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两百零四章 石钟后患,妖师宫开

    第两百零四章 石钟后患,妖师宫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有问题!”

        楚留仙跌坐在云床上,一手捂额,气息有些紊乱。

        气息紊乱倒是小事,别看他状似悠然,先前那一次出手却是全力以赴,一瞬间爆发出妖王法身最强力量,以天赋神通直接拿下虎天刀,自然不可能全无影响。

        真正让楚留仙皱起眉头,沉吟不语的,并不是这个。

        他缓缓放下捂住额头的手掌,缎带早断,额前再无遮掩。

        那里,一尊仿佛烙印一般,还在散发着新铸青铜般光泽的万妖钟印记,若隐若现,好像随时都可能从眉心中跃出来似的。

        事实上,楚留仙的眉头的确在一跳一跳地,如有一颗微型的心脏在那里拨动个不停。

        “呼~~”

        楚留仙长出一口气,凝神定气,动用神霄楚氏秘法无想空念,强自镇压。

        片刻之后,他眉心处的铜钟印记光芒隐去,也不再如随时可能破开眉心跳跃出来样子。

        “果然有祸患!”

        楚留仙神情沉静,自语出声:“这世上,还真是没有什么是凭空得到?!?br />
        “石钟山神通,出自万妖钟的力量?!?br />
        “施展时候,引动了消失在我体内的万妖钟,方有此异变?!?br />
        “真不知道这万妖钟印记彻底浮现出来,对我来说,是福是祸?!”

        这要是换成其他人等,想来第一时间就会下了再不用石钟山这一天赋神通的决断,楚留仙则不然。

        “呵呵。这倒也算是一件好事?!?br />
        “若不是石钟山与万妖钟同出一源力量,我还没这么快发现隐患的存在。到得某个时候。如火山突然喷发,才真是万劫不复之难?!?br />
        楚留仙不自觉地又伸手抹了抹眉前,平静下来眉心处皮肤平坦,浑然感觉不出印记的存在,就好像那只是水印一样的痕迹而已。

        “便是继续使用石钟山又如何,提前引动万妖钟出世又怎样?”

        楚留仙长身而起,下得云床,“我既有准备。水来土掩便是,又怕得何来?”

        静室之中,惟他一人,楚留仙定下心来,倒也不回到云床上,慢慢地在静室中踱步而行。

        他的脚步并不快,脑海中诸般念头。走马灯一般,快到了极致。

        这些念头里面,有关于万妖钟隐患的,有某些他从来不曾宣诸于口的,有始终未曾有痊愈迹象的本尊身体,有外面此刻当被捆成了粽子模样虎天刀的……

        蓦然地。楚留仙的脚步停下,望向静室门口。

        那里,一个脚步声响起。

        楚留仙的静室,在怀山妖众中,也只有那么两三个人有资格前来?;品缪乖谘说敝?。来的自然就是老槐树那老货了。

        “这老货……”

        楚留仙想起先前一幕,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微笑来。

        老槐树一改平日作风。当仁不让,大庭广众之下玩出了一处独木成林,密密麻麻的根系将整座山都给包了,当然不会是没有原因的。

        他出手的一瞬间,楚留仙便恍然了过来。

        无他,石钟山!

        在场的可不是仅仅只有他们怀山妖众,还有——羽玄大妖!

        各路强者,纷纷以流浪妖怪的身份来到这片区域,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天知道会不会与楚留仙,与万妖钟相关?

        石钟山这一天赋神通,毕竟源自万妖钟,其形成的石钟山体,外面多少都显露出万妖钟的特征来。

        羽玄大妖看在眼中,会有什么想法,产生什么变数,着实难言。

        “妖相这一位置,老槐树还真是当得称职?!?br />
        楚留仙满意地看着老槐树满脸堆笑地走进来。

        老槐树两只手可都没有空着。

        一只手上,攥着一条与之前那条一模一样的缎带。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嘴角就抽搐了一下,开始想这老货到底准备了多少条类似东西?

        老槐树另外一只手拽着一条树根状绳索——那就是条树根,不过不是老槐树自己的,是逼着青老心不甘情不愿从他身上拽下来的——捆着昏迷不醒的虎天刀。

        这老货,竟是把虎天刀这白虎大妖,硬生生一路磕着碰着,从地上生生拖过来了。

        看着虎天刀那一身狼藉,每一块儿好衣服,哪里都露着肉,若不是皮糙肉厚,天知道会是怎么一个惨状,楚留仙就摇头不忍看下去。

        “大王!”

        老槐树近前,脑袋低得不能再低,确保自个儿看不到楚留仙额前印记,把缎带送了上去。

        一边做着这边此地无银的动作,他一边满嘴涌着奉承话:“大王威武,大王霸气,区区虎天刀也只好在外面称雄,在大王面前,翻掌可灭……”

        楚留仙这边接过新缎带都重新系上了,老槐树犹自恭维个不停,也难为他说了半天一个重复的都没有。

        “打??!”

