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齐文之死

    第二百九十六章 齐文之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齐文!”

        岳擎死死的盯着面前瘫软在那里的齐文,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赤红一片,口中艰难而用力的一字一顿说道。

        “萧,萧凡,我,我是齐家,齐家三公子,你,你不能杀我!”齐文整个人瘫软在那里,他惊恐的看着萧凡,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若杀了我,我们,我们齐家必然,必然会!”

        “啪!”

        齐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顿时,两颗带血牙齿就从他的嘴巴之中飞了出来,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最后一次,跪下,九叩首,赐你一具全尸!”萧凡漠然说道。

        “我不跪,我是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齐家三公子,而他只不过是一个低贱而卑微的蝼蚁,我凭什么要跪?”突然之间,巨大的恐惧在齐文心中转变成了无尽的愤怒,在这一刻他宛若失去理智,双眼充满怨毒之色,整个人就如同是疯了一般怒声嘶吼起来,“萧凡,我警告你,今天你对我做的一切,他日我必定百倍奉还,我一定会让你的父母都统统跪在我面前磕头求饶,我!”

        “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齐!家!三!公!子?”

        突然之间,萧凡直接出手,一下子就摁住了齐文的脑袋,然后摁着他的脑袋就猛然向下一下一下的狠狠砸去。

        一字一顿,一顿一力,一力一砸,足足十四下,砸的地面是崩开裂缝,赫然出现一个一米大的坑。

        “他!日!必!定!奉!还?让!我!的!父!母!跪!在!你!面!前!磕!头!求!饶?”

        同样是一字一顿,一顿一力,一力一砸,萧凡扣着齐文的脑袋又是二十下,砸的地面裂缝无数。大坑变大了一倍。

        “继续叫,你叫多少句我就砸多少下,一直砸到你死为止!”萧凡扣着齐文的脑袋,森然看着他。冷酷说道。

        “齐!文!”

        岳擎在这一刻仿若恢复了力气一般,蓦地站直了身体,然后艰难的抬起了手,似乎想要抓向齐文的脖颈。

        萧凡抬手,掌心有微光闪烁。然后轻轻的拍在了岳擎的后背背心之上。

        “噗嗤!”

        岳擎顿时短暂的恢复了力气,然后他的手就像一柄尖刀一般,一下子就刺入了岳擎的脖颈之中。

        “咯咯!”

        齐文的眼睛顿时睁大,大量的鲜血瞬间就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口中不断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这一下,是为了我的父亲!”

        岳擎声音颤抖,眼中却是充满着大仇得报的快意,狠戾无比,随之他猛然抽手,又再次出手。然后就一下子插入了齐文的胸膛之中,抓住了齐文那还在跳动的心脏!

        “这一下,是为了我的妻子!”

        岳擎如同野兽一般低吼,随之直接就在齐文的胸膛之中把齐文的心脏给硬生生的捏碎了,而齐文的整个身体也一下子僵直,口中也涌出了更多的鲜血。

        “这一下,是为了我那还未出生的儿子!”

        岳擎疯狂咆哮,随之他的手再次用力向前,一下子就抓住了齐文的脊椎骨,然后‘咔嚓’一声。将齐文的脊椎骨给彻底捏成粉末。

        齐文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他无力的向后倒下,脸上依然带着不甘心的神色。

        “父亲,孤彤。小烈,一路走好,哈哈哈!”

        岳擎疯狂的大笑着,然后把手猛地从齐文的胸膛之中抽了出来,随之就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齐文的脑袋之上。

        顿时,齐文的脑袋就像爆裂的西瓜一般。四分五裂,血雾弥漫!

        “噗通!”

        岳擎的大笑声戛然而止,他眼前一黑,随之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萧凡托起岳擎,头也不回的随手手中甩出一道红光,直接将远处的丹妮莎切割成两段,然后他就带着岳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周围瑟瑟发抖,由于恐惧而无法动弹的一些普通路人。

        “怎么样?还是不肯说么?”白人老夫人此时脸上再没有温和的笑意,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她森然的盯着躺在那里的凌笑笑,冰寒说道。

        凌笑笑艰难的抬动眼皮,她看了一眼这个白人老夫人,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不言不语,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一般,连呼吸都很微弱,似乎随时都可能死亡。

        “好倔强的一个小丫头!”白人老夫人脸上顿时带着狞笑之色,嘿嘿的说道,“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人了,不然的话,稍微折磨一下就说出一切,岂不是太无趣了?”

