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百零九章 留侯炼宝(三)刑天鞭

    第二百零九章 留侯炼宝(三)刑天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成了!”

        “一定是成了!”

        老槐树拐杖一扔,笑得咳嗽,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宝物是他炼的。

        旁边虎天刀目瞪口呆,张大着嘴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四周都是怀山妖众的欢呼声音,他们之前各种念叨,看到这一幕还是由衷地欢喜。

        大王的成功,就是他们的成功!

        “呼呼呼呼~~~~”

        欢呼声中,有风乍起,随着怀山熔炉熄灭溃散开来的妖气再次汇聚,在山巅处凝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

        留侯的手掌。

        手掌之中,握着一根铜鞭。

        上一刻,新近练成的铜鞭法宝还只有常人手臂大小,一落入这只妖气巨掌当中,立刻变幻成数十丈长短。

        单纯这变化自如,就不是寻常宝物。

        铜鞭呈现青铜光泽,隐现五色灵光,又有一种神而又神,玄之又玄的味道,只是握在妖气巨掌当中轻轻挥动,便在长空中带出涟漪无数。

        这根铜鞭并不是那种柔软的鞭子,而是通体如竹节,兼而有之刚硬与柔和,诡异地稍稍抽动,便有抽破了虚空的响动。

        忽然,巨掌持铜鞭,遥指山下。

        老槐树福至心灵,大笑道:“大王,老头子冒犯了?!?br />
        他老人家难得没有闪躲,全力出手,无数青绿色光影,纠缠恍如青龙,直扑山巅。

        乙木妖力,凝青龙相。

        这一幕出现,旁边虎天刀眼睛都直了,这个怎么看都不起眼,典型一肚子坏水的妖相,竟然有如此手段?

        下一刻,他就不仅仅是眼睛直了的问题,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面对老槐树这一下连他虎天刀都不敢轻忽的攻击,怀山之上。巨掌持铜鞭,不过遥遥相对一挥。

        “啪!”

        一声抽击,青龙溃散,乙木灵气散尽。

        “怎么可能?!”

        “一击打散了法术?!”

        “这是什么宝物?”

        虎天刀又在挣扎着站起,在他眼前炼制出来的宝物着实表现太过惊人,以至于他一时间都忘记了石钟山的威慑。

        怀山妖众们注意力都在自家大王的大展神威上,哪里会留意他。一时不查,竟是真的让他挣脱开来。

        他们自觉在自家大王面前丢了脸面,正要摩拳擦掌再上,却为老槐树所止。

        “别急别急,大王有意的?!?br />
        老槐树话刚落呢,巨掌持铜鞭。遥遥再对虎天刀一指。

        “噼里啪啦~~”

        灵光闪烁,禁锢着虎天刀的法术全数崩解,他又能出手了。

        “吼~”

        虎天刀哪里不知道楚留仙想做什么,这也是他想做的。

        虎吼一声,风似刀。

        罡风化作天刀,直劈怀山。

        面对这般攻击,巨掌持铜鞭。依然只是一击。

        “啪~”

        又是一声,风倒溃散。

        铜鞭去势不止,化作五色鞭影,遥遥地抽在虎天刀的身上。

        “嗷~”

        哀嚎一声,虎天刀一身妖力尽数散开,铜鞭上蕴含的妖力化作绳索,一层层地将他重新禁锢。

        妖力所化绳索将其束缚得动弹不得后,如融化了一般。向着虎天刀体内渗透进去。

        转眼间,空旷地上,虎天刀现出原型,明明没有任何外物纠缠,偏生就是动弹不得。

        老槐树等人啧啧称奇,又不明所以。

        反正,这会儿虎天刀趴在地上除了眼珠子什么都动弹不得。小妖们连出力都省了。

        诡异的是,这次虎天刀竟是没有恐惧,没有屈辱,眼睛发直地望着怀山之巅那只消散开来的大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铜鞭落下,直入山巅。

        看到这一幕,喧嚣了好一会儿的怀山脚下,安静下来,众小妖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会儿可以上去呢,还是不行?

        最后还是老槐树沉吟之后拍了板:“大王不发话,你们都给本相老实地呆着?!?br />
        众小妖哀嚎一片,片刻前发自内心的欢呼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又重新开始絮絮叨叨赶回去的必要性,听得老槐树头痛不已。

        楚留仙这会儿,的确是没空搭理他们。

        山腹洞府当中,他手抚铜鞭,爱不释手。

        旁边,是雨师妃。

        “恭喜公子,炼成神鞭!”

