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三戏黄风妖(十)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三戏黄风妖(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是时候了?!?br />
        楚留仙听闻得远方怀山传来的响动,面露笑容,长身而起。

        下一刻,他一转身,妖气化云,裹挟着楚留仙与雨师妃飘往怀山去。

        ……

        “这是什么情况?”

        黄风妖一惊,不敢再保持沙砾状态,瞬间从巡山妖的肩膀上滚落下来,落地化出金甲人样子,警惕地四顾。

        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黄风妖动作僵住,目光牢牢地被吸到一个方向。

        巡山妖的视线被黄风妖挡住,看不到吸引黄风妖目光的是什么,下意识地回答这位主的问话,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他当成了早餐给吃了。

        “聚妖罄?!?br />
        “那是大王命小的们收集了附近所有能收集到的玉石,凝练出的一尊玉罄,招之可聚怀山妖?!?br />
        巡山妖仗着黄风妖背对看不到他,眼中流露出狡滑狡滑的目光。

        不用说,这聚妖罄会在这当口响,就是巡山妖的手笔了。

        巡山妖一边回话,一边低头瞄着自个儿的腰间,往日里当宝须臾不离身的铜锣早就不在了,腰间空空荡荡的。

        那铜锣,这会儿正孤零零地落在巡山妖摔了个大马趴的地方。

        “嘿嘿,晾你如奸似鬼,也要喝了老子的洗脚水,没想到老子的铜锣是个宝贝吧?!?br />
        巡山妖越想越是得意。

        他的巡山铜锣的确是一个宝物,一个怀山传承了好多代的巡山之宝。

        在很久很久以前,怀山还叫做“槐山”,它还有妖王,代代老槐树守护此间的时候,这面巡山铜锣就被炼制出来了。

        这宝物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无非是一个信物,凭它可以自由出入山巅,不会引起山巅阵法的反弹。

        担任巡山任务的妖怪。每日里都要上山汇报情况,没有这么一件信物着实不方便。

        另外嘛,巡山妖怪那是最容易被想要混入山中的外来妖怪劫持的,有这么一个东西,巡山妖怪就可以假意顺从,不用找死应扛,寻个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把巡山铜锣一扔。便相当于把对方往坑里面带。

        “掉坑里了吧王八蛋,等大王来了看怎么收拾你?!?br />
        巡山妖想到得意处,想象着黄风妖那张沙子脸怎么变成震惊模样,就非常想笑。

        黄风妖先前刚出现的时候,巡山妖就想起了老槐树往日里跟他讲的故事,效仿那些机警的巡山前辈。装乖卖丑趁着黄风妖没注意的当口,麻利麻利地把巡山铜锣给扔了。

        黄风妖毕竟是野生流浪妖怪,妖王没得当,妖将不肯干,在管理妖山这块儿妥妥的没见过世面,这才轻易地被巡山妖给装兜里埋了。

        这会儿他是还没有回过味儿来,不曾想到是巡山妖动的手脚。不然要是知道他堂堂黄风妖是被这样一个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小人物给坑了,怕是会先将巡山妖给活吞了,再生生愤死过去。

        “聚妖罄?什么用?”

        黄风妖有些茫然,回过头来问道。

        巡山妖不敢怠慢,心里面又咒骂了老槐树极其先祖还不来救他。楚留仙是妖王他不敢骂,小孔雀是个美妖怪他没舍得,老槐树这黑锅自然是背定了。

        “就是大王聚集众妖,非大事不会响的?!?br />
        巡山妖倒是没有糊弄黄风妖。他所说的的确是真相,只不过不是真相的全部,这次这种情况并不包括在内。

        “这么说怀山留侯就要出现了?!”

        黄风妖皱眉,有些担心。

        怀山妖众毕竟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呢,一路上他扫过一眼,都是一些他一口气就能给吹跑的小东西,不足为虑。

        然而。有了楚留仙给他留下的教训,黄风妖本就谨慎的性子发挥到了极端的地步,原本并不放在眼睛里的怀山留侯,在其心目中地位也直线上升。非万不得已他不想招惹了。

        “可是……”

        黄风妖的目光一凝,落到了山巅正中。

        那里,真龙皇座静静地卧在内里,琉璃般的九彩光辉绚烂,充满了庄严肃穆威严之感,一看就不是凡物。

        对此,黄风妖不过是扫过一眼,惊叹了一下留侯有这等好东西罢了,他的心神并不在那里。

        从头到尾,除却扫了聚妖罄一眼,回头对巡山妖说了一句,其他时候黄风妖的目光压根不曾移动过一下,尽数被真龙皇座上摆放着的明黄玉玺吸引住了。

        “在这里!”

