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四百零三章 黎明前的最黑暗时刻(下)

    第四百零三章 黎明前的最黑暗时刻(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着西装中年人那平淡但却冷酷的话语,张飞扬只觉得一股火气直冒脑门,他当即就想愤怒的咆哮!

        但是还没等他咆哮出来,西装中年人就突然一个闪身冲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淡淡的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咔嚓!”

        张飞扬胸膛之上的三根胸骨顿时微微断裂开来,而他口中所就要发出的咆哮之语也随之因为疼痛,被全部咽回了肚子之中,发布出来声音。

        “我们的交易内容之中可没有你骂我,我还得笑着接着的要求!”西装中年人温和的看着疼的脸色发白,冷汗直流的张飞扬说道,“所以,你最好还是管好你的那张嘴巴,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取下你身上的某个部件作为我个人的收藏品!”

        张飞扬没有说话,他也暂时说不出来话,口中大口大口的抽着凉气,疼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脸色更是狰狞一片。

        “这个交易如何?”西装中年人温和的如同一个谦谦君子一般,他看着张飞扬,眼中满是询问之意。

        “不如何!”张飞扬艰难的从牙缝之中挤出这几个字。

        “看来你是没看过那个视频,似乎有些忘记曾经的伤痛了吧?”西装中年人摇摇头说道,“那也吧,今天我就让你再看一遍,再回味一下曾经的那个场景就是!”

        话音落下,黑暗之中当即就有人打开了一个投影仪,一个视频画面顿时就跳了出来。

        “哈哈哈,这妞不错啊,嫩!”

        “来,谁先?”

        “当然是哥哥我了!”

        “不要,求你们不要!”

        “青青,青青!”

        “不要动她,我求你们了,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啊,冲我来??!”

        “求你们了,我给你们磕头,我给你们磕头??!”

        “畜生。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熟悉的声音响彻在张飞扬的耳边,熟悉的画面呈现在他的面前,张飞扬的眼泪瞬间就全部流了下来,他的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那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此时被西装中年人所全部血淋淋的重新撕开,而且是撕的更深,更大,更狠,让张飞扬的心都仿若在这一刻被撕成了千片万片,简直痛不欲生!

        “怎么样?应该有些清醒了吧?”看着痛苦的已经无法呼吸的张飞扬,西装中年人依旧是温和的笑着,然后说道,“交易的条件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要你交待出那个萧凡的一切。交待出你的胳膊断臂重生的秘密,这段视频将会被彻底删除,你的那个死去未婚妻的名誉也将得到保持!”

        “不然的话,她虽然会被很多人同情,但同样会被很多有古怪癖好的人所珍藏欣赏,你真的想把事情的结果变成那样?”

        “呵呵,放心,没人知道这个视频会是我们放上去的,而且看到这个视频的人,虽然会出于良知而恨不得杀死其中的他们三人??赡怯趾臀颐怯惺裁垂叵??”

        “当然,我话的重点不在这里,我话重点是你女朋友的一切,尤其是一个女孩子家的名誉。也将彻底毁于一旦!”

        “即使是死了也不得安宁,而这,应该也就是世界上最为痛苦的刑罚之一了吧?”

        西装中年人的话如同大锤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重重砸在张飞扬的心间之上,砸的张飞扬全身抖动如同筛糠!

        “我这个人是很仁慈的,我给你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不,一天吧,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等待你的正确回答!”西装中年人转身说道,“当然,同时这段视频我也会让它反复在你面前观看,就算你闭上眼睛,你也能够听到它的声音不是?”

        “一天,你有一天的时间去不断的看这段视频,去反复回忆你曾经的痛苦,去反复回忆你那死去的挚爱,而最终,我相信你的心会给你正确的答案!”

        西装中年人渐渐远去了,但是他的声音却如同魔鬼的声音一般,响彻在张飞扬的耳边。

        “青青!”

