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三招之约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三招之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萧凡终于现身,顿时整个阿尔卑斯山巅之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全部变了!

        山巅之下的那些观看之人一个个是露出好奇和亢奋之色,想要看看今天萧凡对上太子党,这场万众瞩目的惊天之战将会如何开展,究竟是孰胜孰败?太子党将会走向何方?萧凡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而山巅之上的南宫问天,云起,帝释天,孔雀明王,波塞冬,米迦勒,奥丁七大圣上以及几乎所有太子则都是神色一变,然后所有人身上皆是涌出滔天的杀机和无边的寒意,让整个阿尔卑斯山脉之巅的空气都一下子降低到了冰点之下。

        至于半空之中所隐藏的那些大人物则仍旧是默不作声,也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他们的目光全部聚焦在萧凡身上,同时也各自使出自己的探测手段,是探查萧凡的深浅和底细!

        但是,结果却令他们失望了!

        萧凡整个人就淡淡的站在那里,幽暗的双眸深邃的看着前方,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之情。

        而无论这些大人物他们如何探测,所得到的结果都是萧凡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平凡无奇的普通人,完全没有修炼者所应该有的各种修炼气息。

        这个结果令这些大人物一时之间全部怔住,眼中皆是露出难以置之色。

        因为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无数的证据都证明萧凡是一个实力绝对不弱的修炼者,暂且不说萧凡的实力强横程度,因为至今也没人能够真正搞清楚萧凡的真正实力水平,但是萧凡是修炼者这个情况确认无疑,是铁打的事实!

        但现在,一干大人物探测的结果居然是萧凡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总不可能自己出错吧?要知道一个人出错就算了,这里隐藏的大人物可着实不少,难道所有人集体全部出错?

        所以,肯定是一切的原因都在于萧凡!

        而想清楚了这个问题之后,所有的大人物都是眼中露出一丝慎重之色。这个萧凡,不管是不是如同报告中所说的那般实力恐怖滔天,性格狂傲无边,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诡异,极度的诡异,他就如同是一团迷雾一般,让人根本无法捉摸他的深浅!

        “萧凡,你终于敢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在你那个乌龟壳子里面不敢出来呢!”云起附身。一双狭长的眸子盯着萧凡,嘴角上扬,带着一丝讥笑说道。

        面对云起的讥讽之语,萧凡只是微微抬头,然后看了一眼云起,就仿若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一般,重新低头看向前方的猥琐干瘦老道。

        而看到萧凡这个根本就是无视他存在,无视他话语的随意动作,云起顿时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所以只见他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无比。然后从他鼻子之中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之声,随之他一个抬手,一个无形的巴掌就向着萧凡凌空扇了过去。

        只是,这个无形巴掌根本连触碰萧凡的机会都没有,只不过扇出十米距离之后,就在空中诡异的自行消散了!

        看到这一幕,云起脸上有一丝意外之色,但很快他就又恢复了平静,然后他眼中的冷意更加浓重了,整个人气息霎时变得狂暴无比。似乎就要起身,真正出手!

        “云起,先别乱动手,不要扰乱了我们的!”南宫问天顿时低声开口说道。阻止了想要出手的云起。

        听到南宫问天的阻止和提醒话语,云起也是立马重新冷静了下来,然后他什么都没多说,只是再次冷哼一声,坐在那里不说话了,唯有那双狭长的眸子。散发着更加冷冽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盯在萧凡的身上。

        “萧凡,既然你来了,那就是想救这个逍遥子了!”此时,帝释天突然开口,然后只见他脸上带着一丝戏谑之色和玩味的笑容,盯着萧凡说道,“只是可惜逍遥子在我们手中,你今天想要救他,恐怕是很难!”

        “但是呢,我们太子党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可以让你平安无事的带走他!”

        对于帝释天的话,萧凡根本不抬头,更不看他一眼,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凝神看着远处的猥琐干瘦老道,整个人宛若是一尊经历了无尽岁月打磨的石塑一般,充满着沉寂之意!

        “条件很简单!”帝释天似乎根本不在意萧凡的冷漠和不予回应,他脸上的戏谑之色和玩味笑容是更加的浓重起来,“你跪下,向我们太子党磕三个响头,同时面对所有人说一句对不起就行,如何?”

