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三戏黄风妖(十一*完)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三戏黄风妖(十一*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认输,为什么要认输?”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

        “你……”

        黄风妖又惊又怒,这眼看是要耍赖的节奏啊。

        堂堂大妖啊,还是能把咱吃得死死的厉害大妖啊,怎么能一点底线都没有呢?

        黄风妖勃然大怒,就要义正言辞地叱责,楚留仙理所当然地接着道:“明明是我赢了的,黄风妖你错了?!?br />
        “我错了……”

        “怎么就我错了?我怎么错了?”

        黄风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对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再看明黄玉玺还好生生地握在手里面,完全无法相信有人能将黑白颠倒成这个样子。

        “嗯,你错了!”

        楚留仙点头,一副好意提醒的样子。

        “你……我……”

        “我跟你拼了……”

        黄风妖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义愤填膺,准备拼了这条命也要跟对方给个说法呢,一个整齐划一的声音,从山巅边缘处传来:

        “拜见大王?。?!”

        “呃~~”

        黄风妖动作顿住,金甲好像生锈了一般,艰难地难过头来,望向身后,一个极度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会吧……”

        他很有揉眼睛的冲动,嗯,在金甲粗壮的大腿部位,黄风妖的真身还真的揉了揉眼睛。

        在山巅边缘,一群小妖冲着真龙皇座方向,俯首叩拜,态度混杂着敬畏、感激,乃至于虔诚,口中呼喊着“拜见大王”,一个个扯着嗓子,不过数百不足千数的小妖,硬生生喊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领头的。一个老儿,一个小女孩,赫然是之前从那个姓楚的身后走出来的两只妖怪。

        之前黄风妖虽然是将绝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楚留仙的身上,只是惊鸿一瞥,自认不会看错人的自信还是有的。

        “难道说……”

        “嘎吱嘎吱~~”金甲发出令人倒牙的声音,黄风妖以比之前还要缓慢凝重的速度扭回头,望向真龙皇座处。

        映入眼帘的一幕,顿时让黄风妖心中的不祥预感攀升到了极致。

        真龙皇座上,给他留下深刻、痛苦印象的那人,正自然地坐在上面??吭谝徊?,还用一手托着脸颊,另外一手摆了摆,示意平身。

        “哗啦啦”一片,怀山妖众都起来了,拘谨地挤在一起,用仰慕的目光望向楚留仙。

        从头到尾,他们顶天了只是把好奇的目光时不时地瞥过来,其它时候。眼睛里连黄风妖的存在都没有。

        “他……就是怀山妖王?!”

        “怎么会这样?”

        黄风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塌陷,天都给黑了下来。

        偏生,在一片黑压压里面,他脑子里还很清晰地浮现出一幕场景来。

        那是在距离此不远的地方。那个姓楚的很明确地跟他说开始了,然后说谁先从怀山妖王留侯的手中得到明黄玉玺,便赢得这次较量。

        黄风妖记得更清楚的是,说完这些后。在楚留仙扔出明黄玉玺往怀山前,对方极其自然地左手换右手。

        当时丝毫不放在眼中的动作,现在看来是那么的刺眼。

        “你……无耻?。?!”

        黄风妖一口老血吐出来。觉得整个人憋得要爆炸了。

        他很怀疑不把这口怨气发泄出来,他会成为妖域历史上第一个被活生生气死的大妖。

        黄风妖这是不知道在天王岛上发生的那一幕,不然定会觉得吾道不孤啊。

        他算是想明白了,敢情眼前这位主儿再扔出明黄玉玺前的那一换手,就算是完成了从怀山留侯手中得到玉玺的任务,赢得了较量。

        什么狗屁怀山妖王留侯,压根就是他自己!

        “妖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黄风妖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他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等待十二个时辰,假大方!

        什么潜入怀山,真唱戏!

        过去的十二个时辰,黄风妖觉得自己完全被玩弄于鼓掌,唱了一出大戏给别人看。

        他要是知道楚留仙通过雨师妃的神道水镜,还真是看了个全须全尾,那就不只是吐血的问题了。

        黄风妖怒斥了一句后,觉得“无耻”都无法形容眼前这一位了,搜刮着脑汁,想要找出更合适的形容来。

        偏偏,他穷尽了所有的词汇,亦无法找出更合适的形容,因为一回顾,他惊悚地发现,原来这姓楚的压根就没有说假话。

        楚留仙一直在说真话,只是他没有说真话的全部而已!

        好吧,如果这也算是底线的。

        黄风妖到底是乡下妖怪,想了半天没有想出合适形容,那边楚留仙已经悠然开口了:

        “孩儿们,看到这位了吗?”

        “刷刷刷~~~”上千道目光汇聚过来,落在黄风妖的身上。

        目光如有温度的话,黄风妖的一身金甲非得给融化了,显出他本尊来不可。

        “这是黄风妖,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怀山妖将了?!?br />
        “来,见过黄风将军!”

