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欺人太甚

    第三百二十八章 欺人太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萧凡,你可敢与我一战?”光明太子紧紧的盯着萧凡,口中突然厉声喝道。

        “有何不敢?”萧凡脸上平平淡淡,双眸沉凝,话语之中也是平静如水,不带任何感情的波动。

        “好!”光明太子顿时朗声大笑,然后蓦地笑声戛然而止,身上就随之散发出无比惊人的气势和磅礴如同大海一般的气息。

        “你一个还不够,一起上吧!”

        萧凡又瞥了一眼剩余的其它十八人,然后平静说道,他那张平淡的脸上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完全看不出一丝喜怒哀乐的情绪,就连说话的口吻也和刚才一模一样,一样的简单,一样的随意,一样的轻松,仿若就是在寻常喝水吃饭一般。

        “一起上?”

        听到萧凡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不少人脸上都是很快浮现起一丝冷笑之色。

        虽说昨晚萧凡战绩赫赫,引起巨大轰动,显示出其不凡的实力,但是萧凡所杀的那么多人之中,严格来说也就山主,明月,影魔三人够看,其它人根本不足为道而已,那些坐镇一号客轮之上的前辈其实更是威慑作用大于实际作用,真若动起手来,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有绝对的信心力敌数个前辈。

        若是单对单恐怕没人会是萧凡的对手,但是眼下,在场的人都是谁?皆是世界一流天才,每个人的实力都足以和老一辈人物相比,而这么多人联手,别说昨晚的山主,明月,影魔那群人,恐怕就算是亚瑟齐毅来了也未必能敌吧?

        而萧凡居然敢狂言让所有人一起上?要一个人力敌他们整整十九个人?

        那就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不知死活!

        不用提那个冈萨雷斯,冈萨雷斯虽然和他们齐名,但是冈萨雷斯的实力终究是借助于外力所强行推上来的,战斗经验可以说是严重不足。他就像一个挥舞着大棒子的孩童一般,看着厉害,但其实战斗力差的很,和他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若不是忌惮他父亲阿莫汉德的威名,冈萨雷斯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在场的所有人之中,恐怕包括光明太子在内,也根本没有一个人都没把这个蠢货放在心中。

        “够狂!”灵水盯着萧凡。然后口中淡淡的说道。

        “确实如资料之中所说,简直是狂妄至极!”三王子殿下也上上下下打量着萧凡这个人,点头说道。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金俊贤连连摇头,不屑说道。

        “据我说知,支那人向来都爱说大话!”福田英夫轻蔑的看着萧凡说道。

        “既然他想死,那我们就成全他!”布兰妮一步上前,然后冷笑说道。

        “阿尼陀佛,各位,此子作恶多端,罪大当诛。今天我们就联手屠掉他,为死去的人报仇雪恨,还世间一个清净!”摩诃迦叶冰冷的看着萧凡,然后也是朗声说道。

        “算我梵教一个,昨天他杀害我梵教的五杰之二中的紧那罗和乾达婆,我梵教湿婆大人已经下达格杀令,必然不会轻易饶他!”黑天凶残的盯着萧凡,森然说道。

        “杀!”摩羯座没有说话,只是冰冷的看着萧凡,从口中重重的吐出这么一个字。眼中杀意凛然。

        “行了,你们基本上和我之间都有恩怨,所以也甭在那里唧唧歪歪了,要动手的赶紧一起上。老是婆婆妈妈的,烦不烦?”萧凡不耐烦的说道。

        听到萧凡的话,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眼中杀意涌动,每个人身上皆是流露出丝丝可怕的气息。

        “杀!”

        光明太子暴喝一声,毫不迟疑。第一个出手,然后就只见他全身白光笼罩,看起来神圣无比,整个人就如同是一个神祗一般,无情的抬起手掌,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虚影手掌,狠狠向着萧凡当头拍了下来。

        而其它的人除了巴西黑暗小组的贝拉斯克斯,埃及法老会的年轻法老萨图录之外,剩余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身形微微慢了一些,故意落在后方,让光明太子打前阵,先试探试探萧凡的x虚实,然后自己再做对策。

        虽说这么多人联手,萧凡应该是必败无疑,但是一场恶斗下来,恐怕也有人要因此受伤,而若是在此时这个关键时候受伤,那对明天的决赛可是大大的不利,故此,死贫道不死道友,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好,既然光明太子想要出头,那就让他抢先出头好了。

        “滚你.妈的!”

