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虽后悔,但已晚

    第四百八十一章 虽后悔,但已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砰!”,“砰!”,“砰!”

        仿若永远都不会停下来的磕头沉闷声响不断的在江州市上空传开,并且是远远的传开,似乎在坚定的传遍整个世界一般。

        第一虚雀的脑门已经彻底磕碎了,但是萧凡却依然没有停歇,仍旧是抓着他的脑袋,不断的用力向下连续砸去。

        这砸的半空是不断破碎,砸的下方大地更是不断隐隐颤抖!

        下方的所有华夏之人都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呆呆的看着萧凡抓着第一虚雀的脑袋,不断砸向宛若钢铁一般坚硬的半空。

        如果说之前第一虚雀的话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何等冷血,何等凶残的人,那么此时的萧凡却简直要比第一虚雀还要冷血一万倍,凶残一万倍!

        在萧凡面前,第一虚雀温顺的就像一只乖巧的小兔子一般,他根本无法和萧凡相比!

        真是不得不说,一山,更有一山高??!

        六万下七万下八万下

        转眼之间,这九万个响头就只剩下一万个了,但此时第一虚雀整个人也被砸的处于濒死边缘了!

        他的整个脑袋是寸寸崩裂,远远望去就是一个布满无数裂纹的石球一般,若是稍微再一用力,变回彻底的四分五裂开来。

        但是对于此,萧凡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更没有丝毫的心软,他抓住第一虚雀脑袋的五指之上,乌光闪烁,然后将第一虚雀的整个脑袋都包裹在乌光之中,强行将第一虚雀的脑袋粘合在一起,继续向着下方重重砸去!

        不砸到九万下,绝不停手,誓不罢休!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了,然后他快速撤去身体周围的迷雾。露出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

        “魔帝大人!”这个身材魁梧中年人看着萧凡,苦笑一声,然后冲着萧凡拱手行礼,恭敬说道。

        而看到这个身材魁梧中年人。萧凡只是瞥了他一下,简单点头算是回应了一下,然后就继续自顾自的抓着第一虚雀的脑袋向着下方不断重重砸去。

        “鬼屠?”

        天荒诛魔戟几个是认出了这个身材魁梧中年人的身份,顿时,它们几个飞了过来。扬眉对着这个身材魁梧中年人说道。

        “见过诸位大人!”

        鬼屠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恭敬的对着天荒诛魔戟几个问好说道。

        “打住,你是自由国度的人,而咱们魔国和你们自由国度的关系可并不算的上是友好!”灭神剑大手一挥,斜睨着鬼屠说道,“而且如果我没记错,早年你还因为赏金,刺杀过我们魔国的几个重要之人吧?”

        “虽然最终没成功,但你这小子逃的也是贼快,被我们魔国的执法队打断了一条胳膊。最终勉强逃出生天,而后来你不知所踪,我们满世界找你找不到,此事才暂时作罢!”

        “现在你姿态放这么低,一定有所图谋吧?”

        “是!”看到灭神剑直接把所有的话都说开了,鬼屠讪讪一笑,然后他也不再藏着掖着什么,然后陪着笑说道,“我来的目的很简单,请魔帝大人放第一虚雀一马!”

        “放他一马?”太虚禁甲刚刚平复下去的怒气。此时又瞬间满槽,它狠狠的盯着鬼屠一字一顿的狞声说道,“他杀了我们魔国那么多人,更杀了我的好友叶烈。而你现在居然说要我们放过他,鬼屠,你也算是老人了,不会活了这么多年,年纪全活到狗身上了吧?”

        “大人,我是有原因的!”鬼屠对于太虚禁甲的愤怒咆哮。脸上是没有露出任何的愤怒之色,他苦笑着说道,“第一虚雀和我有一定的血缘关系,我!”

        “别扯这些没用的!”元初之戒不耐烦的打断了鬼屠的话,然后冷声说道,“鬼屠,你的这个名头可不是随便来的,就你这种杀入如麻的冷血之人,也会考虑血缘关系?更别说第一虚雀和你的血缘关系几乎可以薄弱的不计考虑,所以你最好说重点!”

        “我和第一虚雀算是同盟关系,而我们都是要对抗那个人,至于那个人,想必魔帝大人也应该知道是谁!”鬼屠干脆利落的说道,“第一虚雀有对付那个人的办法,所以,他暂时还不能死!”