        张飞扬无力的看着前方墙上所不断滚动播放的视频画面,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落下,整个人泣不成声!

        “简直冥顽不灵!”一个面容如同枯树,眉宇阴森的老妪看着眼前已经不成人形的凌震,摇头森然说道。

        “呵!”凌震躺在那里,双眼无神的看着上空的天花板,艰难的扯动嘴角,发出一声轻笑之声。

        “大人,他已经救不活了!”旁边的一个下人低声说道。

        “真是一个废物!”这个面容如同枯树,眉宇阴森的老妪看着即将死亡的凌震,冷声说道。

        “他终究是一个普通人,生命力太差,所以稍微重一点的刑罚都承受不住,死亡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这个下人低声说道。

        “恩?”这个面容如同枯树,眉宇阴森的老妪顿时扭头,森寒看向这个下人。

        这个下人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噤声不语了。

        “算了,他并非什么重要人物,知道的东西也不会多,现在既然死了那就死了,通知人,把他扔进焚尸炉里面吧!”这个面容如同枯树,眉宇阴森的老妪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

        “是!”这个下人立马低声说道。

        随之,所有人都是离开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凌震躺在冰冷的地面之上。

        “笑笑!”凌震口中呢喃,然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接下来脑袋一歪,随之就彻底的失去了所有的呼吸。

        而同时,监牢之中的灯光也彻底的暗淡了下来。

        无边的黑暗,将凌震给彻底吞噬掉了!

        齐家!

        “林正天,你现在不像其它人那般,呆在那暗无天日的困龙狱之中,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是林月如的爷爷,同时也算是我们家毅儿的亲家爷爷,所以你才免于遭受那些苦难!”蓝静美丽的眼中满是冷意。她盯着坐在那里默然不语的林正天冷淡说道。

        “而这些天,按照毅儿的要求,我们齐家对你是一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无论你说什么。我们都全部允诺了下来!”蓝静眼中的冷意突然一下子浓重了起来,“但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所以,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现在。关于那个萧凡,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出来,一个字都不要留!”蓝静缓缓起身,盯着林正天一字一顿的用力喝道。

        林正天仍旧是默然不语,整个人就宛如是一座石塑一般做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正天,你当真找死不成?”蓝静顿时忍无可忍,愤怒的尖锐咆哮道。

        林正天此时终于抬头,然后只见他漠然看着蓝静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何必那么多废话?”

        “老东西。不要以为你孙女成了我的儿媳妇,你就有什么可以嚣张的了!”蓝静大手一张,直接把林正天给凌空抓了过来,一手攥住林正天的脖颈,狞笑说道,“你现在很硬气是不是?很好,我蓝静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硬气之人了,因为你这样的硬气之人通常折磨起来都非常有趣!”

        “那尽管让我见识你的手段!”林正天被掐的喘不过气,他艰难的看着蓝静,口中却是冷笑着说道。

        “你马上就会见到的!”蓝静回答。然后她冷笑一声,将林正天摔在地上,随之转身,冲着外面喝道?!鞍涯歉鲂淼禄⒏掖侠?!”

        “是!”外面当即有人应声说道。

        “许老头!”林正天似乎是猜到了蓝静想干什么,顿时他脸色一变,忍不住低声说道。

        “吱呀!”门被打开了,一个简直不成人形,全身满是斑斑血迹的老者被架了进来,然后被随意的摔在了地上。而他则正是许德虎!

        “许老头!”林正天惊声叫道。

        “林老头,你还没死???”许德虎此时费力睁眼,他艰难的微微偏头,看向不远处的林正天,扯动嘴角,笑道。

        “没死!”林正天苦笑说道。

        “行了!”许德虎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蓝静给粗暴的打断了,然后只见她狞笑着说道,“老友见面,很感人是不是?但是如果这样呢?”

        话音落下,蓝静的手中就突然多出了一把匕首,然后她不由分说,就直接刺进了许德虎的心窝之中!

