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三百九十章 都灵裹尸布

    第三百九十章 都灵裹尸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如果说之前萧凡撕扯掉孔雀明王的两条胳膊,或许在理论上萧凡和佛门还有一丝的回转可能,但眼下,萧凡直接杀了孔雀明王,还将孔雀明王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那这件事就绝对闹大了,大到几乎相当于捅破天了!

        佛门是谁?世界八方峰会常任势力之一,佛门一动,整个世界都要为之震动。

        释迦佛祖是谁?佛门三大佛祖之首,佛门真正第一人,世界极巅强者之中的最强几个人之一!

        而且佛门,齐家,灵部三方向来攻守进退如一,是出了名的坚固联盟,如今佛门要杀人,在付出一定的代价和好处之后,齐家和灵部也不会坐视不管,必然相帮!

        而且不光如此,孔雀明王是太子党七大圣上之一,如今孔雀明王死去,太子党不可能不为之讨回公道,而太子党若是一动,又将会牵扯华夏之外的一些大势力有所动作,所以到时候,萧凡可谓是诸世皆敌!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今天的这场萧凡和太子党的对抗之中,居然会发生如此的惊天变故。

        突然,一丝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微风吹过,萧凡的黑发为之轻轻拂动,一丝发梢掠过他那双幽暗如水的眸子,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只觉得心头寒意纵生!

        “萧凡,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当众残害佛门空静,空虚,空无三位得道高僧,还血腥杀害释迦佛祖之独女,孔雀明王!”半空之中,一个灵部的大人物冰冷开口说道,声音回荡在半空之中,宛若滚雷一般,隆隆作响,震耳欲聋,“你,实在是罪不可赦。当诛!”

        “行了,都少在这里装什么贞洁烈女,其实你们都是一群根本不要脸的**!”萧凡抬头,看向半空之中。幽暗的双眸之中尽是讥笑之色,“不是说你们实力低我看不起你们,而是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一个个自私自利的厉害,斗外敌不行,斗自己人倒是一等一的厉害!”

        “刚才。在我宰那四个货色的过程当中,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绝对不短,而你们却没有一个人下来救援,都是只在一旁无动于衷的看着,任凭我将他们四个是杀了个干干净净,而你们的这点小心思谁不知道?不就是想借助我的手去削弱佛门,从而让佛门震怒,然后对我大肆出手,而你们好在背后对着佛门身上啃好处么?”

        “你们所有人呐。真就是一群白痴,啊不对,说你们是白痴都算是抬举你们了,因为白痴至少不会对自己的盟友在背后捅刀子,而你们,杀熟那是手到擒来,所以对你们来说,盟友,可不就是用来卖的?”

        “卖人者,人恒卖之。你们,其实也就那点器量了,只知道整天躲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之上,然后算计过来算计过去。结果算计到最后,终究是一场空!”

        “可怜,可叹,又可笑??!”

        萧凡连连摇头,惋惜说道。

        听到萧凡的话,整个半空之中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沉寂当中。显然萧凡的话是直中他们的内心要害之处,将他们心思之中的所有龌蹉全部强行挖出来,放在了明面之上,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到。

        山巅之下,没人说话,但不少人都是在心中对萧凡的话极为赞同,而且尤其是对于萧凡的那句卖人者,人恒卖之,更是笃信不已!

        做人呐,还是有点信誉和良知的好,不要太被利益所蒙蔽了眼睛,也许你能够一时得意,但最终你必将众叛亲离,落得个身首异处,却无人收尸的可怜下??!

        但半空之中的那些大人物也就沉默了一下,便纷纷重新恢复了往昔的冷漠。

        “萧凡,我们如何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训什么!”一个来自卡门的大人物开口,他的声音冷冽无比!

        “你算个什么东西,来教训我们?你有那个资格么?”一个来自X组织的大人物也是很漠然的说道。

        “今天,你必死!”一个来自梵教的大人物简单说道,声音虽然平淡,但却充满无尽的杀意和寒意。

        “那就来,别说我欺负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的小屁孩子们,你们这些老的直接全都上,老子今天难得想祭奠一下老子身上的杀意!”萧凡狂放说道,眉宇之间桀骜无边,一双幽暗的双眸横扫开来,如神似魔,傲视苍穹,睥睨万千!

        “小兔崽子,小屁孩子!”

        听到萧凡的这两个用词,山巅之下的那些人一个个突然有些想笑,但又有些笑不出来,或者说不敢真的笑!