        “哦?”听到鬼屠的话,天荒诛魔戟几个都是扬眉,然后它们扭头看向萧凡,似乎有询问之意。

        但萧凡却是根本不语,仍旧是抓着第一虚雀的脑袋,不断的用力向下砸去,动作丝毫没有半分的迟疑和犹豫之色。

        天荒诛魔戟几个顿时点点头,明白了萧凡的意思。

        今天,第一虚雀,必死无疑,任谁来说都没用!

        “行了,鬼屠,第一虚雀必死,任你说什么都没用!”天荒诛魔戟几个大咧咧的一挥手,说道。

        “你当年虽然刺杀我魔国之人,但并未成功,而且你也断了一条胳膊,整个人更是被打的满世界乱窜,几次濒死,所以你和我们魔国的恩怨已经算是结束!”灭神?;邮炙档?,“今天,你还是尽快离开的话,虽然我们不杀你,但你可未必能活!”

        “恩?”本来还想说什么的鬼屠,听到灭神剑的话顿时一怔,然后眼中立马出现锐利之色。

        “你应该能猜到是谁,在如今的地球世界能够杀你的人,第一虚雀算一个,我们算一个,那个人还算一个,另外最后还有一个,你可别把它给忽略了!”灭神剑耸耸肩,嘿嘿一笑,说道。

        “好,我知道是谁了!”鬼屠眼中光芒闪烁不定,最终他沉默了半响,似乎明白了什么,知道了什么,然后就点头说道。

        “好走,不送!”太虚禁甲狠狠的看了鬼屠一眼,粗声粗气的说道。

        鬼屠没有再说话,而是又看了一眼萧凡手中的第一虚雀,然后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就向着远处快速离去了。

        “我们这么提醒地球世界真正天道要杀他,从而迫使他和那个人联合,会不会给我们造成压力?”天荒诛魔戟看着鬼屠离去的背影,皱眉对着灭神剑低声说道。

        “虽然说我们和地球世界的真正天道达成了联盟,但是,天道无情,天道不可信这句话绝对不是空谈!”灭神剑眼中精芒闪烁的说道,“而且,我们和那个人大战,为地球世界天道解决问题,那谁能保证,地球世界天道会不会在我们身后捅刀子?我们,和地球世界天道很熟么?熟到可以掏心挖肺的地步?”

        “虽然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而利用鬼屠,不光是给地球世界天道造成一定的压力,以提升我们的重要作用,同时也是给地球世界的一个警告,告诉它最好老老实实的合作,别想着动其它什么小心思!”

        “明白!”天荒诛魔戟顿时反应过来,点头说道。

        “老弟,以后跟哥还是多学着点吧,就你这简单的脑子,迟早会被其它人给卖了!”灭神剑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幻化出一只手,拍着天荒诛魔戟得意洋洋的说道。

        而听到灭神剑的话,天荒诛魔戟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就你的花花肠子多!”元初之戒狠狠的瞪了灭神剑一眼,斥道。

        灭神剑有些怕元初之戒,顿时是缩缩脑袋,干笑一声,不吭声了。

        此时,萧凡砸第一虚雀的脑袋也基本快砸到第九万下了,而至于第一虚雀整个人则是无力的爬在那里,任凭萧凡抓着他的脑袋向下不断砸去!

        第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七下,第八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下,第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下,第九万下,结束!

        “砰!”

        随着最后一声脑袋砸地的沉闷声音响起,萧凡终于是松开了第一虚雀的脑袋,然后将那只剩下一口气的第一虚雀给随手扔在了地上。

        “萧凡,跟着我一起下地狱吧!”

        趴在那里的第一虚雀艰难的抬起头,他看着萧凡,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的脸上出现最深的狰狞和怨毒之色,然后他口中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断断续续的狠戾说道。

        话音落下,他整个身体顿时就绽放出无尽的七彩光芒,他整个人就像一颗不稳定的炸弹一般,即将爆炸开来。

        但是!

        萧凡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大手一抓,就将第一虚雀身上的那无尽七彩光芒给硬生生的塞回了第一虚雀的身体之中,同时还从掌心射出一道红线,瞬息之间就将第一虚雀整个人给困成了一个粽子!

        “不!”

        看到这一切,第一虚雀的眼中顿时出现了巨大的绝望之色,同时他的心中也是不可遏制的浮现起悲凉之色。

        连死都不能!

        这是何等的可悲?

        自己,是真的不该去招惹这个恐怖的杀神,而如果自己不去招惹这个恐怖杀神,那么一切都想必已经成功了吧?

        巨大的后悔之色,在第一虚雀的心中不可遏制的升起,眨眼之间就吞噬了他的整个身心,然后让他整个人都活在了深深的后悔当中。

        虽后悔,但已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