        楚留仙听得脑壳疼,打住意犹未尽的老槐树,饶有兴致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虎天刀。

        虎天刀从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挣扎,只是经过石钟山的折磨,他这会儿哪里有大妖风范?青老的树根更不是好挣脱的,一时间除了怒目而视外,干不了其他。

        在楚留仙饶有兴致地打量虎天刀时候,老槐树住了不住往外喷奉承话的口,点头哈腰道:“大王,老头子老迈不堪驱使,今日稍稍动手,便有不能承受之感……”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楚留仙眉头一扬,来了兴致。

        “难不成这官迷老儿忽然转了性子,想要隐退不成?”

        楚留仙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呢。老槐树便接着道:“老头子恳请大王准假一天,修养一下。明日里,就能为大王再战沙??!”

        说话间,这老货胸脯挺得高高的,若非干瘪的没有二两肉,怕还真会有雄赳赳气昂昂的味道。

        “……”

        楚留仙一时无语,自责无比,“我就不该奢望这老货能改?!?br />
        “去吧去吧?!?br />
        楚留仙无力地摆了摆手,示意老槐树立刻滚蛋。

        老槐树也是知机。倒退着出了静室,随后跑得比兔子好快,转瞬间脚步就远去得不可听闻了。

        楚留仙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到虎天刀的身上。

        其实他心里明白,老槐树诸般做作,无非就是不想参与审问虎天刀的过程,生怕问出点什么跟万妖钟相关的事情。然后惨遭自家大王灭口……

        “真是想得太多了?!?br />
        “你说是吧?”

        楚留仙没头没脑的话,虎天刀冷哼一声,自是不与回答。

        本也没有让他回答的意思,就是这么一说,楚留仙不以为杵,笑着问道:“老虎。打算开口说话吗?”

        “爷爷我……”

        虎天刀话还没说完呢,便转为“呜呜”之声,后面的话自然也就说不出来了。

        对面,楚留仙收回手,神情淡然。道:“老虎,你再口出不逊。我便将你再扔进石钟山里?!?br />
        听到这话,虎天刀一双虎目中流露出惊恐之色,原本的桀骜狠厉,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外人看来,他在石钟山中只是停留了短短时间。

        可对虎天刀来说,那简直是一辈子那么漫长。钟声震动他脑浆、骨髓、血液、肌肉、皮肤,乃至阴神、妖力,无有止尽,俨然是亿万把刀子,把他当成朽木般不住地锯着。

        虎天刀宁愿死上一万次,也不想再进一次石钟山。

        楚留仙捕捉到虎目中的惊恐之色,悠悠然又补了一刀:“七七四十九天!”

        “吓~”

        虎天刀整个人都开始抖,连青老的树根都控制不住这抖动,筛糠一般。

        他宁愿死了!

        “我再问你一次,打算开口说话了吗?”

        虎天刀点头不止,生怕回应得迟了,石钟山就罩下来。

        这个动作做下来,虎天刀顿时呼吸顺畅,又能够说话了。

        “那就说说你们名山大川的妖怪,出现在这鸟不拉屎地界,冒充流浪妖怪,一来就是一窝子,到底是所为何来吧?”

        楚留仙悠悠然地转身,坐回云床上,浑身放松姿态,状似随意地问道。

        他可以随意地问,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虎天刀可不敢信口而答,苦笑道:“反正羽玄那扁毛畜生在这里,就是老子……我不说,你们早晚也能知道,告诉你们又何妨?”

        虎天刀差点说漏了嘴巴,不敢卖关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地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不久之前,在这天南妖域,有流星天陨,钟声远扬四方八极,族中老人说那是妖师现世,要再开妖师宫,万妖问道的盛况就要重现了……”

        “……呃,妖师?”

        楚留仙脸色古怪,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晓得吗?

        那所谓的异象,哪里是妖师现世,分明是他被几大妖王逼得破釜沉舟,重伤遁入妖域。

        好家伙,因为万妖钟的缘故,他闹出的这番动静,生生被误读了。

        楚留仙此时神色着实是说不上好看啊,只要过一过脑子,他便知道如虎天刀之流,也就是马前卒子,探路先锋官一类角色,真正大人物早晚也会登场的。

        到得那时,那些大妖巨擘可不能听其解释,不管跟妖师是否有牵扯,决计是众矢之的,比起几大阳神妖王围攻的悲剧好不到哪里去。

        嗯,暴露身份的话。

        楚留仙下意识地以手摸额上缎带,第一次觉得老槐树那老货还是很有用的嘛。

        心神震动下,楚留仙只能保持面上不太露痕迹,却无暇去纠结虎天刀那番话明显不是他能说得出口的,想来是复述他们族中哪位老怪的话语。

        “细说看看,你们打算如何做,去应对那……”

        楚留仙的声音,如从牙齿缝中挤出来一般,带出几分冷意:“……妖师宫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