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妖师,万世之师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妖师,万世之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转眼间,十余日过去。

        在过去的十余天里,怀山妖众没有一个闲着的,或是排兵布阵,厉兵秣马;或是侦骑四出,镇压不服,将百里范围内镇压得如铁桶一般。

        真正的精英妖众,则直出百里,以黄风妖为首,探查百里外情况。

        自从当日楚留仙一统百里妖域,发出征战远方的话语后,整个怀山便开始连轴转动,所有妖怪的野心之火尽数为楚留仙点燃。

        怀山妖众,卑微了上千年,一朝扬眉吐气,正是士气最旺时候;

        战败投降的虎山、乌山等妖众,原本就僻居一处,猴子称大王,这下投靠新主,正是用命的时候,其心气不在原本怀山妖众之下。

        如此一来,怀山内部,反而显得安静了下来,恰似风暴雨前夕,静得吓人。

        所有妖怪都知道,当留侯一声令下,又是一场开疆辟土的大战……

        ……

        “老相,你有事寻我?”

        楚留仙坐在真龙皇座上,以手托腮,乍看百无聊赖,实质上几乎所有的心神都用在推演老槐树贡献上来的妖族功法上。

        老槐树当日用树根贡献上了的妖族功法足足有数部之多,全都是历代槐树妖王修炼过的法门。

        其中良莠不齐,针对不同,或是适合长生延命,或是利于斗战,不一而足。

        楚留仙真身是人身,修炼妖族功法自不合适,妖修一路,也不是为他公子留仙所准备的。

        然而,此刻已是阴神妖王的法身,却是货真价实的妖族,修炼妖族功法再合适不过了。

        老槐树所贡献上来的功法,经过楚留仙遍阅过一遍后。挑出了其中最好的一部,名为:青龙遮天**!

        青龙,传说中的神兽之一,位于东方,属甲乙木,最合老槐树一族木属性妖怪修炼。

        楚留仙对成就妖王法身时候所得的功法始终心存疑虑,不愿修炼,而原本的人身又破界重伤难愈只能静养,修炼从何谈起?老槐树贡献上来的功法便成了首选。

        他原本对老槐树一族传承的功法还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毕竟只是一处偏僻妖山不起眼小妖王的功法罢了。聊胜于无。

        不曾想,真的研究下去,楚留仙却发现这门青龙遮天功法大有说法,远远超过他意料。

        “老相,真没想到你家传承的这门功法,竟然是直指阳神大道,可达彼岸的超脱之法?!?br />
        楚留仙啧啧赞叹出声。

        在他说话时候,老槐树犹犹豫豫地走上山巅,似有难言之隐。对自家妖王之前的话也没有立刻做出回答。

        反倒是楚留仙一经夸奖他家功法,老槐树的精神头就上来了,顺杆子爬道:“那是那是,妖王慧眼啊?!?br />
        老槐树一脸眉飞色舞。把他来意给忘了个干净,一股脑儿地道:“我家这青龙遮天**,修到巅峰境界,可妖身化青龙。延展开身躯,遮天蔽日,乃是最上层的。能改变先天妖身资质的**……”

        他紧接着欲罢不能,把这门**修炼到极处的各种威能说了个遍,无限之憧憬。

        看老槐树这般滔滔不绝样子,楚留仙不觉得以手无额,头痛不已。

        他倒是想呵斥来着,不过想着这老货好歹贡献了一门上佳的功法,正是当论功行赏的时候,呵斥什么的有些不太合适。

        楚留仙忍无可忍,正准备这老货再不知道适可而止,就准备把他踢下山去呢,耳中忽然就清净了下来。

        “嗯?”

        他抬头一看,发现老槐树挠着头,又恢复成一开始欲言又止的苦恼样子,更古怪的是这老货还一只手拢在袖子里,好像想掏出什么东西又是不敢的样子。

        做出这等姿态的若不是老槐树,而是刚刚投降不久的妖将大风、青老之属的,楚留仙说不准便要怀疑他是想行刺来着。

        楚留仙来了兴致,又想起之前话题,问道:“老相,有话说话,若是无事便退下吧,我还要感悟真龙遮天**?!?br />
        他这番话以退为进,摆出送客模样,老槐树顿时不敢再迟疑,苦笑躬身道:“禀大王,老头子的确是有话要说,不过斗胆请妖王恕老头子无罪,方才敢言?!?br />
        “你说?!?br />
        楚留仙淡淡地一挥手,对这老头成为妖相后习惯性的咬文嚼字十分看不惯,也不承诺什么,一副你爱说不说的样子。

        老槐树无法,一咬牙,一跺脚,小心翼翼地把拢在袖子里的手伸了出来。

        “这是什么?”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他看得真切,老槐树拿出来的,分明就是一根绶带。

        那缎带其他部分呈玄色,黑中泛红,倒有几分尊贵的味道,其正中处则是一块墨色宝石,发出幽光来。

        这件绶带卖相极其不错,看其大小应是系在额头上,只是楚留仙神识一扫就发现这当是一件新近制成之物,上面也没有妖力痕迹,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饰物罢了。

        “饰物?”

