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异魔种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异魔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死老魔要发飙了!”看着远处冷冽无比的天荒诛魔戟,萧凡体内的太虚禁甲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那些日本古代武士和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说道。

        萧凡不置可否,然后身形微微退开,任凭天荒诛魔戟准备发怒暴走!

        “该死,我忘记了一件事!”突然,太虚禁甲又叫了起来,声音之中充满头痛之色,“那个玉石,死老魔把那个杂碎吞了之后,那个玉石也被它吞了下去,那是我的,我的,我的!”

        “行了,天荒它吞了就吞了吧,都已经吞到肚子里面了,又吐不出来了,回头再给你找更好的就是!”萧凡摊摊手说道。

        “死老魔,你,你给我等着,我,我和你没完!”太虚禁甲气的哆嗦起来,但它也无可奈何,明白萧凡说的是实话,只得在口中恨恨的说道。

        萧凡摇摇头,抱着手臂,打算在一旁看戏。

        而也就在此时!

        “嗷!”

        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从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那头巨大狰狞黑龙口中呼啸而出,顿时一道强悍的气浪随之向着四周汹涌而来,周围的墙壁在这一刻毫无任何征兆的全部崩塌,而崩塌的瞬间,那些石块被声音震的是米分碎,连渣都不剩。

        那些个日本武士也被这一声震的也是全部仰倒在地,其中的一些人甚至连吭都没吭一声,身躯就直接爆炸,另外有些人则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口鼻之中溢出殷红的鲜血,显然已经是被震晕了过去,而更多的人则是在那里痛苦嘶吼,全身抽搐,拼命的抓着耳朵和脑袋,头晕目眩。

        而那个冷漠的像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则要好的多,但仍是有些狼狈。她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但靠着手中的草雉剑,她依然是稳住了身形,宛如一颗风中青松一般。矗立在原地,岿然不动。

        一旁的萧凡微微点头。

        这个冷漠的像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实力顶天也就是龙境巅峰,但她的意志力却是强的可怕,在刚才天荒诛魔戟所发出的声音震荡波之中,她凭借着自身的实力和意志。居然硬生生的抵抗了下来,还真是难得!

        最起码回归地球世界这么久,她是萧凡所见到的第一个意志力强到这种地步的人。

        “但是,可惜了!”

        萧凡淡淡的摇了摇头,虽然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意志强悍无匹,将来成就注定不可限量,但是奈何双方已经是敌对关系,萧凡可没那个兴趣培养一个敌人,更没那个闲心化敌为友,让其为自己效力。

        “不过或许。让她成为异魔种?”萧凡又摸起了下巴,沉吟起来。

        天魔万种大法邪异无比,魔种更是由死到活,变成魔种之后,已经算不上是人,虽然可以修炼,但修炼过程却比正常人艰难了十倍不止。

        异魔种是魔种的进阶类型,如果说魔种可以随意换对象,而异魔种则是固定的只有五个名额,除非是自废天魔万种大法。从头开始修炼,不然的话那就用掉一个就少一个!

        “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确实还有点特殊,给她一个异魔种的名额,倒也不算太亏!姑且试一试?”萧凡喃喃自语。然后在心中下了决定!

        “嗷!”

        天荒诛魔戟所幻化而成的巨大狰狞黑龙又是一声低的吼啸,浑身有滚滚的黑水在流淌,每一滴黑水落在地上,都顿时将地面腐蚀出一个黝黑的小坑,而且几乎是眨眼之间,天荒诛魔戟下方的地面就被腐蚀透了。露出日本忍部地下基地的第七层!

        “小妞,说吧,你想怎么死?”天荒诛魔戟盘旋在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面前,血红的眼睛盯着她,裂开巨大的龙嘴,嘿然冷笑道。

        “哼!”

        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从鼻子之中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之声,然后呼吸一沉,随之抓起手中的草雉剑,凌空就向着天荒诛魔戟冲杀而去。

        “一剑藏空!”

        蓦地,那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口中低喝一声,随之,她手中的草雉剑就化成一道银白色的匹练,带着锋锐的寒芒,直抹向天荒诛魔戟所幻化而成的巨大狰狞黑龙的龙头。

        “嘿!”

