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极光分局之覆灭(中)

    第二百四十七章 极光分局之覆灭(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是么?你真以为老子的能量是那么好吸收的么?”萧凡并不在意的看着这个战争兵器超人转变形态,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恐怖,他笑的很是诡异,“能量也分为高低形态,而你的吞噬特性顶天了也就能吸收一些中级能量,敢吸收老子的天道级能量,简直有种!”

        “是么?”战争兵器超人不为所动,而是全身上下都笼罩着深蓝色的电芒,无数噼里啪啦的电弧在他周围不断闪现,充满毁灭一切的可怕气息从他身上缓缓散发开来,他身形微微飞高,俯瞰着萧凡冷笑连连道,“都只不过是能量而已,还分什么高低?嘿,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萧凡叹了口气道,“好吧,无知到你这份上,你也算一个极品了!果然只是被制造出来的炮灰玩意,脑子只有正常人的十分之一大小,和你说话基本上就是和牛弹琴!”

        “本神不再和你再废话什么!”战争兵器超人如同巨龙蔑视蚂蚁一般,盯着萧凡,声音之中充满威严的说道,“卑微的凡人啊,本神最后一次给你机会,只要你肯跪下求饶,我尚可放你一名,否则的话,你将永远的处于无尽的哀嚎和痛苦之中!”

        “砰!”

        一块半个房屋大小的碎石块突然从他头顶掉落下来,直砸向了他的脑袋,但是,他身体周围的那些电弧就像是拥有自主防御特性的生命一般,突然一个闪烁就全部冲了上去,然后轰的一声就把这个半个房屋大小的碎石块给轰成一团米分末,化成漫天的灰尘弥漫开来。

        这个景象,更是衬托的战争兵器超人真的宛如下凡的神祗一般,高高在上,充满不容侵犯的威严!

        “草!”

        萧凡实在是被这个战争兵器超人的说话给恶心的不行了,顿时爆了一句粗口,随之他的眼眸之中只有无尽的暴戾,眉宇之间透着重重的杀机。自身所流露出的气势宛如山岳一般挤压空气,让人无法喘息,只能惊恐窒息。

        “麻痹的,还叫嚣个没完了?给老子滚过来受死!”

        萧凡蓦地怒吼。顿时,他的声音就如同九天突闪的雷霆,如同大地疾雷的怒吼,声声霸道,音音震慑。震的周围的空气寸寸爆裂,周边的脸颊瘦削老者等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头疼欲裂,心生恐惧,身体颤抖,摇摇欲坠。

        随之,萧凡扬起了手,手臂似若天钩,周边燃烧起血红色的火焰?;鹧姹┱?,仿若焚天,然后一股绝强的吸力涌出,直接就向着远处的真正兵器超人吸了过去。

        “深蓝之剑,屠神!”

        战争兵器超人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然后他顿时心生警惕,立马毫不犹豫的就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绝招。

        他体表周围的那些深蓝色电弧快速凝聚,转眼之间就在他手中形成一柄威武霸气的巨大深蓝色长剑,大剑的表面散发着刺目的深蓝色光芒,将这整个中空巨洞都染成了一片诡异的深蓝色。

        轰!

        这柄深蓝色的大剑狠狠的向着前方的萧凡劈斩而下。顿时,四周的空间爆炸个不停,快速的向着萧凡蔓延而去,声势震天。惊颤骇人,所到之处,一切物体遇到都是瞬间湮灭,变成一片的虚无。

        但是!

        就在这密集的爆炸离萧凡只剩下三四米的距离的时候,它们就像升腾的火焰遇到的瓢泼大雨一般,一下子被全部熄灭。戛然而止,让整个四周突兀的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随之,战争兵器超人手中的那柄深蓝色大剑也诡异的一寸一寸突然裂开,然后,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无数的深蓝色碎块,彻底崩碎在了空气当中。

        “你!”战争兵器超人顿时心中惊骇,他看着远处的萧凡,惊声想要说什么,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感觉到一股吸力向他涌来。

        一丝寒意骤然在他心中油然升起,他顿时拼命挣扎想要逃脱,但却无济于事,他的身体依然快速的向着萧凡凌空飞去。

        “啪!”

        战争兵器超人的身体瞬息之间就到了萧凡的面前,然后萧凡的大手一下子就扣在了他的脑袋之上。

        战争兵器超人心中的不妙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拼命的挣扎动弹身体,想要逃脱萧凡的掌控,可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没有任何作用,他的身体就像被无数的坚韧无比的丝线给缠绕了一圈又一圈一般,怎么反抗都是无用。

        “放开我,你这个卑微的凡人!”战争兵器超人仰头看着萧凡,口中愤怒咆哮,“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是神,你!”