        一众怀山妖众们哪里有别的想法,这段时间里看着自家家园一天比一天变的好,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他们早就从心里面认同了楚留仙这个妖王。

        听命便是了。

        于是乎,怀山妖众高呼“拜见黄风将军”,老槐树得意地一拱手,就等着黄风妖对他回礼。

        等了半天,楞是没等到,老槐树不由得怒目而视,腹诽乡下妖怪就是没见过世面云云。

        黄风妖哪里有理会他,脑子都乱成了浆糊模样。

        他很想否认说着是楚留仙阴他,做不得数,可是从三次较量的结果来说,他不服也得服,除非彻底不要脸了,不然“妖将”这两个字,这个位置。他就得认下来。

        “只是……”

        “好不甘心啊啊啊啊~~~”

        黄风妖一抬头,刚想说什么呢,正对上楚留仙的目光。

        “咯噔”一下,黄风妖到口的话,生生重新咽了下去。

        第一次,黄风妖在楚留仙的脸上,眼中,都没有看到分毫的笑意,有的只是一股无不深沉的意蕴。

        隐隐地,还有一种寒冷的味道在酝酿。仿佛只要他开口一个“不”字,那寒冷就会宣泄出来,冻结一切。

        “他会杀了我!”

        “三次较量,三次收服,他的耐心已经到头了?!?br />
        黄风妖想起第三次较量前,就在他出发来怀山的上一刻,楚留仙好像说了什么。

        具体的内容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浓浓警告与威胁之意。

        当其时,黄风妖并没有太过在意??墒窃谡飧鍪焙?,面对楚留仙无形中流露出来的冷意,他猛地尽数回想起来,清晰得如同刚刚发生。

        “不当这个妖降。估计就真的不用活了?!?br />
        黄风妖在苦笑,黄金甲在呻吟,坚硬雄厚得如山一样的腰与后背,在艰难地弯下。

        “能三次擒我。三次败我,不服,又能如何?”

        黄风妖挣扎了良久。最终拜服了下去:

        “属下,参见大王!”

        “好!”楚留仙脸上洋溢出笑容来,伸手虚扶。

        “大家都不是外人来,来,我给你介绍,这是妖相:老槐树,这是我们怀山的小孔雀……”

        在楚留仙的介绍当中,黄风妖与怀山妖众一一见礼。

        这世上的事情是很好玩的,很多事情第一次做的时候千难万难,各种过不去心里关卡,只要做了一次后,又做第二次,第三次,很快就会麻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黄风妖麻木地与众人见礼,最后竟是觉得“黄风将军”四个字,久听倒也顺耳……

        ……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三天前,黄风妖加入怀山,成为怀山留侯下的妖将这件事情,犹自在怀山妖众之中流传,甚至通过渐渐走出去的怀山妖众之后,传遍了方圆百里。

        很快百里内其他妖山其他妖怪,马上就知道了新生的怀山势力有了一个新的妖将,黄风妖的名号,在各大妖山中传播,成为附近几大妖山妖众口中的一号人物了。

        同时,经过这三天的修养,又没有石钟山的继续折磨,黄风妖终于恢复了能夷平一座妖山,灭杀属性相克妖王的大妖实力。

        怀山之巅,老槐树与小孔雀不在,巡山妖乐呵呵地捡回巡山铜锣巡山去了,只有楚留仙与黄风妖两人在。

        就在一个呼吸前,黄风妖方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见礼参见大王,随后别过头去看向山巅外浮云,好像能看出一朵花儿般专注。

        能不能看出一朵花儿来还是其次,黄风妖主要是不想看到楚留仙那张脸。

        一看到自家妖王的面容,他就想起那激荡一身气血能让他生不如死的石钟山神通,想起几次将他装兜里时候楚留仙脸上那神情。

        “你还不服气?”

        楚留仙坐在真龙皇座上,悠然地问道。

        要是在三天前,黄风妖真不低头,楚留仙或许就真的下辣手了。

        可是现在黄风妖既已俯首,领了妖将之职位,那便是自己人。

        对自己人,楚留仙还是有足够耐心的,话问得不温不火,甚至不无鼓励。

        “不敢!”

        黄风妖硬邦邦地回了两个字。

        “只是‘不敢’,而非‘不是’,看来终究还是不服的?!?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语气还算温和。

        他心里有数,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在收服黄风妖的时候,用了太多的机谋,唯独少了一次正面的击败。

        妖怪的世界比人的更单纯,谁的拳头大,谁才是老大。

        当时,楚留仙为的是稳妥的能收服黄风妖,冲锋陷阵的事情,这个明显是良才啊。

        现在木已成舟,也就无所谓了,正可彻底地让他心服口服,拳头也服。

        “罢了?!?br />
        “黄风,你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就施展出来吧?!?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伸手一引:“我就坐在这里,接你一击?!?br />
        “大王,此话当真?!”

        黄风妖的精神,一下就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