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百章 不寂寞的妖域,有所求的羽玄

    第二百章 不寂寞的妖域,有所求的羽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醒来就把眼睛睁开?!?br />
        楚留仙自顾自地说完,看都不看依然是昏迷模样的黄风妖,双手左右拂过,好像在挥去身上尘埃一般。

        伴着他这个动作,之前接连施展仙域根本法汇聚妖气,以及仙人指动用仙灵之气留下的痕迹,消散一空。

        妖气与仙灵之气散尽,楚留仙身上笼罩的那股威压,恍若睥睨天下般的气息隐去,整个人显得懒洋洋,一如犹是公子留仙,而非是妖王留侯时候模样。

        他的话音刚落,那头黄风妖瘦瘦小小的身躯颤动一下,眼睛先是裂开一条缝,接着整个人爬起来,脸上道不尽的讪讪然,浓郁得都要滴出水来的没脸见人。

        “那个……大王……属下……”

        黄风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楚留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觉得这回是丢了人了,自己丢掉的脸,以后自己去找回来?!?br />
        “现在……”

        楚留仙从云床上站起,由于双方身量的缘故,天然就是居高临下,充满压迫力地望着黄风妖,“……给我说清楚情况,怎么会有至少九个妖将级别的强者对你出手,而且先后有差,并不是围攻于你?!?br />
        “说明白吧?!?br />
        楚留仙语气中淡淡的,神色则是郑重。

        他哪里不清楚,这般情况既然出现,里面定然蕴含着什么。一个不留神就是一个大?;?。

        这次黄风妖能活着回来,完全是运气好。

        黄风妖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丢掉了想把黄金甲马上给套上去的想法,皱着眉头说道:“大王,这次的事情有古怪……”

        随着他的述说,楚留仙神色变幻不定。

        他知道有问题,却没想到问题会这么大。

        原来,黄风妖一出百里之外,进入其他妖王的势力范围,一开始还不觉得。后面越来越觉得不对了。

        百里之外的有不少妖山,强大的妖王更是不知凡几,原本这种情况当是稳定的,各自划分完地盘后,应该形成僵持,就是偶有火花,也当是局部。

        可是。现在外面却不是这个情况。

        可谓是烽烟处处,战火处处,更有不是各方妖王手下的诸多妖将,四处出没,好像在打听、寻找什么似的。

        黄风妖之前就是一个流浪妖怪,对那些没有根基的妖怪们再熟悉不过了。

        稍稍一接触。他就发现不对的地方。

        那些以流浪妖怪身份出现在各处者,太过强大,也太过富有,什么法术宝物,一概不缺。怎么看都跟黄风妖他这个穷妖怪不是一路货。

        彼此都是外来的,都不属于本地妖王势力?;品缪透切┝骼搜置怯辛四Σ痢?br />
        “哼!”

        楚留仙冷哼一声,打断了黄风妖的叙述,道:“有了摩擦?是受了教训吧?”

        黄风妖恨不得把脑袋藏裤裆里,忒丢人了。

        打不过其他妖怪不丢人,丢人的是黄风妖本想表现一下自己实力和价值,故而在给楚留仙的汇报当中报喜不报忧,各种不对劲地方压根提都不提。

        楚留仙知道,黄风妖这是想独立解决问题,树立一下他第一妖将在楚留仙,还有其他妖将、老槐树、怀山妖众眼中的形象和地位。

        谁知道……

        “搞砸了?!?br />
        楚留仙淡淡地说出结论,黄风妖头都抬不起来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楚留仙暗暗点头。

        他并不在意黄风妖这次是打了亏还是占了便宜,但自作主张这样的事情,必然是要敲打的。

        “好了,后来呢?”

        楚留仙不为己甚,继续问道。

        “后来……”黄风妖豁然抬起头来,脸上满是疑惑不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属下忽然觉得不对味,那些外来的妖怪们估计是得了什么消息,知道属下来自我们这片,就有擒拿属下的意思?!?br />
        “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个个如此?!?br />
        黄风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有着自己的判断,“属下觉得,他们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还是找什么人,然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觉得属下可能知道,于是就冲着属下来了?!?br />
        “你看风向不对,就打发了手下散开离去,你自己也突围向外,一路且战且逃,最终受伤过重,为人所救,是吗?”

