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骑虎南下

    第二百一十一章 骑虎南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叮当当~叮当当~~~”

        留侯炼宝那事情过后的日子里,怀山妖众们听到这声音就觉得亲切。

        尤其是老槐树,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都笑成了菊花模样。

        一般这声音响起,没一会儿,就会有一只毛色雪白的大老虎收敛着翅膀,慵懒地迈着步子,跟猫儿一样姿态走出来。

        它的脖子上,挂着风火铃铛。

        毫无疑问,虎天刀在死亡威胁外加风火铃铛诱惑下,纳头便拜,成了怀山留侯的坐骑。

        想到这个,怀山妖众们嘴巴就有些合不上了。

        乖乖,一妖能屠怀山的大妖怪,就这么成了自家大王的坐骑?

        自家大王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大王威风,就是妖山威风,就是妖众威风!

        在这点上,怀山妖众的归属感那是很强的。

        老槐树这会儿听到铃铛声,却不是在路上遇到虎天刀。

        几天下来,小小一个鸟不拉屎的怀山,虎天刀早就逛得腻味了。

        他这会儿正趴在怀山之巅,脑袋一磕一磕地打着瞌睡。

        老槐树听到的铃铛声,就是这瞌睡虫引起的。

        就是睡觉时候,虎天刀也决计不将风火铃铛从身上摘下来,事实上,自从那天咬牙点头之后,虎天刀就没让风火铃铛离开它视线范围之内过。

        好宝贝??!

        为这宝贝,骄傲是什么?自由都可抛!别说觊觎了,谁敢多看它一眼,虎天刀就跟他拼了。

        “老头子要求见大王,劳烦通报了?!?br />
        老槐树语气和蔼,礼貌得很,只是那眼睛带着的笑意,让虎天刀很想一口把他脑袋给咬掉了。

        老槐树从各种看他不顺眼,到喜欢在他面前晃悠。分界线无非是楚留仙公布虎天刀成为他的坐骑嘛。

        得知这个消息后,老槐树各种态度大变,他老人家何等人物,堂堂怀山妖相,难道还与一只坐骑计较?

        丢不起这人。

        老槐树从那天起心里顿时就平衡了,看虎天刀也不再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分外客气。

        怎么说,这也是大王身前的近人呐。

        虎天刀张了张嘴巴,打了个哈欠,挪开身子。

        通报什么的,就是这么一说,老槐树往见楚留仙?;拐娌恍枰裁赐ū?。

        入得洞府,望见楚留仙负手而立背影,老槐树远远开始行礼:“大王,老头子奉命前来缴令?!?br />
        “准备得如何了?”

        楚留仙头也不回,淡淡地问道。

        “回大王,怀山上下,枕戈待旦。百里妖域内妖怪尽数征兆,只待大王一声令下,就能踏平……”

        “停!”

        楚留仙有些头痛地按了按额头,转过身来,道:“我只是让你集合妖众,以老相你和各大妖将为主,陈兵百里疆域,等我命令?!?br />
        “是~”

        老槐树躬身应命。趁着低头时候撇嘴,觉得自己之前那番话叫一个气魄,至于事实上的小小偏差,小节罢了。

        “是时候,南下,会一会妖域群雄了?!?br />
        楚留仙不再搭理老槐树,神情气度。在一念间,大不相同。

        占据、经营怀山,收拢妖众收服妖将坐骑,这都是隐忍。

        现在。他已经不打算忍了。

        “赴白山,夺取梵我如一道果?!?br />
        “起兵!”

        ……

        怀山剧震,百里妖域惊动。

        一"bo?。猓铮?,一阵阵的妖兵全副武装,在统属妖将的率领下,开出怀山,往南方去。

        百里妖域范围内,所有妖怪尽被征兆,披坚执锐,随怀山妖众而行。

        其声势之浩大,百里之外,原本就在警惕着怀山妖域的各大妖山尽数被惊动了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在怀山妖众动员的同时,有一人跨坐白虎,旁边跟着,黄风妖。

