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动,谁死

    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动,谁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萧凡一个闪身,就冲到了台前,然后猛地抬脚,直接狠狠的践踏在了一个韩国人的肩膀之上,顿时,这个韩国人的肩胛骨就应声米分碎。

        “??!”

        这个韩国人顿时惨叫,但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瘫软躺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萧凡此时虽然恼怒,但他的脑子却清醒的很,还不至于在老爸萧锋和老妈程轻雪面前肆无忌惮的当场血腥杀人。

        他这一脚是直接废了这个韩国人的整条手臂,同时,一道灵气也没入这个韩国人的体内,封锁了行动能力,并且,这道灵气也是一个引子,三天后,会直接吞噬掉这个韩国人的所有生机,让他无疾而终,自然死亡!

        解决了这个韩国人之后的萧凡冷哼一声,脚下一震,十多道灵气就全部激射而出,分别没入了这群韩国人的体内。

        霎时,这群韩国人像是集体变成了软脚虾一般,全身酸软无力,提不起一丝力气,被拼命阻拦的黑人保安给一下子全部按在了地上!

        “老实点,最好别乱动!”一个黑人保安骂骂咧咧,直接抬起拳头狠狠的砸在一个韩国人的后背之上,这个韩国人痛的顿时眼泪就出来了,他拼命想要反抗,但身体就像被掏空了一般,虚弱无力,半点也反抗不得。

        “再动打死你!”另外一个黑人保安也是直接压住三个韩国人,张开蒲扇般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抽在了这三个韩国人的脸上,口中恶声恶气的吼道。

        其它的黑人保安也同样如此,一个个在压倒这群韩国人之后,手下没有半分手软的拳掌并用,打的这群韩国人是不断惨叫,口中咒骂连连。

        萧凡眼神清冷,留在这群韩国人体内的灵气会在三天后集体爆发,到时候他们也将和那个被萧凡一脚踩碎肩胛骨的韩国人一般。无疾而终,自然死亡!

        看到局势被控制住,周云山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此次大会由他主办,却发生如此乱事。这简直让他丢尽了脸面,所以,此时周云山是真恨不得把这群闹事的韩国人给生吞活剥了!

        “把他们所有人统统押到警局!”周云山冷声喝道。

        “是,会长!”所有的黑人保安立马点头,然后每个人都是揪起一个。生拉硬拽的向着外面走去。

        “咔嚓!”,“咔嚓!”,“咔嚓!”

        周围媒体的摄像声音不断响起,所有的记者都是亢奋的看着这一切,一个个对着各家的摄像机不断报道!

        对他们来说,事情闹的越大越好,越乱越好,因为事情越大,就意味着这件事的新闻价值就越高,他们作为报道的记者。自然也是好处多多。

        “周会长,你不能这样,他们都是我的!”朴振英看到这一幕顿时急了,立马对周云山叫道。

        “朴大师,我尊重您是一位著名的国手大师!”周云山脸色阴沉无比,他盯着朴振英冷冷说道,“但是,对于您的人品我不敢认同,你的人公然大闹我这里,扰乱会场秩序??稍牍盐业睦狭持糜诤蔚??”

        “而且您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袒护,您就不觉得您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一个大师所应该有的风范么?”

        “周云山,我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导什么!”朴振英听到周云山的话,顿时勃然大怒叫道。

        “行了。废话少说!”周云山讥笑的看着朴振英说道,“朴大师您已经输了,所以按照赌局规定,现在把钱转给萧先生吧!”

        朴振英顿时不说话了,他的脸色铁青一片,手中用力握紧。身体都在隐隐颤抖!

        场内所有人的目光和所有媒体的摄像机也在这一刻全部聚焦在了朴振英身上!

        “怎么?朴大师这是打算赖账么?”看到朴振英没有开口,更没有动手的意思,周云山脸上的讥笑之色顿时更加浓重,冷声说道。

        “我没有赖账的意思!“朴振英整个人大汗淋漓,他艰难开口说道。

        “那朴大师还等什么?”周云山眉毛一挑,冷笑道。

        “我只是,只是,只是!”朴振英顿时就变得结结巴巴,额头之上的汗也更多了,说不出话来。

        “我觉得,朴大师这一局输的有些莫名其妙,所以我建议,不如朴大师和萧先生再来一局的好!”拓元流真突然开口说道。

        “不错!”阿米尔萨曼什也在一旁搭腔说道。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萧凡给打断了,只见萧凡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拓元流真和阿米尔萨曼什面前,然后他神色冷厉,一言不发,直接扬起手一巴掌就冲着拓元流真和阿米尔萨曼什的脸庞扇了过去!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声音响起,拓元流真和阿米尔萨曼什两人顿时就捂着通红而生疼的脸庞,踉踉跄跄的后退,然后一直退到了平台边缘,结果脚下一个踩空,整个人直接就摔了下去!