        看着首先冲过来的光明太子,萧凡眉毛一掀,幽暗的双眸如同不化的冰川,又似升腾的火焰,然后只见他猛地抬起右手,随之一巴掌就狠狠扇出,同时口中爆粗口骂道。

        萧凡现在的心情不是太愉快,因为元始之戒眼看就在近在咫尺的位置,可就是找不到,虽说不急,但是若说心中没有一点不爽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又遇上了光明太子这群不知死活,主动挑衅的人,萧凡心中能高兴起来才怪。

        “啪!”

        这一巴掌看似平淡无奇,但却蕴含着莫大的力量,直接一下子就把光明太子的攻击打的全部溃散,随之力道不减,结结实实扇在了光明太子的脸颊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轰!”

        光明太子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然后他轰然倒射,远远的飞向了远处,同时他口中还传来一声充满痛苦的闷哼之声。

        然后,巴西黑暗小组的贝拉斯克斯,埃及法老会的年轻法老萨图录两人也到了萧凡的面前,两人一左一右,身上涌动着可怕的气息,手掌之上光芒流转不定,狠狠的拍向萧凡的脑袋。

        “哼!”

        萧凡冷哼一声,扇出巴掌的右手随之一划,在空中留下一个诡异的弧度,然后他就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扣住了贝拉斯克斯的手腕,随之用力一拧,贝拉斯克斯的胳膊就三百六十度旋转,算是彻底废掉了。

        这还没完!

        萧凡又抓着贝拉斯克斯,将他整个人直接凭空抡起来,重重的砸在了萨图录的脑袋之上,砸的萨图录连吭都没吭一声,身体就‘噗嗤’一声插入了地下之中,变成了一个墓碑矗立在那里,四周的地面上更是出现无数的缝隙。

        “不好,退!”

        看到凶残的一幕,剩余的十六人纷纷都是神色一变,然后有人立马就在空中沉声喝道,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难以遏制的惊色。

        一巴掌扇飞光明太子,一击废掉贝拉斯克斯和萨图录两人,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光明太子就不用多说了,公认的亚瑟齐毅六人之下第一人,被认为是新任七曜之一,贝拉斯克斯和萨图录也都是名声在外之辈,绝对不是弱者。

        而眼下,却是秒杀,并且是弹指间的秒杀!

        故此,每个人看着萧凡的眼神全都变了,那就如同是在看着一只来自远古洪荒的凶残妖兽一般,顿时都是一个个心脏狂跳,全身肌肉绷紧,血脉喷张,一丝冷汗立马冒出,再也不敢随意乱来了。

        “怎么?这么快就怂了?”所有人是不敢再出手了,但这并不代表萧凡肯轻易放过这件事,放过眼前的光明太子等这群人,所以只见他斜睨着所有人,一脸鄙夷的说道,“刚才不都叫嚣的挺厉害的么?怎么现在不继续叫了?一个个也太没用了吧?还是男人不是?”

        听着萧凡这毫不留情的嘲弄之语,灵水,三王子,摩羯座,黑天等所有人都是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尤其是刚才开口对萧凡充满杀意,叫嚣着要杀萧凡的那几人,更是如同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一般,脸色发红,脑袋低下,口中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看着所有人,萧凡脸上是讥笑连连,一双带着不屑之色的幽暗眸子横扫过去,所有人都不敢与之相对视,都是连忙不自觉的心虚移开,看向别处。

        “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萧凡依然斜睨着所有人,毫不客气的骂道,“一个个装的人五人六的,但其实全都是他娘的欠收拾的玩意,不揍一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老实告诉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们,我要是你们的爹,非一巴掌将你们全抽回你娘肚子里面,让你们重新回炉改造不成,省得在这里净给你们老子丢人现眼了!”

        “你!”

        萧凡的话不可谓不难听,在场的所有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听到这种难以入耳的的话,都是顿时被气的全身颤抖,脸色愤怒,眼中更是升起熊熊燃烧的怒火起来。

        “行了,今天老子不想动杀心,也懒得杀人,算这群小兔崽子走运了,从鬼门关前捡回了一条命。不过离开之前,你们一个个自己扇自己一巴掌,然后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了!”萧凡也不在乎灵水,三王子,摩羯座,黑天等人的愤怒,只见他抬抬手,懒洋洋的说道。

        “什么?”

        灵水,三王子,摩羯座,黑天等人听到这话,全都是愣住,然后下一秒,他们脸上的愤怒之色更加的强烈起来。

        (PS:本来说去睡觉来着,但心中还是很不安,因为断更了,所以想了想结果又爬起来写了一章,扛不住了,睡觉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