        楚留仙听到这里,基本上就把当时情况勾勒出来了,这番话说得黄风妖连连点头。

        紧接着,这厮面露郝然之色,道:“属下还不知道带我回来的那妖将是什么根脚,只是隐约记得昏迷前是在一只铁翅雄鹰的身上?!?br />
        他比划了一下,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形容道:“铁翅雄鹰妖气滔天,翼展数丈,不是好相与的,大王留心了?!?br />
        这番话说完,黄风妖面露疲惫之色,毕竟转战数十里突围而出,接连收到重创,现在不过刚刚回复,离恢复元气还差得远呢。

        “你去休息吧?!?br />
        楚留仙摆了摆手,示意黄风妖离去。

        随后,他一个转身,出了洞府,来到山巅,于真龙皇座上坐定。

        救黄风妖耽搁了不少功夫,具体时间过了多久楚留仙也没有细算,只是此刻夕阳挂在天边,晚照如霞衣披在身上,衬托得他耀眼之余,又有些看不真切。

        恰似,楚留仙此刻对突然发生的种种变化觉得如坠迷雾一般。

        “那些人为何而来,又是在寻寻觅觅何人?何物?”

        “送黄风妖归来的铁翅雄鹰是何方妖怪,又有何目的?”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br />
        楚留仙以手托着头一侧,看上去似在沉思着什么。脸上却悄然地挂上笑容。

        “即便是想要离去,也得恢复完真身伤势,再寻得合适方法才可?!?br />
        “这过程定然耗时无数,幸好这妖域当中,看来倒也不寂寞?!?br />
        ……

        “大王!”

        老槐树赶在夕阳坠落远山前,来到了山巅,隔着十余丈距离行礼。

        “怎么样?”楚留仙保持着原本姿势,淡淡地问。

        老槐树说话比平时来得慢。也来得谨慎,总给人以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对方自称姓羽,名玄的便是?!?br />
        “羽玄?玄羽?!”

        楚留仙摇头失笑,终于有了动作,在真龙皇座上坐直了起来。

        他这个举动一出,老槐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仿佛之前觉得无限压抑一般。

        “那个……大王……”

        老槐树欲言又止。楚留仙瞥了他一眼,却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接着问道:“这位羽玄大妖可有什么异动?”

        “那倒没有?!崩匣笔魍悼匆谎鄢粝?,道:“只是不住地求见大王,听说老头子说大王正在为黄风妖救治,这才安分了下来?!?br />
        “有意思?!?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道:“既然想见,那就见吧?!?br />
        说着,他冲着老槐树挥了挥手。

        这下,老槐树即便是有再多的话要说,也只得烂在了肚子里。郁闷地下去通知羽玄大妖了。

        这位羽玄怎么说也是黄风妖的救命恩人,在没有揭开什么盖子前。此人当得上是怀山恩人,又是大妖身份,倒也不好轻慢。

        这个传达楚留仙意思的任务,老槐树来做方才合适。

        老槐树闷闷地离去,楚留仙目送着他背影消失在山巅的目光,陡然深邃了起来。

        “我知道你有话说?!?br />
        “也猜得到你想要说什么?!?br />
        “不过……”

        楚留仙收回了目光,自语得只有自己能听闻,“具体的,还得看看这位羽玄大妖,如何道来?!?br />
        他并没有等待得太久。

        片刻之后,一前一后,老槐树和一个通体墨羽法衣的老者来到了楚留仙面前。

        老槐树在前,墨羽法衣老者在后。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暗暗点头。这个墨羽法衣老者自就是羽玄大妖了,此人挟恩而来,又是大妖身份,还能不卑不亢,客随主便,紧随在老槐树身后而没有喧宾夺主的张狂,还算是个人物。

        联系到黄风妖的形容,那件墨羽法衣当就是羽玄大妖以本命鹰羽炼制而成的法宝了。

        “本人羽玄,拜见留侯?!?br />
        羽玄大妖毫无拿大的意思,隔着数丈距离,恭敬行礼。

        楚留仙瞥了老槐树一眼,这老货知机,虽然欲言又止,还是老老实实地退下了。

        山巅上,只剩下楚留仙与羽玄大妖两人。

        “楚某先谢过尊驾对不成器手下的救护之德了?!?br />
        楚留仙在真龙皇座上略欠身,拱手为礼。

        “不敢当?!庇鹦笱矸莘诺靡馔獾牡?,恭敬地道:“不过是顺手为之,当不得留侯一个‘谢’字?!?br />
        “再说,黄风妖将实力强大,即便是没有羽玄出手,也能安然而归,却是羽玄多事了?!?br />
        楚留仙没有接口,深深地看了羽玄大妖一眼。

        他听出来了,这羽玄大妖当是有所求而来,不然何至于客气到这个地步?

        怀山留侯四个字,也就是在这百里妖域里有点用,出了百里范围,谁人听闻?这羽玄大妖完全没有必要将身段放得如此之敌。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楚留仙不耐与对方兜得圈子,转而道:“尊驾此来的目的,可与那些伤我大将者同?”

        “决然不同!”

        羽玄大妖断然否定,语气斩钉截铁,毫无转圜的余地。

        “哦~”

        楚留仙也不意外,脑子里诸般念头闪过,毫无征兆地开口道:“你是为小孔雀而来?”

        “???!”

        羽玄大妖豁然抬头,满脸掩盖不住的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