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两百零五章 妖神座次,三妖根脚

    第两百零五章 妖神座次,三妖根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应对……”

        虎天刀迟疑了一下,欲待避重就轻,一抬头,就看到楚留仙发冷的目光。

        “这是怎么了?”

        他心中嘀咕,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在发憷,一触碰到楚留仙目光,他便想起在石钟山里面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自是不知道,楚留仙听闻到消息,想到由此引来的麻烦终究会牵连到自家身上,心情着实是不怎么愉快。

        虎天刀下意识地避开,不敢直视,嘀咕了一声:“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便心安理得地道:“妖师宫开的时候,平地起山,为妖师行宫,凌驾于妖域所有妖山之上,动静极大,周遭妖怪不可能察觉不到?!?br />
        “嗯?”

        “所以你们就要肃清?”

        楚留仙眉头一皱,奇怪地问道。

        他可是听说妖师宫开,万妖问道,老槐树等讲述到这个景象时候,一脸憧憬,无疑是盛况。

        怎么看虎天刀他们的做法,好像生怕他人参加一样。

        “是,也不是?!?br />
        虎天刀在地上扭了扭,青老的树根明显将他绑得很不舒服,又不敢提出松开,使劲地昂起头来,道:“我们只要肃清一小段时间,一直到妖师出世,妖师宫开,传音整个妖域的时候就行啦?!?br />
        “细说说吧?!?br />
        楚留仙来了兴致,心知这里面定然还有老槐树等乡下妖怪们不了解的内情,不由得兴趣大增。

        “这个……”

        “嗯?!”

        “好吧……”

        虎天刀彻底自暴自弃了。老老实实地道:“为了妖神座次?!?br />
        “妖神座次?那又是什么东西?”

        楚留仙感觉自己就好像在吃一道名菜,一开始是全羊。剖开是全鸡,再里面是鸽子,再开是鸽子蛋……

        一般无二感觉。

        一层层面纱一般不住地揭开,涉及的东西越来越多,同时也意味着事情的严重性越高,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妖师有教无类,但凡妖域妖众,皆可往问道。听道?!?br />
        “再是了得的巨擘亦不敢阻拦,那代表着是对妖师不敬?!?br />
        “不过……”

        虎天刀无限憧憬地道:“据族里参加过上一次妖师讲道的老人说,妖师宫中,有十个座次,与众不同?!?br />
        “这十个座次不仅仅是在最前面,最能聆听到妖师所讲述之道,更关键的是每一个座位里。都蕴含着一丝妖神本源?!?br />
        虎天刀越说越兴奋,仿佛自家不是被捆得跟粽子似地不能动弹,而是意气风发地坐在那十个座次上一样。

        楚留仙听得入神,倒没有打断他的意思,全神贯注地记住其中要点。

        “据老人家说,得妖神本源者。不仅在听道时候会有更多的收获,后面更是凭着妖神本源,太半都会有大成就?!?br />
        “故老相传,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争得那十个座次者。便被称之为十大妖神!”

        虎天刀说到这里,楚留仙便明白过来了。

        那十个座次。代表的是实力的长进,巅峰的一线机缘,更是身份,是地位!

        “我懂了?!?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道:“你们是想在妖师宫出现之前,先行将附近的人驱走,为自家妖王争夺十大妖神座次扫清障碍?!?br />
        虎天刀连连点头,一脸惋惜自家没机会,又有点为能参与此事与有荣焉。

        真细论起来,竟是后者占了多数。

        楚留仙撇过头去,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头老虎乍看起来威风霸气,一口一个爷爷,动不动就要拔山填海的,其实没什么追求。

        遑论楚留仙这等人物了,就是稍稍有些追求的大妖们,也不会以参与为荣,怕是觉得“彼可取而代之”的更多吧?

        鄙夷之余,楚留仙倒对这头老虎兴起了几分其他想法,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暂且按下不提。

        “这么说,你们也就是干些脏活累活罢了,真正的重头戏,还得等到诸位巨擘到来喽?”

        楚留仙这句话说来是疑问,听其口气分明就是确定了。

        虎天刀与有荣焉的神情一敛,很是郁闷地点了点头。

        可不是这样吗?

        他们所能对付的,不过是小喽啰罢了,本地妖山妖王们。

        真正有资格与类似白虎之主般妖魔巨擘争夺妖神座次者,哪一个不是惊天动地人物,岂是他们这些打前站的对付得来的?

        无非是那些大人物们不想在蝼蚁身上花费精力,他们这才多少有些作用。

        在了解完这些事情后,楚留仙沉默下来,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虎天刀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什么来着,目光触及到楚留仙凝重神色,竟是下意识地闭上嘴巴,生怕惊扰了对方吃得苦头。

        顶了天了,这头老虎也就是小意地扭了扭身子,让树根束缚得他不是那么难受。

        正如楚留仙所判断的,这头表面看上去威风得不成的老虎,真心没有什么出息啊~~~

        静室中,陡然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楚留仙方才抬起头来,徐徐地吐出了一口气。

        将前因后果,事后牵扯,各方人物都细思了一遍,楚留仙顿时觉得有浓浓的紧迫感,如跗骨之蛆,排遣不得。

        “即便不想以后,单纯眼前这步肃清,我们怀山就不可能置身其外?!?br />
        “想要继续安静地发展,逐步蚕食其余妖山,徐徐地扩充实力,看来是不可能的了?!?br />
        “如此疾风骤雨,若不能架海擎天,势必就是倾覆在大风大浪下的结果?!?br />
        楚留仙吐气之后,跟着吸气。似要将先前吐出去的那口气十倍地吸回来一般,一口吞吸。如鲸吸水,静室之中甚至响起了风气呼啸音。

        “那就来吧?!?br />
        “虎天刀!”

