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百零二章 天刀白虎

    第二百零二章 天刀白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是谁?!”

        羽玄大妖震惊无比,觉得今天着实不是一个好日子,诸事不顺之际,怀山方面的应对更快。

        楚留仙在那虎啸方生,阴影未现时候,便豁然察觉到了什么,一把拽住翠羽黄衫的小孔雀拖到身后,同时转身在真龙皇座上坐下。

        当他坐定的时候,真龙皇座转过半个圈子,正好面对天边阴影来处,虎啸源头。

        同一时间,原本只有楚留仙、羽玄大妖、小孔雀的山巅,“嗖嗖嗖”地多出了好几个身影。

        老槐树、乌山青老、虎山大风,连巡山妖都带着他须臾不离身的铜锣矮着腰跑了过来。

        除了还在养伤的黄风妖外,怀山的重要人物倒是一个不拉。

        “大风,那是你的同宗,当是白虎一族的大妖?!?br />
        乌山青老,投诚怀山后虽然还没有什么建树,不过身为一株比老槐树还要老得多的老树,青老的见识广博向来为大家期许。

        这会儿出言,自不是无的放矢。

        “白虎一族?!”

        楚留仙眉头略略一皱,他手下的原虎山妖王大风,现在的西方妖将就是出身虎族,他对虎族多少也有些了解。

        如飞禽以凤凰为尊,凤凰不现,则以拥有凤凰血脉的青鸾、朱雀、孔雀一类为尊一般,虎妖中的皇者,便是拥有西方白虎血脉,先天庚金之气的白虎一族了。

        “是他!”

        几无先后之分,这两个字同时从楚留仙和羽玄大妖的口中吐出。

        “天刀白虎?;⑻斓?!”

        羽玄大妖无暇去想楚留仙如何认得此妖,忙道:“虎天刀是白虎一族大妖,实力强横,天赋神通凌厉刚猛,厉害无比?!?br />
        “果然!”楚留仙点了点头,他也是认出了对方,不过与羽玄大妖不同,他认出的不是身份。而是妖力!

        “当日重伤黄风妖的九股异种妖力,有其一!”

        楚留仙只要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白虎一族跟五行山向来不睦,要是……”

        比起楚留仙的淡然,羽玄大妖自从认出虎天刀的身份后,忧心忡忡。

        今日或许真是他诸事不顺的日子,又一次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声声狂笑,天边而来。

        “哈哈哈哈~~~”

        “老子的运气还真好。本以为羽玄你这老杂毛是发现了什么,跟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是五行山的小公主当面?!?br />
        “好。真好。小公主诶,让你虎叔叔带你回白虎涧好好耍耍?!?br />
        天刀白虎的这番肆无忌惮话传来,羽玄大妖脸色顿时难看到极致。

        任谁也知道,小孔雀要是落到了对头白虎一族的根本重地白虎涧,那绝对不是好好耍耍的事情,甚至可能掀起五行山与白虎涧??兹赣氚谆⒘阶宓拇笳?。

        羽玄大妖尤其痛悔的是,他竟然让天刀白虎跟在身后而不自知,等于是把对方带到了小孔雀的面前。

        这真要是有了不忍言的结果,让他如何再去面对乌云一族,五行一脉。

        羽玄大妖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他还不能死。

        “留侯!”

        羽玄大妖厉喝出声:“羽玄在此。代表五行山,代表我乌云一族??仪罅艉?,护送小公主离去?!?br />
        他自己是飞行绝迹的飞禽妖族,却不带小孔雀离去,而是要恳求他人,这里面的含义在场没有一个人不明白的。

        无非是他羽玄大妖生出了决死之意,准备以同归于尽之心拖住虎天刀,这才需要恳求他人带走小孔雀。

        “倒是小瞧了他?!?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与羽玄大妖相比,他的姿态未免悠闲得过分了。

        “生平最是厌恶他人代表来代表去,不尽扯起了虎皮,还隐有胁迫之意,不过这次看在这羽玄大妖有刚烈决死之心的份上,不与他计较便是?!?br />
        楚留仙甚至还有闲心,扭过头来,对小孔雀如是说着。

        小孔雀若说完全不紧张自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楚留仙这么一说,她忽然便安心了下来,还在那连连点头,一脸深以为然的样子。

        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虎天刀裹挟着滔天威势,破风如刀,真切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凌驾于怀山之上。

        “好一头威猛的白虎?!?br />
        楚留仙啧啧赞叹,还不忘瞥了自家属下西方妖将大风一眼,隐隐有觉得大风本体没人威风的意思在里面,激得大风嗷嗷而叫,又欲辨无言。

        天上的白虎,确是威风凛凛。

        通体雪白,尾端泛出金光的皮毛且不去说他,体长连带着鞭子般的尾巴近乎十丈也暂且不提,单纯背上的两只各自长逾数丈之翅膀,隐含着金属光泽,撕裂了长空就威势滔天。

        “兀那小山里的乡下妖怪们,若是识趣的话就速速滚开,若是妨碍了你天刀虎爷爷,哼,一刀两断?!?br />
        说话间,天上硕大的白虎一震翅膀,右侧的翅膀在天空中横扫而过,带起一道纯粹庚金刀气轰在地面上。

        “撕拉”一声,怀山脚下大地裂开一道长过百丈的裂缝,经行处无论是土壤还是岩石,尽数如裂纸帛,半点阻碍都没有。

        “我猜他本命法宝当是用这双翼所化的长刀,羽兄你说是吗?”

