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百零七章 真血孔雀

    第二百零七章 真血孔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虎天刀!”

        楚留仙从沉吟中回过神来,突然出声。

        “啊~”

        虎天刀打了哆嗦,抬头望天,生怕一个石钟山就下来,将他生生震死在下面。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说的就是他这种。

        楚留仙自不与他说什么梵我如一道果他如何的势在必得,只是淡淡地问道:“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我……”

        虎天刀脑筋急转,很想说他还有用,奈何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到他还有什么用处。

        天可怜见,堂堂的大妖,能追得黄风妖上天下地,逼得羽玄大妖自爆的心都有之人物,这会儿硬是找不到自家半点价值。

        虎天刀那个悔啊,早知道就不把事情说得那么干净,结果现在易位而处,他也觉得自己死定了。

        “……留侯,你给个痛快便是?!?br />
        说话间,虎天刀头一扭,做壮烈态,奈何颤抖着的脖颈毛,还有“留侯”的尊称,终究暴露了他几分心思。

        楚留仙微微一笑,心想:“有戏?!?br />
        虎天刀的用处,他早就想好了。

        “你给我当坐骑吧?!?br />
        楚留仙用最平淡语气道出来的话,落在虎天刀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

        “开什么玩笑?!”

        虎天刀炸毛的心思都有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堂堂大妖,沦为偏僻乡下妖山妖王的坐骑?说起来不止是他一个人丢人,就是白虎一族的人都要给一起丢光了。

        虽然虎天刀也不曾在乎过族人的脸面,但他自己脸色还是要的。

        “不行!”

        “绝对不行!”

        “留侯你还是杀了我吧?!?br />
        虎天刀一咬牙,一跺脚,眼睛一闭,摆出一副任打任杀的光棍样子。

        嗯,他的腿如果不哆嗦的话,那就更像了。

        “你先考虑着?!?br />
        楚留仙摆了摆手。这次倒没有用石钟山硬将虎天刀压服的心思,这种事情,多少还是要讲点情缘的。

        当然,要是有必要,他却也不会与这头大猫客气。

        “我们不着急?!?br />
        楚留仙淡淡的语气,无所谓的话语,仿佛是春风。一下子就融化了虎天刀决死的坚冰之心,吃出了一下,终究没敢死。

        他若要自尽,楚留仙拦得住一时,拦不住一事。

        现在赴死的心一没,虎天刀垂下脑袋。楚留仙脸上则浮现出了微笑来。

        千里之堤,总是溃于蚁穴的。

        “不错不错?!?br />
        楚留仙上下打量着虎天刀,外形够威武,本事也够强大,若是配合上足够强大,且适合它的法宝,当真是坐骑的好选择。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楚留仙真不着急。

        他摆了摆手,淡淡地道:“来人,押下去?!?br />
        “是,大王!”

        老槐树的声音瞬间就冒出来,下一刻出现在洞府中,极其恭敬地行礼,相当之狗腿地亲自押解虎天刀下去。

        “这老货……”

        楚留仙摇了摇头,知道老槐树平日里没这么殷勤。这里面一定有事。

        他也不点破,就那么静静地在静室中等候。

        片刻功夫,老槐树佝偻着身子,胸膛与两条腿都要成了直角,脸上堆满笑就进来了。

        “你想说小孔雀的事?”

        楚留仙不等他开口,先一步问道。

        “呃~那个……”

        老槐树点头,又摇头。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用说了?!背粝苫踊邮?,道:“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br />
        “她若愿意,我不拦她;她若不愿,人不能强?!?br />
        “小孔雀要是担心的话?;故墙饩浠按闶??!?br />
        楚留仙说完,衣袖一摆,送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倒不是有多疲惫。

        解决黄风妖的事情固然消耗了不少精力,之后与接连与羽玄大妖和虎天刀周旋,累是必然的,但还不到那个地步。

        只是这会儿,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各种法宝,再一一否定下来,心目中想要的法宝眼看就要成型,自然没心思跟老槐树磨牙。

        “刚刚坐骑的事情倒是提醒了我?!?br />
        “似乎在妖域当中,弄出几件更适合现在妖王法身的法宝,是当务之急?!?br />
        “妖王法身毕竟是阴神力量,同时又有妖气充盈,再用以前的宝物多少有些不合适了?!?br />
        “这方面应该是短时间内最能增加实力的地方?!?br />
        楚留仙想着想着,沉浸其中,不由得就忘了眼前还有老槐树在那里杵着呢。

        至于虎天刀还什么都没有答应呢,楚留仙就已经以坐骑称呼之了,这个……他就认倒霉吧。

        “那个……”

        老槐树当然看得出自家大王那是什么状态,小意地出声。

        他生怕声音大了给惊着是小,回头自家大王给个厉害尝尝,那找谁含冤去???

        “……嗯?”

        楚留仙抬起头来,愕然地看着老槐树,问道:“你怎么还在?”

        “有事?”

        老槐树哭笑不得,他刚刚进来到现在,一句囫囵话还没说呢,这就给忘了?

        “那个……,大王,其实我来不是说小孔雀的事,不不不,是她的事?!?br />
        老槐树很有给自己一巴掌的冲动,话都说不清楚了。

        楚留仙看着他的目光里耐性越来越少,老槐树毫不怀疑,他再不把话给说利索了,转头说不准就被扔出去。

        为自家老骨头着想,老槐树的舌头总算是给捋直了。

        “是这样的,不是老头子要说什么,是小孔雀她想自己来跟大王说?!?br />
        “那就让她来吧?!?br />
        楚留仙愈发地奇怪,又不是没有见过,小孔雀想见他直接前来便是,何必兜这么大一个圈子,老槐树又支支吾吾不说人话呢?

