能他来自更远的地方?比如其它州?”王归一突然开口说道。

        “跨州旅行那是需要至少王侯级别的大人物们才能够做到的事情,实力不足的人敢跨州旅行,恐怕活不过一天!”风夜瞥了王归一一眼。淡淡说道,“更何况,州门。是那么好进的?你觉得萧凡他能够进的来么?”

        听到风夜这带着些许嘲讽的话,王归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眼看了风夜一眼,便不语了,而风夜也是冷看了王归一一眼,同样扭过了头,不再说话。

        红岩城城卫军有三大统领,十大参将,风夜和王归一都是参将之一。而王归一因为父辈在城卫军中人脉极广的原因,他当为十大参将之首。在军中的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沈狂,郑宇等三大统领之下。乃是红岩城城卫军中的第四人。

        另外,今年还有传言,三大统领中的最后一位统领因为年迈即将退位,而接任新任统领之位的人选,而此人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王归一了。

        但是奈何沈狂此人性格霸道,不太讲理,硬是推出了自己的心腹爱将风夜,想要让风夜接任新任统领之位,并且还禀报了水云圣地那边。

        随着时间推移,水云圣地那方的态度也开始动摇,不再坚持让王归一继任新任统领一职,王归一在暴怒之余,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干脆加入了上官尘的阵营之中,想要借助上官尘的力量,阻击风夜。

        现在,虽然因为萧凡的事情,王归一再次叛变,加入联手反抗上官尘的阵营之中,和风夜变成暂时的盟友,可他们之间依然矛盾重重,冷漠无比。

        “那他就应该还是出身于青云下州了,看来,若是想要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来历,还得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孙正雄蹙眉说道。

        “依我看,没必要在这里查他的身份,然后担心什么后果的产生!”突然,何韵声音尖锐的说道,“管他是什么身份来历?如今他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就根本没什么好说的,杀了他就是!”

        “就算他的阵法很强又如何?在斗兽场之上恐怕是他提前布置好的阵法,所以才能够力压所有人,而我们若是偷袭暗杀,那他就算有一百条命也死不够!”

        大厅之中,没有人接话。

        何韵是女人,而很多女人都有充足的理由可以做事不计后果,只顾个人喜恶,但眼下,除了何韵之下,剩余剩余在场的都是男人,并且都是久居高位,视野和思维都不一般的男人。

        他们在看到萧凡那展现出种种不一般的手段之后,虽然愤怒,但理智仍在,所以他们的第一反应则都是弄清楚萧凡的真正来历,也只有考虑清楚杀掉萧凡之后的所有后果,做好了一击必杀,斩草除根的准备,如此方可真正行事。

        “依我看,不如这样,再让那个萧凡再多活几天,我们一方面尽快去查清楚萧凡的真正来历,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另外一方面再去想办法让巡察大人提前来到我们红岩城!”韩文斌低沉说道,“不管如何,要杀萧凡,上官尘终究是一个过不去的槛。而只要杀了上官尘之后,那么萧凡也逃不到哪里去!”

        “若是查出萧凡身份来历不简单,我们根本惹不起呢?”青帮长老黄宏开口道。

        “那就算我们倒霉!”韩文斌干脆说道。

        “就这样决定吧。若是萧凡真的来历不简单,身后有我们根本惹不起的力量在支持。那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就活该我们打碎牙齿和血吞,自讨苦吃,但若是发现萧凡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力量在依靠和支持,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杀就是!”孙正雄起身,看着所有人淡淡说道。

        “同意!”陈德光点头说道。

        “同意!”

        “同意!”

        其它人也纷纷开口道,也有人不开口。但显然默认也算是赞同了。

        “同意!”最后开口的是何韵,她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独木难支,只得无奈说道。

        “既然如此,那大家就请便吧!”孙正雄第一个起身,缓步走下了望月楼。

        剩余的所有人也依次起身,缓缓离去了。

        而很快,望月楼便恢复了平静,在楼顶的灯光熄灭之后,便彻底和黑夜融为了一体!

        城主府!

        “萧凡。没回来?也找不到?”听到灰袍老者的话,上官尘愕然说道。

        “是!”灰袍老者无奈道。

        “有人在城中看到他么?”一旁的上官彤急急的问道。

        “暂时没有!”灰袍老者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摇头道。

        “那他会去哪里?”郑宇低声说道。

        “不管他去哪里。今天的事情真的很严重!”灰袍老者叹了口气,又低声说道,“那个萧凡,虽然今天凭借着阵法,纵横无敌,但是他却将整个红岩城都得罪了,而且连带着您,也要面对其它所有人的怒火!“

        “大人,或许我们真的该和那个萧凡撇清关系了!”