        楚留仙看得入神,抚掌而笑问羽玄大妖,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羽玄大妖觉得天都要塌了,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这难道不是生死存亡关口吗?还是天真地以为虎天刀真的只是冲着小孔雀来,抓了人后会忘记灭口吗?

        当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时候。山巅上的西方妖将大风也觉得浑身不自在,自家妖王每每瞥过来的目光在他看来都充满了遗憾味道,似乎都在说自家不如虎天刀威风,妖王老人家很是失望一般。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风嗷嗷大叫:“忒,兀那大猫,给你虎爷爷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说着。大风在地上一个翻滚,现出长过五丈的斑斓猛虎身躯,巨大的虎口冲出而张,周身一抖,斑斓皮毛卷出漩涡,腹部陡然膨胀起来,又在一瞬间坍塌到极致。

        “吼!”

        一声虎啸,豁然爆发,席卷天地。如上百只猛虎下山,虎吼声惊天动地,足可骇破人胆。

        大风的天赋神通。便在这一声虎吼上。

        虎吼出声。不仅仅是声音,还化为了实质性的声浪,滚滚而去,如月圆之夜,大海潮汐,直扑天上虎天刀。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微微一笑,他如此作态,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既为其手下妖将,如何可以未战先怯,就是天生压制又如何。战过再说。

        “咦?!”

        天上传来一声惊疑,虎天刀虎目圆瞪。目光落在大风的身上,接着一张虎脸露出哂然之色,嗤笑道:“原来是一只杂种,倒也敢朝爷爷龇牙,勇气可嘉?!?br />
        天知道虎天刀用的是何手段,大风的虎吼明明震惊天地,足以掩盖一切声音,虎天刀的话还是字字句句清晰入耳,每一个字都如一柄小刀,撕开了声浪。

        “没想到这头大猫竟也通音杀……”

        楚留仙摇了摇头,从这虎天刀的身上,他真切地看到了那些出身异种的大妖们天赋到底有多出众。

        虎天刀的确精通音杀。

        在大风虎啸扑面而来的时候,他周身一抖,迎面亦是一声虎啸。

        “吼~~~”

        “吼吼吼~~~~”

        两声虎啸,一者有虎啸山林之威,一者隐含金铁交击之声,迎面碰撞,刹那僵持,其后便是东风压倒西风,虎啸狂风裹挟着风气如刀,铺天盖地卷回。

        “不好!”

        羽玄大妖脸色大变,就要显化本相,用一身铁翼来抵挡。

        有人早有准备,动作比他更快,早先一步,站到了众人面前。

        “喝!”

        乌山,青老,明明是老去佝偻的身姿,挡在众人面前张开双臂,竟有擎天之感。

        下一刻,一株大树擎天,青老现出本体,密密麻麻的树枝,层层叠叠的绿叶,一如天幕,将整个怀山山巅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无论是虎啸声还是风刀,扑在树冠上,伴随着落叶如雨,断枝如冰雹,也在被层层地削减,到最后落在众人身上,如扑面杨柳风,只觉得习习凉爽,再无其他。

        羽玄大妖动作就滞在那里,看着青老施施然化为人身,抖了抖身子,就好像抖落了枯枝败叶,浑不在意;大风也变回本体,骂骂咧咧,很是不痛快落在了下风;怀山留侯与老槐树小孔雀品头论足,似在评价谁更威武……

        “这到底是怎么了?”

        羽玄大妖更混乱了,不是该很紧张的吗?

        他弄不懂怀山妖众到底是怎么了,大喊道:“留侯,虎天刀凶猛,请开护山大阵,抵挡一二?!?br />
        “护山大阵?!”

        楚留仙眼睛睁得很大,老槐树低头郝然,大风和青老左顾右盼,似在找寻什么,只有小孔雀老实,一脸无辜地道:

        “护山大阵?没有布置吖~”

        “什么?!”

        羽玄大妖一口老血险些喷出去,哪里有妖山都准备向外扩张了,都吞并几家了,竟然连护山大阵都还没有布置?

        他们真是想做一番事业吗?不是来做耍子弄笑的?

        羽玄大妖悲愤到极致,索性不指望了,沉声道:“留侯,羽玄恳求你们,立刻带小孔雀走,某家留下断后,定不让虎天刀轻易追上?!?br />
        “断后,逃走?”

        楚留仙摇头,缓缓从真龙皇座上起来,道:“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