        这是:怀山留侯,骑虎南下。

        风从龙,风从虎。

        白虎一族除却先天庚金本源之气外,亦擅长驭风。

        若是不然,虎天刀也不能紧跟了羽玄大妖的身后,追到怀山上来。

        过去的一天里,虎天刀脖子上挂着风火铃铛,又是第一天履行坐骑的只能,当真是豁出去的卖力气,一天时间不到,便出了百里妖域范围。

        “改个模样,你们太扎眼了?!?br />
        楚留仙望着眼前陌生的山水,跨坐在虎天刀身上,淡淡吩咐出声。

        话音刚落,他闭了闭眼睛,身上气息收敛,气质为之迥然一变,恢复到公子留仙时候翩翩浊世家公子,温润如玉一般。

        楚留仙这么一变化,第一个受不了的就是身下妖虎。

        虎天刀浑身别扭,要不是理智尚存,他都想抖一抖身子,将身上那人给抖落下来。

        无他,他堂堂白虎能接受成为他人坐骑,除了风火铃铛着实吸引人外,楚留仙妖王法身表现出来的桀骜与妖王霸道,亦是其中一个原因。

        这就跟宁为大妖山一妖众,不为小妖山大妖将的道理一样。

        跟随一个强者,与有荣焉;背上坐着一个弱者,丢不起这人。

        至少以妖域的角度判断,楚留仙妖王法身那种桀骜不逊,乖戾十足的气息,才是真正的强者之气。

        别扭归别扭,楚留仙的话虎天刀哪里敢不听?

        他不甘不愿地抖了抖身上羽毛,施展出大妖变化来,下一刻就从插翅白虎变成了一匹无一根杂毛的白马。

        楚留仙目光再是一转,落到金甲威风凛凛的黄风妖身上。

        “大王……”

        黄风妖魁梧如山的身形里,传出可怜巴巴声音。

        “没得商量?!?br />
        楚留仙语气淡淡的,但个中意思,却不容违背的坚定。

        黄风妖苦着一张脸,原地转了一圈子,黄沙裹挟,下一刻出现在两人面前的就是一个干瘪瘪,瘦小小的中年人,怎么看怎么像是账房一类人物,连管家都称不上。

        “吭哧~”

        虎天刀现在是白马,不好笑出声来,只好吭哧吭哧地打着响鼻,直尥蹶子,若非背上是楚留仙,他都有笑得在地上打滚的冲动。

        黄风妖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一般。

        “你笑够了没有?”

        黄风妖声音阴测测的,暗下决心,这厮要是再笑下去,拼着被楚留仙责罚,他也不与其干休。

        “不笑了不笑了?!?br />
        虎天刀勉强收敛,刚说了两句话,又“吭哧”出声,“我说黄风大将,你果然对大王忠心耿耿,老虎佩服佩服?!?br />
        “一条须眉皓然大汉,能甘心变成如此猥琐模样,不愧是大王麾下最受重要大将?!?br />
        白马蹄子不方便,不然虎天刀都有比大拇指的冲动。

        他这番话自然不是说给黄风妖听的,妥妥的是在拍自家大王马匹。

        有如此忠心耿耿大将,难道还不值得高兴吗?

        虎天刀奇怪的是,怎么他这么一番话说出来,无论是背上的楚留仙,还是对面的黄风妖,两人表现怎么都怪怪的。

        黄风妖屎拉了裤裆里,脱不是,不脱也不是一般,那个表情。

        楚留仙呢,则按捺不住颤抖着,恍若忍俊不禁。

        虎天刀一头雾水,黄风妖却心里明白着呢。

        楚留仙那的确是忍笑忍得辛苦。没有人比见过他真容不止一次的楚留仙更清楚了,他黄风大将此刻模样,还是美化着来的。

        虎天刀这话是骂人的吧……骂人的吧……骂人的吧……

        “冷静,一定要冷静?!?br />
        黄风妖深呼吸无数次,总算平静下来,自我安慰:“他并不知道我真身,不知者不怪?!?br />
        他闷闷地头前带路,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在心中恨恨出声:“别给我找到机会,不然非煽了你这头病猫不可,真真气死我也?!?br />
        黄风妖怀着什么心思,楚留仙哪里有心情理会?

        他随意地坐在虎天刀身上,思考着后续行止;

        “是直接上白山,趁着双方战斗时候,来个先下手为强?

        还是等他们激战过后,来个黄泉在后?

        亦或是,直接加入其中一方,最后再与胜利者争夺梵我如一道果?”

        楚留仙想过无数可能,各种办法,终究各有利弊,变化难测。

        “走一步,看一步吧?!?br />
        他如此想着,暂且放下,放松心情,欣赏一路所见与怀山百里妖域截然不同的风光。

        怀山百里妖域,更像是封锁在山谷里面的小小洞天,固然局限,却也有四季如春的温暖,有牢笼来遮挡住八面风雨。

        眼前白山妖域,则似空旷的郊野,凛冽之北风无数年吹拂,又是兵家必争之地,各处无不带着沧桑与久远的味道。

        一行三人,往白山方向去。

        某一日,在距离白山数里范围外,一处妖村外,黄风妖与虎天刀齐齐惊呼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