        “咔!”

        萧凡双目沉凝,扬起手臂之时,如同蛟龙出洞,既快又狠,五指如钩,探入战争兵器超人的口中,然后五指用力,一下子就将他下颌的牙齿全部抠出!

        “神是吧?”

        萧凡盯着他,一双幽暗的眸子之中火焰涌动,划过一抹轻狂的桀骜和嗜血的暴戾,脸上冷漠无情,口中淡淡说道。

        “卑微的凡人,你,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我是!”

        战争兵器超人目光狠戾,虽然被扣掉了整个下颌的牙齿,但他依然能够说出话来。

        “凡人是吧?”

        萧凡再次出手,这次是扣住了他的上颌牙齿,然后手下当即用力,瞬间就将他的整个上颌牙齿给尽数扣了出来,随手扔在了下方的幽深黑暗之中。

        “凡人,你一定会后悔,后悔今天对我的所作所为,我,我是!”战争兵器超人没了牙齿,依然在含糊不清的说话,目光之中的狠戾之色是愈发的浓重。

        “老子管你他.妈的是谁?”萧凡一巴掌直接抽在了这个战争兵器超人的脸上,将他剩余的话全部抽回了肚子当中,然后一头长发瞬间变成一头血发,全身煞气弥漫,同时口中厉声喝道,“今天,老子就好好的教教你,让你知道该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说话,少整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

        “咔嚓!”

        萧凡一手抓住战争兵器超人的左臂,口中一声发狂似的咆哮,硬生生的直接将战争兵器超人的左臂给扯了下来。

        随之,他抬手,狠狠的掰开战争兵器超人的嘴巴,然后一把战争兵器超人的左臂像捅木棍一般,全部塞进了战争兵器超人自己的嘴巴之中。

        “咔嚓!”

        萧凡手下毫不停留,又是一手抓住了战争兵器超人的右臂,同样是猛然撕扯了下来,继续掰开战争兵器超人的嘴巴,又把这右臂也塞进了战争兵器超人的嘴巴之中。

        然后,他一直扣住战争兵器超人脑袋的左手猛然向上一拽,战争兵器超人的脑袋就被摘了下来。

        但战争兵器超人双臂和脖颈的伤口之处却没有一丝的鲜血,只有一丝丝深蓝色的不明液体在缓缓流淌。

        “你是杀不死我的,卑微的凡人!”

        战争兵器超人的脑袋像橡皮泥那般被拉长,嘴巴更是大的不可思议,口中艰难的含着自己的两条手臂,但他依然冷笑连连,含糊不清的说道,“这点伤对我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我有足够的能量,我就能重新恢复,重新凝聚身体,因为,我是不死之躯!”

        “你,不可能杀死我!”

        “不可能杀死你?傻.逼,你根本不知道你已经死了!”萧凡冷笑着看着这个战争兵器超人说道。

        “呵呵,你!”战争兵器超人的脑袋依然在冷笑,他刚要反驳萧凡什么,突然就脸色大变,变得苍白一片。

        因为前方,他的无头躯体此时突然开始不断的蠕动起来,就好像那皮肤下面在有无数的虫子在疯狂穿梭一般,看起来格外诡异而恐怖!

        “不,不,这不可能,我的身体,我的身体!”

        战争兵器超人的脑才顿时目瞪口呆,然后难以置信的疯狂大叫起来。

        然后他的话音未落,他的无头躯体就突然开始融化起来,就像蜡烛在火中被烧烤着一般,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挥发,快速的变成无形的气体,彻底消失在空气当中。

        “我说过了,你敢乱吸收我的能量,就是在找死,但你偏偏不信,只能说是活该!”萧凡冷笑道,“我都根本用不着全力出手放大招,你自己就首先崩溃解体了!”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战争兵器超人的脑袋疯狂咆哮,但很快他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脑袋此时也开始缓缓融化,嘴巴之中的两条手臂也同时融化,和他的躯体一般,化成一摊子的液体,随后挥发,不断的消失在空气当中。

        “死一边去吧!”

        萧凡冷声开口,猛地抬手,然后一巴掌就狠狠的拍在了战争兵器超人残余的脑袋之上,顿时将他的整个脑袋拍的是四分五裂。

        而那四分五裂的脑袋也在空气之中快速融化,最终全部变成液体,然后挥发,消失在空气当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