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七十章 怂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来,刚才的教训不够深刻,也罢,那咱们就再来点更加深刻的!”萧凡喃喃自语,然后他一抬手,屈指一弹,一道灵气就再次激射而出,没入了林月如的体内。

        “我,我要杀了你,萧!”林月如高耸的胸口剧烈起伏,但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整个人再次僵住了。

        “把裤子脱了!”萧凡瞥了她一眼,道。

        林月如呆滞的解开了自己的热裤裤口,拉开拉链,重新露出里面的米分红色蕾丝边可爱内裤,然后把热裤慢慢褪到了脚下。

        “把屁股撅过来!”萧凡再次道。

        林月如僵硬的走了过来,然后缓缓转过身,背对萧凡,弯下了腰,对着萧凡撅起了浑圆而硕大的雪白屁股。

        “啪!”

        萧凡扬手打在了林月如的屁股之上,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

        “不错,又软又弹又滑,这手感确实可以!”萧凡喃喃自语。

        旁边的慕容珂珂脸上露出焦急之色,但依然是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行了!”

        萧凡打了一个响指,林月如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啊——”

        清醒过来的林月如第一时间就蹦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屁股疼的直抽凉气,眼泪也忍不住哗哗的掉落了下来。

        “月月!”

        慕容珂珂冲了过来,赶紧捡起地上的热裤,手忙脚乱的重新给林月如穿衣服。

        “怎么样?还说粗话不说了?”萧凡斜睨道。

        林月如不说话,她捂着屁股直抽噎,脸上充满了委屈之色。

        “有其一,有其二,但绝对不会有其三,下次你若再对我乱暴粗话,那可就不仅仅是打你屁股那么简单了!”萧凡瞟了林月如一眼道。

        “那,那你,你想干什么?”林月如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看着萧凡结结巴巴道。

        “当然是骑了你,还能有什么?要知道我也好久没碰女人了,到时候你应该不介意让我开开荤吧?”萧凡淡定的说道。

        “你,你敢?”林月如急忙就往慕容珂珂背后躲,露出个脑袋,表面凶狠,实则充满惊恐道。

        “那你不妨可以试试!”萧凡耸耸肩道,“真出事了别怪我可不负责!”

        林月如顿时不说话了,捂着屁股,看着萧凡,眼泪汪汪。

        “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再来烦我了,要是出事了别怪我!”萧凡扭过去了身子,背对着林月如和慕容珂珂道。

        “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这个王八蛋!”

        林月如看着萧凡的背影,银牙紧咬,心中不断诅咒道。

        “走吧,月月!”慕容珂珂拉着林月如就向远处走去。

        “慢,慢点,疼疼疼!”一走路,林月如又捂着屁股,疼的眼泪再次掉下来了。

        “我都说过你多少次了,改改你的臭脾气,别动不动就乱粗口,这不,遭教训了吧?”慕容珂珂叹了口气道。

        “我就不改,就不改,就不该,他就是混!”林月如倔强道,她差点就要把最后一个蛋字给说出来,但她硬生生的止住了口,脸上也是一白。

        扭头看了看萧凡,萧凡依然躺在那里没动静,林月如这才放下心来,拍了拍胸口,出了口气。

        但她立马又反应了过来,怒目看向慕容珂珂。

        “珂珂,你,你居然又帮着他说话?”林月如咬牙切齿道。

        “我没有帮她说话!”慕容珂珂有点心虚,立马道,“他确实不是好人,但你也没必要惹他啊,你看看你现在,吃亏吃大了吧?”

        “哼,少转移话题!”林月如哼道,“你就是在帮她说话,慕容珂珂,真有你的啊,我算看清楚你的真实面目了,你就是个重色忘友的小人!”

        “我哪有重色轻友?对你我还不够好?”慕容珂珂立马不服气道,“是谁发烧了然后给我打电话,我冒着大雨赶过来送她去医院的?是谁心情难过了叫我过来陪她而且一陪她就是几天,连班都不上?又是谁被人骚扰,是我带着人过去帮她解围的?”

        “你说说,都是谁?都是谁?”

        听到慕容珂珂说这话,林月如顿时不吭声了,低下了头。

        “哼!”慕容珂珂哼道。

        “不对,那刚才我被催眠,被操控着跳脱衣舞,甚至还撅着屁股让他打的时候,你在一旁干什么去了?”林月如突然又抬起了头,一脸不爽的看着慕容珂珂道。

        “你以为我愿意,我在一旁根本动弹不得,好不好?”慕容珂珂无奈道。

        “哦!”想到萧凡具有同时催眠多人的能力,林月如又再次低下了头。

        “慢点走,你呀,以后别去惹他了,不然他真把你给!”

        “他敢?”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笑!”

        “那他敢真那样做,我,我就去告他!”

        “告他?那小心他继续催眠你,让你做出更加!”

        “好吧,好吧,你别吓我了,我不惹他就是了!”

        “长点记性吧你!”

        “慢点,疼,上次他打我屁股就还没好呢,这次又打,我现在整个屁股现在都快疼死了,回去看看,肿了没有?”

        “肿了不更好,更大了?”

        “去死!”

        林月如和慕容珂珂低声的说着走向了远方!

        江州市周边,地龙山中,一处四周布满明岗位暗哨的白色山中别墅!

        “爷爷,我们真同意这个林正天所提出的要求?”透过玻璃窗,看着驾车离去的林正天,一个剑眉星目,脸若刀削,器宇轩昂的年轻人对着身旁的一个老者低声道,“他的这个要求可是!”

        这个老者坐在轮椅之上,他一双狭长的眼睛中充满阴鸷之色,淡淡的说道:“我当然不可能真正同意。齐毅是齐家的希望,莫说我以前的还在位的时候就不能做到让齐家和齐毅取消婚事,更何况现在?”

        “不妨先暂时答应下来,看看那个年轻人是不是真有本事能治好我身上的蛊毒,如果失败,那自然不用多说,立马就让他们滚蛋!”

        “而如果成功,那就悔言,然后解决掉他们?!?br />
        “神不知鬼不觉!”

        “总之,我们绝对不能和齐家和齐毅对上!”

        “明白!”年轻人点头道。

        “另外,金陵王家那边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老者又问,然后皱眉道,“我听说王晨阳的女儿死了,他最近正忙着在追查凶手?不会耽误我们的事吧?”

        “不会,王家很用心,也知道轻重,正在办,相信很快就可以出结果了!”年轻人回答道。

        “那就好!”老者点头。

        “等等吧,很快,就到了!”老者望着远方,脸上露出一抹森然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