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跪下,赔罪

    第四百七十九章 跪下,赔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我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听家族的那些老人说你有多么强大,有多么恐怖,有多么传奇!”第一虚雀看着缓缓走过来的萧凡,大笑着说道,“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

        “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运气好,并且又赶上了一个好时候而已,而若是我在你那个时代,我相信我一定能比你做的更好!”

        第一虚雀说到这里,脸上满是自信之色。

        对于第一虚雀的话,萧凡只是沉默,一言不发,唯有幽暗的双眸更加深邃和黑暗起来,他一步步的向着第一虚雀走来。

        “杀!”

        面对萧凡的一直沉默,第一虚雀似乎也觉得自己一直放言有些对牛弹琴,所以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冷笑一声,然后就扬起最终魔刀,口中厉声喝道。

        话音落下,最终魔刀就当即化成一抹乌黑的光芒,向着萧凡当头劈斩了下来。

        骤然之间,萧凡突然神色大变,幽暗的双眸之中满是嗜血暴戾之色,口中低喝一声,喝声宛若大地雷霆一般震撼人心,然后他抬起手,第一虚雀的头顶上空也是赫然出现了一个黑雾缭绕的擎天大手,向着第一虚雀当头狠狠抓来。

        “嘿!”

        第一虚雀夷然不惧,嘿然冷笑,然后手腕一震,就调转刀向,向着萧凡所凝聚而出的那个黑雾萦绕的擎天大手用力斩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顿时响起,然后烟尘很快消散,萧凡所凝聚而出的那个黑雾萦绕擎天大手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第一虚雀则是昂然站立在当空之中,手握最终魔刀,脸上满是自傲之色。

        “萧凡。属于你的时代已经过去!”第一虚雀重重向前踏出一步,扬起最终魔刀,刀尖直指萧凡??谥写蠛鹊?,“而现在。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时代!”

        “今天,我第一虚雀就要屠帝!”

        说罢,第一虚雀就蓦地发出一声清啸,然后他整个人周围顿时爆发出一团夺目的七彩光芒,而这团七彩光芒是如此的耀眼,仿若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七彩之色,看上去煞是瑰丽,充满神异。好看至极!

        “我第一虚雀一出生就伴随七彩祥云,拥有七彩法相,乃是注定的成帝种子,萧凡,把你的帝位让给我!”

        第一虚雀厉声大吼,然后话音还未全部落下,那七彩之光就化成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座巍峨大山,依次向着萧凡当头砸落下来。

        而此时,萧凡眼中的嗜血和暴戾之色也是浓重到了一个极致,他幽暗的双眸之中满是邪然之色。体内的凶戾气息彻底爆发,然后他蓦地一拳祭出,直接就将第一虚雀的七座七色大山硬生生的全部轰爆在了当空!

        “轰!”

        震天的爆炸之声响彻云霄。天空之中的云彩顿时全部溃散,四周的空间更是寸寸崩裂,露出无数的黝黑空间裂缝。

        看到这一幕,第一虚雀顿时是脸色一变!

        七彩之山虽然不是他最强的底牌,但亦是他全力的一击,在中央帝界的年轻一代当中,能安然无恙的接下他这一击的人可着实不多,而能够一击破掉他这一击,强势碾压他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唯有那几位站在世界最巅峰的几个顶尖天才才能够做到。

        眼下,萧凡却做到了!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那个魔帝。纵然在身受重伤情况之下,依然如同一头凶猛的狮子一般。绝对不可小觑!

        但是,也就如此了!

        第一虚雀很快恢复常态,然后再次低吟一声,就要发出自己最强的一击。

        但是,他的脸色刚恢复常态不过短短一秒钟,瞬间又变了!

        因为萧凡整个人突然超出他的预料之外,诡异的直接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他的那一双幽暗如同深渊一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让自己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

        “七彩云光刀,杀!”

        第一虚雀脑子电光闪烁,然后他狂吼一声,双手紧握最终魔刀,当即就涌动全身力量,发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顿时,最终魔刀之上开始散发出一丝丝的毁灭性恐怖气息,属于禁忌神兵的真正力量也真正觉醒开来,然后最终魔刀和第一虚雀快速融合在一起,两者几乎在瞬息之间就化成了一柄十米之长,充满七彩光芒的白色大刀,锋锐的刀尖尖锐的呼啸一声,便当即向着萧凡的脑袋急速刺破而来。

        而对于第一虚雀手握最终魔刀的这最强一击,萧凡整个人却是愈发的狂暴起来,整个人桀骜无边,满头黑发肆意飞扬,幽暗双眸大睁,其中充斥着最为冰冷和最为残忍的浓郁杀机。

        “给老子跪下!”