        那些大人物个个都是诸方势力的实权大佬,居然被萧凡称之为小兔崽子。云起,南宫问天,帝释天等剩余六大圣上以及其它太子都是诸方势力最为重要的接班人之一,居然被萧凡称之为小屁孩子。

        不得不说,这听起来确实非常之滑稽!

        而话又说回来,放眼整个世界,谁敢用小兔崽子和小屁孩子称呼这些大人物和云起,南宫问天,帝释天等剩余六大圣上以及其它诸多太子?

        没人敢!

        而且,就算是X组织的第一魔神,卡门的第一使徒,灵部的灵部之主,佛门的三大佛祖之首释迦,梵教的三大至高神之首梵天也不敢,也不可以!

        如今,萧凡不清楚是不是后无来者,但他绝对算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个,第一个敢如此戏谑蔑称这些大人物和云起,南宫问天,帝释天等剩余六大圣上以及其它诸多太子的人。

        够大胆,够狂!

        此时,山巅之下和山巅之上的所有人对于萧凡的狂,再无任何有对于传说中的怀疑!

        “萧凡,今天我们太子党一定会让你品尝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我们太子党会让你跪下来求我们放过你!”就在半空之中的那些大人物一个个忍不住就要出手的时候,下方的云起,南宫问天,帝释天六人以及所有的太子都是纷纷站了起来,他们每个人的身上皆是散发着滔天的杀机,死死的盯着萧凡,其中南宫问天开口,声音冰寒一片的说道。

        “问天,你们太子党想干什么?”似乎是觉察了哪里有一丝的不对劲,半空之中的那些大人物纷纷警觉,其中灵部的大人物沉声对着南宫问天说道。

        南宫问天不说话,云起,帝释天,米迦勒,奥丁,波塞冬五人也不说话,周围的所有太子同样都是不说话,他们每个人都是嘴角噙着森寒的笑意,身上的杀机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向上攀升!

        “你们!”

        卡门的一个大人物最先反应过来,然后他惊怒无比的大叫一声,但是可惜话还没说完,他就顾不得再说什么,而是忙不迭的向后狂退而去。

        而就在这个卡门的大人物向后狂退的那一刹那,整个阿尔卑斯山巅的上空,原本晴朗无比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仿若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了一般。

        同时,一丝丝浓郁的血腥味道开始在空气之中不断蔓延,这血腥味道是如此的浓郁,浓郁的好像让人处于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血海之中一般,使得人的鼻子中,耳朵中,眼睛中,嘴巴之中全都是浓郁的血液。

        看到这幅情景,剩余的那些大人物也纷纷反映过来,然后他们什么都没多说,只是脸色一变,立马是转身就向后撤!

        “哈哈哈,都灵裹尸布,杀!”

        南宫问天,云起,帝释天,米迦勒,奥丁,波塞冬以及所有太子皆是疯狂的大笑起来,然后他们身上的杀机顿时连为一体,口中狂吼起来。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一个上面尽是斑斑血迹的灰色破布顿时在上空出现,就是这个上面尽是斑斑血迹的灰色破布,此时却散发着无尽的血腥味道,让人直欲窒息,喘不过气来。

        都灵裹尸布!

        卡门三大神秘之物之一!

        都灵裹尸布,传说是用来包裹上帝之子,耶稣尸体的破布,因为沾染了耶稣的血液,而变成了一件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神物!

        姑且不说这传说是真是假,这件裹尸布确实是一件极其诡异,极其血腥,极其恐怖的东西,据说它在欧洲中世纪的时候曾出现过几次,每一次的出现都是欧洲诸国的一次浩劫!

        后来,听说它被卡门找到了,然后成为了卡门手中的重要底牌之一,但在数年之前,都灵裹尸布却在卡门内部无端被盗,一时之间,引得整个世界都为之动荡。

        但最终,都灵裹尸布也没有再被找回来,它的去向一直是一个谜,不知道如今究竟存在于谁的手中。

        而同时,也正因为是失去了都灵裹尸布,卡门的实力顿时下降了不少,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在某种意义上算是依附于X组织,最终经过各种利益交换之后,同意全力加入以X组织为主导的上帝计划!

        如今,都灵裹尸布的去向终于大白于天下,数年之前,偷盗都灵裹尸布的居然是太子党!

        不过想来也正应该如此,因为放眼如今整个世界,敢并且有能力从卡门手中成功偷盗出都灵裹尸布的势力,也唯有是半个‘自己人’的太子党了,不然换做其它任何一方势力,都不可能做到!

        因为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里面被攻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