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十章 复仇开始

    第十章 复仇开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夜深,萧凡却毫无睡意,他坐在张飞扬的出租屋之中,看了一眼正在地上凉席睡的正熟的张飞扬,又扭过头,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一连串的骨骼爆响之声,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邪异的弧度。

        在那个仙侠世界,认识萧凡的人都知道,一旦当萧凡做出这样的动作之后,那就证明此时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暴涨到了一个极致。

        然后接下来,一个魔气滔天,杀意无限,狂暴无匹,只知道毁灭和杀戮,充满血腥和残暴的疯子就即将问世,萧凡的魔帝之名也正是因此而来。

        面对这个状态下的萧凡,无论是谁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闭上嘴巴,跑,尽可能的跑,有多远跑多远,不要回头,不要迟疑,更不要试图反抗,因为那样的代价就是…死!

        萧凡起身,给张飞扬留了一张纸条,然后就轻轻的打开了门,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蓝色恋人夜总会!

        “嗨,美女一个人??!”

        “美女,喝一杯呗!”

        “美女,想喝什么,我请客!”

        震耳欲聋的音乐,纷乱嘈杂的人群,五光十色的灯光…,这一切都构成了一个生意兴隆的夜总会内部情景。

        一个昏暗的角落里面,一个身体瘦弱,明显被酒色掏空身体的苍白年轻人和一个姿色还不错,一头卷发的女孩正在那里疯狂的互啃着对方,苍白年轻人的手则早已深入了卷发女孩裙底,正在其中努力探索。

        旁边,还有五六个喝的正嗨的男女,其中一个年轻人见状笑着说道:“孙少,怎么样?这两个月被禁足的日子不好受吧?”

        “老子都快憋疯了!”孙海洲含糊不清的回应了一句。

        “哈哈哈!”这五六个男女顿时大笑了起来。

        “操!”孙海洲从卷发女孩身上爬了起来,恼火的看着那五六个男女说道,“有什么可笑的?妈的,都是那个张什么的小杂种,居然不依不饶的告老子,害的老子被禁足两个月,别让我再看到他,不然我肯定再弄她女朋友一回!”

        “他女朋友都被你玩死了,怎么再弄?”一个个头不高的女孩娇笑道。

        “他只要再交女朋友,我就弄!”孙海洲端起桌子之上的一杯洋酒,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重重的将空酒杯砸在桌子上面,眼睛通红的说道,“有多少我弄多少,操,敢告老子?这辈子弄不死你老子就不姓孙,改名叫孙子!”

        “哈哈哈!”这五六个男女顿时再次齐声大笑了起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个叫张什么的小杂种,他女朋友真是够味??!”孙海洲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猩红之色,“够嫩,够水,而且还是一个处,嘿,当时我都说了别杀她,想办法把她弄回去玩个够,结果白昊和林宇恒那两个家伙非要杀了她,操,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羡慕孙少的福气??!”一个微胖年轻人笑道。

        “不过最爽的还是让那个张什么的小杂种在一旁看着!”孙海洲又狂笑起来,“让他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我们三个玩,刺激,实在是刺激,真是爽爆了!”

        “妈的,不说了,走,厕所!”孙海洲说到这里,心中的浴火高涨难耐,他实在是受不了了,拉着那个漂亮的卷发女孩就打算去厕所,真刀实枪的来上一炮。

        “你今天行不行啊,孙大少!”卷发女孩显然和孙海洲很熟,她娇媚一笑,顺势站了起来说道。

        “靠,今天不把你弄的叫老子爸爸,老子就从此不再踏入这里半步!”孙海洲挺着已经高昂而起的下半身,吼了起来。

        “切,以前你也经常这样说,但每次不都三分钟完事?”卷发女孩瞥了一眼孙海洲的裤裆,哼了一声说道。

        “少废话,妈的,老子今天非要干死你这个小骚货不行!”孙海洲吼道,拉着这个卷发女孩就向厕所冲去。

        “孙少加油,今天丽丽正是安全期,不用戴套!”那个个头不高的女孩冲着孙海洲的背影,娇笑着大声喊道。

        “等会老娘回来一定撕烂你的嘴!”卷发女孩回头瞪了这个个头不高的女孩一眼,骂道。

        “哈哈哈!”这五六个男女又一次轰然大笑起来。

        而就在孙海洲和这个女孩刚一离开,旁边另外一个卡座之上的萧凡也随之起身,他叼着一根香烟,也慢悠悠的走向厕所。

        萧凡从张飞扬得知了那三个醉酒年轻人的一些基本信息,其中另外两个醉酒年轻人已经被父母送到了国外避风头,目前只剩下孙海洲还在国内。

        在孙海洲家踩点,并跟踪了孙海洲还有他父母三人整整三天,萧凡终于决定在今晚动手。

        此时,萧凡的面容和身形已经完全改变,虽然他现在的实力降低到了一个极点,但控制全身肌肉和骨骼的改变,这种小技巧依然不在话下,所以此时的萧凡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看着进入厕所之中的孙海洲,萧凡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但是那笑意之中却没有半分温度,有的只是彻骨的冰冷

        “恩恩恩,啊啊??!”

        左边的隔板和右边的隔板分别传来这女人的哀鸣**声和男人的粗重喘气声,左边是孙海洲和那个女孩,右边是另外一对**男女。

        萧凡百无聊赖的听着,静静的等待着孙海洲的完事。

        三分钟过去,只见得孙海洲满脸通红,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就一下子僵硬了,瘫软在女孩身上。

        “靠,又是三分钟!”卷发女孩很不满,费力的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孙海洲,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从自己的坤包之中拿出纸巾开始擦拭自己满是汗液和各种不明液体的身体。

        很快,卷发女孩便收拾完毕,穿戴整齐之后她就不再理会孙海洲,自顾自的推开厕所门走了出去,留下孙海洲一个人赤条条的坐在马桶上面喘着粗气。

        萧凡也随之起身,打开厕所门,来到孙海洲面前,在孙海洲惊愕的眼神之中,不等他出声,就闪电般出手掐住了他的喉咙,另外一只手则一下子打在他的太阳穴之上,顿时让孙海洲昏了过去。

        “嘿!”萧凡嘿然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