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百零一章 她不愿意,你不能强

    第二百零一章 她不愿意,你不能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来是了?!?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从羽玄大妖脸上收回了目光。

        羽玄大妖在听到“小孔雀”三个字时候,一瞬间的失神与惊诧,旋即反应过来强自镇定。

        这对楚留仙来说,已经足够了。

        “……”

        羽玄大妖张了张口,似要辩驳,看到楚留仙似笑非笑神情,最终摇头苦笑,到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留侯慧眼,羽玄佩服?!?br />
        羽玄大妖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忍不住问道:“留侯,不知道羽玄哪里露了破绽,让留侯得知羽玄是为小公主而来?!?br />
        “小公主?”

        楚留仙注意到羽玄对小孔雀的称呼,微微皱眉,旋即平复,恍若未闻,淡淡地道:“楚某原本也想着尊驾若非是适逢其会,当是有所为而来?!?br />
        “那又会是为什么呢?”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羽玄一眼,接着道:“楚某本以为尊驾是冲着楚某而来,以尊驾的手段,若悍然出手,未必不能打楚某人一个措手不及?!?br />
        羽玄大妖吃了一惊,忙道:“留侯误会,羽玄从未有过如此想法,此来实是……”

        楚留仙伸手止住,道:“楚某现在已经知道了?!?br />
        飞禽一族的大妖,老槐树的支支吾吾,在黄风妖出事归来后小孔雀连面都没有露过,好像在躲着什么……

        这些联系在一起,楚留仙若还是不能做出推断。那就不是公子留仙了。

        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除了借机靠近。行刺于他外,羽玄大妖的上杆子,以及停留不去,是为了什么?

        行刺这一说法,在楚留仙见到羽玄大妖的第一眼,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羽玄大妖不仅仅没有摆出有恩的架子,同时一身气息既不张扬,亦不收敛。平和而已。

        楚留仙经过过多少战斗,见过多少强者,阳神真人亦曾千里同行,坐而论道,与阳神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者,也曾直面对战,对气息的感应。冥冥中的灵觉,无不如掌中观纹一般。

        “他是有所求而来,却无敌意?!?br />
        楚留仙做出判断后,索性直接点破羽玄大妖的目的,掌握了主动权。

        他没有将推断过程跟羽玄大妖多说的意思,摇头道:“尊驾想来本是想着不暴露目的。引楚某人答应你什么,从而扫平你带走小孔雀的障碍,可是如此?”

        羽玄大妖默然,苦笑,点头?;拐婢褪钦庋?。

        “那现在尊驾有何教我?”

        楚留仙下意识地眺望了一下天外,夜色如水。银月高悬,是一个好天气,隐隐地,他却能感受到似有风起云涌,天边而来,风雨将至。

        “风雨欲来??!”

        楚留仙不想与羽玄大妖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了。

        羽玄大妖本还想托词一二,抬头看到楚留仙神色,若有所悟。

        “此人明显是性格桀骜,傲气凛然之辈,对这样的人,只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不然定是适得其反?!?br />
        羽玄大妖有所悟后,重新组织了一下,道:“大王明见万里,羽玄确是动了小心思,贻笑大方?!?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伸手对羽玄大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继续说。

        羽玄大妖这会儿收拾了震惊与失落后的情绪,神志清明,愈发明白想要达成目的,该如何说了,坦然道:“留侯,羽玄乃是乌云一族,历代奉五行山号令?!?br />
        说着,他出事了一块带着玄色,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令牌,上面用妖文所书的,正是“乌云”二字。

        “小公主为五行山重要人物,本不合在外久留,只是我们最近才访得小公主踪迹,又闻左近当有大变,愈发不敢让小公主值此多事之秋,牵扯入个中纷扰?!?br />
        羽玄大妖两手一摊,自嘲道:“羽玄小小羽族,本不够身份前来迎候小公主,只是适逢其会,恰在左近,便得了命令?!?br />
        “为了以策万全,羽玄的确是动了小心思,想着借助救护黄风大将的小小人情,求得留侯一个承诺,再以此换取留侯不阻拦羽玄带走小公主?!?br />
        说到最后,他神情转为郑重,拱手道:“羽玄确无其他心思,留侯明见?!?br />
        楚留仙听到这里,缓缓点头。

        怀山留侯的声名,止于百里妖域,更是罕有出手,乃至展现全部实力的时候。整个妖域对他实力最了解的,对他手段最惧怕的,怕就是现在还在修养的那一位。

        除此之外,外面妖族只怕认为所谓的怀山留侯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或还有沐猴而冠之讥也说不准。

        这羽玄大妖如此施为,应该就是如他所说,至于把身段低至如此,更是为了小孔雀故,生怕楚留仙迁怒到小孔雀,或者是小孔雀为其对楚留仙不敬而不愿意跟他离去,可谓是用心良苦之至了。

        “这羽玄大妖无论是气息还是法宝,都在黄风妖之上,又是最能进退自如之飞禽一族,在未曾见过我动手之前,他当是觉得以其实力,即便是谈不妥当,也可以随时抽身而去才是?!?br />
        “如此放低自己,当是如其所言,乌云一族历代敬奉五行山,为了小孔雀故!”

