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娘炮

    第一百一十九章 娘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墨山之中!

        萧凡信步而行,所经过之处野兽纷纷四避,草木自动分开,万物全部静寂。

        今天来墨山,本来程龙说要陪着萧凡一起来的,但昨晚他在服了筑基丹之后,一直到现在还在厕所里痛苦的哼哼唧唧,出不来。

        所以,萧凡就干脆自己一个人来了!

        萧凡随意的行走着,他散开神识,一边到处走一边耐心的感应着天荒诛魔戟的位置。

        但是,良久之后!

        “感应不到!”萧凡蓦地站住脚步,蹙眉自语道。

        “看来天荒诛魔戟所受的损伤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几分,那天被人激活之后,现在是又重新陷入了沉睡,而我和它之间的联系基本已经完全被断开了!”萧凡沉吟了一下,轻声道,“而且,它现在应该是在山腹之中或者地下极深处,已经是超出我的神识探查范围!”

        “神识!”想到这个问题,萧凡就有些头疼起来。

        神识和灵气不同!

        灵气消耗完了,修炼重新恢复就是,而神识受损,恢复起来则要麻烦的多,而最好的修复神识办法是找到一些能够滋养神识的天才地宝,不然光凭自己恢复,很慢也很难。

        而且,神识本身也就是自己的实力短板!

        因为在那个仙侠世界,神识的修炼法门极其罕见和稀少,一般都掌握在一些超级大势力之中,秘而不宣,不是核心弟子都无法知晓,更何况自己只是野路子出身?

        虽然后期搞到了两部神识还算过得去的修炼法诀,但是修炼时间还是太短,光论神识强度而言,和其它已经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四帝比起来,仍然是略有不如!

        “算了,慢慢想办法吧!”萧凡无奈道,“反正就在墨山之中。跑不了的,只要能够确定位置,那么下来一切就都好说了!”

        想到这里,他转身就想离开!

        而就在此时!

        萧凡用神识看到。一个似乎受了伤的白衣胜雪年轻人,正从远处向着自己这个方向艰难的快速冲来。

        这个白衣胜雪的年轻人有着白皙光洁的脸庞,如同雕刻般的五官棱角分明,眼眸乌黑而深邃,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赖募蛑蓖鹑缤爸械耐踝右话?。

        而且,他虽然此时是在逃跑,但却仍然姿态优雅,从容不迫,身上的白衣更是纤尘不染,只有胸前的那几滴殷红显得格外刺目!

        “好一个娘炮!”萧凡喃喃自语。

        看着这个白衣胜雪的年轻人,萧凡倒是想起了天帝那个家伙。

        天帝这家伙从来都是白衣翩翩,说话永远都是温煦客气,举止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粗鲁庸俗的地方,即使在打架的时候他也是充满艺术的美感和无与伦比的高贵。经常让萧凡看的恨不得上去踹他两脚,一解那心中的老是蹦出来的无名之火。

        而这个白衣胜雪年轻人的面容自然是无法和天帝相比,但这气质却简直是和天帝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同样的娘炮!

        白衣胜雪年轻人很快就冲到了萧凡的面前,他看了一眼萧凡,顿时就停住脚步愣了一下,然后他没有任何犹豫,立马转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但还没等他跑两步,他就蓦地止住了身形,然后扶着旁边的一棵大树,忍不住弯腰。张口就喷出了一大口带着异常腥臭的鲜血,胸前的白衣更是增添了几滴刺目的殷红之色。

        萧凡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虽然这个白衣胜雪年轻人和天帝很像。但也就是很像而已,又不是同一个人,萧凡和他更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出手救他?

        在那个仙侠世界,萧凡已经见惯了追杀和被追杀,对很多事情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再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无论是追杀和被追杀都自有原因,萧凡也不想更懒得去干涉和改变什么。

        或许有圣母性格的人吧,但萧凡绝对不是!

        “咳咳咳!”

        夏鹤剧烈的咳嗽,眉头皱起,只觉得全身酥软无力,心口更宛如刀绞一般剧烈疼痛!

        而这,不光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还有心灵上的疼痛。

        夏鹤是真没想到,自己的曾经所一直爱恋,并且即将和自己订婚不日就将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个女人会背叛自己。

        “呵呵!”

        想到这里,夏鹤顿时低声的苦涩的笑了起来。

        难道自己做人就真的有那么失败么?

        自从一直支持自己的的父亲故去之后,不少下属就开始远离自己,一些朋友就开始冷漠自己,而现在,就连自己一直相敬如宾,礼遇有加的挚爱女人也投向了敌人的怀抱,甚至还用一杯毒酒葬送了自己的所有生机。

        为什么?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那所谓的夏家大公子之位?

        可是,如果你们真想要,我给就是,这个位置我从来都不稀罕,只不过是因为我不忍心让我父亲失望所以当初我才拿到了它而已。

        我们,都是夏家弟子,都是血脉相连的同族之人,你们,又何必要如此心狠手辣的对我如此毫不留情,势必要赶尽杀绝?

        而想当初,我又多少次念在同胞之情放过你们?

        “父亲!”

        夏鹤的脑海之中浮现起了一个中年人的高大身影,他低声呢喃,苦涩低笑,一抹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滴落而下。

        突然!

        “嘿,夏鹤,你从燕京一路逃到这里,我倒要看你现在还往哪里跑?”数十道气息强大的人影从远处冲来,然后几个闪烁就到了夏鹤的面前,将他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一个面容俊朗的年轻人,此时,他嘴角带着一抹森然的冷笑看着夏鹤说道。

        “夏文轩!”

        夏鹤看着俊朗年轻人,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微微直起了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淡淡说道。

        “夏鹤,你说吧,你现在想怎么死?”俊朗年轻人觉得大势已定,他心中顿时安稳,背负双手站在那里,一双狭长的眼睛盯着夏鹤,口中带着一抹猫捉老鼠的戏谑之色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