        雨师妃在旁行礼,语出至诚。

        她亲眼见证楚留仙融汇神道之法,催发出五行孔雀翎的威能,形成神鞭克制五行妖法的神通。

        在雨师妃看来,到了这个地步,这件神鞭已经堪称是难得的宝物了,不曾想楚留仙并不满足。

        “竟然真的成了?!?br />
        楚留仙面露微笑,为的不是克尽五行妖法的厉害,而是对着虎天刀的最后一捆。

        他扭头对雨师妃道:“我原本对在炼制法宝时候,融入我对捆仙绳仙术感悟,并无太大信心,不曾想真的阴差阳错,铸成此法?!?br />
        “哪怕其束缚之力只有捆仙绳仙术之十分之一,也是难得的威能了?!?br />
        雨师妃颔首表示认同,同时抬起头来,望向楚留仙的头顶。

        在那里,一轮红日破空高悬,刚刚炼制而成的神鞭在其中盘旋而非,辉煌正大之力不住地渗透入其中。

        “公子的大日如来真经观想,随着成就妖王法身,晋升阴神境,愈发的不得了了?!?br />
        楚留仙注意到她的目光,微笑道:“法宝初成,我再以大日如来之力祭炼七日,当能将其中融汇的诸般力量,彻底熔于一炉?!?br />
        雨师妃深以为然。

        她可是亲眼见证,楚留仙这件法宝,融汇了神道、仙道、妖道诸般大成就于一身,暂时或无问题,他日应景时候,说不定就反噬了主人。

        现在楚留仙未雨绸缪,以佛门大法熔炼,不仅仅于其上多加一重佛门大法的威力,更能彻底解决此隐患。

        “雨师妃敢问公子,此宝何名?”

        “何名?”

        楚留仙有些挠头,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略一沉吟,他悠悠地道:“融诸多超脱法门为一炉,天然与天相对,便名之为刑天吧!”

        “刑天鞭!”

        雨师妃喃喃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恍惚间似见有庞大的虚影持刑天鞭,逆上苍天……

        她收回心神,再看了一眼于大日如来真法当中飞腾的刑天鞭,问道:

        “那这七天……”

        楚留仙那边已经动作,随口应道:“当然是,再炼一宝!”

        ……

        “呼呼呼~~~”

        妖气疯狂汇聚,怀山再成熔炉。

        “还来?”

        怀山妖众彻底傻了眼,没想到等半天,竟是这个结果。

        “大王,他还要炼宝?”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这回怀山熔炉散发出来的威势不如之前,然而不住飞起的材料,在怀山熊熊烈焰下被熔炼,再为汇聚而来的妖气淬炼,一点一点凝成形状的过程,却是更加清晰地展现在众妖的面前。

        “铃铛?!”

        老槐树在内,所有妖怪都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幕。

        当怀山熔炉中不再有材料飞起,悬浮在半空中,散发出阵阵金光的赫然就是一枚铃铛模样。

        形状方成,怀山上远远传来楚留仙一声轻喝:

        “纯阳火,起!”

        纯阳火,楚留仙妖王法身三大天赋神通之一,源自阳神念头,第一次出现,竟是为了炼宝。

        滚滚纯阳火,带着灭尽一切邪祟阴晦,又有天上雷霆般正大之气地涌入铃铛当中。

        顷刻之间,无数玄奥的纹路,伴随着纯阳火涌入,不住地在铃铛上被点亮,看上斑驳古朴,又玄奥神妙万方。

        纯阳火涌入的过程,持续了许久,当其停歇,楚留仙略显疲惫的声音,从怀山之巅传来:

        “虎天刀,献出你的白虎庚金煞风来?!?br />
        自家大王的声音,怀山妖众哪里有不识的,顿时自老槐树始,一个个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只要虎天刀敢说出一个“不”字,立刻就准备上去攀咬。

        白虎庚金煞风,这是白虎一族的本源之力,并不受到刑天鞭捆仙之力的束缚,只是也无法以之伤人便是。

        老槐树走到虎天刀身边,开始琢磨要怎么才能逼他吐出本源,相助大王炼宝。

        白虎庚金煞风要是消耗得狠了,那绝对是大伤虎天刀本源,那厮要是愿意才有鬼了。

        然后,老槐树就真的见鬼了。

        还没等他开口威胁呢,虎天刀竟然浑身颤抖,一双虎眼中流露出激动之色,虎口大张,一股白光喷吐而出,直冲怀山之巅。

        “……这什么情况?”

        老槐树傻了,尤其是掏铜钟准备威吓的手,直接僵在怀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