        楚留仙眉头一挑,十分好奇,“这老货是想做什么?”

        如果送来这件绶带的不是老槐树,而是小孔雀什么的,楚留仙还不会想得太多,只是这事由老槐树做来,就分外古怪了。

        “饰物,额头,难道……”

        楚留仙下意识地以手抚额,隐隐地好像能感觉到什么,又不真切,若非是有意感受,几乎便忽略了过去。

        以他对老槐树的了解,忽然做出这般举动来,定有原因。

        只是楚留仙之前日子,不是在忙碌着命令各方妖众,便是在参悟青龙遮天**,心神全部集中在这些事情上,难免忽略了一些变化。

        “老相,你的意思是……”

        楚留仙若有所思地放下手,望向老槐树。

        只见得,老槐树连连点头,却把脑袋死命地望下埋。压根不敢抬头看他。

        此刻这老货模样好有一比,恰似暴风雨夜,雷霆轰鸣,老槐树本体恨不得把脑袋都给低进岩石缝隙里,生怕被雷给劈了一样。

        楚留仙脸上一沉,伸出一只手来,在面前划了一圈。

        顿时,水波乍现,一面光华水镜浮现出来。

        镜中倒映出楚留仙此时模样。

        一缕缕的银白色头发参杂在黑发当中,倍增沧桑。面容依稀还是当日模样,只是多出了几分属于妖王的桀骜与邪气。

        这些也就罢了。

        楚留仙的注意力,瞬间就被镜中自己的一个变化给吸引了过去。

        镜子中的怀山留侯额头上,若隐若现,似有还无,一尊精致铜钟模样浮现。

        “万妖钟!”

        楚留仙瞳孔骤缩,镜子中的自己神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信手一挥,水镜散去,然而镜中倒映出来的那眉心铜钟却如烙印一般。清晰地印在脑海中。

        “这是怎么回事?”

        楚留仙沉吟不语。

        在他的感知当中,铜钟至宝依然如之前模样,沉入他的心神空间当中沉睡,无论灌注入多少妖力始终不做反应。

        换句话说。眉心的铜钟并不是万妖钟本身,反倒是更像某种印记。

        代表某个身份的印记。

        “这是怎么回事,老相你尽管道来吧?!?br />
        楚留仙的语气保持着平淡,听在老槐树耳中。却好像晴天霹雳一样。

        他苦笑着抬头,迟疑道:“妖王或许不知,当日妖王从天而降。老头子是想豁出去救下的?!?br />
        楚留仙略略点头,从雨师妃处,他对当日情况了解得如掌上观纹一般。

        这老货一开始摆明不想救,后来却可以连命都不要地豁出去,那一幕他始终觉得好奇,只是后面诸事繁多,忘了询问罢了。

        楚留仙微微颔首,示意老槐树继续。

        这老货无奈,只好一五一十地道来:“禀妖王,当日老头子兴许是眼花,好像……好像……”

        他牙齿都要咬碎了,想着躲不过,终于鼓足勇气道:“……好像是传说中的万妖钟?!?br />
        “嗯?!”

        楚留仙不知不觉中身子前倾,冥冥中的感觉告诉他,老槐树所说的东西至关重要。

        随着老槐树的诉说,楚留仙的神情一点一点地凝重了起来。

        原来,万妖钟的出现,在妖域并不是一次两次的,每一次都掀起了滔天波浪。

        这波浪并不是万妖争宝,他们没有这个胆量,因为万妖钟,代表着一尊存在,一尊在妖域万妖心目中,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存在。

        “妖师!”

        老槐树说到这里,彻底豁出去了,“不知道妖王是否听说过,传说中的妖师?!?br />
        “我们妖域,有三大存在,旷古绝今,镇压万世,分别是妖尊,妖皇,妖师!”

        “前两者且不去说他,妖师则被奉为万世之师,无数年来,妖师宫开,万妖问道之事,不知道发生过了多少次?!?br />
        老槐树说到这里,又开始支支吾吾样子,脑袋低得只能看到脚面,小碎步地趋近几步,双手将绶带奉上。

        楚留仙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皱着眉头,接过绶带。

        “那啥,妖王您没啥事的话,老头子就先下去休息了?!?br />
        老槐树一头冷汗的样子惹人发噱,楚留仙懒得理会他,挥了挥手。

        得到表示后,老槐树如逢大赦,哧溜一下就没了影踪。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br />
        楚留仙缓缓从真龙皇座上站起,眺望远方,心中思潮如远方起伏之群山,毫无平息的意思。

        “万妖钟,妖师,万世之师……”

        “真是一份大因果??!”

        “日后在妖域的路,须得不好走了?!?br />
        良久良久,楚留仙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系上绶带,墨色宝石正对眉心,将若隐若现的铜钟印记遮掩。

        做出这个动作的一刹那,楚留仙心中明悟,心知这遮掩只是一时的,总有一日它会大放光彩,并且引来天大的因果,于这妖域之中掀起惊天之波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