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暴走的天荒诛魔戟

    第二百五十八章 暴走的天荒诛魔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人,那把剑似乎很好吃???”而就在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向着萧凡一步步走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天荒诛魔戟从萧凡体内深处冒了出来,它流着哈喇子,盯着草雉剑双眼放光的说道。

        “还有那个镜子和那块玉石,似乎也都是大补之物??!”太虚禁甲也冒了出来,它则盯着八咫镜和八尺琼勾玉也眼冒绿光道,“如果吞了,我必定能够修复不少的伤势!”

        “老乌龟,这三样东西你居然想要独吞两样?”天荒诛魔戟顿时不乐意了,直接骂骂咧咧的叫道。

        “死老魔,那把破剑的简直是最高的,足以抵上那个破镜子和那个破玉石,我吞两个怎么了?”太虚禁甲也毫不示弱的反击骂道。

        “少废话,三件东西,我要那把破剑,你要那个破镜子,然后最后的那个破玉石我们一分为二!”天荒诛魔戟叫道。

        “不行,那个镜子和那个玉石都是我的!”太虚禁甲也叫了起来。

        “好啊,我看你是皮痒了,欠收拾了不是?”天荒诛魔戟顿时目露凶色,恶狠狠的盯着太虚禁甲叫道。

        “我们现在都在大人体内,有种你出手,来来来,你敢出手我就立马认怂,三件东西都是你的!”太虚禁甲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丝毫不畏惧天荒诛魔戟,不屑的看着它叫道。

        “老乌龟!”天荒诛魔戟顿时一窒,然后恼羞成怒,跳脚大骂起来。

        “死老魔!”太虚禁甲同样开骂,激烈反击。

        “行了,你们两个没出息的东西!”萧凡听不下去了,顿时开口斥道,“你们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神兵,有点追求行不行?吃天阶兵器,你们也好意思下得去口?”

        “大人,那不是现在环境所致嘛!”太虚禁甲顿时抱怨。然后一脸郁闷的说道,“现在在地球世界,灵气匮乏,材料缺少。我们这么重的伤势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虽然这三样东西垃圾了一点,但好歹能塞塞牙缝不是?现在能补一点是一点,不然整天这种虚弱状态实在是太难受了!”

        “可不是!”天荒诛魔戟也在一旁帮腔,哭丧着脸说道?!岸妓德淦堑姆锘瞬蝗缂?,哥几个现在还不如鸡呢,若是在以前,天阶兵器这种玩意我们当然不会放在眼中,但是现在,这三样东西好歹是个蚊子腿了,有总比没有强!”

        “服了你们两个了,行了,等会我允许你们吃了它们,太虚你吃那个八咫镜和八尺琼勾玉。天荒你吃那个草雉剑!”萧凡无奈的说道。

        “多谢大人!”见到萧凡已经做出的安排,太虚禁甲和天荒诛魔戟也就不再争执,而是同时点头说道。

        也就在此时!

        那个冷漠的像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此时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微微举剑,然后对着萧凡淡淡说道:“请赐教!”

        “好说!”萧凡点头说道。

        “唰!”

        萧凡的话音刚一落下,顿时那个冷漠的像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就身形突兀的原地消失,然后一道璀璨的剑芒就蓦地在萧凡脑袋上空形成,向着萧凡的脑袋狠狠的劈斩了下来。

        这道璀璨的剑芒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杀意波动,它美丽的就宛如天空之中的烟花一般。令人炫目!

        “既然这把破剑是我的食物,那么我来!”突然,天荒诛魔戟忍不住从萧凡体内窜了出来,然后自动落入萧凡的手中。放声大笑着说道。

        “好吧!”萧凡倒是无所谓,然后他手下当即握紧天荒诛魔戟,淡淡的抬起手臂,随手就用天荒诛魔戟向着这道璀璨的剑芒当空挥了过去!

        “敢和!”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冷笑一声,刚想要说什么,突然就脸色一变。就把剩余的话给全部咽回肚子里面了。

        因为,只见那道璀璨的剑芒在和天荒诛魔戟接触之后,顿时就像气泡一般破裂开来,化成无数的光点在空气之中洋洋洒洒的落下。

        “恩?”

        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顿时身形后撤,她暂时放下草雉剑,站在远处,紧紧的盯着萧凡手中的天荒诛魔戟,一双美目之中顿时有凝重之色出现!