        萧凡厉声喝道,然后他不躲不偏,五指张开,如同天钩一般,向着那充满七彩光芒的白色大刀刀尖用力抓去。

        顿时!

        “轰!”

        巨大的爆炸之声响起,滔天的气浪化成千米巨墙,涌动四方,狂风呼啸,数十个黝黑的龙卷风凭空形成,在空中和大地之上肆虐一切。

        天荒诛魔戟等几个按照萧凡的命令联手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防护罩,用以?;は路降慕菔幸约案浇募杆鞘?。

        对于江州市,对于华夏,萧凡还尚留有几分薄弱的感情,而正是出于这几分薄弱感情的因素,萧凡才会让天荒诛魔戟几个这样做。

        而在那巨大的爆炸之中,萧凡的手掌如同无坚不摧的神掌一般,直接摧枯拉朽一般,就把第一虚雀的那充满七彩光芒的白色大刀轰成了无数的碎片,然后他再顺手一抽,最终魔刀就从第一虚雀的手中夺了过来。

        这还没完,夺过最终魔刀后的萧凡,随手把最终魔刀扔向了下方的天荒诛魔戟几个,然后反手一掌,当即就扣住了第一虚雀的脑袋,将他整个人强行按的跪伏了下来。

        “吼!”

        第一虚雀被萧凡所扣住脑袋,按的整个人被迫跪伏下来的那一刻,他口中是愤怒咆哮,想要挣扎反抗,但是无论他怎么反抗,他的攻击对于萧凡来说都像虚幻的泡沫一般,根本无法伤害到萧凡分毫。

        因为萧凡的大手就像是一个铁箍一般,牢牢的扣在他的脑袋之上,让他根本无法逃脱掉,而萧凡扣住他脑袋的手上所涌出的大力,更是让第一虚雀感觉自己脑袋之上像是在顶着一座巍峨大山一般,使得自己根本无法抬起头,更无法直起腰身。

        “萧凡!”

        纵然如此,第一虚雀依然不肯屈服,他口中厉声咆哮,身体之中如同惊涛怒浪一般,汹涌着力量,拼命的想要从萧凡的手掌之中挣脱开来。

        可还是没用。

        萧凡就这样双眸沉寂的抓着第一虚雀的脑袋,强迫他跪伏在那里,任凭第一虚雀在那里疯狂挣扎,口中嘶吼连连。

        而良久之后!

        第一虚雀也不知道是尝试了多少次,他终于是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然后他无力的跪伏在那里,低头看着萧凡的脚尖,眼中终于是出现了一抹惊惧之色。

        这,不可能!

        他明明已经深受重伤,远没有恢复,实力根本不如自己,但是为何,为何自己在他手中却只能熬过两招?即使拿着禁忌神兵最终魔刀,使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亦是两招完败?

        若是自己没有拿着最终魔刀呢?难不成自己能一招落败不成?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萧凡,他已经是过去了,而我则是中央帝界赫赫有名青年俊才之一,有资格争夺五帝之位的人,而我,绝对不可能会落败在他的手中。

        这绝对不可能!

        第一虚雀在心中不停的低吼,但,虽然他是在不停的低吼,但他的低吼却只是像是在说服自己相信一件不可能相信的事情一般,充满无力之感,并且随着他在心中的不断低吼,他眼中的惊惧之色却是愈发的浓重起来,尤其是他的脸色,正在不受控制的变白,而且是惨白一片。

        这,就是身为大帝才有的强悍力量么?

        这,就是曾经被无数人传颂,无数人敬畏,无数人为之臣服的魔帝萧凡么?

        强,实在是太强了!

        简直深不可测!

        即使重伤之下,他也是一头狮子,不,是一头巨龙盘伏,谁若敢不知死活的挑衅,那代价就是死!

        或许,自己确实是错了,自己不该没有听鬼屠的话,而蓄意挑衅萧凡??!

        理智的自我意识想到这里,然后,一丝悔意顿时就不可遏制的在第一虚雀的心头油然升了起来。

        “跪下,赔罪!”此时,萧凡漠然开口,抓着第一虚雀的脑袋说道。

        “什么?”

        第一虚雀听到萧凡的话,刚开始还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萧凡要他跪下,赔罪的人是谁,顿时,他心中的愤怒就喷薄而出,眨眼之间就吞噬掉了原有的恐惧,他的整张俊逸脸庞也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一片。

        “最后说一遍,跪下,赔罪,否则,抽筋炼魂!”萧凡再度开口,淡淡的声音之中充满着浓浓的无情而残忍之色,清楚的回响在第一虚雀的耳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