        楚留仙想明白后,望向羽玄大妖,但见其脸上堆满期待之色地等待着回复。

        摇了摇头,楚留仙淡淡地道:“怕是要让尊驾失望了?!?br />
        羽玄大妖神色大变,忍不住高声道:“留侯,你又何必强留小公主呢,她可是五行山……”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楚留仙伸手止住。

        “稍安勿躁?!?br />
        楚留仙目光越过羽玄大妖。望向山巅边缘,道:“我没有强留小孔雀的意思?!?br />
        “那……”

        羽玄大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把身段放到最低,怕的无非是楚留仙留难罢了。

        所谓怀山留侯,在五行山,乃至他们乌云一族来说,自是算不得什么,就算是羽玄大妖自身,也不觉得会比怀山留侯弱到哪里去。无非是投鼠忌器罢了。

        “既不同意,亦说不强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羽玄大妖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看来,五行山小公主流落到这鸟不拉屎的怀山,被人当成流浪的妖怪收留为妖将罢了。他来得匆忙,自是不知道小孔雀与老槐树类似祖孙一般的关系,更不知道小孔雀在怀山中超然的位置。

        “很简单?!?br />
        楚留仙懒得与他纠缠。直截了当地道:“小孔雀若是愿意与你走,那便走,我不留难;”

        紧接着,他神色转厉,盯视着羽玄大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补充道:“她若不愿。你不能强!”

        “呼~~~”

        “原来是这样?!?br />
        羽玄大妖长出一口气,心放到了肚子里。

        “小公主当初离家出走,不过是小孩子别扭罢了,现在沦落到小妖山上为妖众,定是吃多了苦头。自会知错,如何会不愿意?”

        “不管如何。这怀山留侯不做留难,少了阻碍便行?!?br />
        羽玄大妖心情大好,觉得能对五行山有个交代了,脸上不自觉地堆满了笑容,再次拱手为礼道:“那羽玄多谢留侯成全了?!?br />
        他怕迟则生变,忙又道:“既然留侯大量,羽玄失礼了,这便带小公主离去,向来族中和五行山方面,定会对留侯有所表示,以酬这段时间怀山对小公主的照顾?!?br />
        楚留仙无所谓地笑笑,他何曾在意过什么酬谢,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道:“你最好还是问过小孔雀的意见?!?br />
        “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br />
        “她不愿意,你不能强!”

        羽玄大妖虽然觉得多此一举,但怎么说他与小孔雀都还在人家的地盘上,自无不可,正要应承下来呢,一个清脆如黄莺出谷,偏偏又带着执拗味道的女孩儿声音,从山巅边缘传了过来。

        “不用问了!”

        “我不愿!”

        羽玄大妖豁然回头,惊讶无比:“啊~”

        他听出来了,那不就是小孔雀的声音吗?她说什么?我不愿?这是什么情况?

        羽玄大妖短短时间里,第二次觉得事情完全脱出了他的掌控。

        在他循声望去的方向,一个身着翠羽黄衫,眉清目秀,一步步走过来的小女孩儿,不是小孔雀又是何人?

        羽玄大妖脑子里跟浆糊一下,固然留意到小孔雀出现的方向,正是此前怀山留侯目光所停留的所在,却无心去想楚留仙怎会比他还早发现小孔雀的存在,那样的话其其实力不是远比想象中强诸如此类的东西。

        “小公主……”

        羽玄大妖还想努力一下,冲着走过来的小孔雀迎了上去,道:“小公主,最近这里不太平,你还是跟我回去吧,免得让五行山的大人们担心?!?br />
        “我说了……”

        小孔雀跳舞一般,一个转身,绕过迎上来的羽玄大妖,跑到楚留仙的身前,回过头来,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愿!”

        “我就不回去?!?br />
        羽玄大妖慌忙中不及细想,上赶两步要再劝,忽然间,一股冷意袭来,他下意识止步,愕然抬头正对上楚留仙带着冷厉之色的眼眸。

        莫名地,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了楚留仙刚刚说的那八个字:她不愿意,你不能强!

        当时丝毫不放在心上的话,这会儿明明白白地实现在面前,羽玄大妖连苦笑都苦笑不出来了。

        他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不再上前。

        羽玄大妖算是看明白了,小孔雀表现得如此坚决,他要是再纠缠,怕是真会被这怀山留侯定为敌人。

        他还在动着念头,想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该有什么办法来劝告呢,异变突生。

        “嗷~~~~~”

        一声虎啸,铺天盖地而来,腥风满灌,阴影从天边笼罩过来。

        “是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