        “小孔雀她也是一个有秘密的孩子啊?!?br />
        老槐树感慨着,道:“她这是觉得隐瞒了大王。不好意思相见?!?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道:“老相,你去叫她进来吧?!?br />
        “小孔雀,终究与其他妖众不同,有些自己的小秘密,何足为怪?”

        老槐树得了这句话,再偷看楚留仙像是语出真心。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楚留仙摇头失笑。

        “看来我还是没有完全融入这妖域当中?!?br />
        “妖域妖山,终究是与宗门不同?!?br />
        “妖王之于妖众,那是父母,是天地。生杀予夺,无所不能为?!?br />
        楚留仙明白这一点,却也没有改变的意思。

        他终究是公子留仙,而不仅仅是妖王留侯。

        片刻之后,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入耳中:“大王……”

        小孔雀平日里风风火火,跟假小子似的。也就是楚留仙正位妖王那一天一舞分外妩媚,这会儿倒是表现出小女孩般的胆怯。

        楚留仙微微一笑,神情温和,温声道:“小孔雀,老槐树应该把我的话带到了?!?br />
        小孔雀点头。

        “所以,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br />
        “我没有怪你?!?br />
        这番话一出,小孔雀还带着稚气的脸上终于多出了忐忑之外的神情。多少恢复几分平时灵动。

        “大王,其实……”

        小孔雀本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心思,索性鼓足了勇气,一口气把话说了干净。

        一开始,楚留仙听着还有点漫不经心的意思,到后来。不自觉地坐正了身子,神情转为凝重。

        原来,小孔雀真的是来历非凡,羽玄大妖的话堪称不尽不实。

        羽玄大妖这么在意要带走小孔雀。甚至危急关头,不惜拼命断后,可不仅仅是因为小孔雀小公主的身份。

        小孔雀她赫然是本代唯一的一只……

        “真血孔雀?!”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他没听过这个说法,不过从小孔雀的描述当中,他多少能明白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你的意思是,你的血脉之精纯,一如孔雀远祖,至少是本代最接近者,是这样吗?”

        小孔雀点头,一双白嫩的小手伸出来。

        小手本来是攥着的,嗯,从进入洞府开始,她的手一直是紧紧地攥着。

        楚留仙本以为这丫头是紧张的,现在看到她动作,顿时知道里面还有玄机。

        果不其然,话说到这里,小孔雀也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当着楚留仙的面,攥着的小手打开。

        “刷刷刷~”

        五道奇光迸发而起,如雨后横跨天地的彩虹凝于一掌之间,将整个洞府映照出斑斓五色。

        “羽毛?!”

        “孔雀翎?!”

        楚留仙看着小孔雀掌中五根羽毛,神色一点一点地变化。

        他现在是妖王法身,阴神尊位,对气息之敏感远远超过之前。这五根羽毛一出现,他立刻就分辨出不同来。

        小孔雀见天地在他面前晃悠来晃悠去,楚留仙如何不知道她身上羽毛气息。

        小孔雀身上孔雀翎中气息强大,妖力潜伏,他早就知道其来历非同凡响,其血脉之纯远胜过老槐树等妖怪。

        只是,与这五根孔雀翎相比,又是云泥之别了。

        “大王……”小孔雀的声音中带出哭腔来,“他们就是看中我能长出这样的羽毛,说什么真血孔雀,返祖归元,要逼着我跟兄长结婚……”

        “去……”

        “这什么情况?”

        楚留仙眼睛瞪大,觉得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等小孔雀带着哭腔把话给说明白了,他才恍然了过来。

        原来孔雀一族得知小孔雀血脉近乎孔雀元祖后,先是狂喜,继而第一反应,就是要将这血脉保留下来,繁衍开来。

        欲要血脉精纯,古往今来,任何世界的做法都是同样的。

        ——近亲,通婚!

        孔雀一族,想让本代血脉最精纯的两人,小孔雀与其兄长通婚,从而生下更多的真血孔雀来。

        小孔雀还有其兄长都无法接受这一点,于是在其兄长的帮助下,小孔雀这才成功翘家,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孔雀一族矢志不渝的追查,也是因为如此。

        至于小孔雀兄长的下落,他现在是还在孔雀一族呢,还是也远遁了,这个就不是楚留仙所关心的了。

        “你想怎么做?”

        楚留仙定了定心神,也将目光从孔雀翎上拔了出来,柔声问道。

        “我不回去?!?br />
        小孔雀无比坚决,然后将孔雀翎往楚留仙面前一递,道:“大王,这些年我就褪下这五根羽毛,就献给大王?!?br />
        不等楚留仙接受呢,还是推拒呢,小孔雀掉头就跑。

        她向着静室外跑去的身姿恢复了蹦蹦跳跳,仿佛是放下了千钧重担,又像是得到了什么?;ひ话?。

        “这……”

        楚留仙先是摇头,再是失笑,也不矫情,将孔雀翎取在手中,把玩着道:“我把担下此事如何?!”

        “妖域之中,本就是举世皆敌,不差孔雀一族!”

        “再说,这不是瞌睡送枕头吗?”

        楚留仙的目光,重新落在掌中孔雀翎上,其眼中精芒,不下孔雀翎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