        萧凡这一下并没有真的用力,因为他若是稍微一用力,拓元流真和阿米尔萨曼什两人的脑袋顿时就会像西瓜一般爆裂开来。

        而那场景,太血腥,萧凡不想让老爸萧锋和老妈程轻雪看到。

        所以,他只能严格控制力量,这两巴掌也维持在普通人的力量水平而已!

        “大师!”

        “大师!”

        场中的所有日本人和印度人纷纷忍不住起身,大声叫道。

        “你们两个,我懒得理你们,你们倒是越来越得寸进尺起来了!”萧凡眼中寒意凛冽,声音冰冷的好似腊月寒冬一般,“两次三番的张口大放厥词,当真找死不成?”

        “你这个无礼的支那人!”

        拓元流真在身旁工作人员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然后他眼中就像有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死死的盯着萧凡,愤怒的咆哮起来,“你,你居然敢对我出手?支那人,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混,混蛋!”

        阿米尔萨曼什也是被搀扶着站了起来,全身气的是不断颤抖,口中哆哆嗦嗦的说道。

        “说实话,今天要不是我父母在这里,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某些不宜的画面,而让他们二老受到什么刺激!”萧凡看着拓元流真和阿米尔萨曼什,森然说道,“你们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还没完没了了不是?真当我好脾气?”

        “你以为你是谁?你敢动我师傅一下,我发誓你这辈子都会活在后悔之中,支那人!”今川刚扶着拓元流真,如同野狼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萧凡,口中宛如一头发怒的野兽一般,发出低吼之声!

        “小兔崽子,滚过来!”萧凡眼中寒意涌动,一声厉喝,突然再次一个闪身,就冲到了今川刚的面前,然后直接扣住他的脑袋,就像提小鸡仔一般,再次一跃身,提着今川刚就重新回到了台上!

        “给老子跪下!”萧凡一脚踢在了今川刚的膝盖之处。

        “噗通!”

        今川刚一下子跪了下来,他的膝盖外面看不到伤势,但其实里面的骨头已经米分碎了,两个膝盖疼痛的宛如刀割一般,痛苦不堪!

        “周云山,你还在愣着干什么,这个华夏人已经疯了,居然敢当众打人,你还不马上把他抓起来,送到警察局?”看到今川刚被萧凡踢的直接跪在所有人面前,拓元流真惊怒无比,对着周云山大声喝道。

        周云山顿时就有些犹豫起来!

        说实话,他是非常不想对萧凡动手的,不光因为大家都是华夏人,出国在外终究是同胞,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统一对外的,而且拓元流真和阿米尔萨曼什也实在是够恶心人了。

        几次三番在一旁对萧凡冷嘲热讽,那些话听的就让人恼火,如果换做自己是萧凡,恐怕早就忍不住一个大耳瓜子扇过去了!

        现在居然还要让自己出手对付萧凡,周云山心中是一万个不愿意!

        但是话又说回来,萧凡出手终究是不对,算是严重破坏了大会规矩,并且也算违法了,将其抓起来并押送警察局也是理所当然!

        而且,现在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要是没有什么作为,那不光自己的威信从此大大降低,而且整个大会以后也将成为费城民众口中的笑柄!

        “算了!”

        周云山无奈,他刚想开口,让保安把萧凡给抓起来,但突然萧凡冷声开口,说道:“周会长,看在之前你还算客气的份上,我不想对你出手!”

        “你最好在一旁老老实实的看着,不然的话,谁动,谁死!”

        说罢,一股无形的煞气就从萧凡身上散发开来,向着周云山涌了过去!

        周云山对于萧凡这种‘威胁’的话刚想变脸发火,突然就感受到了萧凡身上的那股煞气,顿时,他整个人就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头顶浇了下来一般,整个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眼中不受控制的露出一抹恐惧之色,嘴唇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