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降服

    第三百九十九章 降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杀!”

        都灵裹尸布在萧凡等人面前的半空之中,不断的剧烈翻滚涌动,其体表散发出浓郁的血光,同时,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都灵裹尸布之中传出!

        “大人,这个东西有点意思啊,不如给我吞了吧?”天荒诛魔戟饶有兴趣的看着只能在那里挣扎翻滚,但却无法离开萧凡控制范围的都灵裹尸布嘿嘿的笑着说道。

        “这可是大补??!”太虚禁甲同样双眼放光的说道。

        “咱们三人平分!”灭神剑眼中冒着绿光,馋涎欲滴的说道。

        听到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灭神剑的话,都灵裹尸布顿时不再翻滚涌动了,而是一下子僵住,显然它被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灭神剑的话给吓到了!

        动不动就要吃人,这究竟谁才是让人恐惧的邪物???

        而看到都灵裹尸布僵住,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灭神剑顿时都是笑了起来!

        “小家伙,亏你还是一个邪物呢,居然这就被吓到了?”天荒诛魔戟一脸揶揄的说道。

        “简直是丢邪物的脸??!”太虚禁甲摇头晃脑的说道。

        “其实这个小家伙挺有意思的,应该是灵识初开,虽然很邪,也是有成为至邪之物的资质,但调教调教之后,倒也不是不能使用,只不过需要使用者能够压得住它才行!”灭神剑倒是老气横秋的点评说道。

        “不错!”萧凡对于灭神剑的话非常赞同,他点头说道,“邪物,或者说是邪兵并不等同于一般的武器,这种武器在拥有莫大的威力的同时,又是以伤害使用者性命作为前提的,但如果使用者能够用大毅力承受住这种伤害,反而是有害无益,对于自身的发展也是有极佳的帮助,所以。夏鹤,你愿意接受这个都灵裹尸布么?”

        “我?”对于萧凡的突然扭头询问,夏鹤显得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其它不论。单论毅力之坚定,你当属前十之列!”萧凡轻声解释说道,“或许连你自己也没有发现,你的意志有多么的强大!”

        “父亲死亡,你承受过来了!”

        “实力陷入低谷。你承受过来了!”

        “初恋女友背叛,你承受过来了!”

        “剩余的所有至亲全部在你面前身死,你还是承受过来了!”

        “如今的你,依旧如我当初认识你那般,心中并无太大戾气,有的只是对于生命,对于未来的坚持,整个人依然是冷静如初,所以,我可以断定。你是拥有大毅力之人!”

        “而这个邪物,都灵裹尸布也将是你修为快速提升的最佳助力之一!”

        萧凡眼神清明,话语诚恳!

        “好!”夏鹤对于萧凡的话非常郑重,他沉吟了一下,就点头说道。

        萧凡微笑,然后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一抬手,就把都灵裹尸布给凌空抓了过来。

        “认主?不可能!”都灵裹尸布此时似乎有些冷静了下来,它突然传出一句沙哑的声音,响彻在在场所有人的耳边!

        “你还没有认清楚你现在所处的地位!”萧凡摇头。他看着都灵裹尸布平淡的说道,“你的器灵,也就是你,现在已经被我所掌控。我要你生,你就生,我要你死,你就死,你现在有什么和我谈条件的依仗?”

        “那也不可能!”都灵裹尸布的语气很坚决,它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宁折不弯的态度?!耙蛭挥形也僮荼鹑?,从来不可能有别人能够操纵我,所以即使我死,那也不可能!”

        “确定不再考虑一下?”萧凡的语气平淡无比,他看着都灵裹尸布静静说道,“虽然我的行为是霸道了一些,没有顾忌你的存在,但是你认他为主之后,对你也是有好处?如何?”

        “就算有好处,也是没得商量!”都灵裹尸布摇头冷声道,“这是原则问题,任谁都不能改变!”

        “你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萧凡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天荒诛魔戟撇撇嘴,摇头说道。

        “小东西,我知道,你并非真的不怕死,而是以为你是这个劳什子破布的器灵,以为大人如果灭掉了你这个器灵,将无法有效操控这个破布,所以你才敢如此态度坚决吧?”太虚禁甲上前一步,附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都灵裹尸布,开口说道,“但是很可惜,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你根本不知道,我家大人的手段远非你所能想象的,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器灵,如若不听话,那换掉就是!”灭神剑接过太虚禁甲的话,嗤笑说道,“真不要以为你有多重要,这个世界离开了谁都照样转!”