        “不!”林正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顿时惊到了,然后他又立马反应了过来,惊声大叫起来。

        但是,已经是来不及了!

        蓝静一刀拔出,许德虎胸口的血就如同是泉水一般汩汩的冒了出来,而许德虎整个人也是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林正天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他想要冲过去救许德虎,但蓝静只是一挥手,林正天整个人就被凭空甩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远方!

        “林老头,先,先走一步!”许德虎艰难的扭头看向远处的林正天,用着微弱的近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然后他刚一说完,整个人就彻底失去了任何生机!

        “许老头!”林正天痛苦的大叫道。

        蓝静站起身,随意的抹掉手上所沾染上的点点殷红血迹,然后她向着林正天一步步缓缓走去,而走去的同时,她还冷笑着说道:“这姑且算是一个教训吧,因为你的固执,所以他死了,而接下来你还想让谁死?我全成全你就是!”

        “你这个疯子!”林正天看着蓝静,恨声说道。

        “咯咯,我就是一个疯子!”蓝静突然癫狂的大笑了起来,“那个萧凡在世界天榜之战上杀死了我的丈夫,齐毅的父亲齐卫,但齐毅对于他的这个父亲的却死并不关心,可我不一样,我在乎,我关心!”

        “我必须要杀死那个萧凡,我要毁掉他的一切,杀光他所有的亲人,如此才能消解我心中的愤怒!”

        “这个许德虎只是一个开始,而你最好不要逼我,因为你一旦逼我,我不光会杀光你所有的亲人,而且我还会杀了你,就算是冒着毅儿雷霆大怒,我同样也要杀了你!”

        蓝静附身,她盯着林正天,美丽的脸如同恶魔一般狰狞恐怖,用力的嘶声尖锐叫道。

        “疯女人,你不得好死!”林正天看着蓝静,眼神愤怒无比,口中狠声喝道。

        “少废话,我再问一句,你说还是不说?我现在可没空和你玩什么弯弯绕绕,只问你一句,你说还是不说?”蓝静有些癫狂的尖叫道。

        “你还是杀了我吧!”林正天冷声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蓝静终于彻底癫狂,然后她整个人就像一个女疯子一般,突然怪笑起来。

        笑声未落,她手中的匕首就突兀的寒芒闪动,狠狠的抹向林正天的那双眼睛!

        “啊——!”林正天顿时惨嚎起来,因为他的两个眼珠子已经被蓝静用刀给活生生的挖了出来。

        “想死,我成全你,哈哈哈哈!”蓝静癫狂的尖笑道,“但是在你死之前,我会让你品尝到什么才是人间最痛苦的事情!”

        说罢,蓝静手中的匕首就再度寒芒闪现,抹向林正天的手腕和脚踝之处!

        “啊——!”林正天再度惨嚎了起来,因为的手筋和脚筋都被蓝静所挑断了,整个人彻底成了一个废人!

        “哈哈哈!”蓝静美丽的脸上满是扭曲之色,她癫狂的笑着,笑声刺耳,简直要把人的耳膜给穿透了。

        而也就在此时,外面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夫人,家主来看您了!”

        “什么?毅儿来了?好,我这就来!”蓝静听到这话,顿时瞬间清醒过来,然后她立马起身说道。

        “是!”外面之人应声说道。

        “今天算便宜你了,但是你放心,我说到做到,等明天毅儿大婚已过,我立马就送你去地府见你的老友,所以,在这仅剩的生命余光之中,你还是尽可能的回味吧,要不然的话,你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蓝静狞笑说道,然后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头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去。

        林正天无力的躺在那里,他看着蓝静远去的背影,想要说什么,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身体更是止不住的颤抖,眼中则是充斥着的是满满的绝望之色。

        (PS:三章,两章六千字,一章四千字,加起来一万字终于写完,不负昨天的承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