        黄风妖踟蹰了一下,并将怀山留侯随时可能出现这点抛诸脑后,满脑子都是夺得明黄玉玺,摆脱这段时间的噩梦。

        他是被坑得多了,压根对凭着自身脱离楚留仙控制一点信心都没有,反倒是寄望于这场较量,寄望于对方守信。

        楚留仙要是知道到了这个地步,黄风妖竟然抱着这样想法,定然会抚掌而笑,为“大局定矣”欢喜。

        “不管了?!?br />
        黄风妖一咬牙,也不理会频频四顾的巡山妖,一个飞纵,化作漫天黄沙,席卷向真龙皇座。

        以他身上的伤势,这一个飞纵可说是用尽全力了,其惶惶威势,俨然是沙漠要淹埋了怀山一般。

        “要是怀山留侯出现,说不得只好放弃那皇座宝物,不与其纠缠,只取明黄玉玺便是?!?br />
        “他要是不出现,哼哼,那须怪不得我了?!?br />
        黄风妖想着美事,同时不忘未虑胜先虑败,思定的同时,一片黄沙幻化出来的手掌,堪堪抓向明黄玉玺。

        恰在此时,一阵波动,在山巅突然出现。

        波动过处,黄沙涌动,如水涟漪,仿佛随时可能散去。

        “怀山留侯!”

        “一定是怀山留侯来了?!?br />
        黄风妖心中大吼:“差一点,就差一点??!”

        “罢了,算你命好,你的宝物就留给你吧?!?br />
        固然已经有了决断,为了不节外生枝。抓向真龙皇座的黄沙手转而只是向着明黄玉玺抓去,速度更是激增,黄风妖多少还是有一些不服,冷哼出声:

        “怀山留侯是吧,老子现在的确不是你对手,不过老子为一高人所伤,不然做过一场。谁胜谁负,妖王谁属,还是两说的事情?!?br />
        “你莫要得意得太早,要是坏了老子的事情,定不与你干休!”

        一边放着狠话,他一边鼓足余勇。抓住了明黄玉玺,甚至能感受到黄沙裹挟着明黄玉玺上暖意与温润,心中终于大定。

        到了这个时候,黄风妖才清醒了一点,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疑问来:

        “奇怪,那明黄玉玺可是被那个姓楚的直接扔过来,就落在了不知名皇座宝物上吗?”

        “就算是这样。难道便没有人发现?”

        “若是不然,明黄玉玺是为山中妖怪捡到的献给留侯,那留侯不去研究,不去收藏,亦不扔掉,放在皇座上干嘛?”

        黄风妖有一个古怪无比的念头浮出来:“难道是等着我来偷???”

        这个念头怎么想怎么可笑,黄风妖瞬间将其甩出了脑袋,下一刻。他便决定什么都不想,有多远跑多远,回头姓楚的找上门来,再跟他理论第三场较量是他黄风妖赢了。

        决断刚生,黄沙在真龙皇座上硬生生地扭了一个方向,向着山巅之外扑去。

        突然——

        “黄风妖,你去意何急。不若停下来,与楚某一观怀山风光如何?”

        带着温润味道,仿佛是最上等玉石的声音传入耳中,漫卷长空。覆盖山巅的黄沙蓦然就是一顿,下一刻哗啦啦如雨水而下,在地上归拢成一片沙丘,最后从中站起一个金甲人来。

        “姓楚的,你来迟一步了?!?br />
        黄风妖一手托着明黄玉玺高高举起,一手护着玉玺,好像生怕有人抢一样。

        他的声音依旧走的是威猛浑厚的路线,只是语气有些急促而显得稍稍尖锐,迫不及待地声明所有权一样。

        “哈哈哈~~”

        楚留仙朗声一笑,向后摆了摆手,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儿,一个浑身炫彩衣裳的小女孩走出,向着山巅边缘走去。

        黄风妖的注意力全在楚留仙这个正主儿的身上,没有留意他们两人,亦不在乎,只是警惕且紧张地看着楚留仙,好像怕对方会不认帐一样。

        “楚某人是来迟了,黄风妖你见谅?!?br />
        楚留仙不以为意,还拱了拱手,意态谦恭,尽得温润如玉的精髓。

        黄风妖反倒怔住了,心想:“这厮怎么这么好说话?又有什么在等着我吗?”

        生怕夜长梦多,黄风妖见楚留仙承认了,没想太多,连忙说道:“好,你认输就好,这第三场较量,便算是我赢了?!?br />
        看了看手中明黄玉玺,他又补充道:“这是你的宝物,我不贪图,只要你履行前言,不再纠缠于我,便归于你就是了?!?br />
        黄风妖看了下楚留仙脸色,没看出啥名堂来,从头到尾只看到满满当当的笑意,心中发虚,又道:“说来姓楚的,你倒也算是信守承诺之人,说好十二个时辰就是十二个时辰,黄风佩服?!?br />
        黄风妖默算了一下,发现与他踏上山巅差不多时间,也就是楚留仙跟他约定的十二个时辰。

        从这点来看,楚留仙没有违反规矩。

        “好在我先拿到了,若是不然的话,怕是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br />
        黄风妖甚至觉得他有点小心过头了,要是早知道怀山留侯不在,压根就不曾出现的话,他就犯不上如此谨慎,直接杀上山巅就是了。

        他永远不会知道,那明黄玉玺也就是在他快踏上山巅的时候,旁边不知道长了多少年华盖似的老槐树从伸出一根枝条将其放在真龙皇座上的。

        “认输,为什么要认输?”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