        “呵呵!”对此,都灵裹尸布并不为意,而是简单的冷笑两声,算是回应了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和灭神剑。

        “这就是一个陷入了对自己利益所狂热追求的顽固分子,而这样的人通常是听不进去任何劝解的,也唯有当他面临残酷的现实的时候,他才可能有所转变,咱们三个也真是对牛弹琴,实在是让人看笑话了!”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和灭神剑摇摇头,然后纷纷后退,叹了口气说道。

        “我是不是能理解成,欠打,欠收拾,然后狠狠打一顿就好了!”一旁的岳擎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此言大善!”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和灭神剑都是一副我很看好你,你很有前途的样子,对着岳擎点头说道。

        “只有你操纵别人,不可能别人操纵你?”不理会天荒诛魔戟,太虚禁甲,灭神剑和岳擎的插科打诨,萧凡此时盯着都灵裹尸布,语气平淡如水一般的说道,“你实在是太绝对了,而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绝对的事情!”

        随着话语,萧凡扬手,有一团拳头大小的暗焰就在他掌心突然浮现!

        “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甚至包括我在内,包括天道在内,都不是绝对,都不是永恒!”萧凡继续开口,声音古井无波,“多说无益,因为你也理解不了这些,所以,再见!”

        话音落下,萧凡直接一掌按下,那团暗焰也重重的落在了都灵裹尸布的表面!

        “嗤!”

        暗焰顿时暴涨,一下子就把都灵裹尸布给吞噬掉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向着其中渗透,开始灼烧并焚灭都灵裹尸布的器灵!

        “杀!”

        都灵裹尸布剧烈的挣扎反抗起来,但却没有任何作用,暗焰坚定的焚灭着都灵裹尸布器灵的一切!

        “不,不要杀我,我愿意真正降服!”都灵裹尸布扭头,它看向前方静然而立的萧凡,心中终于是升起了一丝恐惧之意。

        正如太虚禁甲所言,它的依仗就是认为萧凡如果需要它的话,那他不敢也没有能力换掉它,所以它在萧凡即使是掌控着它的生死前提之下,也是打定了绝不退步的主意!

        只是没有想到,萧凡真的敢焚灭它,然后换掉它,它所依仗的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可怜的笑话,所以它这才慌了起来,急忙低头求饶道。

        只是,已经晚了!

        “机会,是别人给的也是自己争取的!”萧凡对于都灵裹尸布的求援,只简单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什么不再多说了!

        暗焰坚定的向前,一点一点的焚灭着都灵裹尸布的器灵!

        “杀!”

        都灵裹尸布发出最后绝望的一击,它疯狂的涌动起来,体表血光大盛,顿时引得四周黑风阵阵,飞沙走石,邪异气息弥漫!

        “和姑奶奶比邪,你还差了一点!”突然,元初之戒的冷哼之声响起,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一道璀璨的银光笼罩而下,当即就把都灵裹尸布的血光给强行压了下去。

        然后都灵裹尸布就像是看见了鬼一般,发出一声充满惊骇的尖叫之声,随之它就被暗焰所彻底吞噬掉了!

        其实严格来说,元初之戒也算是邪物,而且还是邪物中的至邪之物,都灵裹尸布这样一个初级邪物看见元初之戒这样的堪称老祖宗级别的邪物存在,自然是要被吓的魂不附体了!

        “啪嗒!”

        此时,都灵裹尸布终于是变成了一个看起来稍微正常一点的染血破布,落在了地上!

        而萧凡却是一抬手,就又把都灵裹尸布给凌空抓了过来,然后递到了夏鹤的面前。

        “这个都灵裹尸布的器灵暂时没有,新的器灵我找到之后再注入其中就是,你先收着它吧!”萧凡对夏鹤轻声说道。

        “好!”夏鹤没有矫情什么,接过来,深深的看了萧凡一眼,低声说道。

        “大人!”

        元初之戒此时低着头,对着萧凡低声说道。

        “过来吧!”萧凡对于元初之戒的低头,不置可否,抬手说道。

        顿时元初之戒和元始之戒就全都激射了过来,分别戴在了萧凡的左右两只手上!

        “现在,也只剩下最终那个暴力男了,也不知道那二货现在在哪?”天荒诛魔戟此时突然喃喃自语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