        “是那六件天外来物之中,落入华夏岭南附近的那个长戟!”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凝声说道,“原来,这件东西在你手中!”

        “小妞,本大爷的全名叫天荒诛魔戟,别整天用那个长戟什么的来称呼我!”天荒诛魔戟顿时开口,声音之中很是不爽的说道。

        “天荒诛魔戟?好名字!”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顿时点头说道,“而且你居然还是有生命的?好!”

        “那你想怎样?”天荒诛魔戟听出了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话中的意思,顿时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说道。

        “不怎样!”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淡淡的说道,“只是想留下你,让你成为我们大和民族的第四件神器而已!”

        “第四件神器?哇哈哈,死老魔,你要被人和那三件垃圾玩意并列当成第四件神器了,哈哈哈,而且,而且你的排名还是在它们之后,哇哈哈!”太虚禁甲听到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的话,顿时酒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恩?”听到太虚禁甲的声音是从萧凡身上传出来的,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顿时眼中露出一抹精光,紧紧的盯着萧凡一字一顿的用力说道,“你身上,似乎还有另外一件神器?”

        “我干你亲大爷啊,居然,居然把我和这三个垃圾相提并论?”而此时,天荒诛魔戟却是突然发飙了,只见它愤怒的咆哮起来,声音简直都要把人的耳朵给震隆了,“而且,还把我排在它们后面,我,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萧凡摸摸鼻子,他倒是能理解天荒诛魔戟如此愤怒的原因!

        在那个仙侠世界,天地玄黄四阶的武器和宝物虽然都很不凡,但说到底都只不过是后辈子弟用的玩意,真正的各大圣地,家族,宗门的长辈,以及各方隐秘势力的老怪物用的都是更高级的圣兵。

        而天荒诛魔戟能成为萧凡手中的第三神兵,那等阶自然比圣兵的等阶还要高,天阶神兵在它面前,就相当于人类世界的晚辈遇上祖宗一样。

        把祖宗和晚辈在一起比较,而且地位还放在晚辈后面,这搁谁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天荒诛魔戟它本身就是一个心高气傲之辈?

        所以,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这么说话,基本上就是把天荒诛魔戟往死里面得罪,而真正惹恼了天荒诛魔戟,一旦引起天荒诛魔戟暴走,那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

        “小妞,本大爷,不,老子今天不生吞活剥了你,老子从此就不叫天荒诛魔戟了!”天荒诛魔戟再次怒声咆哮起来,声音之中充满无边的愤怒,震的周围的墙壁似乎都在隐隐颤抖。

        “部长大人,一定要得到这件长戟!”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此时忍不住出声叫道。

        “滚你麻痹的,老子叫天荒诛魔戟,不叫这件那件长戟!草,老子先吞了你,让你麻痹的叫唤!”天荒诛魔戟疯狂怒吼,然后它蓦地在空气之中就化成一条狰狞的巨大黑龙,然后直接向着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扑了过去。

        “大泉殿下快退!”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看到这一幕,顿时神色大变,然后口中急忙大叫。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天荒诛魔戟所幻化而成的巨大狰狞黑龙几乎是瞬移一般,一下子就扑到了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面前,然后它大口一张,没有任何悬念的就将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整个人给一口吞了下去。

        “咔嚓!”,“咔嚓!”

        天荒诛魔戟所幻化而成的巨大狰狞黑龙在龙嘴之中不断着咀嚼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的尸体,发出骨头被嚼碎的清脆声音,同时,殷红的血水顺着它的森芒牙缝之间留下,缓缓的滴落在地上。

        “啪嗒!”

        那个眼神阴鸷年轻男子的半截右手小手臂从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巨大狰狞黑龙口中掉落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不好!”

        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有些头疼!

        忍部虽说以自己这个部主为首,但在自己上面还有一群真正的忍部老怪物,而那群老怪物也才是忍部的真正底蕴所在,至于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则就是其中一个老怪物最爱的孙子。

        如今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男子他死了,真不知道等那个老怪物知晓这件事情之后该闹出何等的巨大风波?

        “小妞,今天老子真的真的很不高兴,恭喜你,有幸见到老子的本来面目!”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巨大狰狞黑龙死死的盯着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一双血红色的龙眼之中满是暴虐和嗜血之色,口中一字一顿的用力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