        天荒诛魔戟冷笑,然后龙身一摆,随之龙尾就呼啸而出,宛如钢鞭一般,狠狠的抽在了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身上。

        “轰!”

        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被抽飞之后,顿时轰然撞击在了远处的墙壁之上,将那墙壁撞的出现无数的大小裂纹,随之才摔在地上,猛地从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一下,如果不是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她反应还算及时,将草雉剑挡在在了她身前,而天荒诛魔戟的龙尾也是实际上抽在了草雉剑上面,不然的话,别说这一尾巴的力道,就是天荒诛魔戟身上的那些致命黑水,一旦沾染上一滴,就能把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的腐蚀的连骨头不剩。

        只是可惜天荒诛魔戟现在实力跌落到极点,不然它身上的那些致命黑水的威力绝对能把那草雉剑给腐蚀掉了,哪像现在草雉剑虽然挨了一下,却是毫发无伤?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结果就这么点?”天荒诛魔戟盘旋在半空之中,它不屑的看着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并没有马上上前,而是冷笑说道。

        “我的能耐当然不止这一点!”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又吐了一口鲜血,然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眼神冷厉无比,盯着天荒诛魔戟一字一顿的用力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冥顽不灵的臭女人!”天荒诛魔戟凶残的看着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然后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咆哮,随之就张牙舞爪的凌空向着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当头扑了下来。

        “三船殿下,八咫镜,拿来!”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也不扭头,向着英俊的奶油小生抬手,口中大声喝道。

        “是,部长!”英俊的奶油小生顿时就赶紧拿出八咫镜,用力的扔了过来。

        “好东西,那老子就不客气了!”天荒诛魔戟看到凌空飞来的八咫镜,顿时眼中的杀意稍微散去,眼冒精光,然后也顾不得先杀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而是立马扭头,张开大嘴一口就向着八咫镜咬去。

        “死老魔,你不守信誉,吞了我的玉石,还想吞我的镜子,我告诉你,那把剑是我的了!”萧凡体内的太虚禁甲顿时跳脚大骂了起来。

        天荒诛魔戟充耳不闻,嘿嘿一笑,依然快速下嘴,眼看就要把八咫镜给咬在口中。

        “八咫镜,回来!”

        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却是低喝,随之她手中的草雉剑就突然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光芒,直接射击冲向八咫镜。

        “嗡!”

        八咫镜本身也随之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和草雉剑所射出的璀璨光芒轰然撞击在了一起。

        “轰!”

        两道光芒霎时接触之后就轰然爆炸,发出一大团炽热的光芒,把近在咫尺的天荒诛魔戟也给笼罩在了其中!

        “臭女人,该死,老子掉了一片鳞片!”在那团炽热的光芒之中,天荒诛魔戟愤怒的骂了起来。

        “咻!”

        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对于天荒诛魔戟的怒骂充耳不闻,而是一扬手,八咫镜就凌空飞射,落入了她的手中!

        “八尺琼勾玉,马上归位!”

        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再次低喝,同手手中的草雉剑和八咫镜同时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直射向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巨大狰狞黑龙腹部。

        “嗡!”

        又是一道璀璨的光芒蓦地从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巨大狰狞黑龙腹部射出,顿时就把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巨大狰狞黑龙腹部给射出了一个大口子,随之,刚才被天荒诛魔戟所吞掉的八尺琼勾玉也飞了出来,然后一下子就也落入了这个冷漠的像个冰山一样的美丽女人手中!

        “嗷!”

        天荒诛魔戟所幻化的巨大狰狞黑龙由于肚子开了一个洞口,顿时发出痛苦的嘶吼之声,声音如同音波攻击一般,横扫四周,席卷向周围的那些日本武士!

        “砰!”,“砰!”,“砰!”

        那些个日本武士被这道音波冲击到,顿时纷纷身体轰然爆裂开来,在空气之中化成一团团的浓郁血雾,只留下身上的精钢盔甲变成一堆子扭曲和挤压的不成样子的废铁纷纷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地面声音。

        “女人,你!给!我!去!死!”

        天荒诛魔戟疯狂的咆哮起来,然后它昂起龙头,龙口高高鼓起,一团黝黑无边的黑色光芒在它口中凝聚,即将就要发射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