        “李伯。你怎么能这样说?当日在临风阵法公会之中,若不是萧凡。我必然已经死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上官彤听到灰袍老者的话。顿时气愤的站起来说道。

        “大小姐!”灰袍老者看着气急的上官彤,无奈又叹了口气道,“他救过您的命是不错,但是我们也还了他很多了,若是真去计较,我们其实已经算是还清了!”

        “如今,他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拖累死,和他撇清关系,已经是再也正常不过的行为了!”

        “你说呢,郑统领?”

        “???我,我觉得大小姐说的有理,李伯您说的也有理,但是这其中真正应该如何抉择,还的看大人的!”郑宇被灰袍老者问的是猝不及防,但是他反应也算灵敏,在干笑了几声之后,立马说道,“而我就是一个武夫,只管听从命令,不管做抉择!”

        “真是墙头草!”

        听到郑宇的话,灰袍老者和上官彤都是忍不住翻白眼,就连一直沉吟的上官尘也是看向了郑宇,眼中露出古怪之色。

        “大人!”灰袍老者再次看向上官尘,口中忍不住说道。

        “父亲!”上官彤也是扭头,看向上官尘,叫道。

        “行了,你们不用争执了,此事,等等再说!”上官尘抬手,制止了灰袍老者和上官尘,然后声音平缓的说道。

        “等等再说?”听到上官尘的话,灰袍老者,上官彤和郑宇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的意思。

        “有些事,未必就要马上做出决定,等等再说,以静制动,才是上上之策!”上官尘笑了笑,说道。

        “城主大人高明!”灰袍老者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此时,以静制动应该是最合理的应对方案了,而且上官尘这样说,那就足以证明他心中也是有想要放弃萧凡的想法。

        很多时候,只要有一个想法就行,因为一个想法只要一旦根植在人心中,那它迟早会变成一颗参天大树,而到时候那放弃萧凡的举动也就随之产生,根本不会有任何突兀之感。

        “父亲!”

        上官彤也是一个伶俐之人,她自然也是猜到了上官尘的想法,知道父亲上官尘有放弃萧凡的意思,顿时她是急急说道。

        “行了,彤儿你去歇息吧,此事以后再说!”上官尘摇头道。

        “父亲!”

        上官彤脸上露出委屈之色,她还想说什么,但上官尘已经是摇摇头,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了,只是一个眨眼,便消失在了原地,上官彤就算想说什么,也是来不及了。

        灰袍老者看到这一幕,也是摇摇头,然后身形缓缓变淡,离开了。

        上官彤委屈的站在原地,咬着下嘴唇,看着父亲上官尘离去的背影,就如同是小女儿怄气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并且是一言不发。

        “大小姐不用怨恨城主大人什么!”郑宇此时悄然走了过来,低声在上官彤耳边说道,“因为你看看,这两天城主大人为萧凡也着实做了不少,他并非你所想象的无义之人!”

        “只不过在他那个位置,要考虑的事情和利益太多,他扛不住压力,放弃萧凡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而且即使他想,那他现在也仍旧没有真正做出来,虽然在观望,但是城主大人一天不真正那样做,外界要对萧凡动手,就依然投鼠忌器,这,也是一种对萧凡的无形?;?!”

        “我明白了!”上官彤听完郑宇的话,心中的埋怨之情顿时消解了不少,然后她点了点头,理解的说道。

        “大小姐理解城主大人的苦衷就好,因为城主大人又不是只存在于众人口中那道德无暇的圣人,他能坚守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郑宇又笑道,“再者,那个萧凡手段可谓非常,诡异莫测,令人不寒而栗,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就算我们不帮忙,他也有能够解决一切麻烦的能力!”

        “所以大小姐根本无需担心什么,更无需埋怨城主什么!”

        “不错,是这样!”上官彤眼睛一亮,点头道。

        “而至于李伯,李伯一直以来都太希望城主大人成功,所以他做事向来都是以利益为原则,大小姐也千万别去记恨李伯才对!”郑宇又笑道。

        “我明白李伯的为人,我是不会的!”上官彤也是笑道。

        “行了,既然大小姐能够解开心结,那就好说多了,天色也不早了,大小姐早点歇息去吧,我也告辞了!”郑宇说道。

        “郑叔叔慢走!”上官彤点头道。

        郑宇冲着上官彤行礼,然后转身离去。

        “萧凡,你究竟现在在哪里?”郑宇离开之后,上官彤沉默了片刻,然后她没有回自己的闺房歇息,而是抬脚向着大门外走去。

        她,要去找萧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