        楚留仙一声轻喝,吓得那头没啥出息的老虎一个激灵,撕心裂肺地吼叫着:“大王不要啊~~~”

        “呃~~”

        楚留仙脸色一变,觉得胸中一口气闷住,险些没能提上来。

        “俺还有用啊~~”

        虎天刀好大一条汉子,堂堂的大妖,如蚯蚓一般地在地上挪着??茨鞘钩隽顺阅塘ζ驳匠粝擅媲澳Q?,仿佛是要抱住他大腿求饶般。

        楚留仙脸色变了一变,一种熟悉无比的感觉浮现出来,这一幕,着实有些眼熟啊。

        那种缅怀,那种柔弱,只是在他身上出现了一刹那。下一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不是要杀你?!?br />
        楚留仙自然知道虎天刀如此作态是误解了什么,果不其然,这话一出,虎天刀煞白脸色瞬间就正常了,身子也不一弓一弓地蠕动了,看起来顺眼不少。

        “我问你。你们这些大有根底的大妖,为何会接连出手对方我手下妖将黄风?”

        楚留仙这不是要问责,而是真心好奇。

        “他明显是本地妖山势力,来打前站的?!被⑻斓缎挠杏嗉?,自然有什么说什么。生怕说得慢了,对方觉得他没了用处。

        虎天刀想到这里。悲从心来啊,总觉得自家逃不过当头一刀,可要是强项又是不敢,生不如死的滋味尝一次就差不多了。

        “多活片刻也是好的?!?br />
        没出息的老虎如是想着,接着补充道:“别人不知道,我是附近都寻遍了,不曾发现任何异常处,找不到当初引发天地异象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我就寻思着,这要扩充的本地妖山势力,兴许会知道得多点,就想将那黄风妖抓起来拷问拷问?!?br />
        “不曾想,他还挺扎手……”

        虎天刀说得垂头丧气,很是觉得当初他要是不起这个心思,也就不会看到羽玄大妖,接着就不会跟上来,更不会落到眼前生死不由己的下场。

        楚留仙不置可否,从面色上完全看不出信还是不信,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是吗”,便又接着问道:“说说吧,除了你天刀白虎,还有什么人物值得注意一下?!?br />
        “有有有,余子碌碌,不提也罢,有三头妖怪,大王一定要注意,莫让他们跑了?!?br />
        说到这个,虎天刀倒是来了精神,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很有让楚留仙将他说的人一网打尽,大家黄泉路上有个伴也好的心思。

        “九命猫妖,姬小喵,那个臭丫头最是难对方,一口一个‘喵’的说话俺也听不习惯……”

        虎天刀第一个供出来的便是:九命猫妖——姬小喵。

        楚留仙一边听着,脑子里一边就浮现出他为黄风妖驱除异种妖力时候所见的景象。

        其中最突出的,不赫然就是一只九尾猫儿形象吗?

        “九命猫妖姬小喵,她妖山何处?”

        楚留仙兴致盎然地问道。

        “没有妖山?!被⑻斓兑⊥啡绮斯?,很是鄙夷地道:“猫妖一族,天生有为人宠物的恶习,尤其是九命猫妖一族,向来就是混迹在各处,平日里装成无害样子,一只鱼儿也能让她们装可爱模样蹭啊蹭的?!?br />
        “妖怪之中,最是无品?!?br />
        楚留仙对他后面的评价就是将就听听。他心里面有数,猫妖一族这种特殊的生息方式,当是与其先天习性,以及特殊的修炼方式有关。

        这些是题外话,楚留仙听听就罢。

        虎天刀卖队友卖得兴致勃勃,连珠炮般地继续道:“再就是出自北冥宫的那头老乌龟,归辛树?!?br />
        “这老乌龟,不愧是背着壳儿的,明明是玄武血脉,皮糙肉厚耐操,遇事第一个缩头的就是他,忒也没种?!?br />
        “还有还有,出身青木山的青蛟,敖闯,俺就呸了,蛟就蛟了,青木山上下非得腆着脸自称是青龙,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脸皮厚过了天去,让人不齿?!?br />
        楚留仙越听脸色就越古怪,敢情在这头老虎眼中,就没有一个是他看得上的,不是无品,就是没种,还捎带上一个不齿……

        虎天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兴许是看出楚留仙脸色不对,勉强公允道:“姬小喵千幻万变,还有九条命;归辛树皮糙肉厚,还能趋吉避凶;敖闯是有名的闯将,将就算是勇猛?!?br />
        “哦~”

        楚留仙点了点头,他算是听明白了。

        这三个有名有姓的大妖,随便来一个绝对都比这头老虎强,知道这点就足够了,其他的就当成是个“噗”,放掉就算了,不值得脏了耳朵。

        “好了?!?br />
        楚留仙拍了拍手,从云床上站起来,踱步到虎天刀面前,悠悠然地道:“废话说完了,现在是算账的时候了?!?br />
        “算账,算什么账?”虎天刀尖叫出声:“俺可是都说了吖,大王饶命?!?br />
        “什么账?”

        楚留仙笑得很温柔,问题是抬起来,再翻盖下去的手掌,怎么看都跟温柔无关。

        “我们来好好算算,你说话不尽不实,想要欺骗我的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