        “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你们华夏还有一句话,叫做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波塞冬也是开口,同样轻笑着对萧凡说道,“放心,只要你肯磕头认错,我们太子党绝对言而有信,立马放你和逍遥子离开,而绝不会有任何阻拦!”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奥丁说话向来都很简单,他此时也是淡淡开口说道。

        “哦?磕头认错?”此时,萧凡终于是开口回应,只见他缓缓抬头,幽暗的眸子之中充满平淡之色,就像帝释天,波塞冬,奥丁的话根本没有触怒他一般,脸上依然是平静的好像一潭池水,波澜不惊,纹丝不动!

        “是!”米迦勒笑了起来,轻笑说道,“只是磕三个头,说句对不起而已,很简单的事情,而只要你对我们太子党磕头认错之后,我们太子党就和你萧凡再无任何恩怨,至于我们之间的一切不愉快的事情也就一笔勾销,如何?”

        “不如何!”萧凡再次开口,声音古井无波,脸上依旧是平静如初,看不到任何感情的波动和变化!

        “你这是不愿意?想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听到萧凡的话,帝释天脸上的戏谑之色和玩味笑容顿时收起,然后他的声音也随之变冷,漠然看向萧凡说道。

        “萧凡,你最好认清楚现在的形式!”波塞冬见状,顿时也是摇头说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今天这个审判大会既然你来了,那你的生死就不由你控制了,而你接下来是留在这里是离开这里,是生是死,都由我们太子党说了算!”

        “所以,你最好谨言慎行,小心说话,别把自己真正逼上绝路了!”

        “逼上绝路?”萧凡突然笑了,双凝如水的幽暗双眸之中突然有了一丝变化,多了几分轻狂之色。

        “不错!”波塞冬好以整暇的坐在石座之上,他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萧凡眉毛一挑,淡笑说道,“怎么?你不信?”

        “当然不信!”萧凡的嘴角勾起一抹疏狂的笑意,他摇头说道。

        “那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也罢,既然你真想求死,我们成全你就是!”波塞冬摇头,脸上满是惋惜之色的看向萧凡,那神情就如同是被打碎了一件心爱的玩物一般,充满可惜之色。

        “真正出手之前,让我先来会会你!”孔雀明王突然从石座之上起身,然后她一步步的缓缓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盯着萧凡,眼中闪烁着浓浓的疯狂之色说道。

        “孔雀,不可!”南宫问天当即起身,脸色阴沉,开口阻止说道。

        “南宫问天,用不着你在我耳边像个娘们一样,叽叽歪歪的提醒什么,我自有分寸,闭嘴!”孔雀明王根本不理会南宫问天的话,依然径直的走了下来,双眸疯狂而嗜血的看着萧凡,头也不会的冷厉喝道。

        “你,真是一个不顾大局的疯女人!”南宫问天被孔雀明王的突然举动给气的是脸色难看,然后他死死的盯着孔雀明王的后背,口中愤怒的低声骂道。

        “行了,问天,咱们七个也算认识多年了,相互之间了解的还少?孔雀她虽然疯一点,做事也是经常不计后果,但她可不是真的疯,对于大局她其实还是很有分寸的,所以你就由她去吧,何必生气什么?”波塞冬扭头,笑着对南宫问天说道。

        南宫问天不语,只得愤愤的重新坐了下来,脸色阴沉而难看的看着下方想要单独对萧凡出手的孔雀明王!

        而很快,孔雀明王就走到了萧凡的面前,她那张拥有倾国之色的脸上满是桀骜,疯狂,嗜血之色,然后她冲着萧凡勾勾手,疯狂的笑道:“我说过,宰你如同宰鸡,杀你如同撕画,你根本算不得什么。所以,来!”

        萧凡不动,只是笑意盎然的看着她。

        “怎么?不敢出手?那我让你三招行不行?”孔雀明王疯狂的笑道。

        “好啊,你说的,让我三招!”萧凡笑的非常灿烂,开口说道。

        “是,我说的!”孔雀明王依然疯狂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萧凡嘴角噙着笑容,轻笑说道。

        但是,这边的话音刚一落下,萧凡脸上的笑容就全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桀骜,暴戾,狂傲,沉凝的双眸之中尽是邪然,微皱的眉宇之间尽是冷酷,冷峻的脸庞之上尽是霸道,同时,一道犹若狂暴惊雷一般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三招之约,你敢动一下,我必将你全身的骨头给全部抽出来,碾成碎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