        “来吧,咱们再来点刺激的,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白人老夫人如同魔鬼一般狰狞的笑着,然后她对着外面吩咐冷声道,“把恶魔一号给我拿来!”

        “娜亚长老,不好了,出大事了!”但外面没有应声,而是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教主发出了圣女召集令,通知所有长老即可前往罗马圣女殿,进行紧急议事!”

        “恩?”白人老夫人娜亚长老顿时眉毛一挑,惊声回应。

        圣女召集令是圣女教的第二重要命令,一般是仅次于圣女教生死存亡的时刻才会发出,而现在,圣女教正是如日中天之刻,怎么会突然发出这种命令?

        “出什么事情了?”娜亚立马扭头,看向外面然后沉声说道。

        “萧凡现身于罗马,当街击杀了丹妮莎圣女,梅丽莎长老,菲林长老,韩琳长老以及五十个圣卫队和八十名圣女教七级成员!”外面,那个急促的声音吞了吞口水然后说道,“而且,来自华夏齐家的三公子,齐文殿下也死于萧凡之手!”

        “现在,齐家大怒,在追查萧凡下落的同时,还向我们圣女教追究责任,要求我们圣女教给个说法,不然的话,他们不介意和我们圣女教开战!”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娜亚顿时呆住。

        她现在逼迫凌笑笑就是为了萧凡的下落,但没想到萧凡自己出现了,而且还击杀了圣女教这么多人。

        圣卫队就不用说了,是圣女教的底牌力量之一,每一个圣卫队队员的培养都极为艰难,五十个圣卫队队员的死亡,足以让圣女教肉痛无比了。

        梅丽莎,菲林,韩琳三人则就更不用说了,她们都是圣女教的重要长老之一,在圣女教之中有很重要的作用和地位,她们一死,圣女教在罗马方面的事务一下子就陷入了群龙无首,混乱不堪的地步,搞不好罗马这块底盘她们圣女教能够彻底丢掉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丹妮莎,她是当今圣女教教主最喜欢的弟子,圣女教教主更是一直拿丹妮莎当自己的亲女儿看待,如今丹妮莎身死,圣女教教主心中恐怕已经是愤怒无边了。

        再说齐文,齐家因为齐毅的存在,齐文在齐家的地位并不高,但就算齐文的地位再不高,那他也依然是齐家的三公子,来罗马的目的就是和圣女教进行正式的联姻结盟,为接下来的世界格局大变动做准备。

        而如今齐文却公然死在了圣女教的底盘之上,虽说是萧凡动的手,但是圣女教的责任也绝对逃不了,齐家不可能就这样轻松放过圣女教,要不然齐家身为世界排名第四的超级大势力的颜面何在?

        “我知道了!”娜亚顿时站起身,对着外面沉声说道。

        “今天下午两点之前,您必须到达罗马圣女殿,所以还请您注意时间!”外面,那个急促的声音提醒道。

        “好!”娜亚心头一凛,不敢大意道。

        如今圣女教教主索菲亚是一个非常注重时间的人,她所召集的大会谁若敢迟到,绝不轻饶,娜亚可是亲眼看过索菲亚因为一个圣女教的长老开会迟到了半分钟,结果直接当场将其击毙的例子。

        娜亚可不想自己因为迟到而被教主索菲亚当场击杀,那样死的可就太冤枉,也太不值了。

        “直升飞机准备好了么?”娜亚沉声问道。

        “我来之前就已经吩咐下去了,那边回话,他们会在十五分钟内准备妥当,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六分钟三十二秒,想必已经是就位了!”急促声音回复道。

        “好!”娜亚就要抬脚向着外面走去,突然之间她又停住了脚步。

        “莎莉,把这个华夏小丫头给我带上!”娜亚扭头,对着旁边的一个面无表情,身体壮实的像个男人一样的女人说道。

        “是,娜亚长老!”这个面无表情,身体壮实的像个男人一样的女人顿时冰冷开口,然后走了过来,一把就抓起了凌笑笑。

        “有了这个凌笑笑在手,或许在这个事件上面我能够在教主面前立下一个大功劳?然后更进一步?”娜亚眼睛阴沉,嘿然冷笑自语道。

        “走!”

        娜亚不再多想什么,然后抬脚向着外面走去,那个面无表情,身体壮实的像个男人一样的女人顿时带着凌笑笑默然跟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